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游戏人生(二十二)蛊毒(11)-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夕阳的余晖洒在太湖上,红艳艳一片,如梦如幻,几艘小渔船缓缓驶近岸边,传来一阵阵渔家儿女欢快的笑声,在湖面飞扬,微风轻拂,带着丝丝水润和一些湖岸边落叶的味道。

    凌威顺着湖边的小道轻松溜达了一阵,上岸拦了一辆淡黄色出租车,沿着街道向保和堂行驶,可能是周末的缘故,街上行人川流不息,的士行驶得出奇的慢,凌威也不着急,欣赏着两边的街景,夜幕已经有点拉开,霓虹灯开始闪烁,各种店铺内灯光明亮,比起白天来更显得干净光洁。

    保和堂门前的台阶上,陈雨轩一身上白下黑的套裙,秀发披肩,脸颊薄施粉黛,红艳水润,不过,,神色有点焦急,向着街道两边张望,见到凌威从车上下来,立即快步走下台阶迎过去:“你怎么搞的,打了一天的手机都没有接。”

    凌威迅速伸手拿出手机,瞄了一眼,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今天在图书馆翻书,把手机关了,忘记了打开。”

    “马大哈。”陈雨轩白了凌威一眼,伸手拉住他的胳膊走向一旁的红色轿车:“快点跟我走。”

    “去哪,我有点累,想回去休息。”凌威觉得脚步有点重,可能和心情有关,叶小曼的不告而别让他有点恍惚。

    “其他人都走了,我在这等你老半天,怎么能说不去。”陈雨轩把凌威塞进汽车的后座,自己坐上驾驶位,启动,踩油门,轿车迅疾滑入街道,拐了几个弯来到一家大酒店门前。凌威刚要继续追问为什么拉自己到这里,看了一眼门前的一块牌子立即住口,反而迅速跳下车向酒店大门走去。

    酒店按照惯例,定制酒席的大客户会在门前竖一块牌子,标上某某人举办什么庆典之类的话,表示一下祝贺,也方便客人找地方。这家酒店的一个红色大牌子醒目地写着:热烈祝贺韩震天先生和王月虹女士新婚之喜。

    王月虹和韩震天的婚宴,凌威怎么能不出席,他一边走一边责怪地看着陈雨轩:“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不知道韩震天是我的哥们吗?”

    “你还把错误推到我头上。”陈雨轩低声笑道:“上午韩震天送来请柬,我却找不到你的人,要不是我留在保和堂等待,你就真的错过了。”

    宴席摆在二楼大厅,有十几桌,凌威进门就看到西装革履的韩震天和一身洁白婚纱的王月虹并肩站在用于庆典的小舞台上,两人都是满脸幸福的微笑。凌威还没有开口,韩震天却先叫起来:“凌大哥,大家都等你呢,记得等会要罚酒三杯啊。”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凌威抱拳向大家行了个礼,转向韩震天和王月虹:“恭喜二位,祝你们白头偕老。”

    “谢谢。”韩震天笑得更加开心,面向所有宾客:“我这人笨嘴笨舌,没什么好说的,接下来请各位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好。”有人大声附和,紧接着就是酒杯的碰撞声和客人们的喧闹声。凌威和陈雨轩在保和堂一群人的桌子边落座,客气了几句,凌威喝了几杯酒,然后把目光转向其他桌,客人还真是三教九流,韩震天居然把王开元也请来了,还有那个凌威在地下拳场见过的小霸王周秀庆,他们都是和韩震天一桌,大声说笑着,似乎很开心。凌威对王开元比较反感,忍不住皱了邹眉头。

    “韩震天和王开元是不打不相识,不知怎么走到一起的。”陈雨轩一直观察着凌威的神色,见他皱眉。立即解释:“做生意必须这样,关系网很重要。”

    “看来我不适合做生意。”凌威轻轻摇了摇头,忽然觉得食欲大减,起身和韩震天打了声招呼,韩震天无暇顾及他,挽留了两句,凌威挥了挥手,悄悄离开大厅。

    “你心情好像不太好。”陈雨轩快步追了出来。

    “没事,我想一个人走走。”凌威轻松地笑了笑,他心中现在确实空荡荡的,不知要做什么。

    “我陪你。”陈雨轩把凌威拉上车,身后的酒楼里传来王月虹的歌声,比起往日更加甜美,更加醉人:

    送一束玫瑰,在特殊的时刻

    愿深深的祝福如同那一缕馨香温暖你的心灵

    无论何时何地有个人在为你牵挂

    如同天边那一颗孤单的启明星

    在每一个清晨为你照亮为你守候

    、、、、、、、、

    保和堂后院不远处的紫玉河边,树影朦胧,凌威和陈雨轩在一张供游人休息的长椅上坐下,看着河水在岸边楼房透露出的灯光下波光粼粼,。

    “韩震天终于如愿以偿了。”凌威微微感慨。韩震天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抱得美人归,而自己却一次次错过,真是造化弄人。

    “他们两的样子,真是满脸幸福。”陈雨轩轻声说着,语气中有羡慕也有期待。

    “是啊。”凌威仰脸倚在椅子上,眼前忽然出现一个面孔,竟然是叶小曼,心中不由得一怔,望着夜空中难得一见的一弯钩月,陷入了沉思。

    陈雨轩看不清凌威的脸,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有打搅他,脑袋缓缓靠近凌威,最后靠在他的肩膀上,凌威一动不动,似乎已经睡着了,或许是太累了吧。

    有风吹过,陈雨轩感到些许寒意,向凌威身边凑近了一点,觉得温暖多了,一会儿她也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夜在深沉,保和堂后院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低低的说话声,是梅花等人喝完酒回来了,但是他们并没有把凌威和陈雨轩惊醒,一会儿后院就再次进入宁静。

    “失火啦,失火啦。”一声尖叫在夜色中十分刺耳,是梅花。陈雨轩和凌威猛然跳起来,转脸望去,保和堂二楼冒出许多烟雾,中间夹杂着点点火光。两人立即大步跑过去,许多人也被惊醒,一起忙碌起来,院子里一阵慌乱,还好火势不大,是在书房起的火,很快就被扑灭,

    “我爹呢。”大家刚住手,陈雨轩忽然惊叫起来。陈兰河是住在书房隔壁,这么大的动静他竟然没有反应,实在不合情理。凌威第一个推开陈兰河房间的门,里面竟然亮着灯,却空无一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