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龙飞凤舞(七)-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三千米大赛的赛道很宽广,因为长度只有一千五百米,需要一个回旋的空间:倾城王妃:二嫁冰山王爷(全文)全文免费阅读。(《》免费小说 )凌威的龙舟恰好紧邻着叶小曼,好像老天爷故意安排似的,一转脸就能四目相对,热烈的气氛下,两人好像又憋上了一股劲,目光都能碰出火花。

    搭在水中的主席台上走出一位胖胖的中年人,说了一通冠冕堂皇的话以后,高声宣布比赛开始,随着一声令枪的清响,龙舟开始齐头并进,前面几百米度都很均衡,基本一致,这是比赛的常识,如果抢先力,耐力顶不上,后面气力一松,只有输的份预言杀意的宋词全文免费阅读。

    每一组选手的吆喝声也是平缓淡定,和着手中双桨拍打水面的节奏,听起来倒也很舒服。但是到了一千五百米最后几十米,吆喝声忽然同时急促起来,木浆拍打水面的声音也变得快捷,大家一起力,前面的一个回旋至关重要,需要熟练的技术和把控能力,不仅要稳稳转过来,还要尽量缩小弧度节约时间。

    叶小曼对赛龙舟并不在行,但她只是击鼓,无伤大雅,她从大家的吆喝声中也感觉到第一个关键时刻到了,猛然取下墨镜,抬手扔进水中,双臂用力挥舞,拼命敲打起来。凌威也在用力,眼角瞥了一下叶小曼,好奇怪,这丫头有权有势,较什么劲,难道自己前世欠她什么,她非得和自己作对。{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但凌威的脾气也很倔,医学上谦虚好学,其他方面却不服输,手下鼓声咚咚,比起任何一组都要响亮。

    师小燕训练的手段确实有一套,凌威的龙舟在孙笑天沉着的指挥下,画了个相当优美的弧线,几乎没有减,迅驶上回程的一千五百米。不过叶小曼的手下都是全国选来的精英,一点也不含糊,紧跟着追上来,两条龙舟甩下其他人,并肩向前。叶小曼甩了甩头,披肩秀放到脑后,额头汗珠滚滚而下,双脚微分,两只胳膊高高抡起,再落下,身躯虽小,却有一种不容小视的气势。

    龙舟远去的前半段赛程,大家看得不是太清楚,回程就大不一样了,越来越近,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凌威和叶小曼的龙舟上,队员的服装一龙一凤,金龙张牙舞爪,火红的凤凰展翅欲飞,都是气势非凡,在骄阳下耀眼夺目。

    凌威嘴角紧抿,目光锐利,神情沉着冷静,手臂挥舞,坚强有力,身躯挺直,有一种渊停岳峙的气势神途。叶小曼秀飘飘,神情严肃紧张但掩饰不住如画般清丽宜人的姿色,有年轻人大声呼喊:“那个姑娘太漂亮了,谁家的小妞。《《》免费》”

    语气带着一点轻浮,话音刚落,那位青年的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一转脸,看到皮笑肉不笑的建宁有名的娱乐城保安部经理王开元。他立即有点结巴:“王、、、王经理。”

    “说话小心点。”王开元咧了咧嘴,脸色忽然一沉,冷冷说道:“小心别闪了舌头。”

    青年瞳孔收缩了一下,连忙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祝玉妍用力在敲击着面前的大鼓,敲着敲着,慢慢停了下来,出神地看着凌威和叶小曼,心中竟然有一丝慌的感觉。两个人一龙一凤,一样的神采飞扬,一样的引人注目,甚至有人说天生的一对,龙凤呈祥。这可不行,祝玉妍这几天铁了心守着凌威,可不能让别人有机可乘,她暗暗思量是不是主动一点把婚事办了。想到婚事,祝玉妍忽然脸红心跳起来,虽然现代人很开放,什么都懂,可真正要做起来感觉就不一样了。是不是会很温柔啊,如何度蜜月啊,甚至房间里用什么灯光才不会感到不好意思、、、、、

    女孩子都喜欢做白日梦,祝玉妍也不例外,甚至还要强烈一点,患了红斑狼疮的几年,脸部布满斑痕,生命岌岌可危,根本没想过会有洞房花烛和花前月下,现在有了机会,倍加珍惜,稍有风吹草动,难免患得患失。{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锣鼓声,吵杂声忽然加剧,把祝玉妍惊醒过来:贝拉小姐的魔法时间最新章节列表。两只龙舟已经进行最后的冲刺,乘风破浪,疾驰而来。叶小曼手下的鼓点快捷密集,凌威的敲击声却是响亮有力。龙舟在前行,两人也在较劲,用力,再用力,忽然,噗的一声,凌威不知不觉用上了潜在的力量,一下子把鼓打了个窟窿。

    叶小曼听到凌威那边的鼓声忽然停息,诧异地转脸看了看,见凌威望着大鼓一脸苦笑,她得意地扬了扬下巴,扬起鼓槌,更加用力敲起来。说也奇怪,凌威的鼓声一停,气势立即弱了几分,叶小曼的龙舟出了几米。

    祝玉妍在岸上见情形不对劲,立即扬手奋力敲击大鼓,同时高声大叫:“加油,加油。”

    有许多人附和着祝玉妍,跟着大喊。龙舟上的气势迅一正,二十位青年的吆喝声强大起来,舞动船桨,龙舟在最后时刻终于以几米的优势过了叶小曼的队伍,

    四周响起一阵欢呼,两艘龙舟停下来,悠闲地靠在一起,胜利的小伙子们有意无意和姑娘们搭讪着。{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叶小曼噘着嘴瞪着凌威:“你、、、你就会欺负人。”

    “这是比赛,我怎么就欺负人了。”凌威满脸不解地说道:“叶小姐,你是有身份的人,何必参加这些平常的竞赛,喝喝茶,跳跳舞多轻松。”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样的人只能享清福,上不得正规敲打?”叶小曼更加不悦,语气也冷了下来。

    “你误会了。”凌威皱了皱眉。懒得和这样的女孩子理喻,淡淡说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其他书友正在看:三岁看老,这早熟小男孩将来会成什么样?。”

    “走着瞧。”叶小曼气恼地把鼓槌仍在船上,瞪了凌威一眼,让龙舟靠边,手扶着栏杆,程怡然立即伸手拉她上岸。夏侯公子见叶小曼神情不悦,立即殷勤地笑了笑:“叶姑娘,只是玩玩而已,图个开心,别伤了身子,中午我请客,下午到醉仙阁喝茶,怎么样?”

    叶小曼微微思索了一下,脸色恢复平静,又出现一种然的姿态,微微笑了笑:“好吧,今天有空,就打搅一下夏侯公子。”

    “叶姑娘客气了,你赏光是我的荣幸。”夏侯公子说得很真诚,这是实话,叶小曼除了生意上的应酬,私下里极少接受一些名流青年的邀请。但是让夏侯公子有点遗憾的是叶小曼脸上的神情,矜持稳重,落落大方,这在交际上恰到好处,不过作为一个女人,夏侯公子还是希望见到刚才那种赛龙舟时的欢笑,哪怕就是疯丫头也好,现在这样子,让人有点敬而远之。

    叶小曼和夏侯公子一群人离开,但刚才龙飞凤舞的情形依然让大家津津乐道,而且经过电视台的渲染,这种热度一直保持了很久。甚至于许多年以后提到龙舟赛许多人还是记忆犹新,议论一番。

    保和堂取得冠军,上主席台领奖的是陈雨轩,她特意把凌威和孙笑天也拉上台,为了显示一下保和堂的人才,还为了表示对凌威和孙笑天的感谢,没有他们两,保和堂根本不可能壮大起来,而且越走越远。

    奖金是十五万,组委会刚宣布完。陈雨轩立即表示把这笔前捐给市里的残疾人福利院,另外同时宣布保和堂成立一个儿童基金,帮助一些贫困家庭和打工子女的儿童入学咒印。四周立即响起一阵哗然,公司企业成立救助基金很正常,一个中药铺有这么大手笔却很少见。

    “哗众取宠。”湖岸边的朱原轻轻哼了一声,作为一个军人出身的老人,还是偏向于脚踏实地,现代年轻人的一些做法有点看不惯。他一扭脸转身准备离开,曹龙看了看远处主席台上的凌威和陈雨轩,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次赛龙舟保和堂出尽了风头,生意也会蒸蒸日上,可是没有给朱原留下一点好印象,优秀中药铺的评选大权可是掌握在这位老人家手里,保和堂没戏,当然非一春堂莫属。

    朱原一转身,其他人立即跟随,他的老战友马福勤也迅转身,但是却没有起步,身体晃了晃,软软倒在地上。他年老体弱,平时又过于劳累,今天气温高长时间站立难免受不了。中暑晕厥应该很正常。围在一边的中医师们包刮朱原和史长春院长都这样认为。

    曹龙迅抱着马福勤,放平,解开衣服通风,手指掐着人中穴,吩咐一旁的人去到冷饮摊拿冰块来。这时,许多人围过来看热闹,梅花恰好路过,也好奇地探头观看,细心观察着曹龙救人的手法。

    曹龙抢救中暑的方法没有错,手法熟练老道,马长利等老少中医师也就看着,没有插手。但是,马福勤好像不是中暑那么简单,脸颊的颜色忽然很难看,曹龙下意识探了一下鼻息,脸色一变,迅把手掌移到马福勤的胸前,曹龙的脸色更加凝重,胸口竟然没有一丝动静。

    心脏骤停,也称猝死,原因很多,但多数是心脏病变,一两分钟如果抢救不过来,身强力壮等到救护车,电击心脏还可以有一线生机,老人,恐怕就回天无术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