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云梦山(28)-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361章 云梦山(28)

    “住手其他书友正在看:跟你借的幸福。[看小说上《》]”一个阴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伊贺春雨的手掌立即僵持在梅花隆起的胸脯上方。

    “如果你再碰一下那位姑娘,我就把你的手剁下来:方兴未艾全文阅读。”冷冷的声音在靠近,然后停了下来伊贺春雨缓缓直起腰,警惕地站在哥哥身边,抬眼望去,几米处站着一位中年男人,眼神凌厉阴森。

    “伊贺兄弟,伊贺家族的忍者。”伊贺兄弟正疑惑这个神不知鬼不觉出现的男人是什么来路,对方已经一下子报出他们的底细。兄弟两下意识退后一步。伊贺春厦冷声说道:“你是谁?”

    “井上支柱。”中年男子只用短短几个字就说明了一切,伊贺兄弟目光闪动了一下,他们刚刚才觉得这张脸似曾相识,现在才知道那是在通缉令上见过,他们对一些小混混不会在意,但是国际要犯,而且是日本井上家族的人,他们就不得不关注。

    一个在日本用毒气让三百人送命的人绝对不是善类,就凭这种手段就足以让人心寒,伊贺春厦迅速取消了和对方敌对的念头,沉声说道:“我们的行动是得到井上正雄默许的,不知你为什么要阻止?”

    伊贺兄弟认为井上正雄是井上家族在中国的领导者,井上支柱既然在这里躲避,多少应该忌惮一点,所以第一时间就把井上正雄亮了出来。但井上支柱的反应出乎他们的意料,语气依旧冷漠:“井上正雄让你们动这位姑娘了吗?”

    “这倒没有。”伊贺春雨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他隐约觉得躺在地上的这位姑娘有点特别,措辞慎重起来。

    “井上正雄还算识相。”井上支柱撇了撇嘴,声音变得凌厉:“不然我会连他的手也剁下来。”

    忍者的耐性和毅力是无可挑剔的,但是伊贺兄弟完全被井上支柱的气势压制,避开梅花,伊贺春雨指了指西门利剑,客气地说道:’井上先生,这个人我们可以处理吗?““按理说可以其他书友正在看:浮生。(《》免费小说 )”井上支柱瞄了一眼依旧昏迷的西门利剑,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神情,顿了一下:“现在不可以。”

    “这个人好像和您没有关系。”伊贺春厦不甘心如此放弃复仇的机会,这次放过西门利剑,西门利剑一定更加警惕,说不定会怀疑到他们,以后就很难再有机会了。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井上支柱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们快点滚。”

    井上支柱也是有点忌惮伊贺忍者,不然就冲着他们对梅花无礼,他就应该杀了他们,杀人在井上支柱来说是处理问题的最好方法,让他们滚实在是算客气的了。

    “好,我们走。”伊贺春厦拉了一下伊贺春雨,眼中寒芒一闪,脚步看起来是后退,他却顺手抽出一把锋芒闪动的匕首,脚尖一点地向西门利剑猛扑过去。

    “巴格。”井上支柱怒吼一声,快步向西门利剑这边冲过来,双手同时挥动两把匕首,速度快捷异常。伊贺春雨见到他动身,毫不迟疑地迎了上去。

    伊贺兄弟虽然有点惧怕井上支柱的气势,但是作为忍者竟然被别人用滚蛋两个字赶走,传出去实在有损伊贺家族的名头,不挣回点面子还不如死,他们很明智地选择西门利剑下手,只要完成这次复仇的计划,就算不得丢面子。

    井上支柱见伊贺兄弟无视他的话,心中瞬间杀意弥漫,一只手中的匕首迎着伊贺春雨,另一只手的匕首脱手扔出,直奔伊贺春厦的咽喉,他不能让伊贺兄弟杀了西门利剑,有损于他的威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知道梅花喜欢西门利剑,无论如何就是为了梅花开心他也要保住西门利剑一条命逆天合成。

    伊贺春厦侧身避过匕首,手中寒光一闪在西门利剑肩头留下一道血口,西门利剑猛然被疼痛惊醒,睁开眼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周围的情形,伊贺春厦飞起一脚又把他踢得晕了过去。

    “你们去死吧。”井上支柱低声吼叫,手掌一扬,一股淡淡的香味在四周弥漫开来。伊贺春厦慌忙拉住伊贺春雨,快速向后退去,转眼间声音从远处传来:“井上支柱,你竟然对自己人下毒。”

    “谁是你们的自己人。”井上支柱大声说道:“你们兄弟等着,我们的账还没算完。”

    树林里又恢复了幽深宁静,井上支柱把两颗药丸分别塞进梅花和西门利剑的嘴里,然后神情专注地盯着梅花娇嫩的脸颊,一缕微笑在他脸上渐渐蔓延,不过有点僵硬,显得很不协调。

    梅花觉得头痛欲裂,一阵阵昏沉,如同在梦中,忽然一颗药丸滑进腹中,不一会儿就变得清醒,脑袋还是有点疼痛,下意识睁开眼,看到一张线条凌厉的脸颊,她意外地叫了一声:“爹。”

    “傻孩子,约会也不找个好地方,这里多危险。”井上支柱轻声笑了笑,语气关切。

    提到约会,梅花一骨碌坐起来,看着不远处的西门利剑,见他肩膀上在流血:我的女友是小偷全文免费阅读。手臂被反绑,焦急地说道:“爹,你把他怎么啦?”

    井上支柱原本想说不是自己做的,心头一动又改变了主意,冷冷说道:“我要杀了他。”

    “不行。”梅花惶恐地摇了摇头:“你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他你才不愿意跟我走。”井上支柱看着西门利剑:“杀了他你岂不是死了心。”

    “他要是有三长两短我这辈子不理你。”梅花倔强地皱着眉头,站起身向西门利剑走去。

    “你要干什么?”井上支柱拦住梅花:“等我走了再叫醒他,他是警察,我是通缉犯,如果动手你帮谁?”

    亲人和爱人之间的选择永远是考验对方最无聊的话题,但这样的事一旦出现在生活中就一点也不无聊,反而更加沉重。梅花理解井上支柱的意思,脱口而出:“你现在就走,我救醒西门利剑。”

    “这小子真的比我还重要?”井上支柱见梅花一点和自己交谈的意思都没有,一门心思盯着西门利剑,不由得攥了攥拳头,有点恼火。

    “我只知道这世上许多人在利用我,只有西门利剑对我一片真心。”梅花眼中闪动出一种坚决的光芒,她决定了,为了西门利剑她可以放弃一切,包括背叛井上家族。

    “你想得太天真了。”井上支柱看了一眼女儿,摇了摇头,转身缓缓离开:非礼勿爱。

    西门利剑坐起身,看了看染满鲜血的肩膀,然后又望了望梅花,满脸疑惑:“梅花,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刚醒来就见你这样,或许是哪位罪犯的家属干的。”梅花目光闪烁:“我们快点回去,先到医院包扎你的伤口,好深。”

    西门利剑记得晕倒前的一幕,觉得不像一般罪犯动手那么简单,但一时也想不出头绪,只好暂时相信梅花的话,两个人快步向树林外走去,一边走梅花一边抱怨:“这鬼地方,下次不来了。”

    梅花和西门利剑的脚步声已然消失,大树后忽然闪出一位姑娘,望着向山下延伸的小道,慢慢掏出手机,拨通:“八号汇报,发现井上支柱的踪迹,马上监控保和堂的梅花,等待大鱼出现。”

    与此同时,伊贺兄弟满脸沮丧地坐在宾馆的沙发上,久久无语。

    “哥,我们尽快赶到云梦山,避开井上支柱。”伊贺春雨满脸不甘,但是实力永远是最大的优势,他们不敢和井上支柱硬碰。

    “刚才吸入毒气,身体有点损伤,我们需要调养。”伊贺春厦深吸一口气,胸口有点烦恶。

    “到那边再调养,收拾那个凌威应该用不了多大力气。”

    “也行,我们马上动身。”伊贺春厦咬了咬牙,冷声说道:“那个凌威是西门利剑的好朋友,我们就拿他开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