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云梦山(12)老爷子失败-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陈意芳在芙蓉镇药材市场的名气很大,大多数人认为祥和做药材批完全是陈意芳为主,今天一直以陈意芳为主似乎也说明了这一点,林老爷子一出场就镇住他,大家都以为今天的比试将成为定局,陈意芳毕竟是老爷子的徒弟,药材鉴别这一行就是越老经验越多,接下来陈意芳自然也翻不起大浪其他书友正在看:网游之暗黑年代祭。《》()免费小说

    然而,陈意芳身后站出来的中年人立即让形势有了改观,看他说话的口气,他才是祥和主事之人,对于第一场的失败一点不在乎,显得大度,也显得信心满满。

    “这位就是我们祥和的老板楚艺林楚先生。”陈意芳大声介绍,乘机掩饰自己失败的尴尬。

    “见过大家。”楚艺林客气地向四周抱拳行礼,露出和气生财的微笑,但笑容中有点矜持桀骜,脸部曲线带着几分刚毅。

    “正主子来了。”凌威瞄了一眼林婉儿和小雪等人,轻声提醒。从楚艺林气定神闲的态度可以看出不是个好对付的主,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经过刚才和陈意芳的比试,老爷子心中淤积的闷气一扫而光,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恢复了自信,抬手向四周熟悉的人抱了抱拳,大声说道:“各位,今天有幸能够参加这次比试,是我们林家的荣幸,接下来无论胜负,各凭本事,心服口服,我们这一行确实需要一位领头之人,无论当地还是外来的,只要有能力,我林海如心甘情愿仍其驱使,绝无二言,希望大家以后团结起来,不要让假药和劣质药材祸害病患。[看小说上《》]不要赚昧良心的钱。”

    老人家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表现了宽广的胸襟,说到劣质药材和假药,他目光凌厉地看了一眼陈意芳,大家立即明白,只要林家取胜,陈意芳恐怕没有立足之地,只能滚出芙蓉镇了:法神快眼看书。

    世上的屈辱和苦闷没过于亲人或朋友的背叛,老爷子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只是心爱的大弟子竟然做出卑鄙之事,而且自己毫无办法,看着陈意芳在芙蓉镇越来越风光心里自然憋闷。一旦他翻身,第一个要清理的恐怕就是陈意芳。

    “好。”楚艺林扬了扬有点尖削的下巴。领先鼓起掌来:“老先生快言快语,今天我要是输了,属于学艺不精,祥和的生意以后就要请您多多照顾。”

    双方的一席话把剑拔弩张的气氛变得友好起来,看热闹归看热闹,人心还是期望和睦的,在这个朴实的山区小镇,人心更是诚挚,大家一起跟着鼓掌。陈意芳站在楚艺林身后,脸色尴尬无比。接下来无论谁取胜,注定他没有了先前在这条街上的地位了。

    “接下来,双方各出一题。《》()免费小说”马副县长兴致也很高,面对记者的镜头摆了个架势,大声说道:“你们哪一方先出题。”

    “老先生先请。”楚艺林客气地向林老爷子拱了一下手,很谦让地笑了笑。

    “不用,你们虽然在芙蓉镇落脚,但是远来是客,你们先出题。”林老爷子把楚艺林的谦让挡了回去。

    “好,恭敬不如从命,在下就不客气了。”楚艺林淡淡笑着,挥了挥手,身后出来两位年轻人,手里拿着很小的切片机。

    “请两位评委配合一下:天行客全文阅读。”楚艺林向评委席上拱了拱手,两位稍胖的站起身走了过来,另外两个祥和的人拿来许多药材,每一样药材旁边有鉴定证明,楚艺林扫视一眼,大声说道:“这二十种药材的产地材质年份都有可靠证明,等会让评委把每一样的名称和证明盖在药材旁边,我们鉴别出一样翻开一样,对和错一目了然。”

    “楚老板,你这种方法确实公平,但是这些药材似乎并不特殊,我们一般人都能鉴别,未免太小儿科了吧。”人群里有人提出异议。

    “各位,稍安勿躁。”楚艺林笑着说道:“这些药材只取中间两小片,厚度一厘米,要求是说出药材的名称产地年份。”

    话音刚落,人群中立即传出一阵唏嘘声。{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林婉儿也是神色紧张,低声对凌威等人说道:“这个楚艺林真不简单,这一场比试的方法已经达到药材鉴别的最高水平,要是让我爹爹出题也未必如此困难。”

    仅仅凭两片不到一毫米厚度的薄片,鉴定出药材的所有特点,尤其是产地,无异于登天,在场能够够达到如此境界的寥寥无几,能够全部鉴别出来,没有人有把握,就连林老爷子眼中也掠过一丝诧异。原本有点不服的另外两家见楚艺林开出如此难的题目,立即哑口无言。神色恭敬不少。

    诧异也好,惊讶也好,疑惑也好,大家的议论声此起彼伏,但丝毫没有影响事情的展,楚艺林的手下和两位评委已经把药材切好,每一份只留下四片,分成两份,二十种药材分别排列在两张桌子上,评委在药材旁边写好名称产地年份,字面向下放在一旁:天使不在这全文阅读。

    中药材外部颜色各自不同,但内部基本差不多,白色或微黄在薄片上显示的没有多大差别,一眼看去,二十份极其相似,让人有点眼花。这时候,就连看热闹不在行的人都觉得很有趣味。

    “比试开始。”马副乡长高声宣布:“公平起见,每人五种五种报出名称,刚才是楚艺林出题,林老爷子你先来。[看小说上《》]”

    林老爷子和楚艺林一起拿起药材,观察一下,再放舌头上舔一下味道,过了片刻,老爷子沉声说道:“沙参,广东,三年,柴胡,吕梁山,一年、、、、、、”

    老人一口气报出五样,旁边的服务人员一一揭开评委写好的说明,分毫不差,四周响起雷鸣般掌声。楚艺林脸色丝毫没有变化,平静淡定,等到掌声平息,他缓慢说道:“玉竹四川三年,三七云南四年、、、、、”

    服务人员再次揭开答案,掌声更加热烈。接下来交替进行报出鉴定结果,掌声一阵接着一阵,越激烈,但是两人鉴定的度越来越慢,老人的脸颊上率先滴下点点汗水,这种活要求经验丰富,鉴别的时候要注意力集中,挖掘自己所有记忆和分析能力,劳心本来就比劳力伤人。

    “红花、、、、西藏、、、二年、、、、”老人的话语有点犹豫,艰难地报完最后一组药材,长长出一口气,脸上一阵释然,就像一位刚刚出了考场的学生,无论结果如何总算过去了。

    这一次公布结果,没有响起掌声,而是一片惋惜的声,最后一组药材有两样的产地和年份出了差错,功亏一篑,实在令人惋惜:失恋也要格调快眼看书。林老爷子是这条街乃至芙蓉镇的骄傲,败给别人有伤颜面。大家的目光转向楚艺林,私心里巴不得他在最后一组药材上也出错,错光了才好。

    可惜,楚艺林既然选择了这种方法就有把握,而且有十足的把握。他最后一组药材的鉴别分毫不差,从头至尾他都气定神闲,游刃有余,以完美的姿态完成这一场比试。

    四周响前一阵赞叹声,无论愿不愿意都得佩服,年纪轻轻就过手艺精湛的林老爷子,这不仅要下过苦功,还要独到的天赋,对药材极度敏感。

    “这一场大家有目共睹,祥和的楚艺林稍逊一筹。”马副县长顾着芙蓉镇的颜面,语气委婉一点,温和地笑着:“前两场一比一平,接下来林老爷子出题,我们让双方休息一下,十分钟以后继续。”

    十分钟时间不长,但足够林老爷子恢复一下体力,这也算是照顾了。但是林老爷子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望了望日头又看了看众人,沉默不语。

    “爹,想好题目了吗?”林婉儿低声询问,语气有点担忧,不在这一行不知道刚才比试的真正难度,换着其他人只能完成三分之一就算得上这一行的佼佼者。

    “刚才的比试已经是我能够想到的极限。”林老爷子缓缓摇了摇头:“现在我想不出能有什么绝活能胜过楚艺林。”

    “您的意思是认输?”林中瓮声瓮气地说道:“还有一场,没比试,是不是太可惜了。”

    “还能怎么样其他书友正在看:十日黑暗将至快眼看书。”林老爷子脸上露出一丝萧索:“你们兄妹出场更是毫无用途。”

    十分钟,日头看不出丝毫移动,依旧燥热地照着人群,桌子上药材片变得更加干燥,看上去让人忍不住咽一口吐液润湿有点干涸的喉咙。

    “老爷子,请出题。”楚艺林大方地笑着,陈意芳在他身后也是满脸得意,祥和取胜几乎已经是定局,有楚艺林罩着,自己虽然委屈一点,在芙蓉猪依旧可以活得有滋有味。甚至比以前还要风光。

    场上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难以想象还有什么方法能够难倒楚艺林,眼中充满期待,希望林老爷子能够反败为胜,谱写一段属于芙蓉镇的传奇。

    “我、、、、”林老爷子扫视一眼大家,眼中露出一丝愧疚,要是自己这几年没有荒废手艺,精益求精,或许不会输在楚艺林手里,毕竟相差只有一点点,可惜这个世上,许多事只是因为一点点就成了天差地别。

    “楚老板的技术实在精湛,老朽佩服。”林老爷子声音低沉,显得艰巨无比,所有人都看出了结果,老爷子准备认输了。楚艺林脸上露出压抑不住的微笑,无论城府多深,眼看着成功在即,也忍不住兴奋不已,轻声说道:“老爷子,您的意思是、、、、、”

    “我、、、、”林老爷子咬了咬牙,林婉儿和林中的头立即低了下去。老爷子认输,他们林家就算在芙蓉镇除名了。

    “等一下,等一下。”凌威忽然近前一步,拉了拉老爷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