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劳燕分飞 下-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552章 劳燕分飞下

    第五百四十七章拳王(28)劳燕分飞下

    看守所是临时关押犯人的地方,任何一个城市都避免不了犯罪其他书友正在看:大开拓者全文免费阅读。[看小说上《》]看守所每天也就有违法犯罪的人进进出出。三号看守所在市中心,经常收容街道上打架斗殴的小混混或者轻微犯法的市民。最近几天负责这个看守所的派出所所长李攀忽然接到命令,征用几天,所有人员一律转到另外一个院子里临时办公,看守所一时变得静悄悄的。

    就在凌威和梅花进去不久,前面院子忽然热闹起来,一位大胡子中年警官带着六位年轻人走了进来,六个人都垂头丧气,衣衫破损,还有的脸上带着伤,嘴角流血,眼角瘀青。中年刑警大声吆喝着:“快点走,敢在这里打架斗殴,眼里没有王法了,不给点教训不知道我的厉害,先关上二十四小时思过。”

    来到二层楼房半圆形大门前,两位***便衣同样拦住他,说明原田雅兰的命令:圣皇。这位警官却不像西门利剑那样温和,大声嚷道:“怎么,刚走了几天就不买我的帐了,你们别忘了只是借住两天,我才是这里的所长,关几个打架斗殴的人怎么啦,房间有的是,又不影响你们的事。”

    两位身穿制服的建宁刑警从旁边房间探出脑袋望了望,急忙走过来,其中一位陪着笑脸:“李所长,大家都在执行公务,请您谅解。”

    “谅解?难道我这个老刑警还不懂这些,需要你们提醒吗。”中年刑警吹胡子瞪眼,声音更大:“我在市局刑警队的时候你们还在吃奶呢,别跟我来这一套,这几个人关一下教训教训,下午就放人,有问题我顶着。”

    李攀原来是市局刑警队一号人物,不过脾气暴躁,在一个审讯犯人时失手把人打成伤残,他的政治生涯也一落千丈,在小派出所一呆就是十年。他许多战友都调到省里任职了,他的脾气却一点没有改,也就没有人敢提拔,但他有许多人罩着,资格却越来越老。眼前的小刑警还真不敢得罪他。两个人低声和***便衣商量片刻。两位***便衣才勉强答应,要求是两位中国刑警亲自看着这几个人。

    两位***便衣还把六个年轻人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没有任何器械,估计也翻不起大浪,才站到两边让开路。《《》免费》中年刑警嘴里不满地叫嚷着,带着几个人进了后院,打开一个大房间,在那几个人的屁股上逐一踹了一脚,大声吼道:“老实在里面呆着。”

    从这个大房间过去,拐了一个弯走道尽头的房间内,梅花双膝跪在井上支柱面前,肩膀在抖动,声音抽泣着:天生邪眼最新章节。西门利剑端着一杯茶过来,凌威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进去,而且把房门顺手带上,拉着西门利剑来到走道的拐弯处,依着墙壁站立着。西门利剑轻声问:“他们说什么?”

    “还能怎么样,生离死别,很伤心。”凌威的语气被梅花带得也有点伤感:“看来他们真的就像原田雅兰说的那样是一对失散的父女。”

    “梅花和井上支柱有联系吗?”西门利剑有点紧张:“几个月前原田雅兰就跟踪井上支柱,我记得有一次梅花就是被井上支柱劫持,是我救她出来的。”

    “没那么严重,要是两个人来往亲密我们保和堂也应该有所察觉,在那个小巷中梅花也不会贸然冲出去,还伤在井上支柱刀下。”

    “没有关系就好。”西门利剑微微松一口气,现在的法律又没有株连九族,梅花一直在中国,不会有什么犯罪方面的污点。

    两个人说话声音很低,房间内井上支柱的声音却更低:“梅子,你回去吧,我不想你救我出去,你也救不出去,好好做你的医生,我就算死了也瞑目。”

    这世上有许多人并不希望自己儿女走上老一辈的道路,井上支柱这样的人也不例外,辛辛苦苦为井上家族拼搏一辈子,到头来妻离子散,被追得如丧家之犬,有点悲凉。这时候才知道平安是福,希望梅花平平淡淡生活:“那个西门利剑待你不错,好好跟着他过一辈子,别耍小性子。”

    “我知道,但是、、、、、、”梅花眼中布满泪水,有点说不下去,哽咽了片刻铁翼鹰扬全文免费阅读。

    “没有但是,我早就把生死看淡了。”井上支柱抬手摸了摸梅花的秀发,眼中充满慈爱,丝毫没有了冷酷杀手的影子。

    房间里一阵安静,伤感中透露着温馨。不远处关押六个年轻人的大房间内气氛却格外紧张。几个人蠢蠢欲动。领头的鹰钩鼻手握着铁门上拇指粗的栅栏,探头向外望了望:“没人,大家准备,从里面抢出人直接冲出去,井上先生在外面有接应,关键速度要快。”

    “明白。”另外几个人齐声答应。鹰钩鼻轻轻拍了拍栅栏:“不知道那小子激发能量的手段管不管用,他说运用起来力量很大。”

    “我来试试。”旁边一位走过来,手握着两根栅栏,胳膊缓缓用力,栅栏竟然渐渐弯曲成半圆形的洞。几人面面相视,一脸窃喜,如此力量,空手搏击谁人能敌。立即相继从拉开的栅栏中钻出去,蹑手蹑脚向里面走,刚走几步,身后响起一个声音:“你们怎么出来的,快点回去。”

    几个人转身,两位身穿制服的刑警快步走过来,可能没有把几个打架斗殴的小混混放在眼里,径直靠近,随手去抓一个人的胳膊。鹰钩鼻和旁边同伴相视一眼,忽然同时上前一步,拳头准确击打在两位刑警的胸口,几乎可以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两位刑警身体飞起,撞在墙壁上,分别喷出一大口鲜血,萎靡地摊在地面,一动不动。

    “留下两个人守住这里,其余的跟我来。”鹰钩鼻迅速做出决定。两个人守在拐角处,枪击打不到,近身搏击没有人能够抵挡,确保不会受到攻击其他书友正在看:美女收藏家。

    四个人的脚步声坚强有力但很杂乱,在走道里格外响亮,一听就不是训练有素之人,立即引起西门利剑和凌威的注意,两个人同时转身,站在走道中间。抬眼望过去,鹰钩鼻等人已经冲到近前。西门利剑看对方来势汹汹,苗头不对,迅速拔枪,大吼一声:“你们给我站住,干什么的?”

    “要你命的。”鹰钩鼻冷哼一声,脚步比说话还要快,转眼来到西门利剑近前,抬脚踢向他握枪的手腕,西门利剑扣动扳机,枪飞到天空的同时也响起来,当然没有打到人。鹰钩鼻脚落地,拳头又紧跟着前冲,西门利剑挥胳膊抵挡,鹰钩鼻拳头击打在他手臂上,一阵剧痛,骨头似乎要断裂,西门利剑立即被击打得退后一步,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什么拳头,铁拳吗,力道如此凶猛,要不是自己久经训练,胳膊差不多就废了。

    走道不宽,西门利剑向后退,凌威就变成了面对鹰钩鼻。鹰钩鼻还是一拳直击,气势一往无前,凌威立即伸手,他的感觉和西门利剑一样,吃了一惊,对方的力量大得出乎意料,幸好最近有意训练拳脚,运用的是大周天针法提高潜能。他是全面提高,力量偏于柔和,不像鹰钩鼻那样凶猛,但也还抵挡得住,

    鹰钩鼻也有点意外,凌威看起来不是太壮实居然接得住自己凶猛的一拳,另一拳毫不迟疑地挥出,凌威也不示弱,两个人在走道中间接连十几拳,嘭嘭嘭嘭,各不相让,最后凌威还不对方快上一点,一拳击打在鹰钩鼻胸前,奇怪的是鹰钩鼻的力道忽然消失,被打得飞了出去,吐了一口鲜血,神情极度萎靡。旁边的人立即扶住他:“老大,你怎么样?”

    “他妈的其他书友正在看:无限打工。”鹰钩鼻声音微弱却很愤怒:“我们上了方进军那小子的当,激发的力量会忽然消失,而且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有挨宰的份。”

    “我回去一定宰了他给你出气。”旁边的同伴恶狠狠发誓。

    “我们还是先考虑完成任务出去再说。”另一个人提醒着说道:“我们的力量至少还能用一时间,轮流上把眼前这小子打倒。”

    车轮战,力道确实凶猛了几倍,三个人接连向凌威冲击,都是激发的力量,铁打的身子也承受不住,幸好西门利剑还可以帮着抵挡一两下。两分钟过去,凌威向后退了好几步,靠近关押井上支柱房间的大门边。

    “顶住。”西门利剑低吼一声,和凌威并排站立,抬脚向进攻的一个人脑门踢去。

    双方又僵持了十几秒,走道另一头传来几声枪响,看来是前面的人发现不对劲,攻过来了。那三个人见情势不妙,立即红着眼,进攻变得《》着凌威就要坚持不住,身后忽然传出一声轰鸣,这个走道都震得有点摇晃,双方一起停下脚步,神情愕然。难道是地震了。

    紧接着又是一声闷响,当然不是地震,是从关押井上支柱的房间后面传来,梅花一把拉过井上支柱,疑惑地看着有点摇晃的后墙,墙壁轰然向外倒下,露出一个龇牙咧嘴的洞口,从洞口望出去,是看守所后面的街道,响声是挖掘机撞击的结果。

    一个人敏捷地从挖掘机上跳下,猫着腰钻进来,看了一眼梅花和井上支柱:“块,跟我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