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游戏人生(二十九)蛊毒(18)-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叶小曼大步跑了出去,院子里响起汽车启动的声音,凌威只好一边用吹风整理头发一边等待,商店离得不远,叶小曼不一会就转了回来,买的东西还挺多,一套贴身内衣,还有外套,就连内裤都准备了两条,衣服的质地都是上乘,可惜除了内裤勉强合身,其他的尺码太小,连胳膊伸进去都费力,凌威苦笑了一下:“你没有买过衣服吧。”

    “怎么了,不合身我拿去换一下。”叶小曼在门外大声回答,她刚才到了商店才想起来自己是第一次独自买衣服,以前自己都到专门的专卖店试穿,或者专业服装师服务,没有考虑太多,面对琳琅满目的衣服忽然不知道怎么办,又不好意思说是帮谁买衣服。而且害怕被别人认出身份,胡乱拿了一些,付了钱就赶回来。听到凌威的话立即知道不妥,一定是买错了,不过像她这样不买错才是怪事。

    “算了吧。”凌威也知道买衣服对于叶小曼肯定有点为难,尤其是买男子的衣服,以前她对男子都是不屑一顾,更谈不上衣服的尺寸和搭配了。退而求其次吧。凌威把房门打开一条缝:“有宽松的睡衣拿一件过来,等会把衣服洗一下晾干了就可以。”

    “睡衣?有,有。”叶小曼走进房间,倒腾了一会,还不错,是一件长下摆宽松的睡衣,凌威穿起来虽然微微滑稽,胳膊和腿大部分露在外面。不过总算有点遮盖,比穿着短裤强上一点。

    刚才换衣服的时候,一个小铜人滚了出来,他才记起陈兰河说的故事,拿在手中准备研究。但是救人时的剧烈运动,加上洗澡后的一种天然疲倦感,还有接连两天没有睡觉,让凌威刚走出卫生间就忽然感到一阵极度疲倦,打了个哈欠:“房间在哪,我要休息一会。”

    “这个好像也没准备好。”叶小曼犹豫了一下:“先到我房间吧。”

    “好像不好吧。”凌威摇了摇头:“那可是大小姐的闺房。”

    “就我们两个人,我不怕难道你还怕。”叶小曼说得很轻松,倒不怎么介意,一边说一边打开房门,凌威也就毫不客气地走进去,看到软软的席梦思,脚底微微有点发软,顺势倒在上面,把小铜人放在一边。

    叶小曼拿着纱布和药坐到床边,伸手拉着凌威的手腕,凌威侧过脸看着她清丽的脸颊,疑惑地说道:“你要干什么?”

    “纱布湿了,重新包扎。”叶小曼低着头,一副认真的模样,慢慢解开凌威手上的纱布,倒上一些药粉,然后小心谨慎地再次缠绕。凌威见她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似乎很享受,也就没有拒绝,自己双手都有伤,包扎也不方便,干脆把另一只手也伸过去让叶小曼包扎一遍,

    “好了,完成任务。”叶小曼有点得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挑了一下柳眉,抬头见凌威正眼睛明亮地瞪着她,叶小曼扬了扬俏脸,也瞪着凌威:“你看我干什么?”

    “我在好奇你一个总裁怎么会包扎得如此专业。”凌威移开目光,瞄了一眼包扎好的手掌。略微感到奇怪,纱布包裹得整整齐齐,固定的胶布也工工整整,简直就是专业水平。

    “我也不知道,自从做了心脏手术以后,忽然就会包扎了,还喜欢许多医学的东西。”叶小曼神色有点迷惑,眼神也进入一种迷离状态,似乎在寻找答案,她没有找到,凌威心中却是猛然一跳,这一定是那颗心脏的原因,可可本身就是医生,喜爱医学,她把这一点带给了叶小曼。

    想起可可,凌威心中一阵酸楚,她的心还活着,活在眼前这位姑娘的胸腔中,她还记得当年的花前月下吗?叶小满的脸在凌威眼中忽然变得有点模糊,模糊得与另一张温柔可亲的脸颊重叠在一起。

    叶小曼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精神一震,回过神来,见凌威的目光充满温柔,温柔得让她有点心慌,立即低头看着凌威的手掌,随口说道:“你的手掌会留下伤疤吗?”

    “不会,伤疤太难看。”凌威笑了笑,缓和一下有点尴尬的气氛:“我有一种药,任何伤疤都能治好,皮肤恢复如初,毫无痕迹。”

    “真有那么神奇?”叶小曼语气充满怀疑。

    “当然,我以前腿上全部是疤痕,你看现在是不是一点没有了。”凌威抬手指了指自己露在睡衣外面的腿,腿部一片光滑,不仅看不出疤痕,皮肤反而更加结实耐看。

    “太好了。”叶小曼忽然叫了起来,目光中充满惊喜,凌威刚要疑问,心中一动,目光停留在叶小曼胸前鼓起的衣服上,他清晰记得那道长长的疤痕,妖艳夺目,叶小曼高兴的一定是那里,女孩子爱美是天性,叶小曼可以对生命淡漠,但却无法对自己胸前手术留下的瘢痕无动于衷。

    从那道疤痕凌威想起了叶小曼白皙诱人的娇躯,心中忽然一阵悸动,躺在舒服的床上,面对美女,想着她动人的身体,是男人都会有点想入非非。

    “你想什么呢?”叶小曼见凌威眼神有点异样,而且盯着她的胸部,立即发觉有点不对劲。

    “我在想治好伤疤的灵药。”凌威说话有点飘忽,眼神还是恋恋不舍地盯着叶小曼。提到伤疤,叶小曼立即明白过来,俏脸微红,拿起床上的抱枕用力摔在凌威的脸上,大声叫道:“不许乱看。”

    凌威这次好像很听话,任由枕头盖着脸上,不一会儿发出轻微的鼾声,居然睡着了。叶小曼缓缓把枕头拿开,露出凌威平静的脸颊,棱角分明的线条在熟睡中变得有点柔和,就是这位青年和自己从一见面就争锋相对,现在却静静呆在一个房间内,似乎有说不清的一种缘。

    叶小曼看了一会儿,拉过一条床单把凌威盖好,轻轻叹息一声,却不知道为什么叹息,目光落在凌威枕边的一个小铜人上,好像是一个玩具,她好奇地拿在手里观看,上面标着密密麻麻的经脉穴位,其他也没什么出奇,凌威又不是小孩,带着玩具娃娃干什么,难道还有什么玄机。

    反正闲着无聊,叶小曼拿着铜人仔细观看,铜人居然有舌头和牙齿,还有喉咙,不知里面是不是五脏六腑俱全。不过,找了好一会,竟然没有一丝打开的缝隙,更不要说什么螺丝之类的东西了。叶小曼百思不得其解,呆呆盯着铜人看了一会儿,听着凌威的鼾声自己也忽然有了一点倦意,把小铜人抱在胸前,顺势趴在凌威身边迷糊起来,朦胧间,有凌威在身边觉得很踏实,慢慢转向深沉的睡梦中。

    房间里一片宁静,充满着无限的温馨,忽然,叶小曼胸前的小铜人发出一阵淡淡的紫光,缓缓流转着,带着一丝妖异、、、、、、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