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游戏人生(十九)蛊毒(8)-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凌威是个医生,治病救人,尤其是性命攸关的时候,眼里看到的只是病人的病情,可以说是心无旁骛,程怡然和叶小曼相处惯了,赤身**相见也无所谓,一时也没有在意,刚才凌威下针的时候几乎解开了大浴巾,已经近乎**,醒来的时候叶小曼又动了动,现在是彻底呈现在凌威面前,饱满的胸部坚挺着,展示着一位青春女子的活力,小腹平坦润滑,腿部修长光洁,叶小曼的双手下意识护住身体的重要部位,更添几分诱惑其他书友正在看:宦海征途。[看小说上《》]

    凌威不是个未经人事的处男,相反他还和祝玉妍有过抵死的缠绵,但在叶小曼脱离危险之后,他的心情一放松,看到的情形还是令他心神一颤,祝玉妍的身体是圆润丰满,充满肉感的弹性,而叶小曼的身体是匀称苗条,肌肉不大多但看上去一样弹性十足,更显女孩子的曲线玲珑。最刺目的是叶小曼开胸手术在两乳之间一直到左边肋骨部位留下的一道圆弧形疤痕,红艳耀眼,但并不显得丑陋,反而有一种野性的刺激,第一眼看去就令凌威窒息,他看过无数个疤痕,从来没有眼前的这道妖异,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被谁恶作剧地划上一刀,令人惋惜。

    “你还看,再看我挖了你的双眼。”叶小曼大声尖叫起来,一脸委屈和惊慌,第一次让一位男子看到身体,不是在想象中的洞房花烛,竟然是在如此尴尬的情况下,而且程怡然也在当场,自己刚才用力打了凌威一下,竟然没有了力气,就算有力气,捂着身体的双手也不敢拿开,只有大声叫喊:“程怡然,快,床单: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程怡然如梦方醒,慌忙爬到床上拉过床单把叶小曼盖起来,忙乱之下,自己身上的浴巾也滑落下来,还好背对着凌威,只露出后背不算走光。

    其实,就算程怡然走光凌威也看不到,他在叶小曼的尖叫声中早就逃跑似地冲出房门,顺手把门关上,站在走道里用力深呼吸几下,平缓跳动的心,作为医生,他看过无数女子的身体,但那是在手术台上,麻醉后就像一具尸体,没有人会对尸体感兴趣,刚才的情形完全不同,叶小曼惊慌的眼神展露着女孩的娇羞,让整个人都生动起来,凌威可以确信,这个身体是他见过的最美最匀称的,尤其那道伤疤,一眼就难以忘怀,站在走道里依旧在眼前晃荡,晃得心神不安,这个女人简直是妖怪,平时冷若冰霜让人印象深刻,脱光了竟然还如此动人心魄。

    “我的天啦,我可怎么办。”房间里传来叶小曼的叫声,门比较隔音,但凌威的听觉异常灵敏,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不是那种一贯的沉稳冷静,而是像一个天真少女的惊慌失措,凌威实在想不出来叶小曼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小姐,算了吧,人家是在救你的命。”程怡然笑着说道:“就算他想占你便宜也不敢啊,”“你还别说,麻醉的方法还真管用。”叶小曼的情绪似乎恢复得很快,语气平静了许多,稍着停顿,大声叫道:“凌威,你进来。”

    凌威转身,缓缓推开房门,程怡然和叶小曼都换了一身睡衣,一个躺在床上,一个站在床边看着他,他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走进房间官场枭雄最新章节列表。程怡然忽然扑哧一笑,叶小曼伸手在她腿上拧了一下:“死丫头,笑什么。”

    程怡然侧身闪到一边,脸色正了正,指了指叶小曼腹部的银针:“凌医生,小姐的病倒底怎么回事,难道就这样把银针扎在上面吗?”

    “当然不行,针灸麻醉也有一定时间的。”凌威低头查看着叶小曼的腹部,叶小曼脸色红了红,迅即恢复平静,她的腹部裸露着,几根银针扎在白皙光滑的肌肤上十分显眼。

    凌威没有立即取下针,转脸看着程怡然:“说说,刚才怎么忽然生腹痛了。”

    “我们在说话。”程怡然用心回忆着刚才的情景,当然不会说光着身子,她想起了叶小曼胸前的玉佩,心中一动,那块紫玉佩依然躺在梳妆台上,伸手拿过来,在凌威面前晃了晃:“小姐把这块玉佩从脖子上取下来,然后就忽然病了。(《》免费小说 )”

    “玉佩?”凌威接过紫玉佩,是祝玉妍的那一块,色泽纯正,带着一种异样的光芒,他的眉头动了动,缓缓把玉佩又挂在叶小曼的胸前,然后低声询问:“感觉怎么样?”

    “真有点奇怪。”叶小曼被凌威一提醒,立即凝神注意起来,语气诧异地说着:“有一种温热的感觉,心中舒服多了。”

    “我把针取下来你再注意感觉。”凌威小心地把银针逐一取下,叶小曼眉头皱了皱:“有点痛,但是那种痛的感觉到了玉佩附近就消失了其他书友正在看:闺秀难为最新章节列表。”

    “戴着玉佩不要取下来。”凌威微微点头,心中似乎有点明白,但一时无法确定,和叶小曼也说不清楚,淡淡笑了笑:“有电脑吗,我查一下资料,或许能够找到病因。”

    “有,有。”叶小曼从床上爬起来,弯腰在一旁的柜子上拿过一台笔记本电脑,递到凌威面前:“这个就归你。”

    “谢谢。”凌威轻声说了一句,一台电脑对于叶小曼这样的人九牛一毛,用不着太客气,凌威拿起电脑:“我到其他房间,你休息吧。[看小说上《》]”

    “不行,我要是肚子再痛怎么办?”叶小曼忽然叫起来,她不怕死,但害怕那种刀绞般比死还要难受的疼痛,想起那种滋味心中就一阵恐慌。

    “你总不会让我真的二十四小时陪着吧。”凌威转脸看着叶小曼,这个姑娘眼中难得出现一丝惊慌,他忍不住调侃起来。

    “别废话,坐着。”叶小曼指了指梳妆台边的一张靠背椅,丝毫没有商量余地地说道:“就在这查资料,困了在椅子上睡。”

    “小姐。”程怡然觉得有点不妥,低声提醒,凌威毕竟是个青年男子,和叶小曼共处一室,传出去岂不引起悍然大波,叶小曼可是公众人物。

    “没事,你回房间休息吧。”叶小曼向程怡然挥了挥手,程怡然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已经把电脑摆在梳妆台上打开认真观看的凌威,缓步退了出去其他书友正在看:裂婚。

    几分钟过后,房间内安静下来,叶小曼仰脸躺在床上,眼角的余光看着凌威坐在椅子上的背影,挺直精神,肩膀宽厚坚实。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这个房间是叶小曼自己的天地,走进房间就会全身放松,不再是一个冷静沉稳的总裁,而是一位活泼好动有点天真的姑娘,在这里她一次次编织自己女孩家的梦想。,这里一般年轻人都不允许进入,就更不用说让人在房间过夜,然而今天却是个例外,叶小曼竟然把凌威留在了房间,虽然只是坐在一边,但传出去也是过夜,难免蜚短流长,除了害怕致命的腹痛,叶小曼心中还有一种更加异样的感觉,她感觉生命到了尽头,渴望一种有人在一旁照顾的那种感觉,凌威虽然和她在许多地方格格不入,但不知为什么却感觉到非常可以信赖。

    叶小曼想起刚才全身被凌威看到,一阵脸红心跳,这种羞涩的感觉是平生第一次,那么朦胧,那么让人心慌,还有,淡淡的欣喜、、、、叶小曼下意识拉过床单,连头都蒙起来,不让凌威现她红艳的脸颊。一会儿就沉沉入睡。

    凌威不停在电脑上翻看着,查找着各种资料,不时停下来思考一会,依然一无所获。夜渐渐走到尽头,不知什么地方竟然传来一声清脆的鸡啼,让他一下子感觉到黎明的清新,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打了个哈欠,转身看着床上的叶小曼,这才现她把床单蒙在脸上,立即站起身走过去,慢慢把床单揭开,叶小曼呼吸均匀,脸颊微微带着汗珠,红润艳丽,不知梦到了什么。嘴角带着一丝甜甜的笑,简直和凌威记忆中的冷漠总裁判若两人。凌威不由得呆呆地看着她的脸,皮肤白皙吹弹可破,柳眉弯弯,睫毛轻轻颤动,就像一朵鲜花在春日的朝霞下娇艳欲滴。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姑娘,生命竟然岌岌可危,凌威暗暗慨叹老天爷的不公,无论这样,只要有一丝希望自己都要治好叶小曼的病,为了娇如春花的叶小曼,也为了心爱的姑娘可可,严格说是可可的心脏其他书友正在看:天珠变。

    窗外又是一声鸡啼,叶小曼忽然张开眼,看着凌威疲倦的脸颊,微微一怔,迅疾坐起来,扬了扬脸:“你一夜没睡吗?”

    “当然。”凌威耸了耸肩,做了个无奈的动作:“私人护理吗,一定要尽心尽职。”

    “得了吧。”叶小曼噘了噘嘴:“你是不是找了一夜资料,没有结果。”

    “你怎么知道没有结果。”凌威疑惑地看着叶小曼。

    “在你脸上写着呢,一脸失望。”叶小曼拥着膝盖坐在床上,眨动着智慧的大眼,自信地说道:“这点看不出来我还做什么总裁。”

    “我差点忘了,你还是个总裁。”凌威抬手挠了挠有点凌乱的头,一脸怪怪的表情,带着些许调侃。语气变了变:“不过,我还真没找到有关你腹痛的资料,但可以确认和免疫反应无关。”

    “束手无策?”叶小曼用手理了理秀,平添几分妩媚。

    “也不一定。”凌威轻声说道:“我要回一趟保和堂,看看陈雨轩是否有什么好的见解,她是药王的弟子,说不定会有办法。”

    “你去吧,今天我想休息一下,有事打你手机。”叶小曼看了看窗外,已经有艳红的朝霞,新的一天开始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