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云梦山(63)-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386章 云梦山(63)

    凌威的话很平静,越平静对方越激动,贾亦能本来就被凌威接连否定他的话急得冒火,当凌威说他对黄老不信任的时候终于爆发,为了表示对黄老的绝对尊敬,他的手臂挥动得也更加有力:官场枭雄。《《》免费》这一下挥动的后果直接让他以后改掉了挥动手臂发泄情绪的习惯。

    茶壶落地的破碎声让一直平静的清风道长和黄老同时站起来,随着那种茶香四溢,两个人同时叹息一声,黄老咂了咂嘴,满脸惋惜:“啊呀,太不小心了。”

    “对不起,对不起。”贾亦能立即知道自己做错事了,无暇顾及凌威,连忙对叶小曼道歉,他心里暗自嘀咕,怎么这么巧,一抬手就把茶壶打碎了,这个姑娘什么时候来的,自己怎么没注意。

    “对不起就行了吗?”叶小曼矜持的脸上露出一丝激动,表演得恰到好处:“这可是我精心配置的,走遍了半个中国。”

    叶小曼举止高贵飘逸中透露着极度的惋惜,似乎茶叶真的是她研制而不是从建宁醉仙阁那里搞来的。贾亦能急忙说道:“姑娘,你别着急,我赔你就是了。”

    “你赔得起吗?”叶小曼情绪恢复一点,瞥了他一眼:“我是可惜没有让清风道长品上好茶其他书友正在看:闺秀难为最新章节。”

    “小叶姑娘,茶叶不是还有一点吗?”小雪一直在叶小曼身后冷眼旁观,当然明白叶小曼和凌威配合的一出戏,自己也乐得配合,轻声说道:“我们可以再熬煮一次。[看小说上《》]”

    “对啊,我们可以再煮一次。”叶小曼似乎被小雪提醒,脸上露出一丝兴奋。

    “不用了吧。”清风道长连忙摆手:“你们煮了五个多小时辛苦了,怎么好意思再麻烦,再说几个小时过后天就黑了,不便留人。”

    “那可不行。”叶小曼脸上流露出一种茶道偏爱的执着:“明天我就要走了,即使把配方给道长,道长也无法明白最终的火候,我必须亲手煮一次,不然对不起道长给我的养生茶配方。”

    有特别爱好的人往往有怪癖,在某些方面显得倔强固执,叶小曼的举止就把一个对茶道痴迷的姑娘演绎得惟妙惟肖,连凌威都有点相信她是真的要煮一壶好茶。

    “这个……”清风道长有点犹豫,他也确实舍不得好茶。

    “别这个那个了,就这样定了,我和小雪继续煮茶,谁也不准打扰。”叶小曼纤手轻抬,语气不容置疑,转身施施然走了出去。

    凌威暗暗松一口气,终于抓住机会了,叶小曼可以堂而皇之留在道观,虽然一介女流不太方便,但一个执着茶道的人这样做也不过份。接下来就是自己怎么留在道观过夜了。

    “我们接着刚才的话题其他书友正在看:裂婚最新章节。”凌威还没有想好怎么继续,贾亦能已经把话题扯了过去。叶小曼虽然没有让他赔偿,但也觉得丢脸。当然要想法弥补,他记得刚才和凌威争论已经取得上风,如果把宋雅利带走自己治疗可是奇功一件,宋雅利是***部年轻的干将,深得黄老和皮迎秋器重,要不是有病现在已经到京都上任了。

    “刚才说到哪了?”凌威故意打马虎眼,宋雅利和贾亦能是同学,多少有点偏向他,微微皱眉:“贾亦能说你们没有化验和检查怎么治病,他可有化验单,可以根据科学理论进行合适的治疗。”

    “化验单拿来。”凌威伸出手,贾亦能下意识把手中的化验单往回收了收:“你们已经开方了,还要化验单干什么。”

    言下之意,你们不是有把握吗,等会和化验单一对照,如果不对症就有你们瞧的,中医高手京都医学院有的是,用邮件发过去一看便知。

    “我不看,把药单和诊断书给宋雅利。”凌威把手收回来。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贾亦能不知道凌威搞什么鬼。疑惑地把诊断病历交给宋雅利,宋雅利低头观看,字迹还算工整,他的病走过很多医院,可惜情况好像特殊,一直不见好转,病历也看过很多,这张是最清晰的也是最无情的,最后两个大字就是方案。截肢。这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的结果。

    “血栓闭塞性脉管炎简称脉管炎,是一种进行缓慢的、主要累及四肢中小动脉和静脉的血管病变。病理变化为血管壁的阶段性、非化脓性炎症伴腔内血栓形成,管腔阻塞,导致肢体缺血,引起疼痛和肢端坏疽天珠变。病程呈周期性发作,病变多在下肢。好发于20-40岁的男性。”凌威缓缓开口,说的却不再是中医术语,标准的西医名词:“病变位于下肢较大动脉,胫后动脉,血液学检查显示血胆固醇、甘油三脂浓度升高。x线检查可显示动脉有钙化斑点;动脉造影显示管腔有不规则的大面积充盈缺损,如虫蚀样。阻塞远段动脉可经侧支血管而显影,呈显着扭曲现象。病理检查中动脉中层和内膜均有变性,静脉严重发炎。”

    凌威说得很慢,等到他说完一段话,宋雅利忽然失声叫了一句,贾亦能立即低下头:“怎么啦?是不是不一样。”

    “不是。”宋雅利语气有点急促,转脸看着贾亦能:“你是不是让别人看过?”

    “没有啊。我刚拿到手就和你急急匆匆过来了。”贾亦能一脸疑惑,宋雅利摇了摇头:“太不可思议了,你自己看吧。”

    “怎么回事?”黄老也感觉到里面的玄机,但是他还是不怎么相信,忍不住出口询问,清风道长和李玉林也一起瞪大眼看着凌威等人。隐隐感觉到凌威猜对了,他们只能用猜这个字,因为凌威只是用手摸了摸宋雅利的病脚,要说和化验单一致接近天方夜谭。“一模一样。”答案从宋雅利口中揭晓,虽然有心里准备,黄老,清风道长还有李玉林还是低声叫了出来,宋雅利当然不会说谎,从贾亦能如同见鬼似的神情上也验证了这一点。

    房间沉寂了一下,宋雅利首先打破沉寂,缓缓说道:“能说出诊断结果吗?”

    “截肢。”凌威的话再次让房间内陷入沉寂,“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