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妙手回春(二十一)谁偷了药方?-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眼看着祝玉妍刚刚燃起的生命之火又要熄灭,凌威本能地脱口而出,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看着一条生命因为自己的犹豫而消失其他书友正在看:魔法师莱恩传快眼看书。(《》免费小说 )

    “真的吗?”祝玉妍目光闪动一下,轻轻摇了摇头:“你是在安慰我:将军怨最新章节列表。”

    “我说的是实话。”凌威语气诚恳:“在我眼里美丑并不取决于外表,你对你爹充满孝心,是个好女孩。”

    凌威心中快流转,要是心爱的女孩可可变成祝玉妍这样满身伤疤,他照样喜欢,可是他永远想不到,可可比满身伤疤还要严重,已经永远失去了生命,一具冰冷的尸体正等待着他,要想恢复生机比眼前的疾病难上亿万倍,除非有传说中通天的医道。

    “可是,你刚才为什么犹豫?”祝玉妍脸上浮起淡淡的幸福,即使凌威欺骗她,她也感到一丝满足,何况凌威不像个心口开河的男人,脸颊上坚定的线条,剑眉朗目间传递着可以依赖的信息。

    “我在想、、、、、、、”凌威微笑着摸了摸下巴,灵机一动:“我在想像我这样居无定所四处流浪胡子拉碴的家伙会有谁喜欢。”

    “没那么严重吧。”祝玉妍忽然咯咯笑出声来,她一直身体虚弱,能够笑出声说明心情特别愉快,而且气力恢复了许多,当然是刚才把激出的能量导入血液的缘故。

    “我们继续吧。”凌威抓住时机,开始疏导另一个部位,八会穴,八个穴位相应全身主要腑脏和组织,每疏导一个,祝玉妍就会微微痛苦一下,精神却立即好了几分,十分明显。《《》免费》至于昨晚在凌威和陈雨轩身上为何反应不强烈,原因很简单,凌威和陈雨轩是正常人,全身经脉通畅,激的能量融入身体,就像水流一样畅行无阻,自然感觉不到异样:魅惑之旅快眼看书。而祝玉妍久病之体,经脉淤塞,能量通过难免有点痛苦,正如黄帝内经记载,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经脉一旦畅通,气血充盈,萎靡的精神当然振奋起来。

    最后两个穴位,相对应的是腑和脏,采用的是昨晚在陈雨轩身上的办法,激腿内侧的肝经能量和腿后面直上后背的膀胱经能量,然后一起导入,阴阳调和,减轻风险。

    “把下身衣服脱了。”凌威你说得很轻,尽量显得自然:“我需要在后背和腿内侧下针,你坐起来。”

    这次祝玉妍动作很快,丝毫没有犹豫,弯腰抬腿脱下紧身长裤,露出浑圆的长腿,疤痕不多,更显白皙诱人。

    人体每一条经脉都有很多穴位,就拿足太阳膀胱经来说,左右对称就有一百三十四个。随着气血流动,不同经脉不同时辰都有旺衰,同样,同一经脉上的穴位也按照时间兴衰,凌威按照时间推算一下激潜能的穴位,太阳经刚好承山穴旺盛,迅下了一针,祝玉妍立即感到一股热流从腿部后侧直上后背,盘旋涌动。

    肝经的旺盛却不在穴位上,在大腿内侧的阴包穴上一寸,凌威微微一怔,大腿内侧,是女孩子敏感部位。《》()免费小说稍着犹豫,还是迅弯下腰,最后一个穴位,不能前功尽弃。

    祝玉妍正垂腿坐在床边,凌威的手忽然伸到大腿摸索,不由得愣了愣,虽然知道是治病,身体还是下意识颤抖一下。

    人体的每一个穴位都有一个极小的硬块,凌威摸了摸,确认无误,慢慢扎下针其他书友正在看:天道姓名全文免费阅读。抬起头,忽然觉得后背一阵冰凉,竟然满是汗水。以前在手术台上面对着麻醉过的病人,从来没有意识到男女之别,今天忽然面对娇柔女子温热的大腿,还是一阵脸红心跳。

    祝玉妍也是第一次被男子抚摸敏感部位,更是脸红心悸,不过,这种感觉转眼就被从腿上升起的一股热流打断,那股热流冲到胸腹部,和背部的热流形成相对,祝玉妍有一种要被挤碎的感觉,忍不住痛苦地哼了一声。

    “忍着点,心神不要乱。”凌威大声吩咐,取下两根银针,快扎在祝玉妍腹部的章门穴和中脘穴,两个穴位忽然触动了一下,如同两个漩涡,祝玉妍后背和腹部的热流立即涌了进去,身体猛然一震,五脏六腑瞬间一片舒坦,如同猪八戒吃了人参果,每一个毛孔都美滋滋的。

    凌威见祝玉妍娇躯震动,慌忙坐在床边轻轻扶着,祝玉妍脸上慢慢浮起一股微笑,闭着眼,一动不动,凌威一手取下银针,一手依旧扶着她,听着她的呼吸,看是否有什么不正常。《》()免费小说

    祝玉妍几年来第一次尝到全身舒畅的滋味,那种病魔的沉重压力暂时消失得无隐无踪,她感觉到了花好月圆春光无限的滋味,还有、、、自己第一次依偎着一个男人的肩膀,是那么坚强,那么踏实,身体微侧,轻轻倒了过去。

    凌威没有动,任由祝玉妍依偎着,幸福的小姑娘竟然出微微的鼾声。凌威如释重负,缓缓把她放下,在房间里活动一下僵硬的胳膊,轻轻拉开房门。

    陈雨轩等人正在隔壁书房焦急地等待,听到房门轻响,立即涌了出来,陈雨轩迫不及待地叫道:“怎么样了?”

    “嘘:倾城妖女:穿越之猎情锁爱。”凌威竖起手指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祝玉妍的房间:“小声点,睡了。”

    几个人蹑手蹑脚走进房间,朱珠先惊呼了一句,陈雨轩和楚韵也微微吃了一惊,虽然知道凌威要脱下病人的衣服下针,但没想到脱得如此彻底,只剩下狭小的三点。祝玉妍玉体横陈,脸上带着微微的笑,睡得酣畅淋漓。

    “太好了。”朱珠的喜悦瞬间淹没了刚才的诧异,激动地说道:“小姐自从病重,这两年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今天睡得多香。”

    “我们出去,不要打搅她。”楚韵轻声说着,几个人慢慢退出来,然后一起目光诧异地盯着正站在走道里的凌威,实在不明白他用什么方法,让一位女孩心甘情愿几乎**地躺在他面前。(《》免费小说 )

    “你们看我干什么?”凌威被望得有点不自在,疑惑地皱了皱眉。

    “我们是在崇拜你。”陈雨轩笑得有点邪:“你简直就是神医。”

    “你就别拿我开心了。”凌威微微笑了笑:“情况还没有那么乐观,祝玉妍病程很长,病魔会随时反弹,我们要做好多种准备。”

    “现在可以确认祝玉妍不会离开保和堂。”陈雨轩微微收敛玩笑的神情,轻声说道:“但是曹龙留下话,十天消除祝玉妍手臂上的疤痕,不像在说笑,十天后一定会有记者调查这件事,如果我们输了,即使祝玉妍不走也有损我们保和堂的威名:异时王妃玩古代全文阅读。”

    “如果用进口药,一般疤痕都能祛除。”楚韵眉头微蹙:“红斑狼疮的疤痕却无能为力。”

    “楚姐姐,你等于没说。”陈雨轩噘了一下嘴。几个人一起望着凌威。凌威忽然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伸懒腰,转身就走:“我好累,睡觉去。”

    “站住。”陈雨轩毫不犹豫地拦住他的去路。

    “陈二小姐,又有什么事?”凌威满脸无奈:“我真的好累。“

    “我知道你累,回答完问题再走。”陈雨轩不依不饶:“曹龙十天期限可是挑战你和我们保和堂。”

    “我无所谓。”凌威摊了摊手,做出一个漫不经心的动作:“输了我还去卖狗皮膏药。”

    “你、、、、、”陈雨轩看着凌威似笑非笑的表情,气得干瞪眼。

    然而,凌威却吹起了轻松的口哨,脚步轻快地走下楼去。陈雨轩哭笑不得地望着楚韵,轻轻跺了跺脚:“楚姐姐,他这人怎么这样。”

    “我看他是和你开玩笑。”楚韵笑得格外温和:“似乎胸有成竹。”

    “我去瞧瞧。”陈雨轩眨了眨眼,立即快步追了过去。

    凌威并没有回去休息,而是直接进了隔壁耿忠的房间,耿忠老夫妻两正盯着桌上的一个小玻璃瓶观看,见到凌威,耿忠微微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椅子:“凌医生,请坐重生之医技强国。”

    凌威刚坐下,陈雨轩就气势汹汹地走进来,大声说道:“凌威,你说休息,怎么跑到耿老爷子这里来了。”

    “看看这个。”凌威指了指小玻璃瓶。

    “什么玩意?”陈雨轩一把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又打开盖子闻了闻:“一股膏药的味道,应该是外用药。”

    “不愧是药王的弟子。”凌威笑着说道:“问一下就知道用途,厉害。”

    “别拍马屁,说,干什么用的?”陈雨轩把玻璃瓶放回桌上,紧盯着凌威。

    耿忠向陈雨轩笑了笑,做了个别着急的手势,又拿出一张膏药递给陈雨轩:“你再闻闻,是不是很相似。”

    “几乎一模一样。”陈雨轩闻了一下,她对于自己在药物方面的天赋很自信,语气肯定地说道:“相差极其微弱。”

    “这张膏药、、、、、”陈雨轩仔细看了看,忽然惊叫一声,瞪大眼睛:“曹龙的。”

    “不错,这是曹龙的膏药。”耿忠声音不慌不忙:“桌上这瓶药液是根据凌威写出的秘方熬制的。如此巧合,我要没有看错,除了多一味千年灵芝,其他一模一样:邪王戏妃小说5200。”

    “曹龙偷去了我们的药方。”陈雨轩想起那天晚上失窃的事情,脱口而出。

    “应该不是曹龙。”凌威深思着摇了摇头:“当时的药方还少了一味药,短短几天竟然配制出如此妙方,一春堂如果有此实力,就不用在建宁这样的小城市开设店铺了。”

    “不是曹龙,如此厉害的药物水平,还会有谁?”陈雨轩满脸疑问。

    “不用想那么多。”凌威挥了挥手,似乎要挥去满心烦恼,笑着说道:“当务之急就是要看看药效,我相信加了千年灵芝绝对不会低于曹龙的膏药。”

    “原来你早有准备。”陈雨轩恍然大悟,怪不得凌威刚才在楼上满不在乎地和自己开玩笑。

    “你以为我会轻易接下曹龙的挑战。”凌威自信地笑了笑:“我还不至于那么蠢。”

    耿忠拿起药瓶交给凌威:“此药挥,并不适宜制作膏药,还有几瓶我马上熬制成功。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实验,使用要慎重。”

    “这简单,我自己来试试。”凌威说着挽起裤脚,露出伤痕累累的小腿,打开瓶盖,用棉球小心在疤痕上擦拭一点,一股清凉的感觉掠过,忽然,腿上又升起一股如刀割般剧痛,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每天两更,明月很努力,期望评论和表建议,以便更好为大家服务,写得更精彩,谢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