父病重。继续旧书表示抱歉,-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父病重,如果出现意外就要断更几天,抱歉狼迹小说5200。(《》免费小说 )

    第三章神秘的古董花瓶(二)

    众人散尽,燕然拿出一瓶中药丸教石天宇如何服用,接着问石天宇是否要去医院检查一下,石天宇婉言谢绝。他胸中虽然十分疼痛,但他不想麻烦别人。燕菲菲自父亲回来就变得文静乖巧,燕然有两子一女,对燕菲菲显然十分宠爱,教训了几句也就没有太过责备。这时莫大叔走了进来,从怀里掏出花瓶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燕然立即被吸引过去。

    花瓶整体呈乳白色,晶莹剔透,一条青龙绘制的呼之欲出。用手敲打竟然发出类似金属的声响云中龙现传。几人阅历都十分丰富,居然看不出瓷瓶出处,但瓶身散发出那种沧桑的气息,让人感觉到历史的深邃。燕然忙拿出一摞图书,莫大叔和肖爷爷同他一起查找。

    石天宇对花瓶没有兴趣,无聊地望着满屋古物,燕菲菲悄悄走近。

    石天宇来过多次,燕菲菲对他并未在意。他话语不多,行动拘谨,显然是刚到城里不久对都市的繁华还不太适应。刚才面对马如龙一伙人他浑不畏惧,那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气概让燕菲菲对他刮目相看。

    “听肖爷爷说你只是暂时照顾他,将来你想干什么?”燕菲菲悄声问,声音不大是不敢惊动另外几个正聚精会神研究花瓶的人。

    “将来?”石天宇突然有点疑惑,是啊,将来做什么?父亲没告诉他,从小他就一边上学一边随父亲学习医术,十几年的勤学苦练,医术亦逐渐高明大有青出于蓝之势。家乡的村庄很小,病人极少。父亲说:“你到外面闯荡闯荡,多接触一些病例长点见识,但不允许用医术赚钱,医者父母心。,哪有父母刚为儿女做一点事就图回报的。”其实他就算想凭针灸赚钱也不可能,他没有文凭没有职称更无行医资格。仔细一想自己竟无一技用来谋生。:“我暂时还不知要做什么。”石天宇心中升起一丝惆怅:“听你父亲说你在体校上学。”他问燕菲菲。燕菲菲点了点头,见他有点落寂忙岔开话题,建议到外面那些卖古玩的地摊上看一看。

    石天宇跟在燕菲菲身边,一边观赏一边听燕菲菲的介绍。望着她秀丽的面容,听着清脆的笑语,心中一热,升起一种淡淡的温柔。到城里已经很多天,关心他的人很少,何况燕菲菲这样的妙龄少女。

    回到店中,燕然几人一脸惊喜,那个花瓶很象传说中的密色瓷,这种瓷器是古代皇宫专用,制作方法早已失传其他书友正在看:生化妖僧最新章节。但谁也没见过真正的密色瓷,所以还要请省里专家鉴定。

    莫大叔特别兴奋,为了感谢石天宇,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木盒:“听肖老说你懂医术,这对你或许有用,对于我只是一个废物,不嫌弃的话留个纪念。”说着递到石天宇手中,木盒很精致,打开后石天宇眼中一亮,里面装着十几根长短不一的银针,显然是针灸专门用具,奇怪的是有几根竟然是空心针,他从未见过,甚至听都没听说过。

    燕菲菲看了银针一眼,没多大兴趣,又缠着莫大叔问他有没有别的好东西,莫大叔笑着拿出一块玉石:“好吧,这给你。(《》免费小说 )”燕菲菲接过看了看,并无特别,不由得皱了皱眉。

    “你别嫌弃。”莫大叔显然看出燕菲菲的不满:“要不是今天高兴,我还不愿意送你,别看它不起眼,可是一个年代久远的古物,似乎还有灵性,不信用手摸摸。”燕菲菲依言把玉石握紧,一股暖流从手心直上心头,不由得一阵惊喜,忙把玉石收入怀中。

    接下来的几天,石天宇大多是在房中休息,肖爷爷忙着请权威专家来鉴定花瓶,到省城去了,临走告诉肖玥说石天宇身体有点不适,让她多加关照。肖玥每天都来一趟,见石天宇除了气色不佳,并无大碍,也就没再注意。

    石天宇每到深夜心中就会剧烈疼痛,他知道自己经脉伤的很重,中医说通则不痛、痛则不痛,人体气血在不停循环,特定时间运行到特定经脉,某经脉受伤不通,到时必然疼痛下弦月。他试着用针在胸口扎了几次,见效甚微,心中有点灰心。白天,到书房翻了翻,找了几本养身的书回房观看。当他看到一本关于瑜伽的书,眼前突然一亮,他发现冥想瑜伽和小时候所练的一种方法十分相似。

    小时候,每天早晨他就到后山上一个僻静之处静静站立,全身放松,体会着手上的感觉,这是父亲教的必修课。可小孩生性好玩,训练不久就不耐烦,时常偷懒。一天出现一位老人,教了他另一种他觉得很好玩的方法:同样是站立,想象头顶、百会、眉间、喉咙、胸口、肚脐,会阴各有一圈光环在不停地正反转动,同时一条透明的粉红管道有拇指粗细贯穿身体连接天地。石天宇练了不久,手上的感觉就变的特别敏锐,老人说他双手潜力不可限量。不久,老人不再出现,石天宇在一次训练中突然觉得脑中一声巨响,眼前金光闪烁,接着眼前出现许多怪异的东西,他吓得几夜没睡,以后也放弃了老人教的方法。

    石天宇试着学练瑜伽冥想,想象宇宙间的灵气从头顶慢慢渗透全身,洗刷全身每一个毛孔。慢慢地融入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

    许久醒来,石天宇觉得全身特别轻松,伤痛也减轻了不少。

    古董花瓶得到省里的肯定,决定下月进行全国巡展。肖爷爷喜笑颜开。肖春雪一听有绝世珍宝,缠着爷爷拿回家看看,本来这是违反规定,但莫大叔和燕然同肖老的私交很好,也就没加阻拦。

    花瓶是石天宇拿回来的,肖春雪还没下班,就先在书房放好。

    肖玥的心情很坏,肖春雪今天上班出了大错,本来肖玥就认为这个做事大大咧咧的妹妹不适宜干护士,一再告诫她谨慎再谨慎,还是不行,她竟然拿错了药,要不是发现得早就可能出人命其他书友正在看:狼烟北平。要是别人还好处理,偏偏是亲妹妹,唯有抄鱿鱼。而肖春雪认为处分太重,和她大吵了一架“。

    回到家已经是傍晚,肖玥想起一个医学难题,径直走向书房。推开门,房中光线很暗,肖玥随手取下肩头的挎包仍在桌上,只听呯的一声,花瓶被摔到地上。

    石天宇刚好路过,一听声响便觉不妙,冲进去开灯一看,花瓶躺在地上碎成几块。石天宇连忙弯腰一块一块捡起,在花瓶的碎片中间有一本小书,他随手揣入怀中。

    肖爷爷闻声到来后,肖玥方觉得事态严重。一家人傻愣了几分钟,肖爷爷噗通一声坐到地上,昏了过去。石天宇急忙抱住老人,随手取出一根银针扎在老人的人中穴上。许久老人缓缓醒来,嘴里不停念叨:“这是国宝,这可是国宝啊!”几人忙扶着老人回房躺下。

    没有人责备肖玥,现在说什么都毫无意义,众人默默回房只留下肖玥孤寂地站立着。

    石天宇躺在床上两眼直愣愣地望着屋顶,院子里没有了往日的笑语,四周一片沉寂。夜渐深沉,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来到门前,犹豫了一下,肖玥捧着几块花瓶碎片走了进来。原本清秀的脸颊一片惨白。

    “这花瓶很值钱吗?”肖玥无助的望着石天宇,徘徊了很久,她觉得石天宇是唯一的外人,也是唯一能听她诉说之人。

    肖玥往日的沉着冷静已经荡然无存,仿佛一位受尽委屈的邻家少女,可怜巴巴地低声询问着:“这还能买到吗?”

    两句话都问得毫无意义,石天宇摇了摇头,肖玥眼神越发暗淡:“那、、、、能恢复吗?”语气低的几不可闻少爷玩传奇最新章节。石天宇眼中一亮又黯淡下来:“也许有办法,但是、、、”他自己都觉得希望渺茫,不由得摇了摇头。

    肖玥听出他话中的含意,立即放下瓷片,颤声问“真有办法?”

    “我有个朋友叫刘昊,他机智百出,或许他有办法。”石天宇想了想:“但是刚到扬州我们就失散,现在不知他在何处。”一听此言,肖玥一脸惊喜,找出一张纸迅速包好花瓶碎片,拉着石天宇冲出家门。

    翠云路离肖家不远,只隔几条街。肖玥记得石天宇病倒街头的那一天,在文昌楼见过刘昊,那小子还说有事到翠云路找他,原以为此人与自己毫不相干,记住他只因为他笑的很怪异。没想到事隔不久真的来找他,是巧合亦或他早已知晓。两人气喘嘘嘘地来到路头,站下来欲找人打听,这时才发觉夜深人静,这儿只是旧城区的一条老街,白天都行人稀少,更别说深更半夜。

    一阵声响打破了宁静,一位老人拿着拐杖缓慢走来,看动作是位盲人,腋下夹着一把二胡,两人忙迎了过去,未等开口老人就用拐杖指了指前方,“找刘昊的话,前方左拐第三门。”两人道声谢谢疾驰而去,无暇思量老人为何知道他们是找刘昊。

    一位青年突然出现在老人身边:“刘昊这小子真不简单,刚来不久就声名大振,不知是何来头。要不要试探试探。”

    “不要轻举妄动格格嫁番王。”老人厉声阻止:“这小子高深莫测,况且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倒是你自己给我小心,如果让我发现你为非作歹,别怪我心狠。”青年应了声是,望着老人,眼中露出一缕寒光。

    刘昊刚拉开门肖玥和石天宇便冲了进来,望着两人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刘昊睁大双眼:“你们不会是私奔吧!可我这也不是避难之所啊。”他指了指狭小的房间。石天宇无暇理会他。直接把碎瓷片倒在刘昊的床上。:“块帮我看看,有办法搞个新的吗?”

    “你开什么玩笑,深更半夜把我吵醒就为这破玩意》”刘昊立即嚷了起来,石天宇连忙告诉他花瓶的价值,刘昊脸色这才凝重。许久刘昊轻轻摇了摇头。肖玥一直没有吭声,见此情景,一下瘫坐在床上。

    “简单的东西买一个、造一个都可以,可这是国宝,经过鉴定,丝毫做不得假。”刘昊有点不忍,见二人一脸愁容:“好吧,朋友一场,虽然我没什么办法,给你们起个卦,看吉凶如何。”说着从怀里掏出三枚铜钱,一色的乾隆通宝。轻轻合在两手中间摇了摇撒在床上,反复六次。低头想了一会,收起铜钱:“你们回去吧,没什么大事。”

    “没事?”石天宇诧异的望着他,:“明天人家来拿花瓶去全国巡展怎么办?”

    “老实说我也不知,这一卦易经上叫水雷屯,雷在水下,虚惊一场,卦上说在家别动,或许方法就在你们身边“

    肖玥和石天宇步履沉重地走着,一路上肖玥下意识地紧攥着石天宇的手,一种责任感自石天宇的胸中升起,他苦苦思索,刘昊的话一直在心中盘旋,有何方法?自己也不是神仙,更不是外国的所谓大师、、、、、、突然脑中划过一道闪电,他拉着肖玥快步向肖家返回其他书友正在看:狼岛主。

    进门后,石天宇把花瓶碎片装进一个小纸盒,告诉肖玥他要试试,能否成功并无把握,看见什么都别出声。然后他盘腿坐下,双手轻轻合在纸盒上,用心冥想。渐渐石天宇双手颤抖起来,越来越快。石天宇的方法并不复杂,意识本身就是一种能量,只是长时间的锻炼他的能量比常人强大。世间万物无不遵行着能量守恒,只要能量够强大,许多事物就可能向反方向发展。但他的能量显然没有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渐渐有点力不从心,胸口的伤痛又发作起来。他强行压制着紊乱的心神,把能量全部向双手集中,手抖得剧烈起来。西方有人做过调查,人体的任何部分,在做瑜伽或其他一些功法的时候,抖动的频率达到五十赫兹,就可能产生特异功能。

    肖玥睁大双眼惊异得望着石天宇的手,要不是石天宇有言在先她早就惊叫起来。许久石天宇的手渐渐停了下来,人无力地瘫倒,肖玥急忙走到近前,石天宇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别紧张,又指了指纸盒,肖玥颤抖着手轻轻打开,霎时惊呆,长大着嘴不发一言。

    第二天,肖玥在一家人诧异的目光中把花瓶交到爷爷的手中,告诉说昨晚打碎的只是一个普通花瓶,光线太暗大家根本没看清。爷爷见花瓶没事,虽有疑惑也没追究。石天宇一连睡了两天,肖玥拿来许多补药让母亲送来,自己却并未露面,石天宇也不在意。第三天石天宇换洗衣服,从口袋中掉下一本巴掌大的小册子,他突然想起,这是在花瓶碎片中捡到的,开始他以为是肖家的人无意中丢下的,翻开一看不由惊得呆如木鸡,此书原来竟是藏在花瓶之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