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拳王(39)我脑残-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凌威在保和堂经常指导一些医师针灸,话语中自然而然带着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味道,声音不大,很温和,董建业听在耳中,心中立即一动,丝毫没有犹豫,甚至连头也没回,手中四寸长的钢针带着怒气直接飞过去其他书友正在看:特种兵痞最新章节。[看小说上《》]马时域浑不在意,四寸,自己的皮肉就挡住了很多,位置在他肩胛骨下方,没有重要人体器官,更加不用理会,他还把胸口挺了挺:涩世纪传说part11。一副大丈夫气概,面对弱小的对手,表现一下又何妨。

    钢针和前几次一样,在马时域的肌肉中微微颤抖,马时域看了看针尾。咧了一下嘴,冲着董建业笑道:“你小子的力气越来越小了,现在求饶吧,下一拳会把你揍趴下。”

    马时域说得信心满满,但却没有人看到他下一拳,他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很怪异,右半边很僵硬,肌肉定型,只是随着笑声微微抖动。旁边的学生发出诧异的惊呼,他自己也感觉到了,立即收敛笑容,左边脸的笑容立即消失,可右半边脸依旧挂着很僵硬的笑,更加怪异。

    “怎么回事?”马时域眼中露出一丝惊恐,抬手想抚摸脸颊,可右手好像不属于他自己了,想扭身,右腿也变得不听指挥,身体一晃,向一旁倒去,旁边的人立即扶住他。有人惊呼:“马时域,你怎么啦?”

    看着几个人围住马时域,董建业也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一针会有这样的效果,云门穴并不是重要穴位,止咳化痰还凑合,把人扎成半身不遂,可从来没有听人说过。

    “发什么楞,快跑啊。”肖悦拉起董建业,撒腿就跑。董建业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刚才是谁让他扎的云门穴,已经被拉出了树林。

    “马时域不会有事吧?”董建业闯了祸,心里有点打鼓。

    “不管他,愿赌服输,他是自找没趣。”肖悦轻声笑着,有男人为自己决斗,任何一位女孩都会喜上眉梢,何况还是自己喜欢的人赢了,至于后果,暂时陶醉一下,懒得考虑其他书友正在看:媚惑的季节小说5200。

    看着马时域把同学七手八脚驾着离开,凌威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教训一下也好,先让他吃点苦头,长长记性。

    顺着一条小水泥路,转过假山和小湖泊,凌威信步走向林木遮掩间的二层办公楼,学生们陆陆续续从院门外涌进来,校园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充满阵阵欢笑。{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凌威仿佛又回到了京都医学院。想起了那位老教授,还有远在京都进修的楚韵医师,要是楚韵知道自己在她的母校,她不知会不会开心。凌威掏出手机,想拨电话,旋即又放下,想起了楚韵就想起来心脏手术,想起心脏手术就想到了叶小曼和可可,有点纠结。

    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一位中年有点谢顶的人在办公桌后抬起头,看了凌威一眼:“你是?”

    “厉副市长让我来的。”凌威在正规场合还是称呼厉春柳为副市长,保持适当距离。

    中年人站起身,一脸笑容:“你是凌威,我说要亲自去请你,厉副市长说不用,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我闲散惯了,又没什么事,哪里用得着请。”凌威在沙发上落座。中年人倒一杯茶递给凌威,在凌威对面坐下。自我介绍:“我叫文渊,刚刚调来这里做校长,老校长和我提起过你,请了好几次都没来,这次你是给足了我面子。”

    “文校长客气了,我才疏学浅,怕误人子弟。”凌威礼貌地客气着。

    “你太谦虚了大都市小保安小说5200。”文校长摆了摆手,切入正题:“最近在全国院校之间举行一次针灸比赛,不瞒你说,我们学校的针灸这一块一直是弱项,张老师又请假,他临走前选出十五个优秀的学生,我想请你专门辅导一下,期望能取得好成绩。”

    “不好意思。”凌威放下茶杯,脸色认真:“如果是为了比赛,我没有把握,也不想教,我希望我的学生是守着治病救人的最起码医德,而不是炫耀和扬名。”

    凌威回得很坚决,在他眼里救人是医生唯一应该做的,其他都是身外之物,只有这样才是一位脚踏实地的好医生。

    文院长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凌威如此直接,作为一位校长,不图名是很不现实的,那将直接影响到他的前途。但他仔细了解过凌威,针灸的技艺没有人超过他,既然来了就不能让他走。无论结果如何,这个摊子是自己刚刚接手的,就算针灸比赛中垫底也不能算自己一个人的错。何况凭凌威的名头,他也不大可能让自己的学生垫底。

    “好吧,就听你的,凌医师。”文校长笑了笑:“不,应该叫凌老师。”

    “随便吧。”凌威笑了笑,第一次做老师还是有点紧张,和手艺无关。他迫不及待想进入角色:“尽快安排我的课。”

    “别急,你要辅导的是毕业班,基本处于实习状态,随时可以上课。”文校长细心交代:“针灸科一个班,二十八人,还有两个班是针灸和推拿相结合,我建议你还是专门辅导选出来的几个人,不然就一个针灸班。”

    既然是针对针灸比赛,文校长当然不希望凌威在其他方面费工夫迷情花季。凌威却再次摆了摆手:“三个班放一起,我先挑选一下。”

    “好吧。”文校长有点无奈,站起身:“我先带你到办公室,大家认识认识。”

    办公室就在隔壁,很大,里面七八张办公桌还显得很宽敞。文校长把凌威安排在墙角的一个办公桌后面。其他几位老师投来异样的目光,文校长刚要介绍。门口忽然有人大叫:“文校长,出事了,你快来看一下。”

    文校长急忙向凌威摆了摆手,大步走了出去。办公室沉静了一下,一位二十几岁,打扮时髦的女老师走过来,高跟鞋敲击着地板,咔咔着响,声音妩媚但有点冷:“你是新来的?”

    “是。”凌威回答得很老实。

    “和文校长什么关系?”

    “没关系。”

    凌威回答得还是实话,但立即有人呲之以鼻:“没关系?我们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听到你就过来了。”

    凌威转过脸打开办公桌上的电脑,自己反正不会在这里长期任教,来这里纯粹是支持厉春柳,也为了换一种环境,梅花的离开给他打击很大。没有人不想自己的手艺传承下去,他来学院也是为了心中那种情结。至于眼前的人,懒得理会。

    “你是教什么的?”那位女教师对于凌威的无视感到很不愉快,甩了一下秀发,露出白皙光洁的脸颊血魇全文免费阅读。

    “针灸。”凌威看着电脑里的一则新闻,望都没有望她一眼。

    “又一个脑残。”女教师的话激起了凌威的一丝不悦,抬眼瞥了瞥,淡淡说道:“什么意思?”

    女教师笑着露出浅浅的酒窝,没有回答。凌威前面的一位老人转过脸:“他们是在说我,我是教中药学的,最近在研究脑残的治疗。”

    “有效果吗?”凌威明白了怎么回事,也不计较,倒是对老人的研究感兴趣。

    “哪有那么容易,我正在努力。”老人的语气有点沧桑,底气明显不足。

    “王老师,你再研究就真的成脑残了。”女教师笑得很爽朗,爽朗得有点肆无忌惮。当然,一个姿色不错的女教师在办公室里有资格放肆一点,没有人不喜欢,凌威除外。

    另外几位教师发出低低的笑声,不过笑声没有坚持多久。文校长风风火火闯进来,对着那位女教师披头就问:“秦老师,肖悦是你们班的吧?”

    “是啊,怎么啦?”女老师一脸惊讶:“那丫头挺好的,护士班最优秀的学生。”

    “她和另外一位同学伤了马时域。”文校长眉头紧皱着:“有点麻烦。”

    “怎么可能,马时域人高马大,不欺负人就不错了,一个小姑娘怎么伤得了他:炽情撒旦全文阅读。”女老师嘀咕了一句。

    “现在不是伤了伤不了的问题,人在附属医院躺着呢。”文校长不耐烦地挥了一下手。

    “伤得重吗?”秦老师还算秀丽的脸上露出一丝焦急。一个学生在学校里出事,许多人要受到牵连的。

    “重倒是不重。”文校长摆了摆手,缓和一下气氛:“就是半边身动不了,我们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专家会诊,所有仪器都用上了,找不到毛病。”

    “会不会是重症肌无力。”一位教师提醒了一句。

    “不是,半边身僵硬,另外半边很正常。”文校长否定了那位教师的说法,把目光转向凌威前面的老教师:“您看会是什么病?”

    “我不清楚。”老教师摇了摇头,不是自己研究的课题,他不感兴趣,留着有限的生命做研究呢。

    “别理他,脑残。”女教师白了老人一眼,又把目光转向凌威:“新来的老师,你要不要去看看。”

    语气带着调侃,医学院附属医院都是一流的医生,她当然不会指望凌威有什么突出的表现。完全是奚落的语气。文校长刚才带凌威进来的时候态度暧昧,几乎所有教师都认为凌威是凭关系进来的,这种人当然也应该没有真才实学,至多纸上谈兵罢了。

    凌威的回答也耐人寻味,看了一眼大家,淡淡说道:“我也脑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