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游戏人生(十)明争暗斗 四-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宝马轿车依然舒适平稳,可叶小曼的脸上却露出痛苦的神情,凌威长长叹息一声,慢慢取下叶小曼上臂的银针,还好银针柔软,如果是坚硬的钢针,胳膊运动起来不是把针折断就是弯曲,那样反而会麻烦。

    “有得必有失,好好休息一下吧。”凌威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一关总算有惊无险。”

    叶小曼眼角瞥了凌威一下,从他的话语中立即知道凌威已经明白了她的用意,冷冷说道:“凌医生,不要以为今天帮了一下忙我就会感激你,你是个护理,只是在尽职而已。”

    “是的,小曼小姐,我也没有想要得到你的感激。”凌威感觉到叶小曼心中的戒备,也可以说自我保护,似乎又恢复到两人争锋相对的状况,他也冷冷说了句:“我只是在关心一位病人而已。”

    轿车里一时安静下来,凌威不明白自己帮了叶小曼的忙,她为何还是冷若冰霜,心中很不舒服,干脆转过脸看着车窗外的风景。程怡然打开音响,乐曲缓和舒适,是一首小夜曲,虽然不是在深夜,听起来还是感到心情安宁祥和,凌威的气恼微微消散,轻轻靠在座位上,闭上眼,他不得不佩服叶小曼的想法,这样坐在车子里,确实可以缓解疲倦。

    叶小曼眼睛轻轻闭上,缓缓调整呼吸,她每次遇到烦恼或是疲倦的时候就坐在车里,静静感受着在空间中穿梭的滋味,如梦如幻。现在她依然采取这种方法休息,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位凌威在身边坐着。对于凌威的帮助她当然很清楚,可是她不想在凌威面前露出弱点,就算凌威偶然发现也不行,刚才虽然在凌威的配合下打破了明媚的计划,但也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生意场上被别人看透就意味着失败,叶小曼认为生活中同样如此,被别人看透就会很被动。她在这一方面自信做得很好,没有人能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可是自从见到凌威,每一次都有被窥视的感觉,今天更是如此,凌威竟然看到了她的力不从心,令她很不自在。稍稍冷静下来,语气又恢复清冷。

    “小姐,我们一个小时以后,按照计划是和夏侯公子一起用餐。”程怡然一边开车一边提醒叶小曼:“饭后到舞厅跳舞,在十点左右按照凌医生的吩咐回家休息。”

    “取消所有活动。”叶小曼还没有出声,凌威却毫不犹豫地否定了程怡然的安排:“叶姑娘的身体需要的是休息。”

    “接下来的活动并不累,应该没什么吧?”程怡然语气带着询问,她不像叶小曼那样对凌威天然抵触,旁观者清,看得很客观,虽然不是太喜欢也算不上讨厌,刚才的事程怡然虽然没看清,也知道是凌威帮助了小姐,语气客气了几分。

    “不行。”凌威的回答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叶姑娘身体已经难以承受任何交际应酬,应该立即回家休息,不然后果很严重。”

    “会严重到什么地步。”程怡然慢慢把车停在路边,转脸一边向凌威询问一边看着叶小曼的脸,叶小曼闭着眼一动不动,呼吸细匀,似乎已经进入梦乡。

    “她会晕倒,而且随时随地都会发生。”凌威语气平静,没有任何夸大其词的意思。

    “小姐很坚强,刚才不是恢复得很快嘛。”程怡然疑惑地皱了皱眉。

    “刚才是我用针灸临时帮助了一下。”凌威晃了晃手中还没有收起来的银针:“我让她的体能超常发挥了一次,所以现在就极度疲倦。”

    “你还可以继续帮一次忙,不是吗?”程怡然目光闪了闪:“今晚的宴会和舞会对于小姐都很重要。”

    “不就是和夏侯公子玩点浪漫吗,没什么要紧。”凌威瞥了一眼身边的叶小曼,调侃地说道:“如果再用针灸强行使用体能,会有生命危险的。”

    “这、、、、、”程怡然一时犹豫起来,她不懂医学,但凌威是有名的中医师,他的话一定有道理。

    “一个小时以后,准点参加酒会。”叶小曼忽然睁开眼,淡淡说道:“舞会也照常参加。”

    “你疯啦。”凌威毫不客气地瞪着叶小曼:“难道没有听到我刚才的话。”

    “听到了,我觉得身体没有你说的那样严重。”叶小曼轻声说道,“这件事你不要管,如果不愿意可以离开,不用陪我。”

    “不陪就不陪。”凌威气恼地挥了挥手,他最讨厌不听从吩咐拿自己健康开玩笑的病人,既然叶小曼如此固执,还不如一走了之。想到这里,猛然推开车门,走下车,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太湖,湖边几株翠柳随风轻轻摇摆着,一艘画舫正靠在岸边,客人上上下下。

    凌威忽然觉得眼前的情景多么眼熟,同样的码头,同样的垂柳,同样得画舫。唯一不同的五年前他是可可一起来,想在却是孤身一人。

    想起可可,凌威心中又是一痛,她的心脏在叶小曼体内,自己可以不管叶小曼,但不能不管可可。

    凌威一转身,又坐回到车内。叶小曼瞥了他一眼,冷冷说道:“不是说不陪我们了吗?”

    “我肚子有点饿,刚才打了一场球,没功劳也有苦劳吧。”凌威淡淡笑了笑:“跟着你们到枫林大酒店吃一顿,不过分吧。”

    “随便吃,不过小心别撑着。”叶小曼没好气地瞪了了凌威一眼。凌威的理由她一点不相信,她也懒得去想,她在为自己的感觉苦恼,刚才凌威忽然推门出去,她心中竟然有点空荡荡,凌威又回来,她心中忽然有点淡淡的惊喜,这是不应该有的,可这种感觉不止一次了,都是在凌威身上。

    一个小时以后,轿车停靠在枫林大酒店门前,凌威,叶小曼和程怡然刚刚走下来。远处,明媚就看到了他们。低声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那不是叶小曼吗?我差点忘了今晚的主角是她。”

    “你想怎么样?还不死心吗?”说话的是一位青年,身材匀称,样子有点清秀。

    “当然,这叫冤家路窄。”明媚扬了扬脸:“今晚或许还有机会。我不相信叶小曼真的没病。”

    “这点我倒可以帮你一下。”青年忽然诡秘地笑了笑:“就算她没病我也可以让她马上就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