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追杀(四)-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西门利剑属于刑警队重案组,一些恶性大案非他们莫属,西门利剑也不辞辛劳,越大的案件他越兴奋其他书友正在看:异世之技能至尊全文免费阅读。(《》免费小说 )但是这一次却例外。刚刚和梅花从游乐场出来,他就接到了局长大人的电话,说有人举报祝子期的行踪在苏州太湖边,因为祝子期是有名的杀手,局长特意嘱咐西门利剑格外小心,还配备了狙击手和特种部队随时待命。

    西门利剑脑袋一下有点蒙,这是谁报的案,来得这么快,快得让西门利剑猝不及防。他和祝子期没有什么交情,追捕他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关键是他的女儿祝玉妍一定也在,而且也是通缉的要犯,她和自己可以说是生死之交,镇江江面上曾经救过自己和孙笑天等人,一旦见面如何动手。

    望着繁华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西门利剑剑眉紧紧锁起来,陷入沉思。无论怎样,命令是要执行的,关键是如何执行才能够把握好分寸。

    人生在世,成败与否也只是在分寸二字。

    梅花从远处走过来,脚步欢快,微微有点跳动,披散的秀迎风飘扬,已经成熟的身材在阳光下玲珑毕现。她手里拿着两个蛋筒,递一个给西门利剑,然后歪着头柳眉微皱,笑着说道:“西门大警官,想什么呢?是不是惦记着哪位良家妇女了其他书友正在看:近战法师。”

    “什么话到你嘴里就变味。”西门利剑苦笑了一下,望着梅花调皮的脸颊:“好像我们是旧社会的流氓警察。(《》免费小说 )”

    “我看差不多。”梅花轻轻咬了一口蛋筒,冻得皱了皱小巧的鼻子,煞是可爱,继续盯着西门利剑线条硬朗的脸颊:“说,想什么呢?”

    “刚刚接到命令,追捕祝玉妍父女。”西门利剑在梅花面前有一种被动的感觉,这种任务一般不公开,他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说完才现失言,立即紧跟一句:“你不要乱说出去,这是机密。”

    “你把我当着什么人了,我不是三八婆。”梅花噘了噘嘴,脸色忽然变得有点紧张,语气认真起来:“西门利剑,祝玉妍可是凌威即将过门的未婚妻,你可要掂量着办,凌威可是我师父,你的生死之交。”

    “我明白。”西门利剑剑眉挑动了一下:“但是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

    “不管怎样,我希望看到祝玉妍和凌威幸福。”梅花眼神有点固执:“无论双方是敌人还是朋友,感情总是真诚无罪的。”

    “感情无罪。”西门利剑重复了一句,奇怪地看着梅花:“你怎么忽然说出如此深奥的话。”

    “这你管不着,只要记住这句话就行。”梅花转脸望着远处楼房上空一片蔚蓝,神色略显忧郁。她无法明白自己和西门利剑微妙朦胧的感觉会有什么结果,只能用感情无罪来安慰自己,但是,真的无罪嘛?自己为何有一种沉沉的负罪感:超级书童。[看小说上《》]

    永春岛的案子引起省里领导的高度重视,由于生在建宁,而且罪犯在一阵枪战过后逃走,让公安局长大为恼火,一接到有人举报祝子期在太湖边的一栋别墅里,他立即把西门利剑叫回来,稍作交代就让他带着人马不停蹄赶到苏州。

    西门利剑到了苏州并没有什么行动,而是一直呆在办公楼内,每天看着太湖边一些派出所交上来的调查,慢慢分析。此时水6两路已经加强警戒,只要祝子期在太湖附近就不担心逃走。

    令西门利剑有点费解的是,有关单位都是把程明清父子和祝玉妍父女放在一起排查的,认为是一伙人。但西门利剑知道,绝对不是一伙,关键是怎么只有祝子期的行踪,程明清和程新华却没有丝毫蛛丝马迹。按理说祝子期的隐藏功夫远远高于他的手下,抢先被人现行踪未免过于蹊跷。

    过了一天,调查依旧没有进展,西门利剑倒是毫不着急,一边喝着茶一边翻看着电脑上传过来的地图和有关别墅的资料。他希望时间拖得越长越好,那样祝玉妍就安全了。

    但是,该来的总得来。傍晚时分,传来一份材料,都是别墅的位置和主人的身份和名称。西门利剑目光一扫,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厉春柳。{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西门利剑猛然一怔,目光闪动出一丝敏锐的光芒,立即对在一旁等待的彭玉等人说道:“大家准备一下,我们马上行动。”

    “队长十样锦。”彭玉精神一振,大声说道:“你找到目标了?”

    “应该没错。”西门利剑肯定地点了点头。想起厉春柳对永春岛的关心,心中隐隐现了什么。

    “要通知有关单位配合吗。”彭玉很谨慎,他不是贪功的人,面对一群杀手,既要考虑完成任务又要考虑安全,大规模配合当然最稳重。

    “不用。”西门利剑扫视一眼自己的手下,声音严肃:“大家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我希望这次行动不让其他人知道。”

    “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吗?”彭玉疑惑地看着西门利剑,他知道队长不是个搞英雄主义的人,异地办案不用别人配合,一旦出现意外后果难以承担。

    “我担心有人在借刀杀人。”西门利剑思索着说道:“我们公安部门就是最大的刀。”

    “谁有如此大的手笔?”彭玉诧异地瞪着眼,利用警察确实有魄力。

    “我也想知道。”西门利剑苦笑了一下,忽然想起永春岛上那两位忍者,他们绝对不属于永春岛的手下,怎么会出现在那里,更奇怪的是,梅花那个小丫头怎么会现被誉为最神秘的忍者。

    西门利剑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但愿接下来的行动能接近真相。[看小说上《》]

    太湖边,别墅内。二楼其他书友正在看:回到清末的村官最新章节列表。

    凌威脚步有点沉重地和祝玉妍并肩走进祝子期的房间,祝子期正坐在椅子上透过落地窗观看外面的院子,神情平缓安宁。扭头看了看凌威,轻声说道:“你已经看过报纸了。”

    “是。”凌威站到窗前,声音干脆。

    祝玉妍轻轻晃了晃祝子期身后的椅把,娇羞地说道:“爹,凌威答应和我们一起走。”

    祝子期一点不感觉到意外,声音沉稳:“凌威,我们是通缉犯,你这样选择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知道。”凌威毫不犹豫地说道:“即使是隐姓埋名或者到国外,我照样还可以开诊所为人治病,我不会让祝玉妍一个人离开。”

    “很好。”祝子期赞许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语气愉悦了许多:“不过,我们也不用太悲观,凌威,你觉得目前的形势如何?”

    “我看不怎么乐观。”凌威剑眉微皱,最近许多意外让他格外谨慎。

    “有什么不乐观的,我们不是脱离了危险吗。”祝玉妍不服气地噘了噘嘴,推了推父亲:“爹,你说是不是,只要隐居一阶段,风声一过什么事都没有了。”

    “说说你的看法。”祝子期没有理会女儿的话,饶有兴趣地盯着凌威。

    “您逃过程明清的毒手,他们父子一定寝食难安,不会就这样善摆甘休,而且会以最快度乘着您有伤在身行动其他书友正在看:天问全文阅读。”凌威分析着说道:“现在应该正在寻找我们。”

    “我们这里除了朱珠没有其他人知道。绝对隐秘。”祝玉妍声音清脆:“你们担心是不是有点多余。”

    “孩子,世上没有绝对的事。但是要想找到这里也要花点功夫。”祝子期淡淡笑了笑。

    “那倒不一定。”凌威忽然摇了摇头:“要是他们利用警察,度会很快。”

    “他们也是通缉犯,怎么利用警察。”祝玉妍惊诧地用手推了推凌威:“你脑袋是不是睡觉睡坏了。”

    凌威还没有开口解释,祝子期忽然叹息一声,抬手指了指窗外:“玉妍,凌威说得不错,人已经来了。他们的手段出乎我的意料,看来程明清还有其他靠山。”

    祝玉妍和凌威同时顺着祝子期的手指望过去,楼下的院门外走过来两位民警,正在敲击大铁门,院子不大,声音楼上都能听见。朱珠正在楼下和一对身穿蓝色服装的中年夫妇说话,听到动静,下意识望了一眼楼上,推了推那对夫妇,让他们开门,她自己则提着喷壶慢慢浇灌花草。

    两位民警都很年轻,似乎是学校刚毕业,从打开的门走到院子中间,随意望了望四周,目光落在朱珠的身上,朱珠抬头腼腆地笑了笑,祝玉妍丰润,朱珠清秀,一眼就看出不是通缉犯。两位民警开始对中年夫妇例行问话,一个人问,一个人抱着一个文件夹记录。

    “主人好像叫李大同,现在在澳洲其他书友正在看:冤鬼路快眼看书。”民警的声音不高,但这里很安静,凌威等人听得清清楚楚。

    “我们也是别人介绍的,负责清扫整理,别的不清楚。”中年男人回答很大声,似乎故意让楼上的几个人听到。

    “这两天是不是有可疑的人在附近出现。”民警继续询问。

    “没有。”中年夫妇异口同声回答,显得有点突兀。两位民警同时看了看两个人,其中一位疑惑地皱了皱眉,向别墅门口走了几步,目光忽然盯在一个花坛的底部,那里有一小块血迹,是祝子期进来之时留下的,清理的时候可能没看见,疏忽了。

    民警弯下腰,观察一会,站起身盯着中年夫妇,声音严厉:“这血迹是怎么回事?”

    “这、、、、、”中年夫妇一时猝不及防。面面相觑。朱珠放下浇花的喷壶,紧走几步来到近前,伸出胳膊,上面有一道小伤口,微微结痂。

    “这是我几天前修剪花枝不小心伤了胳膊留下的。”朱珠指着花坛边的血迹,低头小声说着。

    “是这样啊。”民警疑惑地看了看朱珠的胳膊,转脸望了望别墅的大门,抬手挥了一下:“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朱珠答应得很爽快,这时候不能有丝毫犹豫。两位民警向里面走,她在后面紧紧跟着,拳头慢慢攥紧,脑中快考虑着,一旦生意外,如何第一时间击倒眼前的两个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