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云梦山(21)-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354章 云梦山(21)

    黄老一开口,凌威立即知道刚才没有和红衣少女进入地下室是明智之举,那个手机里的洪叔显然已经把刚才红衣少女询问报警系统的事第一时间告诉了老人,如果自己和红衣少女轻举妄动,再过几分钟不会来,一定会派人去寻找,说不定两个人会被堵在地下室,抓了个现行其他书友正在看:白庭最新章节。《《》免费》

    “我随便走走。”凌威假装没有听懂老人话中的意思,恭声回答,他没有说我们,就是回避自己和红衣少女在一起的事,看看老人知道多少。

    “我也随便转了转,在前面几位保安住的地方看看,好像有什么报警系统。”红衣少女很聪明,马上猜到爷爷的意思,把话题扯到报警系统上,似乎纯粹是好奇。另外很默契地配合凌威,话里的意思两人刚才没在一起,只是回来的时候在厢房门前恰好碰上,反正没人看见,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这里是禁区,不要给我添乱。”黄老大声对红衣少女说道:“等一会和我一起回去,以后不要再上来。”

    “回去就回去。”红衣少女满脸不高兴,噘着嘴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没好气地说道:“谁稀罕这鬼地方,一点不好玩。”

    黄老没有理会红衣少女,转脸看着凌威:‘这里风景怎么样?““不愧是当年鬼谷子排兵布阵,训练弟子的地方。”凌威侃侃而谈:“四面山水相依,地势起伏,变化多端,现在看起来依旧有一种八方朝圣的感觉,站在这里方能体会到大将军运筹帷幄,俯视天下的感觉。{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看来你玩得尽兴。”老人微笑着指了指沙发:“来,坐下一起品尝一下道长烹制的桂花茶。”

    凌威的一番话让黄老打消了疑虑,刚才有人通知他孙女打听报警系统的事,他敏感到有什么不妥,凌威虽然救了他的命,但一直在这里徘徊令人起疑其他书友正在看:网游之铁骑无疆最新章节列表。加上不知天高地厚的孙女,说不定做出什么事来。凌威天衣无缝的回答让他心情稍安,如果没有仔细观赏好一会,凌威不会有那么深刻的体会。但是,他却不知道凌威昨晚就把这附近山水的鸟瞻图在电脑上多方位看了个够,不用游览也能够说出刚才的一番话。

    桂花茶清香扑鼻,入口绵软,丝毫不亚于醉仙阁的茶水,喝一口心情舒畅。凌威端着茶杯,眼角瞄了一下黄老腿上扎着的几根银针,看穴位治疗的效果应该是膝关节毛病,选择的是膀胱经振奋阳气,舒经活血,化瘀通络。

    “师傅,确实没有记载。”李玉林看着道长手里那本泛黄的医书,语气肯定中带着点无奈:“我到图书馆查过,典籍上也没有。”

    凌威立即竖起耳朵凝听,似乎是医学难题,这点他有天然的好奇,像所有研究各种学科的人员一样,越是疑难越感兴趣。

    “这样的疑难必须见到病人才能作出决定。”道长轻轻拍着手中的书:“可惜这几天我不方便下山,无法到你的药铺里会诊。”

    “师傅,我已经把人带来了,在另一间房休息。”李玉林轻声说道:“我和门口的两位兄弟商量了很久才答应进来,不敢让病人乱走动。”

    李玉林是道长的弟子,带人上来还要和守卫商量很久,而且战战兢兢,黄老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严格说是三个字就把凌威带进来,如此大的反差,让凌威忍不住瞄了黄老一眼,老人正眯着眼,惬意地倚在沙发上,不知是享受着针灸的舒畅还是品味桂花茶的氤氲:冒险封灵传小说5200。

    “快把病人带进来给我瞧瞧。”道长挥了挥手,语气急切,一反道家的恬淡虚无,这点和所有敬业的中医师一样,病人永远是他们注意的要点。

    李玉林快步走出去,不一会儿,带着一位面色萎黄,形体消瘦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年轻人向道长打了声招呼,刚把目光转向黄老,道长摆了摆手,示意年轻人在他一旁坐下,把了把脉,观察一下舌苔,又按压一下病人的腹部,然后眉头紧锁,沉默不语。

    凌威感到十分好奇,他坐的地方离病人很近,抬手示意病人挪过来,坐到身边,和道长一样把了把脉,看了看舌苔。然后轻声问:“能告诉我什么情况吗?”

    年轻人脸色红了一下,看了看依旧听着音乐的红衣少女,声音低沉无力,断断续续:“四肢无力,腰膝酸软,一个月前小腹胀痛,排尿困难,现在都要蹲着才能排出尿来,到医院查了,说是神经系统问题,吃了一些药,毫无效果。”

    “你最近是不是有烦心事,心情很不好。”凌威思索着询问。

    “最近被这病闹得寝食难安,心情当然不好。”年轻人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我是问你生病之前是不是遇到不开心的事了。”凌威微笑着,对待病人他永远充满耐心。

    “以前?你怎么知道?”病人奇怪地看着凌威,不过还是低声回答:“我失恋了,忧闷了半年。”

    “问题应该出现在这里其他书友正在看:血舞年华全文阅读。”凌威没有再说话,把手掌移到病人的腿部,手指轻搭,似乎在号脉,但是他的手指不是放在常用的脉搏上,而是腿部经络上,暗暗感受着手指上传来的感觉。

    李玉林和道长见凌威神情凝重,把脉的方法很特别,相互对视一眼,一脸诧异。

    “道长,你们怎么认为?”许久,凌威舒展一下手腕,轻声询问。

    “形体消瘦,精神仰郁脉弦细,舌淡红,腹软,无压痛。”道长倒是没有因为凌威年轻而轻视他,认真回答:“肝气郁结不错,但是”

    道长说话很慎重,医学问题不能轻易下结论,所以犹豫了一下,显得没有把握。他一生浸淫中医药,男人必须蹲着排尿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又要上厕所了。”病人轻声打断道长的话,脸色痛苦,手按着腹部苦笑着说道:“这几天越来越困难,昨晚差点憋死。”

    活人被尿憋死,说出来滑稽可笑,但真正遇到一点不好玩,看年轻人苦恼焦虑的眼神就能明白。

    “厕所在左边。”李玉林指了指门外。年轻人站起身刚走出两步,凌威忽然叫了一句:“等一下。”

    病人,李玉林,道长一起盯着凌威。就连黄老也坐正身躯,一脸好奇。红衣少女似乎感觉到异样,拿下耳机。目光流转,眼珠漆黑明亮。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