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舞会(七)春药-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凌威不是个傻子,相反还是个聪明之人,他知道这个时候拒绝祝玉妍就是对永春岛莫大的侮辱,暗暗后悔在保和堂为什么没有和祝玉妍说清楚,现在骑虎难下,自己答应过祝玉妍,现在也只有主动表示一下,就连犹豫都不可以,他努力想着模棱两可的词语,可祝子期的目光如同两道寒芒,直透心底,他有一种无法躲避的感觉,忽然脑中一片空白其他书友正在看:人面桃花。《《》免费》

    “凌医生。”程明清忽然从一旁走过来,对着凌威笑了笑:“你下午逛了半天后山,一定劳累了,先歇一下,祝老板说得不错,以后祝玉妍小姐还要你的照顾,你随时可以出入我们永春岛,有什么要求我们一定满足,明天先给你们二十万作为诊金,略表谢意。”

    程明清老于世故,几句话把凌威和祝玉妍放到了医生和病人的位置,再和金钱利益挂钩,立即让大家把祝子期刚才的意思淡忘了,甚至觉得自己刚才的念头很可笑,祝子期何等人,摆在市面上的财富就令人瞩目,私下里的就更深不可测,怎么会把自己唯一的继承人托付给一位小医生。

    凌威有点茫然地站到一边,程明清笑得温和,把程新华拉到祝玉妍身边,大声说道:“诸位,这是犬子程新华,真如祝老板所说,我们都老了,一切都要交给孩子,程新华是我一手教导,我相信他和祝玉妍会像我和祝老板一样团结,把永春岛的事业做得更加辉煌。[看小说上《》]”

    “程先生,听说你的儿子和祝老板的女儿可是青梅竹马,刚才又看见他们两人跳舞,你是不是想亲上加亲。”大厅里有人大声开着玩笑:“现在看他们站在一起蛮般配的吗。”

    四周响起一阵笑声,祝子期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眼角瞄了祝玉妍一眼。祝玉妍脸色也很难看,轻轻咬了一下嘴唇,似乎下了什么决心,忽然扫视一眼大厅里的人,微微笑了笑:“对不起大家,我头有点晕,休息一下,失陪天网入侵者全文免费阅读。”

    说完,转身走向侧面的小门,经过凌威身边,淡淡说道:“凌医生,还得麻烦你给我把把脉。”

    “我们马上就到。”凌威看了看陈雨轩,陈雨轩气恼地瞪了他一眼:“快点跟过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大门,绕过一个花坛,向另一幢别墅走去,一路默默无语,凌威一边走一边看着朦胧的月光把影子拉得老长。

    进入另一栋别墅,祝玉妍直奔二楼,刚爬到楼梯最后一个踏步,忽然转过脸,气鼓鼓看着凌威:“你要是不愿意可以不来,别磨磨蹭蹭。”

    “你头晕,我不来不放心。”凌威一边说一边习惯地观察祝玉妍的脸色。

    祝玉妍气恼地扭头就走,大声嚷道:“我不要你管,死了也不要你管。”

    凌威不知哪里得罪这位大小姐,担心她的身体,只有下意识紧紧跟着。朱珠在房间里听到祝玉妍的叫嚷声,立即拉着小泉明志,塞进卫生间,然后冲到走道上,笑着迎过去:“小姐,这么早就回来啦?”

    “怎么。[看小说上《》]我回来你好像不高兴。”祝玉妍正满肚子怒火,见到朱珠立即冷着脸气恨恨说道:“心里有鬼吗,是不是屋里藏着男人。”

    祝玉妍口不择言,要是平时朱珠会付之一笑,今天却是吓了一跳,她的屋里可真是藏着个大活人,小泉明志,慌忙摇了摇大辫子,神情有点紧张,勉强笑了笑:“小姐真会开玩笑,男人都在参加舞会,我这里怎么会有其他书友正在看:刁蛮女佣最新章节。”

    “没有就没有,你紧张干什么。”祝玉妍白了朱珠一眼:“跟我来。”

    祝玉妍的房间在隔壁,也是一个客厅加套间,朱珠跟着祝玉妍刚进门,凌威也紧接着赶到,朱珠见祝玉妍一副对凌威爱理不理的样子,指了指一张沙,示意凌威坐下,自己则尾随祝玉妍一直走进卧室,祝玉妍啪的一声关上房门。

    “小姐,怎么啦?”朱珠看着一脸不悦的祝玉妍,疑惑地说道:“是不是凌威惹你生气了。”

    “他就是个木头。”祝玉妍手指指着大厅方向:“那么好的机会,我爹已经表示意思了,只要他一开口就立即定下来,一句话就那么困难吗,难道我就丑到没人要的地步。还有那个程明清,就是故意把我和程新华往一起凑,我就是一辈子不嫁,也不会嫁给那个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家伙。(《》免费小说 )”

    说着说着,祝玉妍眼中竟然泪珠滚滚,朱珠连忙递过一条毛巾,轻声说道:“小姐,你别难过,我看凌威还是喜欢你的,不是已经跟着你来了吗。”

    “我不稀罕。”祝玉妍擦了擦脸,用力把毛巾扔在一边。

    “好好好,你不稀罕。”朱珠连声说着,故意绷着脸,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现在就赶他走,要是你不解气,我打电话让程新华他们过来,打断他的腿此情问天最新章节。”

    “等一下。”祝玉妍一把拉住正要开门出去的朱珠,轻声说道:“打断腿未免狠了点,再说他毕竟治好了我的病。”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朱珠咯咯笑了起来,把祝玉妍拉到镜子面前:“小姐,你看,你多漂亮,要不是凌威你还能擦脂抹粉,穿金戴银,随意逛街,到处游玩吗。”

    祝玉妍抬手抚摸着脸颊细腻的皮肤,是啊,自己做梦也没想到可以恢复青春美貌,甚至比生病前更加亮丽。只不过微有瑕疵的是,耳朵前方的脸颊上还有一个若隐若现的瘢痕,如蝴蝶飞舞。她担心地望了望朱珠:“会不会因为这个瘢痕,凌威才犹豫不决。”

    “不会,凌威不是那种人。”朱珠摇了摇头:“小姐,别怪我多嘴,当初你的脸都是疤痕他都没嫌弃,怎么会在意这点淡淡的痕迹。”

    祝玉妍眼前呈现出凌威温和的微笑,每次治疗疤痕,在自己痛苦的时刻,凌威眼中总是充满鼓励和安慰,还有无尽的关切。《》()免费小说她疑惑地皱了皱眉:“朱珠,那你说为什么他没有向我求婚或者表达一点意思。”

    “我怎么知道男人的心思。”朱珠眼前闪现出小泉明志英俊的脸颊,俏脸微微一红,眼珠转了转:“他没有拒绝就说明还没有决定,是不是他还有人选,一时决定不下来。”

    “那可怎么办?”祝玉妍一把抓住朱珠的胳膊,想起陈雨轩和楚韵两个人漂亮的容颜和娴熟的医术,立即紧张起来芬芳留给年华全文阅读。

    “我哪知道。”朱珠无奈地噘了噘嘴:“我连恋爱都没有谈过,整天围着你转,哪有机会。”

    “你是不是动春心了。”祝玉妍看着朱珠微微泛红的脸蛋,调侃地笑着:“看好哪位年轻人,我让我爹去做媒,这点面子总是有的。”

    朱珠眉梢带笑:“看好凌医生,你帮我凑合凑合。”

    “不行。”祝玉妍差点跳起来,瞪着眼:“谁都可以,就是他不行。”

    朱珠虽然是服侍祝玉妍,但两人关系很好,情同姐妹,见祝玉妍一脸着急,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的心思在凌威身上,别端什么大小姐架子了,现在流行女孩追男孩,错过这个村,可就没了这个店。”

    “有道理,我再想想。”祝玉妍倚在梳洗台上,柳眉微蹙,思索着。

    “我先给凌威倒杯茶,不能让他干坐着。”朱珠经常端茶递水,想得倒是周到。

    “有了。”听到倒茶两个字,祝玉妍忽然想起今天去接保和堂几个人遇到的刘诗婷,她和自己说过春药,一时好奇,要了几颗,刘诗婷说放茶里就可以,自己当时还担心凌威是医生,会现,刘诗婷说是无色无味。

    打开抽屉,在一个角落里拿出几颗药丸,犹豫了一下,递给朱珠一颗,小声说道:“等会放在茶里让凌威喝下去。”

    “什么东西?”朱珠瞪大眼睛,诧异地说道:“小姐,用不着这样狠吧,要药死他?”

    “不是毒药其他书友正在看:音起何处,烟消几度全文免费阅读。”祝玉妍忽然满脸娇羞,心里没底,现在只有朱珠可以商量了,低声说道:“我告诉你可不要说出去。”

    “我不说。”朱珠好奇地盯着祝玉妍。

    “你誓。”祝玉妍噘了噘嘴。

    “对我还不信任。”朱珠撇了撇嘴:“好,我誓,要是说出去,将来喜欢的人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这还差不多。”祝玉妍满意地点了点头,女孩子对幸福最重视,这样的誓言比那些天打雷劈实在。祝玉妍望了一眼紧闭的房门,靠近朱珠:“这是春药。”

    “春药。”朱珠惊呼了一声,迅即捂住自己的嘴巴,凌威还在外面客厅,听到了可就要麻烦。

    “听说这个吃下去,男人就会。”朱珠想起电视上偶尔出现的脸红心跳镜头,立即停下话语。

    “他们会怎么样?”祝玉妍语气有点紧张。在上学的时候同学们经常讨论,书本知识她也偷偷看过,对男女之事知道得很透切,不像朱珠那样跟着祝子期长大,几乎一无所知。但是,书本毕竟是书本,没有任何经验,又使用这种手法,难免心中七上八下。

    “我也不知道。”朱珠的脸颊像一块大红布,声音小得像蚊子:“私下里听那些人说荤段子,吃了春药会扑在女人身上,扒衣服,然后、、、、、、”

    朱珠捂着脸,忽然停止说话,祝玉妍被说得毛骨悚然:“然后怎么样?”

    “难听死啦:与狼共舞快眼看书。”朱珠摇了摇头:“我不说了,都是胡言乱语,反正女人会受不了,等会你不就知道了。”

    “我有点害怕。”祝玉妍看着药丸,眼中犹豫不决。

    “女人总是要有这一天,听说现在十几岁都没有几个处女了。”朱珠倒是旁观者清:“既然你喜欢凌威,就不要怕,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做了就会承认,会对你负责。”

    “他就是不负责我也愿意。”祝玉妍忽然幽幽叹息一声:“或许是命中注定,我总要争取一下。”

    “既然这样,我就给他倒茶。”朱珠稳定一下情绪,脸上红晕褪尽,轻声说道:“用桂枝茯苓茶,本身有药味又有香味,就算这药有点味凌威也现不了。”

    “你想得倒是周到。”祝玉妍满意地笑了笑,又担心地皱了皱眉:“一颗药丸够吗?现在什么都在造假,药效会不会有问题。”

    “不是毒药,干脆再加一颗。”朱珠眯着眼笑得有点暧昧:“不过,药性太猛你可要受得了。”

    “去你的,死丫头。”祝玉妍轻笑着踹了朱珠一脚,又把一颗药丸递给朱珠:“快点,等会帮我看着,别让其他人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