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获救-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阳光肆意照射着都市,这两天气温在急剧升高,今天更是反常,一下子升到三十几度,小伙子们有的干脆就是短t血衫,大裤衩,姑娘们也穿着轻松透气的丝绸衣群,肌肤若隐若现

    ,惹得某些好色之徒直咽口水百战天骄快眼看书。《》()免费小说

    两条新闻也如同气温一样,随着电视台的早间报道瞬间成了家喻户晓的话题。第一,昨晚太湖水面突显怪物,经过水上巡逻队的尽力拼搏,终于击毙,怪物形状像一条大蟒,不过头部有微微的凸起,有点像一个犄角,有人说是传说中的蛟,有关部门正在研究中

    第二条新闻有点令人心慌,城南建筑工地不久前现一座古墓,年代久远,全国几位着名考古专家数次进入考察,几天前忽然患上一种怪病,高烧不退,上吐下泻,由于原因不明,考虑到是否会传染,正在隔离治疗。

    陈雨轩晃着报纸,对着刚刚进门的楚韵大声说道:“楚大医师,这新闻是真的假的,又是怪物又是怪病,太有点耸人听闻。”

    “怪物我不清楚,怪病我倒是知道的。”楚韵瞥了一眼报纸,随便在陈雨轩身边一张椅子上坐下,俏脸上带着一丝思索:“那几位专家都是在我们医院做的化验,查不出病因,可能是感染了很古老的一种病菌,这是最麻烦的事,现代的药物对于古代病菌基本无效。”

    “还真有这回事。《》()免费小说”陈雨轩诧异地放下报纸,现在的新闻擅长捕风捉影,令人难以相信,可是楚韵的话绝对不会有假其他书友正在看:清月涟漪 (清穿)全文阅读。

    “西医暂时没有特效药,中医科也动用了,就连退休的石老医生都被请来。”楚韵俏丽的脸颊带着少许凝重,端起梅花倒好的茶,喝了一口,继续说道:“中医的败毒散加上西医的消炎药,勉强控制住病情不恶化,全国专家都在研究中。”

    “你们医院中医科诊断结果是什么?”陈雨轩充满好奇,尤其对中医在这个方面的结论感兴趣。

    “石老说是,脉搏宏大,内火旺盛,尤其是肝经邪气很重,病人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楚韵和石老熟悉,说得很详细。

    “没有亲自诊脉,光听说很难确定。”陈雨轩略显失望,遇到怪病她像其他中医师一样充满跃跃欲试的冲动,思索着说道:“要是我和凌威一起诊断一下,或许还能提点建议。

    “凌威?还没回来吗?”楚韵目光在大厅里四处观望。

    “别找了、”陈雨轩看了看大厅里的其他人。笑着低声说道:“他昨天下午和祝玉妍游玩,在舞会上露了一下面,到现在都没了踪影,陪着富家女游山玩水,还做个穷医生干什么。”

    “是不是陪祝玉妍游玩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他不会放弃医生这个职业。”楚韵眼中露出一丝异样的光芒,凌威对治病救人的热情丝毫不亚于自己,恐怕一辈子也放不下医生这个职业。(《》免费小说 )

    “你好像挺了解他其他书友正在看:紫尊圣皇。”陈雨轩撇了撇嘴:“他如果有心,今天不上班至少也应该来个电话啊。”

    “你着急干什么。”楚韵忽然凑近陈雨轩耳边,调侃着说道:“说不定人家小两口正在亲热,你是不是有点妒忌。”

    “去你的。”陈雨轩白了楚韵一眼,目光转向保和堂大门口,忽然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来了。”

    “在哪?”楚韵抬眼望过去,没有见到凌威。只有祝玉妍和朱珠快步走了过来。

    “凌威人呢?”祝玉妍眼睛瞄了一眼大厅,声音很小,目光有点闪烁地看着陈雨轩。

    “我正要问你呢。凌威昨晚没有回来。难道没有在你那儿。”陈雨轩奇怪地看着祝玉妍和朱珠。

    “没有。”祝玉妍语气有点吞吞吐吐:“昨天在舞会上我有点头晕,凌威跟着我回去,把完脉说没什么大碍,然后他就走了。”

    “这就奇了怪了。”陈雨轩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昨天大家一起离开永春岛,没有见到凌威,会不会不慎落水被新闻上说得大怪物一口吞了。”

    “你可别乱说。”祝玉妍低声惊叫起来,脸色苍白,语气惶急:“又不是小孩。怎么会掉水里。”

    陈雨轩的玩笑话,让祝玉妍心中惊慌到极点,凌威吃了两颗春药,神志迷糊,永春岛地处太湖中央,凌威一不小心真会跌落水中,联想到新闻里的大怪物,更是惊恐:沉沦的青春。{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看你急得,遇到你,凌威还真有福气。”陈雨轩笑着说道:“要不然,我们报警。”

    “你就别添乱了。”楚韵推了陈雨轩一下:“我也觉得事情蹊跷,祝玉妍,你再回岛上问问,昨晚有没有人见到凌威,我到师小燕和小虎那里打听一下,凌威在建宁没有其他亲朋,应该不难找到。”

    楚韵的计划确实周全,可是找了一天,依然没有一点凌威的消息,而且一连几天,凌威好像忽然从人间蒸一样,杳无音讯。

    一阵刺耳的轰鸣声,凌威骤然惊醒,张开眼,一张圆圆的脸笑眯眯看着自己,是个二十左右的青年,眼睛不大但很有神,漆黑明亮,身上穿着一身蓝色工作服,很多油污斑斑点点,手里端着一碗米粥。正拿着勺子准备喂饭。见凌威醒来,拿过一条毛巾,擦了擦凌威的嘴角,轻声说道:“你醒啦。”

    “这是哪?外面什么声音?”凌威望了望一扇有点破旧的窗户,轰鸣声就是从那里传来。

    “我们这里是一处施工的工地。”圆脸青年放下碗,笑着说道:“外面是工地施工,泵车在浇筑混凝土。”

    “我躺了多久?”凌威微微晃动晕沉沉的脑袋,房间里摆着两排床铺,走道狭窄,床铺上的被褥凌乱不堪。{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已经有三天了其他书友正在看:黑道少奶奶。”圆脸青年说话不紧不慢,很有耐性:“你躺在湖岸边,幸好那天晚上我们几个没有加班,出去喝酒,就把你捡了回来,一直不太清醒,附近的小医院有个医生来瞧过,,说没有烧,是惊吓过度或者脑部受到震荡,还有一点外伤,不要紧,我们就没有送医院。”

    “谢谢。”凌威笑了笑,身体动了动,有点酸痛。他不能责怪别人没有送他去医院,这是一群打工的苦力,他们自己万不得已都不会进医院,昂贵的医药费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门槛。

    “方进军,木头醒了没有。”门口闯进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短短的胡茬,进门就把头上的安全帽取下来仍在一边。

    “洪头,已经醒了。”圆脸青年方进军大声回答。

    中年人走过来,伸手拍了拍凌威,声音洪亮,大声笑着:“木头,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再过两天我就让兄弟们把你扔进太湖喂大鱼。”

    “你为什么叫我木头。”凌威奇怪地看着一脸和气的中年人。

    “因为你一直躺着,像一块死木头。”方进军笑着说道:“这位洪头是我们这群人的带班,小老板。”

    “什么老板不老板,叫我洪易就行了。”中年人在另一张床边坐下,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惬意地吸了一口,烟雾四散。

    “就叫我木头吧。”凌威苦笑了一下:“做木头很好,心里不用考虑太多的事。”

    “受刺激了吧:一笑千金。”洪易老于世故地笑了笑:“我们也不勉强,就叫你木头吧,不过,你总不能就像一块木头那样整天躺着吧。”

    “我还是有点力气,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凌威坐起身,双脚用力准备下床,脚踝一阵剧痛,颓然地坐回床上,自己是医生,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脚踝肌肉拉伤,虽然没有伤及骨头,但一时半会要想下床却不容易。

    “别动,别动。”方进军连忙摆手:“你脚上的伤又红又肿,千万不要起来,留下什么后遗症可就麻烦了。

    凌威低头瞧了瞧,右脚的脚踝肿得像个小馒头,苦笑一下:“看来想动也动不了。”

    “没关系。”洪易瞥了一眼,不在乎地笑了笑:“这在我们工地是个小伤,让方进军给你治疗一下就可以了。”

    “怎么治疗?”凌威好奇地看了看方进军圆圆的脸颊。

    “我会一点针灸,小毛病还是可以处理的。”方进军微笑着,眼中有点淡淡的兴奋。

    “针灸?”凌威诧异地望着方进军。一个建筑工和针灸在他心中实在联系不起来。

    “针灸可是我们民族古老的文化,历史悠久。”方进军一边从一个小铁盒里拿出一根细细的钢针,用棉球擦了擦,拿在手里晃动着,有点炫耀地说道:“针灸方法简单易行,对一些小毛病很有效果,关键是没有副作用,不花大本钱其他书友正在看:**--习惯用语。”

    “你是跟师傅学的吗?”凌威看着方进军,饶有兴趣地说道:“学了多久。”

    “哪有师傅收我们这些乡下来的穷小子。”方进军笑得微微有点失落,指了指另一张床头的一摞书:“我是自学,现在街上有的是书,盗版的要不了几个钱。”

    “自学,管用吗?”凌威疑惑地皱了皱眉。

    “一般毛病我都能处理。”方进军自信地笑了笑:“只是业余爱好,帮助工地上兄弟减轻一些医药负担还是可以的。”

    “你的针也是自己买的?”凌威伸手从小铁盒里拿出一根针,仔细观看,质量还算可以,不是劣质货。

    “挑选这针可花了功夫。”方进军是个慢性子,忙着说话竟然忘记了针灸,拿着针继续说道:“一次性的针只要八分钱,这针竟然要十元一根,算了一下,都是小毛病,不收钱,一次性的针长期使用还不如这种针划算。老板说还有质量差一点的针,我没敢用,一旦遇到折针可就麻烦了。”

    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方进军选择钢针的方法还算不错,凌威暗暗点头,好的钢针是学习针灸入门的选,至于水平高一点,可以用比较柔软的银针。

    想到银针,凌威下意识摸了摸腰间,贴身的针囊已经不见,心中一动,又伸手在胸前摸了摸,紫色玉佩也是失去了踪影。银针倒是不算贵重,那块紫色玉佩可是无价之宝。他的目光立即谨慎地看着洪易和方进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