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医者父母心(三)-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6明一口咬定梅花和尚心怡水平不行,免费治疗只是个钩名钓誉的事,梅花当然不服,她骨子里有一股傲劲,想拿出点真本事给对方看看,所以留下了中年女子,没想到一下子遇到了没有见到过的疑难病症,一时骑虎难下,眼角瞥了瞥凌威,凌威只是笑眯眯点了点头,并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首部高校实景恐怖小说——浙大夜惊魂全文免费阅读。《《》免费》

    “姑娘,不用为难,有话直说。”中年女子倒是一点不意外:“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有数,不是疑难也不会等到现在没治愈。”

    “您说动过手术,看您脉象胞中空虚,应该是子宫切除。”梅花一边观察中年女子的脸色一边说话。

    “说下去。”中年女子露出一丝微笑,梅花就从脉象上断定是子宫切除,可见确实有两下子,让她有了点信心。

    “后来身体许多地方疼痛,青筋暴起,成条索状,坚硬,压痛弥漫而明显,接触皮肤无变化,活动受限。”梅花继续说道:“这不是风湿引起的,主要原因还是经脉受损,气血不通,淤积形成病变。”

    中年妇女抬手摸了摸脖颈部位,明显有几条黑色暴起的筋。苦笑了一下:“这种情况四肢都有,现在向头面部展,我以前一直忙没注意,只用了点消炎药,最近滴注了几次筋脉疏通的药物,反而越来越重其他书友正在看:伊风传奇全文阅读。《》()免费小说”

    “脉弦细,舌头淡白,还是有点肝风内动,形成身体表面的游走性疼痛。”梅花柳眉皱了几下:“治疗方案是疏通经络中的淤积,平肝熄风,但由于四肢都有病变,可能要麻烦一点。”

    “有把握吗?”6明见妻子脸上露出笑容,高兴地询问了一句,弯下腰,一脸微笑。他是那种不记仇的性格,一些小事根本不放在心上,最关心的还是妻子的病情。

    “应该有,我用针灸试试。”梅花语气有点犹豫。

    “针灸?”6明眼中光芒闪了闪:“听外界传言保和堂有一种神奇的针灸方法,不知姑娘说的针灸是否就是指那种方法。”

    梅花脸色微微变了变,瞄了一眼凌威,但凌威只是静静坐着,胡子拉碴,看不出什么神情。她立即笑了笑,淡淡说道:“也没有什么神奇的,只是子午流注针法,一般教科书上都有,我们只是稍微有点心得而已,外面传说只是谣言。”

    “我还以为真有什么神奇针法呢。”6明有点失望地摇了摇头。

    “您关心什么针法干什么。”梅花深思地看着6明的眼睛:“只要治好病就是好针法,不是吗?”

    “姑娘说的是,是我理解错了。《《》免费》”6明呵呵笑了笑。梅花没有再理他,转脸望着尚心怡,轻声问:“你怎么认为?”

    “这种病现代医学上叫血栓性静脉炎:只是为了遇见你·清穿小说5200。”尚心怡思索着说道:“多数是由手术后失血耗气,致使血流缓慢,以及反复在静脉里进行注射,损伤脉络,气血凝滞淤积,脉络受阻,於邪留于脉络而诱本病。”

    “此病多数是因为静脉用药引起的,静脉用药是现代西医常用方法,所以古代中医典籍没有记载。”尚心怡低声和梅花说道:“我打算用四物汤活血祛瘀,再配上其他一些药物,应该有疗效。”

    “药物我没有你在行,针灸也是和你用药一个道理,活血化瘀,但病情较重,恐怕要经过一段时间。”梅花低声喝尚心怡交流一下,遇到疑难病她们都是如此配合,好在针灸和药物没有什么抵触,不成在太大的分歧,这也是陈雨轩让她们两人一起做堂问诊的原因。

    “你们并没有多大把握。”6明在一旁忽然插言。梅花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个人的听力如此敏锐,自己和尚心怡低声商量他都听得清楚,只好实话实说:“我们是第一次遇到,但是有信心,您也是知道,医生没有说包治百病的道理,而且您夫人的病已经根深蒂固,要想祛除肯定不是那么容易,我们会根据恢复的情况来调节用药和针灸的方法。[看小说上《》]”

    “这么说你们还是没有把握。”6明关心妻子心切,对两位年轻丫头还是心存疑虑,紧接着说道:“如果让你们治疗,大约多长时间见效。”

    “药物三天以后应该有点效果。”尚心怡谨慎地说道:“针灸一个疗程正常是七天。”

    “七天?”6明皱了皱眉,有点犹豫,中年女子轻声说道:“不要为难孩子,我这病自己清楚,七天能见效已经是奇迹了,我们走过许多中药铺不一直是无效吗其他书友正在看:静静地月河全文免费阅读。”

    “我怕再次耽误病情。”6明脱口而出:“除非她们有说服我的方法,比如让你手脚上有病的静脉快恢复一两条,哪怕半条也可以。”

    “这、、、恐怕比较难。”梅花和尚心怡同时开口,相互望了一眼,梅花接着说道:“我们是医生,不是神仙。您如果对我们不够信任,我们不勉强,另请高明。”

    梅花的语气显得有点不耐烦,医生需要足够的耐性,但也有个限度,6明对两位姑娘的医术心存疑虑,说话也不是太友好。[看小说上《》]梅花年轻气盛,难免有点怨言。6明倒也不生气,苦笑了一下:“就你们治疗吧,走了许多医院,听说你们这里的医术好,结果还是一样,没什么特别。”

    “想要特别吗。立即见效,就是要受点苦。”梅花眉头动了一下,瞥了瞥6明。她不愿意保和堂被别人看得平庸,一股好胜情绪涌了出来。

    “什么意思?”6明不解地皱了皱浓眉。

    “世上的事都有他特定的规律,疾病的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想祛除同样是个漫长的过程,您想短时间见效,即使有方法也是很猛烈,猛烈,当然就会很痛苦。”梅花按照自己的想法解释着,同时又瞥了一下凌威,凌威和陈雨轩正聚精会神地听着,令梅花有点兴奋,沉浸在自己对医术的独到见解中:“您妻子的病不会有生命危险,我建议您慢慢来,相信我们保和堂能够还给您妻子一个健康的身体:附身玄德。”

    6明和中年妇人相互看了看,交换了一下眼色,中年妇人笑着说道:“姑娘,我知道做任何事不可急功近利,但是我对你所说的特殊方法很感兴趣,能立即见效吗?我倒想试试。”

    说完,中年女子挽起左边的衣袖,一直到胳膊上端,白皙的胳膊上,几条纵横的黑色索状条纹十分显眼,那都是经脉硬化病变的结果,呈现在一个娇柔的胳膊上,看起来就有点触目惊心,可以想象静脉不流通,按上去就痛苦的滋味是多么难受,也可以理解6明夫妇为何有点焦急,恨不能一把把疾病抓掉的心情。

    “姑娘,试试吧。”山羊胡子的记者很会制造焦点,一边把中年女子的胳膊拍下来一边对梅花说道:“也让别人见识见识保和堂双娇的手艺。”

    “你别瞎打岔。”尚心怡白了山羊胡子记者一眼,不悦地说道:“我们的医术是用来治病的,不是用来哗众取宠的,请你把摄像机收起来。”

    “对,收起摄像机.”梅花也对记者摆了摆手,并不是她不想出名,而是她要用的是大周天针法,不适宜向外泄露,这是凌威一再交代的。

    “听到没有。”6明瞪着眼向山羊胡子记者挥了挥手:“滚一边去。”

    “好好,我不拍就是了。”山羊胡子是个老油条记者,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放下相机站在一边。

    “姑娘,可以了吗?”中年妇女对着梅花温和地笑了笑其他书友正在看:旧情新爱小说5200。

    “可以了,请到那边就坐。”梅花指了指凌威和陈雨轩对面的沙,那是接待一些贵客用的地方,梅花如此做是想在凌威面前下针,有什么不妥能得到凌威和陈雨轩的支持,有凌威和陈雨轩坐镇,万无一失。

    中年女子依照梅花的吩咐在沙上落座,沙和凌威只隔一个茶几,她礼貌地向凌威和陈雨轩点了点头。华芳立即倒上一杯茶,中年女子端起来优雅地喝了一口,微微点头,眉梢露出一种特殊的微笑:“好茶,人参茯苓配上茉*莉花的清香,令人神清气爽。”

    陈雨轩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这茶是她根据古籍调配的得意之作,把药物的味道用花香掩盖。得到别人赞赏当然心情愉悦,而且对方喝一口就说出配制方法,看来是个品茶的行家,得到行家赞赏当然不容易。

    小虎捧着钢针放到茶几上,尚心怡快写完中年女子的病历,一起放到茶几上,看起来是随意,但她向陈雨轩面前推了推,可见她心里也没有太大把握,凌威和陈雨轩眼角随意瞄了瞄病历,中年女子名叫韩奕丽,四十岁,病程三年。下面就是一些症状和药方。

    梅花走到中年女子身边,拿起一根针,缓缓在女子手腕的内关穴扎下,然后思索了一会,又拿起一根针在肩胛的一处穴位扎下。中年女子神色平静,看不出一丝痛苦的神情。

    那些看病的人一起围过来,他们都很好奇,想看看梅花如何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目光都盯着中年女子裸露的胳膊。同时观看她脸上的表情,因为梅花说会很痛苦,痛苦当然只有在脸上表现最明显。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