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又见黄思羽-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395章 又见黄思羽

    阳光透过路边风景树还没有落尽树叶缝隙洒落在街道上,点点凌乱金黄,凌威就在要把脚步离开金黄走向另一条街道的时候,听到身后的话音,青云观,偷,杀人,逃走,警察局,这一连串词语,他当然知道指的是什么《终将归去--再造星辰变》。《《》免费》他不认为做的事就是天衣无缝,但万万没想到刚刚离开青云观,黄老和守卫都没有表示什么疑惑,转眼间竟然在大街上被人一口说出来。

    凌威的前脚刚刚落地,后脚还没有跟上,摆动的双手还一前一后停在身体旁,一下子就像电影里的定格动作,僵持在凌乱的阳光中,意识一下子也变得空白,极度的震惊让他一时不知所措。他不是个惯犯,发现情况不妙立即奔逃,那种正常人对犯罪的胆怯深深主宰着心灵。有一种事情败露万念俱灰的滋味:雾妖记全文免费阅读。

    足足有半分钟时间的空白,凌威就这样站着,并没有预料中的两个人冲上来,把他双臂反拿,然后塞上一辆警车。路旁的行人依旧说笑着来来去去,稍微好奇的也就瞄上凌威一两眼,然后看了看他身后,释然地笑了笑,目光带着些许笑意,还有的年轻人调侃地噘了噘嘴:“哥们,怕成怎样,太夸张了吧。”

    事情好像并不太糟糕,凌威的情绪活络了一些,缓缓转过身,看到一张似笑非笑,眼中带着些许狡黠的俏脸,一身红火的衣服洋溢着活力,正定定的看着自己,还有两位健壮的青年站在不远处,像是保镖。

    “黄姑娘。”凌威笑了笑,有点不自然,小丫头正是黄老的孙女黄思羽,有点机灵古怪加任性,凌威见识过她的厉害,初次见面就被打过一个嘴巴,刚刚几天,还是记忆犹新。几天前在青云观见过一次就没有再看到她,以为她已经离开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而且语出惊人。

    黄思羽皱了一下挺直的鼻子,轻声笑道:“你好像很害怕?”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凌威淡淡笑着,把目光转向街道:“光天化日,有什么可怕的。”

    “心里有鬼当然害怕。”黄思羽还在笑,凌威不用眼看也知道她笑得一定很得意,立即产生逃避的念头:“黄姑娘,我还有事,失陪了。”

    “你有什么事,我跟在你后面很久了,你一直在闲逛,心思重重。”黄思羽毫不客气地拆穿凌威的话,靠近一步,笑得有点妩媚:“我就那么讨厌吗?”

    “不讨厌其他书友正在看:望帝。(《》免费小说 )”凌威心不在焉地说着,没有清楚黄思羽知道自己多少事情的情况下,还是不得罪为好,不然凌威早就拂袖而去。

    “不讨厌就好,我们一起逛逛街怎么样,我来安排。”黄思羽自说自话:“一个人都快闷死了。”

    “你不是一个人,还有两个跟班。”凌威看了看不远处的两位青年。

    “他们就是木头,说是保护,还不是爷爷让他们监视我,怕我闯祸,你说像我这样温柔的姑娘怎么会闯祸。”黄思羽甩了一下披肩的秀发,十分洒脱。

    凌威白了她一眼,心想你不闯祸才奇怪,不过没有说出来,淡淡笑道:“你又能闯什么祸,难不成还杀人放火。”

    “就是。”黄思羽听到凌威顺着她说话,有点得意,向不远处两个***声叫道:“你们回去吧,不用跟着。”

    “黄姑娘,这是黄老的意思。”一位青年语气恭敬地说道:“我们两个人撇下您回去不好交差。”

    “什么不好交差。”黄思羽忽然怒起来,声音尖锐:“我现在和人约会开房间难懂你们也要看着。”

    “这、、、、、、”青年犹豫了一下,四周的行人听到黄思羽的话投来异样的目光,他们立即有点窘迫,喃喃说道:“我们马上回去,黄姑娘,你小心。”

    “快走,快走:风华误最新章节。”黄思羽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用力向两位青年挥了挥手,两位青年立即转身,脚步矫健地离开。

    路边人的目光更加怪异,有人低声细语:“现代城里姑娘就是大胆,开房间都敢在街上大喊大叫,这么猴急。”

    凌威的听力非常敏锐,听到窃窃私语,脸上没来由地红了一下,转身看着黄思羽,淡淡笑了笑“我好像没答应和你一起逛街。”

    “你必须答应。”黄思羽靠近一步,声音低了很多,一旁的人看起来两个人似乎真是为了商量到哪个旅馆开房间。

    “为什么?”凌威反问。

    “因为我告诉你青云观报警系统怎么切断,因为我知道地下室的两个人是你们做的手脚。”黄思羽的理由很充足:“还因为我知道你和小叶姑娘是一起的。”

    “你凭什么说我和小叶姑娘是一起的?”凌威有点奇怪,要说前面两件事黄思羽知道还有一定逻辑性,叶小曼的事她知道可就有点奇怪了。

    “你们两天前在祥和门前打伤了人,是怎么从***局出来的?”黄思羽忽然转了个话题。

    “当然是放出来的。”凌威一边说一边盯着黄思羽白皙滑*嫩的脸颊,若有所思,那天警察先倨后恭十分奇怪,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听黄思羽的话其中果然有问题。

    “你以为***局是旅馆啊,说进就进说出就出其他书友正在看:穿越火线。”黄思羽撇了一下嘴:“是我以爷爷的名义打电话他们才乖乖放人。”

    既然是黄思羽打电话让放人,她一定见到几个人被抓,也就知道叶小曼和凌威在一起,再u推论下去,黄思羽当然知道叶小曼和凌威混在青云观过夜和地下室必有联系,昨晚出了大事她一定从黄老那里得到消息。这样一来,凌威的所有事都被她一目了然,在凌威身后喊一句立即把凌威镇住了。

    “你说的我还是不明白。”凌威当然不能承认,但也不敢得罪黄思羽,微微笑了笑:“不过,我有时间,陪你逛逛街还是可以的。”

    “有这话就行。”黄思羽一把拉住凌威的手,雀跃着向街上奔去,丝毫不顾其他人诧异的目光。凌威被动地跟在她身后,任由她牵着。黄思羽的手滑腻柔润,保养得很好,比起叶小曼还要嫩上几分。

    黄思羽逛街的兴致确实不小,一个商店接着一个商店,一个街道接着一条街道,似乎对这里山野特色的东西都感兴趣,不过买的不多,不好带,好带的就是一些小吃,尽数装进肚子里,凌威陪着她一路吃下来,吃得肚子都有点涨,令他奇怪的是黄思羽依旧可以吃得津津有味,不得不佩服,不知道她如此好吃怎么还能保持很好的体型。

    中午饭当然没有进饭店,两个人坐在一个街心花园的假山边的一张木椅上消化一下肚子里的小吃,秋天中午的阳光照起来很温和,如春天,却少了春天的湿润,让人不感到昏昏欲睡。黄思羽几次打听昨晚青云观的事,凌威都是用言语避开,他还没有蠢到把这种事到处张扬,黄思羽知道是一回事,自己亲口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血战朝鲜。

    手机响起,是叶小曼的,凌威凑近耳边:“你在哪?我到程怡然那里拿东西,下午早点回林家。””

    “知道啦。”凌威轻轻挂了手机,黄思羽正望着天边的流云,微微笑了笑:“是那个小叶姑娘吧,催你回去?”

    “是。”既然黄思羽知道他和叶小曼是一伙的,这点凌威倒是不想隐瞒。

    “你们真幸福。”黄思羽语气有点羡慕。

    “你别乱想,我们只是一般朋友关系。”凌威立即解释。“一般朋友?不会吧,我可看得出来。”黄思羽挑了挑眉梢,明显不相信:“一般朋友会和你冒险进入青云观偷东西。”

    “是一般朋友。”凌威重复了一句,语气忽然低落几分:“而且,很可能就是几个月的朋友。”

    “几个月?”黄思羽有点不明白凌威的意思,开玩笑地说道:“不是好好的吗,难道几个月你就会离开人世。”

    黄思羽脸上带着微笑,完全是调侃,但凌威的回答完全不是开玩笑,声音沉重:“是的,但不是我,是小叶姑娘,她只有几个月寿命。”

    黄思羽一下子陷入沉默,无论怎样活泼开朗的性格,遇到生死之事也潇洒不起来,尤其是叶小曼那样如花般年纪就要香消玉损,谁都会感到惆怅。

    许久,黄思羽缓缓开口:“你们千方百计进青云观就是为了她的病?我听爷爷说你的医术很高明,我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冒险,你不是个贪图钱财的人,现在明白了,除了治病没有东西会令你如此动心,但是你和我说一声,要什么我向爷爷讨来不就行了:秋君的天堂·散文集。”

    “谢谢你的理解。”凌威忽然觉得这个刁蛮的丫头也有温柔的一面,还算善解人意,不过,自己和叶小曼的秘密是不可能说出来的,他看了看远处的山峦,站起身,结束沉重话题:“我们再找个地方走走,等会我真的要回去了。”

    “别急啊。”黄思羽拉了一下凌威的胳膊:“明天我就要和爷爷回京都,你就多陪我一会。”

    “陪你也不能干坐着。”凌威看了看四通八达的街道,笑着说道:“我们好像都逛过了。”

    “还有热闹的地方。”黄思羽眼中闪动出一丝火热的光芒。

    “哪儿?”凌威很好奇,算得上热闹的应该都去过了,小小的山区小镇,热闹又能热闹到什么样,难道还比得上京都。

    “歌舞厅。”黄思羽说出了一个确实永远热闹的地方,那种热闹不是表面上的,而是融入每一个人的心里,凌威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喜欢静一点,但黄思羽的性格一看起来就是火辣好动,进歌舞厅不知又要发生什么事,不过,只要不是跳贴面舞凌威就不怕。当然,贴面舞也不要紧,凌威是害怕黄思羽那种火热把人融化了。

    最难消受美人恩,有时候真的要考虑一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