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长生不老药方(上)-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青城山为四川名山之一,道教圣地,被称为‘青城天下幽’其他书友正在看:寻龙笔记——我工作在国家神秘事物司的日子。[看小说上《》]青城山空翠四合,峰峦、溪谷、宫观皆掩映于繁茂苍翠的林木之间。

    临溪镇就青城山脚下,一条小溪从中而过,这里原本是游山玩水寻幽探胜之人的落脚处,山上药材丰厚,这里也成为南来北往客商的集散地,渐渐形成一个比较繁华的小镇。不过建筑都是很简单,还有几处吊脚楼,有一种山里人的质朴,整个小镇和优雅的山景融为一体,也是旅游景点之一。

    福运茶楼的名称很俗气,但是布置却很雅,整体都是木结构,坐在二楼可以看到全镇最繁华的街道,还有不远处的小溪,溪水远远看去清澈明亮,比起太湖水多了一份娟秀。

    茶楼的茶水清新可口,带着一股山野的清新,几样点心也是具有地方特色,松子饼,,茯苓糕,野菇卷等,虽然微微有点苦涩,凌威吃起来倒觉得很舒服,茶水也有点洗涤身心的感觉。

    昨晚在山野坐了一夜,清晨走下山,朝霞刚刚染红了天边。他信步走进这家茶楼,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茶楼的生意好像并不太好,老板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并不着急,只是偶尔好奇地看凌威几眼,凌威基本是呆呆看着外面的街道或是远山,面无表情其他书友正在看:停留十三岁小说5200。《》()免费小说

    几位服务员也是老板的本家姐妹,唧唧咋咋小声说个不停。都是一些山里山外以及旅游者的趣闻轶事。

    对面的街道旁支起一个钢架凉棚,红绿相间,这样的棚子在许多城市都是到处可见,摆地摊卖冷饮搞宣传,比比皆是。吸引凌威的不是棚子而是人,凉棚刚刚搭起,就有许多人围过去,看衣作都是附近的村民和山上的人,大家自觉排成长队,十几个人一排,然后又在旁边另起一排,一直站了五六个队,秩序井然。

    凉棚里空无一人,凌威感到有点奇怪,刚要转脸问一下,一位服务的姑娘先叫起来:“梅姐,梅姐,你看免费看病的又来了。”

    梅姐就是这家茶楼的老板,叫郝梅,身材健壮皮肤微微有点暗,大眼睛带着山野姑娘的真诚,探头望了望窗外,笑着说道:“云姨真是个好人,定期免费为附近困难的父老乡亲诊病配药,难怪大家都叫她活菩萨。”

    云姨?凌威心中忽然闪出一张高贵庄重温和慈爱的脸颊,不错,一定是她,不仅救了自己还传授了医术,这里是青城山脚下,自己应该想到会遇见她,但是当年云姨吩咐不要回来,一定有原因,见她是万万不能的了。

    街对面的凉棚里,两位头上包着头巾的山里青年人抬着一张桌子和两张凳子放好,又在一旁摆了个大木板的案子,一位中年人肩膀宽阔,麻利地在案子上摆上许多小布袋,打开,一眼看去,凌威立即分辨出是一份份中药:忘仙尘。{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摆完药材,那个中年人抬头看了看天空,瘦削的脸颊带着缕缕沧桑。凌威心中一动,差点叫出声来,哑叔,他就是跟在云姨身边的哑巴,凌威跌落龙骨崖后的几年都是他精心照顾,凌威做梦都经常梦到他。

    哑叔的哑并不像一般人那样同时是个聋子,他的听力只是比正常人弱一点,不停做着手势和排队的人交流着什么。几分钟过后,一辆人力车靠近凉棚,缓缓走下一位中年妇人,淡绿色丝绸长裙淡雅得体,秀挽在脑后,鹅蛋脸,虽然皮肤有点阳光晒的暗淡,但依然显得高贵端庄。

    中年妇人没有和任何人寒暄,直接走到桌子边坐下,在她对面一张凳子上立即坐下一个人,伸出手腕。中年妇人把脉的度很快,稍着思索,立即写出一张方子交给一旁的哑叔,哑叔快抓好药,用纸包包成几份,交给第一位接受诊治的人,那人拉住哑叔的手,弯腰点头似乎在说着很感激的话,哑叔挥了挥手把那人推到一边,倒不是对人不礼貌,而是因为第二张单子又到了。(《》免费小说 )

    把脉开单抓药,如行云流水,中年妇人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如山野间清晨的旭日,温和自然。有人提来一壶茶水,帮她倒上,她一边把脉一边偶尔喝上一口,不停忙碌着。排在面前的人却并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照这样的情形,恐怕一天也诊治不完,但那中年妇人依然淡定,不慌不忙,看姿态就是三天三夜她也不会介意。

    见到对自己有再造之恩的云姨,凌威心中的温暖又多了几分,哀伤的情绪稍稍缓解。他对云姨了解很少,只记得她经常免费替困难的人治病,永远带着温和的微笑:一不小心撞见鬼。永远秉承着医生救病治人的宗旨,她一定也有不开心的时候,但是凌威在龙骨崖的几年从来没有见到过她忧伤。凌威记得她的教诲,学医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天下苍生,这种观点在现代繁华的社会显得有点滑稽可笑,但也正因为如此,物质至上的年代还固守着一份执着才是难能可贵。凌威忽然觉得自己很渺小,身怀云姨教的医术,竟然一直纠缠在儿女情长之中,颇感惭愧。

    “老板。”凌威招了招手,郝梅立即走过来:“客观,您有什么事?”

    “茯苓糕,两份,用盒子包好。”凌威一边吩咐一边从靠近的柜台边拿过纸和笔,画了一个大的手掌和小的手掌。[看小说上《》]递给郝梅,微微笑了笑:“把这张纸放在糕点里,送到对面那个诊病的云姨手中。”

    郝梅爽快地应了一声,这种糕点完全是山上的野生药材制作,价格很高,难得有人一次买几份,几分钟后,郝梅的一个小姐妹走了出去,不一会出现在对面的凉棚里,把两盒包装精美的糕点放在云姨的桌子上。云姨略感诧异地问了送糕点的小姐妹几句,那女孩指了指对面的茶楼。云姨打开糕点的盒子,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了看凌威这边,微微摇了摇头,目光中充满温和慈爱。

    凌威知道云姨还是不愿意自己在这里现身,不管什么原因,他只有遵从,刚才的两只手的图案是他在龙骨崖瘫在床上经常画的,代表着一种拯救弱者的意思,还有一种对云姨的感激,云姨就像一位母亲,搀扶着心爱的孩子一步步站起来。

    “龙老大,你们这里怎么连一家像样的茶楼都没有:痴迷不悟。”一个粗哑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是一阵脚步声,很沉重,木质楼梯出嘎嘎的声响。

    上来的有四五个人,领先一人三十上下。五大三粗,脸上满是横肉,眼睛很大有点突出,正对着身边一位尖嘴猴腮的青年嚷嚷着。那位青年可能就是他口中的龙老大,不过看样子完全不像老大,倒像个孙子,一脸媚笑:“金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

    穷乡僻壤,哪来的上等茶楼,这里就算不错了,但是这里的茶和糕点都是正宗的野味,需要现采现做,出了这山区绝对不会再尝到。”

    “我们就尝尝吧,兄弟们坐。”金老大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一屁股在一张凳子上落座,身躯笨重,压得凳子吱吱作响,一个服务员担心地看着他,真有点害怕会把凳子压垮。

    “龙大哥,你们要点什么?”郝梅笑着拿着一张单子递到尖嘴猴腮的青年面前,青年是这一带的小混混,叫龙野,但没有什么恶名,混吃混喝那一种。不仅对郝梅没有妨碍,平时有什么游客出言不逊或者什么人找麻烦,他还会过来维护,所以,一个姑娘家开着茶楼才会平安无事。,

    其实,菜单也没有什么内容,就是几样糕点和两三种茶水,用菜单纯粹是为了赶上潮流,让来往的游客觉得有点正宗,费用自然好收一点。

    “交给金大哥。”龙野把菜单推到那个满脸横肉的汉子面前。汉子瞄了一眼菜单,向着郝梅呵呵笑了两声,目光淫邪:“不用看,每样都来几份,最好再加上你。”

    “我一个山野妹子,那里有城里人娇嫩其他书友正在看:天之道卷小说5200。”郝梅咯咯娇笑着,经常应付南来北往的客人再单纯的乡野妹子也学会了一些场面话。

    “我看你就不错,有味道。”姓金的汉子伸手摸郝梅的下巴,郝梅敏捷地向旁边一闪,笑着说道:“我为你们准备糕点。”

    “这小丫头。”大汉咧嘴笑了笑,转脸看着龙野:“要是能把她搞上床,就不虚此行。”

    “金大哥,喝茶,喝茶。”龙野把一杯茶端到大汉面前,陪着笑脸:“要是高兴,今晚到城里找几个漂亮的乐呵乐呵。”

    “龙老大,不会是你自己留下了吧。”大汉哈哈笑着,龙野和其他人跟着一起笑,似乎很开心,但是凌威听着却很不舒服,难得找个地方清静,又遇到这些家伙吵吵嚷嚷。但是客人在消费场所肆无忌惮地说一些玩笑话也属于正常,他可以听着不舒服,但也管不着。

    端起面前的茶杯,喝完最后一口,凌威打算离开,刚把茶杯放下,还没有站起身,龙野身边的另一位青年忽然大声说道:“金大哥,我们到窗口坐坐,如果要等的人来了我们也不会错过。”

    “窗口?”姓金的大汉望了望四周,指着凌威那边,语气深沉:“过去,让这小子滚开。”

    凌威的屁股刚刚离开凳子,听到大汉的话立即又坐下,他倒要看看,他们用什么方法让自己滚,当然,和别人叫板要有实力,几次和井上正雄手下较量,尤其是镇江江面上的生死搏杀,又经过最近的不断训练,他有把握给点颜色让这些人看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