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掌游戏人生(三十八)蛊毒(27)-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客厅里的电视机放着一部韩剧,男女主角在说着绵绵情话,凌威却没有听进去多少,他还在为叶小曼的反常行为奇怪,思索着。回到这个别墅,叶小曼表现得依旧很温柔,这里可不必要表演,凌威还是适应她那种冷傲,那样有一种相互不干涉的心理自由空间。

    卫生间只有一个,出于女士优先的礼貌,而且自己中午刚刚洗过,凌威进门就让叶小曼先洗个澡吃完药休息。叶小曼却非得要凌威先洗,凌威拗不过她,草草冲了一下,穿上刚才回来顺便买的睡衣,倚在沙发上。

    一阵哗哗的水声传来,凌威微微侧脸,叶小曼在淋浴,门竟然没有关,虚掩着,想起叶小曼曼妙的躯体,凌威一阵冲动,下意识从沙发上站起来,迅即又坐下。强烈压制住偷窥一下的欲望,有人说女人洗澡对于男人的诱惑力超过裸*体,凌威原本不以为然,现在终于见识到了,那种哗哗的水声就像一种无形的东西轻轻抓挠着凌威的心,痒酥*酥,令他坐立不安,六神无主。他脑中不断闪现叶小曼淋浴的样子,更要命的是自己见到过那个诱人的裸体,

    欲望,凌威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出现了对女人的需求,很强烈,强烈得他想冲进浴室抱住叶小曼。这个女人是自己生命中的克星吗?自从祝玉妍离去,凌威好久没有冲动的感觉,今天竟然被挑动起来,

    水流声在继续,凌威站起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最后咬了咬牙,顺手从放在一旁的针囊里抽出一根针,用力扎在自己的大腿上,脑中一阵清醒。

    水温热轻柔,像一双多情的手轻轻抚慰着,叶小曼静静站立,任由水流在细腻的肌肤上缓缓流动,低头看了看挺立的胸部,白皙饱满,小腹平坦,腿细长匀称,抬手抚摸胸口长长的伤疤,微微叹息一声,她自信自己的身材无可挑剔,可惜留下了这道伤疤,就像一块美玉,留下了瑕疵。

    不知为什么,她没有关上洗澡间的门,而是虚掩着,是在期待什么吗?她不知道,但心中那股强烈的欲望让她暗流涌动,她是个不怕艰难的人,任何事都会努力去做,只有一件除外,就是感情,生命的短暂让她不敢去想,这种念头太根深蒂固,但是,如果凌威此时冲进来,自己也不知道会怎么办,而且有点期待。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客厅里的凌威没有一点动静。叶小曼关掉水龙头,擦干水,穿上一身淡蓝色睡衣,脚步轻缓地走出卫生间,只见凌威闭着眼倚在沙发上,腿上插着一根闪亮的银针。叶小曼吃了一惊:“凌威,你干什么?”

    “腿有点抽筋。”凌威睁开眼,取下银针,然后伸了个懒腰:“你休息吧。”

    “我想和你坐一会。”叶小曼又有一种靠近凌威的欲望,顺势在凌威身边坐下,一个女孩洗浴后的清香让凌威心跳加速,要命,这个叶小曼是不是又拿自己开心,凌威借着拿遥控器调台的机会向一边挪了挪。

    “你干什么,是不是怕我。”叶小曼忽然觉得很委屈,低声说道:“我是不是不温柔,就像梅花说的那样,令你讨厌。”

    “不。”凌威脱口而出:“我只是觉得太快了。”

    叶小曼愣了一下,似乎在想着凌威话中的意思,脑袋一阵清楚一阵模糊,猛然取过凌威刚才用过的银针,胡乱在自己腿上也扎了一下,真的很管用,她的思绪立即清晰起来,轻轻叹息一声:“我时日无多,注定是没有人愿意娶我的。”

    叶小曼真情流露,语气伤感之极,清丽的脸颊楚楚动人,这是她一生唯一的遗憾,而且是无法弥补的遗憾,在她坚强的外表下一直深深隐藏。

    银针扎进去很深,凌威慌忙取下来,叶小曼腿上流下斑斑血迹,在白皙的肌肤上十分显眼。凌威用纸巾擦了擦,有点心疼地抚摸着,喃喃说道:“你不用这样,你是个好女孩,老天爷只是在和你开玩笑,相信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然后会有一个心爱的人陪你度过人生。”

    此时此刻叶小曼在凌威眼中就是一位柔弱的姑娘,一位无助的病人,需要关心,需要体贴,另外,凌威还有一种感觉,就是无尽的温柔,那种感觉太熟悉了,熟悉得让他心碎,那是可可的,可可的心现在在向他靠拢。

    “谢谢你。”叶小曼轻声说着,眼中忽然又闪过一种炙热的光芒,凌威手掌在她腿部下意识的抚摸就像导火索,一下子沿着敏感的大腿撞击她内心,刚刚被压制的冲动勃然爆发,而且更加强烈,她一把抓住凌威的手,低声叫着:“我不求将来,我只要你,你愿意娶我吗?”

    凌威一下子呆愣住了,还没有等到他回答,叶小曼忽然扑过来压在他身上,火热的嘴唇紧紧堵住他的嘴,几乎令他窒息。

    叶小曼对接吻显然很生疏,只是急促地呼吸着,揉动着,凌威微微张开嘴,叶小曼柔滑的舌头立即找到了出处,蠕动着伸过来,迅速和凌威的舌头交缠,中医说心开窍于舌,此话不假,舌头的缠绕让两个人的心跳更加激烈,神智都有点模糊。凌威反手解开叶小曼的睡衣,里面竟然一丝不挂,她今晚根本就没有设防。

    触摸着娇柔的身体,润滑如玉,凌威彻底亢奋起来,用力抱起叶小曼走进卧室,把她扔在床上,三下五除二脱掉自己的衣服,叶小曼轻声说了一声:“不。”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女孩这时候的拒绝只能是象征性的,反而更加激起男人的欲望,凌威猛扑上去,在叶小曼身体上亲吻抚摸着,叶小曼的胸部更加坚挺,喉咙里发出无意识的呻吟,两只秀腿靠在一起不停摩擦,透露着最原始的欲望。

    这时候最不需要的是理智,凌威几乎有点粗暴地分开叶小曼的两腿,准备进行人世间最完美的交融,就在这时,叶小曼喉咙里忽然传出模糊的声音:“小威。”

    凌威如遭雷击,立即停止了动作,全身的热情瞬间消退得一干二净,是的,叶小曼是在叫小威,这个称呼叶小曼没有用过,也绝对不会在动情的时候叫,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可可,是可可在叫,准确地说,是可可的心脏在呼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