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虚虚实实-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544章 虚虚实实

    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缝隙照到床边的茶几上,井上正雄还没有醒来,这对于他这个对时间要求严格,坚持早晨锻炼的人来说是破天荒的一次宦海征途全文免费阅读。{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他阅女无数,昨晚却是最畅快。他的阴阳采补术,平常女子根本难以承受,随着他体质的越来越好,技术越来越娴熟。女人在他面前就越来越显得不堪。王月魟的出现让他眼前一亮,他学习采补,当然对女人的研究也很独到。媚骨天生,是最好的资源,他不会放过千载难逢的机会,第一次放开傲气和矜持对一个女人下手。

    昨晚两个人抵死缠绵,最后王月魟瘫软着睡了过去,井上正雄也是精疲力竭,第一次感到这种事也会累、王月魟凌晨离开他都不知道,或者说感觉到也没有睁眼。不必要相送,也不必什么承诺。他有信心王月魟是他的了。

    井上正雄认为世上有两种人难以满足,一种是贪官的钱财,一种是女人的**,尤其像王月虹这样欲求无度的的女人,除了他井上正雄,没有人能满足她。昨晚的激情王月魟会终身难忘,就像尝到蜜糖的小孩,会经常惦记,忍不住偷偷咬一口。

    迷迷蒙蒙中,听到一阵敲门声,井上正雄翻了个身,没有反应过来其他书友正在看:极品太子爷小说5200。过了几秒钟,敲门声激烈起来,嘣嘣嘣,听起来再敲几下门就会倒下来。

    井上正雄吃了一惊,一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不按门铃,敢如此肆无忌惮敲门的人除了井上支柱没有其他人。井上正雄不耐烦地皱了皱眉,穿好衣服下床,拉开房门,看也不看一眼,转身走回到窗前,拉开落地窗帘,面对阳光伸了个惬意的懒腰。

    井上支柱拿过井上正雄桌上的茶杯,倒一杯纯净水。咕咚咕咚喝下去,心火很大,昨晚一定没有睡好觉。声音有点嘶哑:“井上正雄,你有没有把我的事放在心上。”。

    “别急,昨晚我听到凌威和陈雨轩的对话了,说梅花病情反复,有危险。”井上正雄转过身,面对井上支柱。井上支柱愣了一下,忽然暴跳起来,一把抓住井上正雄的衣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有什么用。”井上正雄缓缓掰开井上支柱的手,走到沙发上坐下,淡淡说道:“他们是在我旁边打的电话,怎么保证不是个圈套,他们不是白痴,如果怀疑梅花和你的关系,猪脑袋都会把你和我们井上家族联系在一起。《》()免费小说”

    “没那么严重吧。”井上支柱摇了摇头,有点不信:“舞会又不是专门为你开的,他们怎么碰巧在你面前忽然想起演戏。”

    “退一步讲,就算不是圈套,昨晚梅花有危险,那个刑警队的西门利剑一定守着,你知道了又能怎么办,难道你要硬闯保和堂,又不是杀人,惊动了他们影响到梅子的生命怎么办。”

    “这样不行,那样不行,难道就坐在这里干等,等到梅子恢复,走出保和堂官场枭雄全文阅读。”

    “不行,你也不能在这里呆时间太长,原田雅兰等人虎视眈眈,他们不是吃素的。”井上正雄立即挥了挥手:“我的人昨晚去观察了,看情况我会安排你去见梅子。”

    “什么看情况,假如昨晚梅子的病没有反复,就像你说的那样是个圈套,怎么办?”井上支柱有点激动,女儿同在一个城市,即将要离开,连看一眼都不能,让一向心高气傲我行我素的他恼火地在房间内来回走动,要不是几天前惊险的小巷伏击令他心有余悸,早就冲向保和堂了,哪还有时间在这里听井上正雄磨牙。

    “如果保和堂也帮着布下圈套那你就得马上离开。”井上正雄几乎是命令的口吻,语气严厉,有点井上家族新一代领头人的姿态。

    “不行。”井上支柱并不买账,用力挥了挥手,做了个果断下劈的手势:“无论如何我要见梅子一面。”

    井上正雄对于井上支柱无视他的威信略感不悦,邹了邹眉,刚要张口反驳几句,门口响起一个年轻的声音:“井上先生。”

    “进来。”井上正雄暂时放下井上支柱,目光转向门口,一位身穿黑色西服,显得干净利落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望了望井上支柱,面向井上正雄,欲言又止,井上正雄微微抬了一下手,示意是自己人,年轻人才恭声回话:“井上先生,昨晚我们一直观察保和堂,开始很安静,七八点钟的时候开始忙碌,好像有点慌乱,一直到夜里十二点才重新安静,今天早晨派人打听了,好像梅花的伤势有反复闺秀难为最新章节。”

    “是你多心了。”井上支柱瞥了一眼井上正雄,神色放松了不少,听叙说,梅花经过抢救应该安全了,这件事说明根本没有什么圈套。他缓缓在沙发上落座,悠闲地喝一口茶。

    井上正雄却不像井上支柱那样轻松,眉头拧了拧,看着那位手下:“除了保和堂的人,保和堂周围还有其他不熟悉的人吗?”

    “有,很多人分布在保和堂附近,但没有进去过,也没有和保和堂里面的人搭过话,不知什么来路。”年轻人语气疑惑,显然不知内幕,只是个跑腿的角色,忍不住好奇:“井上先生,这件事很重要吗,还要我们做什么?”

    井上正雄脸色忽然一寒,他不喜欢多嘴的人,冷冷说道:“你是刚来的吧,没有人告诉过你吗,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记得的不要记,不然,你随时都有可能莫名其妙地从你的家人眼中消失。”

    “明白。”青年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头微微低垂,不敢正眼看井上正雄。

    “下去吧,告诉他们没有我的话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要被别人发现。”井上正雄抬手挥了挥,年轻人微微弯了一下腰,退了出去。

    井上支柱看着房门缓缓关上,挑了挑眉梢,转向井上正雄:“刚刚招的手下吗?好像不知深浅,这样的人你留在身边难道不怕出事。”

    “没办法,家族势力发展太快,只好在这里抓一些人手,中国真是宽广啊裂婚。”井上正雄语气带着感叹,也带着一种纵横天下的豪情,他有资格自豪,井上支柱虽然厉害干了几十年也只是在***发展家族的势力,他只用了短短一年,比井上支柱发展的势力增加了五倍。

    “任何事都不要太贪心。”井上支柱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中国人终究是难以信任的。”

    “不不不。”井上正雄摆了摆手:“那是你们那一代的观点,我手下有一位叫方进军的年轻人,针灸手艺一流,还不是死心塌地为我们做事,我把梅子得来的针法告诉他,他现在帮我们培养人手,通过针灸迅速提高潜能,已经有几位成功了,比如胡艺,从一个小混混变得直接可以和跆拳道黑带一较高下的人物。”

    “小心玩火***。”井上支柱对井上正雄的伟大计划丝毫不感兴趣,他是个家族和民族观念强得有点固执的人,永远不会相信其他国家和民族的人。

    “不讨论这些,我们亲自去看看保和堂的动静。”井上正雄站起身,结束不愉快的话题。

    半个小时以后,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保和堂门前不远处,井上正雄和井上支柱透过玻璃窗扫视着保和堂大门左右。保和堂生意兴隆,门口开阔的地方停着许多轿车,电瓶车,三轮车。一位老人在指挥后来的车辆停靠。行人来来去去,井上正雄一眼就看出有几位与众不同,年轻健壮,只是在四周闲逛。不一会儿,一位打着遮阳伞的姑娘从一个街道的拐角走出来,那几个年轻人一起围拢过去。

    “原田雅兰。”井上支柱攥紧拳头晃了晃,脸颊有点扭曲:“真是阴魂不散,居然在这里守着其他书友正在看:天珠变。”

    “既然怀疑你会来,为什么不到保和堂内守株待兔?”井上正雄非常谨慎,对于有违常理的事情立即引起他的注意。这样公然四处巡视对于井上支柱这样的***湖是毫无意义的,何况现在是白天,根本用不着如此担心。

    “他们除了这种笨方法,还能怎么办。”井上支柱讥讽地笑了笑。井上正雄瞥了他一眼,暗暗奇怪井上支柱如此盲目自负怎么会活到现在。

    凌威从保和堂内走出来,望了望街道,看样子要打的,没有等到的士过来。原田雅兰带着手下围了过去,和凌威打着招呼,然后开始交谈,井上正雄听不见在交谈什么内容,但原田雅兰和凌威脸上都没有笑容,似乎很不愉快。过了一两分钟,原田雅兰忽然转身离开凌威,抬手向四周指了指,她的几位手下立即散开来,居然开始检查保和堂门前的所有车辆。不时敲打玻璃,询问车里的司机和客人。

    “我们走。”井上支柱低声提醒井上正雄:“有人向这边来了。”

    “你看走得了吗?”井上正雄噘了噘嘴,在轿车前方不知何时停下两辆警车,堵住了他们的道路。

    “混蛋,跟我来这一套。”井上支柱低声骂了一句,伸手从腰间取出手枪,凝神盯着车窗外,只要被发现,立即来个突围,这里行人众多,随便劫持一两个,原田雅兰也奈何不了他。

    “别急。”井上正雄抬手按了按井上支柱手中的手枪,声音冷静:“再看一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