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抢玉佩-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洪易正在一边修理一张坏了的床铺,扬着小锤用力击打着,出呯呯的声响市井贵胄快眼看书。(《》免费小说 )他的眼角瞄了一下凌威有点警惕的眼神,停下手,暗黑的脸颊带着微笑:“你小子是不是在找你身上原来佩戴的东西。”

    “是。”凌威语气干脆,看了看身上的蓝色工作服:“我原来的衣服呢?”

    “原来的衣服?”洪易撇了撇嘴:“撕得跟尿布一样,早扔了,其他东西你放心,我帮你收着呢。”

    “拿来看看。”凌威伸出手掌向洪易晃了晃。

    “你是不是对我们不放心,我们可不是见钱眼开的那种人。”洪易有点不高兴,打开一个密码箱,拿出一包东西仍在凌威的床上:“你点点,是不是少了什么。”

    凌威打开,针囊还在,那块紫玉佩也被放回香囊,另外还有一张银行卡。一切完好,他松了口气。向着洪易笑了笑:“谢谢。”

    “不用客气。”洪易摆了摆手。方进军则看着那个针囊,疑惑地说道:“这是针灸用的针,不过外面的皮革花纹古朴,是个古董吧。

    “朋友送给我的一件古物。”凌威把针囊顺手挂在腰间:“听说有升值空间。”

    “那个香囊是你相好女孩赠送的吧其他书友正在看:怎奈凄凉。”洪易又点了一支烟,用力吸着:“里面的玉佩挺珍贵,我拿到附近的古玩市场,他们说给我一万元,我说朋友的,他们追着好几里地,被我骂了一顿,昨天还有人到工地打听。[看小说上《》]我怕别人打主意,就把香囊缝好,你可要小心点。”

    “真的很感谢。”凌威把香囊挂到胸前,看来自己是误会他们了,要是想吞掉自己的东西,就说没看见,自己也不会知道在什么地方失落。

    “等会我请客。”凌威扬了扬银行卡:“看看附近哪里有大酒店,表示一下感谢。”

    “太好了。”洪易淳朴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这工地上的伙食太差,既然木头兄弟请客,我们也不好拂了一片心意,大酒店就免了,附近有一家小饭馆,我叫上兄弟们一起去。”

    “别高兴得太早,等木头兄弟的脚好了再说。”方进军笑着弯下腰,开始在凌威的脚踝附近用手指按了按:“疼吗?”

    “不是这里。”凌威当然知道他干什么,在找压痛点,针灸除了有固定的穴位,还会在受伤部位附近找相关痛点,称为阿是穴。

    “这里吗?”方进军的手指移动了一下,凌威感到一阵酸痛,微微笑了笑:“是了。”

    一手按着阿是穴,一手慢慢捻转着下针,方进军小心谨慎,手指慢慢捏着针尾搓动。凌威感到一阵麻热感从针尖扩散开来。方进军直起腰,长长舒了一口气:“得气了应该有效异界之板砖横行。”

    得气,出自《素问?离合真邪论》,即针感(或针响)。《《》免费》在针刺穴位后,经过手法操作或较长时间的留针,使病人出现酸、麻、胀、重等感觉;行针者则觉得针下沉紧;称为得气。这种针感产生的程度及其持续时间的长短,往往和疗效有密切的关系。特别是与镇痛效果的好坏有关。得气与否也是针刺麻醉成功的一个关键性问题。

    对于病人来说,得气的感觉很明显,但是施针的人要从针体上感受出来,就要丰富的经验和感觉灵敏的天赋。

    凌威对与方进军的能力微微感到诧异,深思地看着他圆圆的脸。方进军却并没有注意凌威闪亮的目光,而是小心地在悬钟穴和三阴交各下一针,手法很快。

    “你对人体穴位好像很了解。”凌威故意装着一脸好奇:“度这么快,不会扎错吗。”

    “这点你尽管放心。”方进军自信地扬了扬眉:“人体七百多个常用穴位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就算闭着眼都能扎针。没有名师指点,我这也算笨鸟先飞吧。”

    “你一定会前途无量。”凌威赞赏地笑了笑,坚实的基础是成功的关键,就像盖楼房,基础不牢,就算建得再豪华,倒塌或是裂缝,也只是一堆钢筋混凝土的垃圾。

    “方进军,快点过来帮我扎两针。”洪易在一旁忽然叫起来,手不停捶着后背,大声嚷着:“这个破腰,又犯病了。”

    “洪头,我早就说过,做事悠着点,你这是旧伤,一时半会好不了:时之翼 羽之觞小说5200。《《》免费》”方进军嘟囔着,拿着针,掀起洪易的衣服,在腰部下了两根,不停捻转。

    “你小子别废话,你当我想干活啊,可老婆孩子怎么办。”洪易大声笑着,不过有点不自然,可能是腰痛,微微咧着嘴:“难道你方进军来养活我全家。”

    “得了吧。”方进军在洪易的后腰轻轻捶了两下,笑着说道:“我在你手下混这点工钱,还不知道将来娶不娶得起老婆呢。”

    “一般乡下姑娘还是娶得起的。”洪易坐在床边,拿着烟盒抽一支烟叼在嘴上,瞥了方进军一眼:“不过你小子惦记着江南医学院的校花,那可不是三两个钱可以拿下的。”

    “你别瞎说,李姑娘只是经常来指导我针灸,我们可没有其他关系。”方进军有点焦急,满脸通红:“再乱说我就不替你针灸,下次作,痛死你。”

    “好好好,我不说。”洪易哈哈笑着:“你个小王八羔子,还知道害羞。”

    看着两人说说笑笑,凌威悄悄拿出一根银针,在腿上的委中穴扎了下去,几秒钟过后,一股强劲的热流从腰间升起,直接向下冲向脚踝,肿胀的地方一阵剧痛过后,变得轻松无比。凌威取下针,满意地笑了笑,看来改变体质以后,力量激的度快了许多,病体愈合也快了几倍,要是以前,就算激能量来治病,肿胀的脚踝至少明天才能恢复。《《》免费》

    “感觉怎么样?”方进军走过来取下凌威腿上的针,看了看脚踝,有点疑惑,肿胀似乎消了不少:言情短篇集全文免费阅读。

    “没事了。”凌威忽然跳下床,拍了拍方进军的肩膀:“你真是神医,几分钟就治好了病。”

    “不可能。”方进军皱着眉说道:“按照常理,你的伤很重,至少要一个礼拜才能恢复。”

    “管他什么原因。”洪易高兴地笑着:“木头,现在可以请客了吧?”

    “你们什么时候有空?”凌威活动一下身体,可能躺得太久,有点僵硬。

    “今晚。”洪易想了想,猛然拍了一下床框:“他娘的,今天晚上不加班,全体出,来个一醉方休。”

    洪易只是个小工头,也就七八个手下,晚饭没有在食堂吃,既然有人请客,食堂那种跟猪食差不多的米饭咸菜硬馒头谁还愿意碰一下。

    衣服还是蓝色的工作服,不过稍微干净一点,凌威也不例外,只是多了一顶宽檐帽,建宁市不大,他有点害怕熟人认出来,暂时不想回保和堂,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一群人一边走,一边肆无忌惮地大声说笑着,不时来上几个荤段子,惹得街上许多时髦的男女不断皱眉。凌威和他们一起勾肩搭背,放声大笑,他和马大胡子等人相处过一段时间,习惯这种胸无城府的生活。

    洪易选择的饭馆也不算小,中等,门面装潢比较考究,不是一班打工族常来的地方,迎宾小姐柳眉微蹙,还是微笑着说了声:“欢迎光临其他书友正在看:结小说5200。”

    几个人一拥而入,有两位还故意用身体蹭向迎宾小姐旗袍下裸露的大腿,可惜迎宾小姐见多识广,早有准备,侧身避过,还回了一个愤怒夹杂不屑的眼神,惹得洪易哈哈大笑。

    已经是夜幕降临,客人稀少,吧台内一位有点妖艳的姑娘正在对着一个镜子搔弄姿,脸上带着美美的笑,可能准备着深夜的约会。见凌威等人过来,眼角瞥了瞥:“菜单在吧台上,自己看。”

    “不用看了。”凌威掏出一沓钞票仍在台上,大声说道:“雅间,最好的菜肴。”

    钞票有时候比起白马王子还要令某些女人兴奋,那位姑娘立即转过脸,快数了一下钞票,满脸微笑:“请进三号雅间,我们马上给各位上茶。”

    凌威昂着头,一言不地挥了挥手,几个人抬头挺胸地走向雅间。这种举动有点粗俗,可是凌威知道眼前的一群人和马大胡子等人一样,难得风光一两回,谁都渴望着拿着钞票砸向那些瞧不起他们的面孔。可惜,他们累死累活赚得的那些钱只够养家糊口,有点结余也是战战兢兢地收着,以备不时之需。

    美酒伴着佳肴,还有墙角的电视屏幕上几位三点式扭动的姑娘,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他们大声笑着,向着凌威频频举杯。

    一桌饭足足花了两千,许多年以后,几位工人还向家人炫耀,绘声绘色,可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请他们美餐的人是谁,只知道他叫木头其他书友正在看:耽美短篇集小说5200。

    夜已深,人已经半醉,大家摇摇晃晃,胡乱哼着歌,称兄道弟,肆无忌惮地在街上横行,要不是洪易惦记着明天上班,几个人可能已经醉倒在饭店的桌子底下。

    凌威没有喝多少酒,走在最后,看着一群欢天喜地的工人,露出一丝微笑。这是一群容易满足的人,他们活得很累,却快乐着。

    工地离湖岸不远,一阵风吹过,酒醒了几分,洪易大声说道:“大家小声点,别让经理现。”

    “现又能怎么样。”一位工人喝得较多,嘟囔着说道:“就知道扣我们工钱,他*妈的他自己不仅喝酒,我还看到抱着小胖妞上轿车到宾馆打*炮。”

    “刘三,你他*妈是不是活腻了。”洪易在牢骚的人屁股上踹了一脚:“下次少灌一些猫尿。”

    气恼之下,洪易也有点糊涂,刘三喝的是猫尿,自己岂不也是喝猫尿吗。

    面前是一条偏僻的小道,刚踏进几步,一群人忽然拦在面前,为是个满脸横肉的汉子,低声吼道:“全给我站住。”

    “干什么?”洪易歪着脑袋看着对方。并不在乎,民工本来就是闹事的祖宗,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没钱没势,贱命一条,谁怕谁。

    “把昨天拿到古玩市场鉴定的那块玉佩拿出来。”满脸横肉的家伙直奔主题,目光扫向凌威,显然知道玉佩在他身上,有备而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