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叶小曼的生命尽头-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442章 叶小曼的生命尽头

    凌威的思绪一直在散漫飘摇之中,他不知道身在何方,将要去哪里,每次想集中思绪,脑袋立即就像爆炸一样,思维更加混乱,他干脆放弃努力,任由思绪漫无目的地飘啊飘:生命里的轮回最新章节列表。《《》免费》

    太湖水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画舫在湖面轻轻摇荡,凌威靠近船舷,欣赏着湖光山色,心中一阵舒畅和温馨,一位身材苗条的姑娘站在船头,极目远眺,和无边美景连成一体,似乎她一直就存在在天地之间,扎根在凌威的心里,让凌威感觉到温馨和牵挂。

    凌威抬起手,想招呼那位姑娘,却不知道她是谁,背影有点恍惚,是祝玉妍,还是叶小曼,又有点像小雪,还有,凌威一下子想起了更多人,楚韵,陈雨轩,甚至还有建宁醉仙阁的阁主童婉茹。

    “你转过身。”凌威大声呼喊,没有风,呼喊却非常吃力,只是在嗓子眼打转,那位姑娘无动于衷地站立着。湖面不知何时升起了浓雾,遮掩过来,四周变得朦朦胧胧。那姑娘忽然转身,凌威凝神观看,还是看不清,那张脸直觉很美,却在不断变换着,如同湖面的涟漪,渐渐扩散,直到把凌威整个人席卷进去,天地变得昏暗。凌威回到了腥风血雨之中,看到了鬼谷的一片火海,雨在下,雷在鸣,一群人不断厮杀着,血和雨水混杂,火光下殷红一片,不停流淌,流淌,和远处山上下来的雨水连成一体,变成汹涌的浪涛,呼啸着转眼间掩盖了一切。

    雨还在下,火光和厮杀已近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眼前一片汪洋,让人感受到天地的威严和自身的渺小,所有的努力和挣扎在许多时候转眼成空。

    思绪越过云梦山,凌威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山洞,一位少女被虚无的白色线条束缚着,发出一阵阵求救的呼喊:场景点播集小说5200。那个少女不止一次见过,在保和堂书房的墙壁上,那些线条也在那里见过,另外,在鬼谷禁区里那块玉佩上也有线条和图案,可惜被人抢走了。

    少女向凌威伸出手,呼喊声听不清,却感觉到,如同风吹进心头弥漫全身,凌威立即冲过去,冲进那些虚无的线条里。线条在扩散,变得越来越粗,把凌威紧紧包裹起来,凌威用力挣扎,四肢却一点使不上力。只能任由虚无的线条把自己扯起,像风筝一样送入高空,飘啊飘不知过了多久,呯的一下落到地面,全身像散了架一样,酸得似乎要融化,

    四周的场景在快速变化,凌威艰难地想爬起来,刚刚动了动又颓然倒下,几个姑娘跑过来,有叶小曼,小雪,还有一个竟然是刚刚认识不久就分开的黄思羽,几个人七手八脚拉着他站稳,凌威刚要表示感谢,那几个人忽然重叠在一起,变成一张清秀的脸颊,很清晰,清晰得让凌威一阵惊喜,大声叫着:“可可,可可。《》()免费小说”

    可可没有说话,狠狠瞪着他,忽然伸出手掐住凌威的脖子,凌威急忙呼喊:“可可,我是凌威啊。”

    “我知道是你,三心二意的家伙。”可可声音很冷,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可可,你听我解释。”凌威焦急地叫着,但可可丝毫没有停留,手攥得更紧,凌威渐渐感到窒息,生命遇到威胁,体内自然而然产生反抗的力量,横冲乱撞,但是却无法冲破掐在喉咙上的手,原本模糊的思维更加模糊。

    脖子上的手就在这时忽然松开,体内挣扎的力量就像流水冲开闸门,哗的一下冲进脑中,脑袋凉了一下,一片空明,意识渐渐清楚起来,但四肢还是不能动,又过了一会儿,感觉到自己躺在床上,有许多人在身边吵吵杂杂,叶小曼的声音不高但很清晰,就在耳边:“你们仔细想想,进房间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看就是一位中年人,戴着口罩,一身白大褂其他书友正在看:剩女是怎样炼成的全文免费阅读。”一位姑娘大声回答。

    “不是。”另一位姑娘的语气也很肯定:“是一位老人,瘦高个,穿着长袍,长长的胡须,有点像电视里扮演的道长。”

    瘦高个,长袍,长胡须。凌威觉得在哪里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脑袋晕沉沉,忍不住晃了晃,旁边传来一声惊呼:“快,他醒了。”

    四周一下子变得沉寂,凌威感觉到许多目光正盯着自己,缓缓睁开眼,看到许多面孔,靠得最近的是叶小曼,趴在床头,大眼睛明亮异常,脸颊消瘦,显得楚楚可怜,见凌威睁开眼,她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惊喜,轻声说道:“你醒啦。”

    “好像是醒了。”凌威笑了笑,有点狡黠,他知道自己从死亡线上挺过来了,值得庆幸。

    “看你那样,现在还开玩笑。”叶小曼莞尔一笑,直起腰看了看旁边的医生,语气愉快:“帮他检查一下,是不是脑袋坏了。”

    检查很快,凌威很正常,只是有点虚弱,院长于华然听到消息大步走进来,轻轻拉着凌威的手:“凌医师,你终于醒了,这三四天可把大家急坏了。”

    “谢谢院长我用生命交换文字快眼看书。”凌威双手按床,有点吃力,于华然慌忙扶着他坐起来,接连说道:“别着急,别着急,再休息几天会好的。”

    “应该没问题。”凌威伸了伸胳膊:“就是有点虚而已,我想下床走走。”

    “还是歇着吧,别逞能,我让程怡然去搞点吃的来,提提精神。”叶小曼按住正要下床的凌威,向程怡然点头示意,程怡然立即快步走了出去。

    于华然一脸微笑,看着凌威和叶小曼:“叶姑娘,小雪现在病情稳定,凌威也醒过来了,我们医院没有让你们失望吧。”

    “我明白,我们不会忘记你的功劳,”叶小曼冰雪聪明,立即明白于华然的意思,笑着说道:“你的前途就包在我们身上。”

    “叶姑娘客气了,救死扶伤是我们份内的事,谈不上功劳。”于华然老脸微红,却笑得更加灿烂:“不过,我还是要谢谢叶姑娘,我想过了,市里卫生系统也就是个名头,离开医生的岗位我还有点不习惯,只要能把院长坐稳就心满意足了。”

    “这样也好。”叶小曼矜持地点了点头,微微笑了笑。医生还是救病治人为第一,贪图名利未免失去了道德意义,于华然迷途知返值得赞扬。

    于华然和凌威又寒暄了几句,正要离开,一位护士跌跌撞撞冲进来,语气急促:“院长,小雪、、、、、、小雪、、、、、、”

    “小雪怎么啦?”叶小曼和凌威异口同声地叫起来如果我能忘记你。

    “别急,慢慢说。”于华然向那位护士做了个冷静的手势。

    “刚才新来的小寒说漏了嘴,说凌威昏迷几天了,情况很严重,被小雪听到了,拼命要起来看凌威。”护士嘴皮挺溜,略着停顿,继续说道:“我们向她解释说她的刀口没有愈合,不能乱动,她就是不听,现在两三个人正按着她的手脚不让她动呢。”

    “我们过去看看。”凌威一激灵跳下床,身体晃了晃,于华然和叶小曼立即扶住。

    进入小雪的病房,情况和护士说得一样,小雪正在用力挣扎,有两个人按住她的手脚,不过不是护士,而是柳明柳暗兄弟两,小雪正大声嚷着:“你们俩告诉我,凌威是不是出事了。”

    “你冷静一点。”柳明被问得有点心虚,在小雪面前不敢说谎,吞吞吐吐地说道:“凌威马上就会醒过来。”

    “不行,我现在就要见凌大哥。”小雪蹬了蹬脚,柳明柳暗兄弟两体力还没恢复,但按住手术后身体虚弱的小雪还是绰绰有余,小雪根本动弹不得,只是嚷嚷着:“你们快点放手,放手。”

    “小雪,这样着急要干什么。”凌威笑着走近病床前,俯身看着小雪。

    “凌大哥。”小雪惊喜地叫了一声:“刚才她们说你出事了,我正担心。”

    “谁说的,我不过累了,睡了一觉而已:生命里多了一份值得尊敬的浪漫。”凌威微笑着:“你别乱动,安心休养知道吗,你的手术是我做的,要是出了意外我可就丢人了。”

    “我听你的话,凌大哥。”小雪眼中含着一点泪花,她显然已经知道凌威拼着命救她的事情,从鬼门关转一圈回来的人觉得亲人无比重要。

    “这才像个好孩子。”凌威亲密地拍了拍小雪的脸颊,示意柳明柳暗放开手,小雪规矩地躺着。

    程怡然提着一个方便袋走进来,一边把东西拿出来一边笑着说道:“我刚买了东西,到病房你们不在,一猜就在这边。”

    看到吃的,凌威立即感到饥肠辘辘,打开饭盒看着滚圆***的蟹黄狮子头,口水差点流出来,不由分说端起饭盒就狼吞虎咽,吃得过猛,被呛得咳嗽起来,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听声音也是中医诊断疾病的方法之一,凌威耳朵很灵敏,虽然都是笑声,有的爽朗,有的含蓄,但其中有一位笑起来明显气力不足,后继乏力,这是病入膏肓,很危险地征兆。凌威立即转脸顺着笑声看过去,心里咯噔一下,微微慌乱,那个人是叶小曼。

    “你过来。”凌威向叶小曼招了招手,叶小曼立即靠近,疑惑地眨着眼:“干什么?”

    凌威没有回答,拿起叶小曼的手腕,把了把脉,久久无语,脸色越来越阴沉。叶小曼的脸色虽然很红,但明显透着虚白,嘴唇发紫是供血严重不足的表现,凌威担心的这一天还是越来越临近了,叶小曼的生命无可逆转地走到了尽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