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游戏人生(二十一)蛊毒(10)-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针灸疗法是我国古代人创造的一种独特的医疗方法:黄金法眼。[看小说上《》]特点是治病不靠吃药,只是在病人身体的某个部位用针刺入,或用火的温热刺激烧灼局部,以达到治病的目的。前一种称作针法,后一种称作灸法,统称"针灸疗法"。

    根据古代医学经络学说,经络遍布人体各个部位,有运送全身气血、沟通身体上下、内外之功能。穴位则是经络系统的控制机关,刺激穴位可以起调节经络系统作用。

    针灸学是中国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展到汉晋时逐渐完备,开始用图形表示针灸穴位:宦海征途。北宋仁宗天圣年间,朝廷命翰林医官王惟一考订针灸经络,着成《铜人腧穴针灸图经》三卷,作为法定教本在全国颁布。为了便于该书的长久保存,同时将《图经》刻在石碑上

    穴位铜人是用来练习针灸和教学,练习针灸的铜人和真人一样大小,上面有穴位钻孔。凌威手中的铜人则不是那一种,是很小的模型,上面按照比例标注着穴位和经脉,清晰明了。让凌威惊叫的是铜人后背的几个亮点,凌威对人体穴位了如指掌,那几个不在经脉上,也不是经外奇穴,凌威却印象深刻,他只看过一眼就记得清楚,这种情况往往是极度紧张和害怕中才能生。凌威脑中闪过了自己和楚韵去过的那个南郊古墓,不错,就是那个神秘恐怖的古墓,虽然消失了,那种结构却印在凌威心中,那是按照人体构造的,凌威当时是从里面观看那些象征穴位的一块块紫玉,有点违背常理,觉得怪异,他记得古墓的背面就是相当于人体后背的位置,有几块大的紫玉,不按常理,就像手中铜人上几个亮点一样,突兀而奇怪。《》()免费小说

    这绝对不是巧合,凌威当时是在里面观看,现在是在外面,感觉却是一模一样,想起古墓中那个飘忽如鬼魂的人影,还有随同他一起消失的两个残忍的怪人,凌威后背霎时一阵冰凉,差点把铜人失手仍在地板上。

    “怎么啦?”陈兰河诧异地看着凌薇。一个穴位铜人不应该如此惊讶,难道这位年轻人第一眼就现了什么,自己可研究过十几年一无所获。

    “没什么。”凌威掩饰地笑了笑,古墓太过奇怪,他和楚韵差点送命,想起来就一阵恐惧,两个人都不愿提起,下意识里想把它忘记,几乎已经做到了,看到这个铜人又一下子钩起了记忆极品太子爷。他当然不能告诉陈兰河。迅扫一眼铜人,指着那双眼睛说道:“我是觉得这双眼睛有点怪异,一般铜人的眼睛是铜的或其它金属,也可能是木头,现代就用玻璃模型代替,但这双眼好像是两块很小的紫玉石,似乎在闪光。”

    “这确实是难得的紫玉。”陈兰河微微笑了笑,不过还是觉得凌威刚才的举动过于强烈,看着凌威的脸颊缓缓说道:“不过除了两块小小的紫玉,我没有现什么特别之处,唯一让人费解的是这个铜人内部好像也健全,我用仪器探测过,里面有五脏六腑,却无法打开,不知道怎么做成的。{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凌威听到陈兰河的话,再次注意观察,铜人的嘴微微张着,牙齿和舌头都有,还可以看见喉咙,他越觉得这个东西奇怪,抬头看着陈兰河:“陈叔,这个我可以带走吗?”

    “当然可以。”陈兰河肯定地说道:“你是我见到的唯一熟悉大周天的人,这些东西只有交给你,不然再过几年我说不定就得带进棺材。”

    “谢谢。”凌威把那个小铜人收起来,然后把那个记载大周天针法的小册子放回小铁盒中:“这个还是留着吧,我用不着了。”

    “那么我还是把这个小册子收起来。”陈兰河慢慢盖上小铁盒:“这个小册子还有点奇怪,纸质不同与平常,因为是别人的东西,一直没有敢研究,这下放心了,过几天做一些化学研究,看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

    “您慢慢研究。”凌威有点心不在焉,他的心都在那个小铜人上,恨不得马上打开研究研究,但是他很清楚,陈兰河是个针灸高手,十几年研究不出来,自己也要下很大功夫才能挖掘出其中的奥秘官场枭雄最新章节列表。

    陈兰河拿起那个小铁盒,刚要放回原处,书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他下意识地把铁盒藏在身后。《》()免费小说凌威抬头看了看,门口站着一位清瘦的老人,五十多岁,笑得有点憨厚,认识,是保和堂的张虎,原来负责挑水熬药,保和堂扩大以后,陈雨轩爱惜他是跟随父亲的老工人,就安排他一些简单的杂活,偶尔打扫打扫房间。

    “老掌柜,好久不见,我来看看您。”张虎温和地笑着。

    “老伙计,是好久不见了。”陈兰河松一口气,张虎跟随自己有十几年了,老人喜欢怀旧,见到她立即感到亲切,他随手把小铁盒放在写字台上,紧紧握住张虎的手,晃了晃:“你还是很精神,老当益壮。”

    “都是雨轩照顾,我现在是养尊处优啊。”张虎亲热地笑着,眼睛瞄了一下那个小铁盒,迅移开目光。凌威见两人叙旧,立即告辞,走出书房,刚倒楼梯口,迎面看见陈雨轩快步走上来,身边是一身藕青色职业装的楚韵,她任何时候都打扮得端庄得体,矜持沉稳。

    “我刚要打你手机,陈雨轩说你在这里,叶小曼怎么样了?”楚韵刚见到凌威就开口询问,语气充满关切,叶小曼不仅是她重要的病人,还是一位朋友,昨天晚上翻遍了资料也没有结果,心急如焚,和凌威一样,她想到了陈雨轩,还没上班就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情况还算稳定,但还是找不出病因其他书友正在看:闺秀难为快眼看书。”凌威简单地说明一下情况,他没有提到那块神奇的紫玉佩,更没有提到叶小曼又接受了一次针灸麻醉,说出来让楚韵空担心而无济于事。(《》免费小说 )

    三个人走进一个房间,陈雨轩在一张办公桌边坐下,打开电脑,望了一眼凌威:“说,什么情况?”

    “别白费劲了,电脑上查不到。”凌威拉过一张椅子在陈雨轩对面坐下:“腹部疼痛,一切生理指标正常,彩检查内脏没有任何问题,脉象正常,没有腹泻,偶尔有点干呕,”

    “也就是说中西医检查都没问题?”陈雨轩皱起了眉头,她也一下子难住了。凌威感到微微失望,提醒道:“陈雨轩,你是药王的弟子,想想听没听说过奇怪的病症。”

    “只有一种可能。”陈雨轩柳眉动了动,忽然又摇了摇头,喃喃自语:“不可能。”

    “无论可不可能,你说说看。”凌威不放过一丝希望,这病症本来就奇怪,陈雨轩说出任何奇怪的方法他都可以接受。

    然而,陈雨轩的结论还是让有心理准备的凌威大吃一惊,她的语气凝重中带着一丝疑惑:“在中国南疆的一些偏僻地方,苗族中流传着一种接近巫术的下药方法,和东南亚的降头术被誉为两大巫术,就是蛊。”

    “蛊毒。”凌威的脸色忽然变了变,他对蛊毒有印象,在一本书上看过,不错,只有蛊毒才会留下如此奇怪的现象,

    “蛊术,就是电影和小说里常有的那种苗疆巫术吗?”楚韵奇怪地看着凌威和和陈雨轩,满脸诧异,这也太玄了吧:裂婚全文阅读。

    “蛊术确实存在,我听师傅谈起过。”陈雨轩思索着解答楚韵的疑问:“据说只要把许多毒虫放在一起,相互残杀吞噬,最后留下的就是蛊的材料,这是动物性蛊,威力很大,次一点的是植物性蛊,它们的同样特征是就如同身体里吞进什么活的东西,摧毁五脏六腑,让人痛不欲生。”

    “既然是下毒,就应该有生理特征的变化,对症下药可以解。”楚韵分析得很理智,但她的话立即被凌威否定:“这种毒奇怪就奇怪在这里,根本查不出来,而且必须知道什么蛊才能对症想办法。”

    “谁下的毒?”楚韵话锋一转,提出疑问,叶小曼保镖重重,平时程怡然跟在身边也倍加小心,别说中毒,就是吃坏食物都不大可能。

    “是周秀。一个有点清秀的男青年。”凌威想起昨晚宴席上的情形,立即肯定下来,因为周秀在给叶小曼端茶时弹了一下指甲,周秀又和明媚在一起,目的当然不言而喻,为了商业竞争。

    “不可能。”陈雨轩立即摇头:“蛊术一般都是女子施行,因为女子阴柔之气重,适宜养蛊,男子极少。”

    “极少不代表没有。”凌威低声说道:“一定是他。”

    “蛊是一种有灵性的东西,会反噬自己的主人,男子如果会施展,他一定有最厉害的蛊,金蚕蛊,据说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陈雨轩语气有点恐惧天珠变。

    三个人又低声议论了一会,还是毫无结果,第一,还无法确定是不是蛊毒,第二,不知道谁下的蛊,也就不知道蛊毒的种类,就算是蛊毒也无从破解。

    楚韵因为有一个重要的手术被医院调了回去,陈雨轩继续忙着她越来越大的生意。凌威一个人走出保和堂,神情有点失落。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闲逛了一会,沐浴着秋日温和的阳光,在街边站台的一张长椅上独自坐了片刻,理清头绪,现在只能一步一步摸索,他精通医术,但蛊毒毕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没有任何把握。

    要想治疗蛊毒,必须从源头抓起,凌威收集一下记忆中古代有关蛊术的案例,然后又钻进建宁最大的图书馆,一直到日落黄昏才出来,脸上多了一份自信,脚步坚定了许多,就像一位战士,准备向一个医学难题冲锋陷阵。

    打的来到西郊叶小曼的别墅,走进大门,叶小曼的个人护理季丽晴快步迎过来,对着凌威礼貌地笑了笑:“凌医生,叶总裁让我告诉你,她上午已经离开建宁去了新加坡。”

    “不可能。”凌威惊讶地看着季丽晴,叶小曼不仅免疫反应没有解决,而且又怪病缠身,怎么可能贸然离开。

    “她只是让我告诉你,临别时总裁还向媒体透露,一年半载很可能不回来了。”季丽晴笑得很温和,语气诚恳,凌威知道再问她也问不出什么,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豪华的别墅,有钱人就是喜欢做一些奇怪的事,尤其像叶小曼这样的人,凌威也习惯了,要折腾就让她折腾去吧,身体是她自己的,凌威懒得关心,先回保和堂美美地睡上一觉再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