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游戏人生(八十一)蛊毒(77)-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金蝉蛊在空中盘旋着,一团金黄忽上忽下,似乎很烦躁,凌威也发现了不对劲,转脸看着小雪:“怎么回事,这个东西迷路了吗?”

    “好像是。”小雪的柳眉越皱越紧,似乎在做一个决定。凌威看了看放在一边的小盒子:“能收回来吗?”

    “不能。”小雪立即否定:“最坏的结果让它伤一个人,找不到返回的路自己会死去。”

    “不行,必须让它回到周秀身体里,让周秀自食恶果。”凌威思索着说道:“有办法引着它走吗?”

    “可以,有一种粉末拿在手里就行,但是找不到周秀就会伤到被跟的人。”小雪掏出一包药粉,淡黄色,用塑料纸封着。凌威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抓:“这个任务交给我。”

    “不行,我去,那东西要想伤我也不容易。”小雪侧身避开凌威的手,把粉末收回来,推开车门,敏捷地跳下去,打开塑料纸包,把粉末摊在手心,不一会儿,天空那团金黄就飞到小雪的头顶,犹豫着盘旋,小雪快步沿着街道向前走,那东西紧紧跟随。

    已经是午后,大家都没有吃饭,但丝毫感觉不到饥饿,或者说根本没有心思想到用餐,天空的阳光似乎也变得烦躁,格外火辣,几乎可以和夏天相提并论,小雪快步走着,脸上汗水涔涔而下,但是她毫不停留,天空的东西跟得越来越近。

    “是不是小雪不能停下来,否则这东西就会发动进攻。”叶小曼坐在车里看出了门道,小雪虽然有东西可以把金蝉蛊从凌威腹中逼出来,但好像也怕那东西拼命的进攻,与其说在引开那家伙,不如说是在逃避,关键是就这样漫无目的走下去什么时候是尽头,金蝉蛊不知道疲劳,小雪可是血肉之躯,这样奔走很快就会受不了的。

    “找不到周秀就要伤一个人。”凌威剑眉紧紧皱起来:“看来小雪也没有把握消灭金蝉蛊,是在拿自己的性命赌一把。当务之急就是立即找到周秀。”

    “我马上安排人手。”一直没有说话的西门利剑忽然说了一句,掏出手机,准备向下属分配任务,还没有开口,叶小曼手机忽然响起,她听了几句,对西门利剑说道:“不用你费心了,城南田园小区。”

    “你怎么知道?”西门利剑微微吃惊。

    “这点你别问。”叶小曼淡淡说道:“周秀是被明媚接走的,明媚在田园小区有一栋房子。独门独院。”

    “明媚中了情蛊,不是已经解了吗?”陈雨轩感到有点气奇怪:“明媚就算不恨周秀,也不应该和这种人在一起啊。”

    “这点就要问明媚自己了。”叶小曼探头出车外,对着小雪高声叫道:“城南田园小区,沿着这条街一直走。”

    小雪伸胳膊做了个ok的手势,立即加快脚步。

    城南的田园小区并不远,出了闹市区拐个弯就到了。远远有几辆车停在小区四周,见到凌威等人,一位身材健壮的年轻人走过来,低声和小雪迅速交谈了一下,然后回到那边的车上。

    小雪把手中的塑料包包紧。可能是味道忽然消失,天空那团金黄迅速转动起来,似乎很恼怒,快速向小雪靠近,小雪撒腿跑向刚才那位青年告诉她的小院,绕着墙头跑了一圈,天空金黄的一团也跟着绕一圈,但没有随着小雪离开,而是继续围着院子转了一会,然后一头扎进院子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雪回到车上,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叶小曼递过一瓶矿泉水,小雪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微微一笑:“周秀应该在里面,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

    “那个东西不成功会反噬主人,但是周秀不能把它放在别人身上吗?”叶小曼还是有点担心,想起凌威痛得死去活来的一幕,心有余悸。

    “不大可能,金蝉蛊回到体内,如果不吃饱了绝对不会在空气中飞行,周秀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五脏六腑被咬烂。”小雪肯定地说道:“这也算自食恶果。”

    、、、、、、、、、、

    、、、、、、、、、

    周秀此时正躲在房间内浑然不觉,今天幸亏明媚救他回来,可以说是死里逃生,佐藤寒冰原本让他回到井上正雄那边,因为井上正雄迫切想知道周秀所说的关于醉仙阁和叶小曼的事。周秀要等待金蝉蛊返回,不能走远,推说晚上一定回报,当然他不能把如此有价值的东西告诉佐藤寒冰,那样做岂不是便宜了旁人。

    受了一天的苦,当然要补回来,冲洗一下,换掉臭烘烘的衣服,直接扔进垃圾桶,然后大吃了一顿,稍事休息,猛然把明媚按到,一顿活色生香的享受,神清气爽,不过微微有点奇怪的是明媚的动作不像平时那么妖艳热情,躺在下面有点僵硬,周秀感觉像是在奸*尸。完事以后,明媚立即穿好衣服,看了一眼倚在床上满脸享受的周秀,淡淡说道:“你在我们公司挪用的那笔钱什么时候还。”

    “还钱?”周秀叫了一声,似乎听到了世上最滑稽的笑话,撇了一下嘴:“我们马上出国,还用得着还吗。”,

    “出国。”明媚盯着周秀:“什么时候走。”

    “别急,别急。”周秀伸手拉住明媚,柔声说道:“你再搞出来五千万,反正多也是挪用,少也是一样担着挪用的罪名。”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还了?”明媚声音有点冷,令周秀微微不悦,哼了一声:“当然,还用我说第二遍吗。”

    明媚一言不发,走进卫生间,面对着镜子眼泪忽然流了下来。自己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前一阶段对周秀言听计从一定是中了情蛊的原因,在记忆里周秀温柔体贴,原来都是药物的作用,现在清醒了,周秀就是个彻头彻尾玩弄女人的色狼,自己几年来的辛苦打拼竟然毁在这样一种人手里,太不值得了。

    好一会儿,明媚的泪水似乎也流干了,用毛巾胡乱擦一下脸。从隔壁的储藏室提出一小桶汽油放在墙角,拿出打火机打了几下,揣进衣兜,她要等周秀熟睡了把他烧死解恨。

    女人,一旦绝望什么样疯狂的事都能做出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