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妙手回春(二十)你愿意娶我吗-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一辆棕色轿车停在开源娱乐城门前,程明清和程新华望了望气势非凡的大门,缓步踏上台阶红颜绕指柔最新章节。{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爹。您带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陈新华不解地打量着四周,这种场所他经常来,灯红酒绿,依红偎翠,没有哪位年轻人不喜欢,可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绝对没有父子一起消费的。

    “向你介绍一位朋友,我刚认识的,年轻人,应该和你谈得来。”程明清直接走向二楼,似乎轻车熟路,边走边说:“日本人,叫井上正雄,表面上是做药材生意,但据我观察,背景不一般,你不能总是跟着我,也应该自己闯一闯代班红娘快眼看书。”

    “知道了,爹。”程新华眼睛瞄着从身边走过的一位娇艳女子,回答得心不在焉。

    “想什么呢,你这种经常魂不守舍的样子迟早会坏了大事。”程明清不用回头都知道儿子的动作,语气不悦地说道:“男儿志在天下,开创事业,别老盯着女人。”

    “我没有。”程新华轻声狡辩:“我在想今天保和堂的事,马长利等中医师平时都是德高望重,尽然为了一块玉佩不顾形象。”

    “你现在知道祝子期的那笔财富多么惊人了吧。”祝子期停下脚步,看了看空荡荡的走道,神情严肃地盯着程新华:“随便拿出的一块玉佩就能引起悍然大波,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得到它,但是你要记住绝对不可以向井上正雄透露半点藏宝的消息。(《》免费小说 )”

    “为什么?”程新华疑惑地说道:“不是要和井上正雄交朋友吗。”

    “朋友有好多种,但有一样东西足以破坏所有的友谊和合作。”程明清语气很冷,说得一字一板,似乎要程新华记住每一个字:“那就是财富,尤其是祝子期手中的巨大财富。”

    保和堂。

    看着空荡荡的大厅,陈雨轩颓然坐在椅子上,苦笑着看了看凌威:“十天,是不是太仓促了。”

    “我们只有十天其他书友正在看:英雄无敌之救赎。”凌威棱角分明的脸颊平静如水,淡淡说道:“既然曹龙有把握十天消除疤痕,我们也只能在十天之内找到治病的方法。”

    “十天,太难了。”楚韵一脸凝重,秀丽的眼眸中带着忧虑:“这可是世界难题。”

    “如果我的方法十天无效,也就没有别的办法。”凌威目光期待地看着祝玉妍:“祝姑娘,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

    “不着急,你们慢慢想办法。”祝玉妍低声说道:“我可以把曹龙的膏药一只胳膊贴五张,到时候不分胜负,我依然可以在你们这里治病。”

    “绝对不行,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凌威语气忽然严肃起来:“一切都以你的疾病为主,不可以作弊,不然我们和他们有什么两样。”

    “说说你的办法。”陈雨轩可没有楚韵那样有耐心,目光清澈地看着凌威,直接询问。

    “利用改变体质的针法。[看小说上《》]”凌威思索着说道:“经过昨晚的实验,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变化,以为需要慢慢来,刚才一怒之下拍下了桌子的一角,才猛然想起来,体质已经改变,只是不知道如何运用潜力而已,也就是说,潜力一直存在,也在不断挥着作用,不知不觉改变体质。”

    “你们成功了。”楚韵一脸喜悦,看着缺了一角的桌子:“如果人体蕴含如此大的能量,一定可以恢复免疫系统,祝姑娘的病也就有了希望。”

    “这话是真的吗雁南飞。”朱珠脸上也是一脸惊喜,崇拜地看着凌威:“我们小姐有救了。”

    “说成功还为时过早。”凌威笑得轻松一点:“这需要祝姑娘配合,说不定还要承受痛苦。”

    “痛苦无所谓。”祝玉妍声音很弱,经过刚才的吵吵嚷嚷,她的生命又消耗了几分。

    凌威看了看祝玉妍,忽然挥了挥手:“梅花,朱珠,扶祝姑娘上二楼房间,陈雨轩,准备参汤,保护病人元气,另外,任何人都不准打扰。“

    凌威表情严肃,话语果断,沉着冷静,就像一位运筹帷幄的将军。梅花和朱珠立即扶起祝玉妍走向二楼。陈雨轩转身吩咐柜台上的伙计,声音清脆:“今天不接受病人,除了抓药熬药和一些老顾客,其余就诊的人一律挡驾,包刮来访的客人。”

    一碗温热的参汤喝下去,祝玉妍精神振奋了许多,嘴角浮起一丝微笑,虽然布满疤痕,但还是显出几分妩媚。{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别害怕。”凌威笑着说道:“只是用几根银针,不痛。”

    “我信任你。”祝玉妍眼中浮起一点温柔。

    “这才像个乖孩子。”凌威伸手轻轻抚摸一下祝玉妍的满头黑,在医生的心中,每一位病人都是需要精心呵护的孩子。质虽然有点暗,但入手还是柔软温馨,凌威轻声说道:“你的头很美。”

    “我也就只剩下这一头秀没毛病了、”祝玉妍略显调皮地笑了笑,心情似乎很舒畅:苹果怪盗最新章节列表。

    “好,我们开始治疗。”凌威当然知道抓住时机,病人心情舒畅无疑是最佳状态。

    “脱去上衣。”凌威低头检查银针,随口吩咐。祝玉妍微微一怔,手下意识地捏住衣衫的下摆,神情扭捏。

    “没关系,我们都是医生。”陈雨轩微笑着说道:“现在运用的是一种新的针灸方法,不能有半点差错,所以要脱去衣服。”

    “可是、、、、、”祝玉妍眼角瞄了一下凌威,欲言又止。

    “他是主角。”楚韵轻轻笑了笑:“我们总不能让他离开吧。”

    “怎么啦?”凌威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几个人。

    “你自己问。”陈雨轩转脸看着凌威,偷偷调皮地眨了眨眼。

    凌威看着低头不语的祝玉妍,略加思索,忽然说了一句出乎意料的话:“陈雨轩,你们都出去,我一个人来。[看小说上《》]”

    “一个人?”陈雨轩疑惑地瞪大眼,这么多女人在祝玉妍不好意思脱衣服,留下一个大男人就更不愿意了。

    “是的,就我一个人。”凌威重复了一句:“没有我的话,你们不要进来。”

    楚韵见凌威不像开玩笑,拉了拉陈雨轩的胳膊,轻声说道:“我们出去吧颓废美男全文阅读。”

    “脱吧,方便扎针,还要观察一些局部变化。”凌威关上房门,说得随便轻松,奇怪的是祝玉妍也感觉自然了很多,取下脖子上挂的一个香囊,缓缓脱下上衣,躺在床上,只剩下一个胸罩,皮肤虽然有很多疤痕,但还是可以看出细腻光滑,平坦的小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流露着女子青春的气息。

    凌威这样做纯粹是一个医生的经验,和对女人的了解无关。不过道理很简单,一个女人可以当着许多女人的面脱衣服,也可以对着一个男人脱衣服,但绝对不会在有女人又有男人的情况下脱。

    “我下针的时候,告诉我什么感觉,我慢慢调整力道。”凌威小心翼翼地在祝玉妍胳膊上扎了一针,先从这里开始确保出现什么意外只会伤及四肢,不至于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有点麻,向手指方向放射。”祝玉妍微微闭上眼,方便体会身体中的感觉,另外她有点怕凌威的清澈目光,一想到自己几乎**,微微脸红心跳。

    凌威手指在针尾动了动,祝玉妍上臂的青筋立即微微暴起,慢慢蠕动着,她忍不住惊呼一声。凌威立即提醒:“别乱动,看看是否能够承受。”

    祝玉妍平缓呼吸几下:“能承受,还可以加大一点。”

    “好。”凌威精神集中,眼睛光芒闪闪,手指在针尾弹了几下。这一次祝玉妍的反应更加强烈,手臂不由自主地颤抖紫花情梦。

    “坐起来。”凌威说着伸手拥住祝玉妍裸*露的肩膀,扶着她端坐,右手银针毫不迟疑地扎进后背的隔俞穴。祝玉妍只觉得全身血液迅加快流动,胳膊上的胀痛立即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舒畅感。

    凌威静静看着祝玉妍的脸颊,一片艳红,呼吸急促,鼻翼微微煽动,足足过了五分钟才恢复平静。凌威缓缓把她放到床上,长长舒一口气。

    “效果还可以吧。”祝玉妍微微张开眼,看着凌威略显疲倦的脸颊。

    “效果你自己最清楚。”凌威微笑着说道:“身体是不是感到轻松多了。”

    “是。”祝玉妍挥动一下胳膊:“不过有点渴。”

    “气血运行太快,身体出汗,难免口渴。”凌威用一条棉毛巾擦拭着祝玉妍脸庞上的汗水,细腻温柔。祝玉妍眼中忽然有点湿润。自己的疤痕自己看着都有点恶心,凌威竟然没有一丝反感,呵护备至。

    毛巾掠过身体,有一丝痒痒的感觉,祝玉妍眼眶沁出一点泪珠。凌威慌忙擦拭一下:“你哭什么,是不是皮肤很痛。”

    “不是。”祝玉妍眼珠清澈:“凌医生,我身上的疤痕是不是很丑?”

    “没关系,疤痕会好起来的。”凌威轻声安慰。

    “唉其他书友正在看:总裁试婚快眼看书。”祝玉妍忽然叹息一声:“我看过报道,疤痕是终身难以消褪的。”

    “祝姑娘,你别多想。”凌威笑着说道:“我相信你会好起来,再说一个人的美心灵更重要,如果美如天仙心灵丑恶也会令人厌恶。”

    凌威想起那个天马舞厅见到的刘诗婷,由感而,凭良心说那个女孩很美,美得让男人难以把持,可是她竟然用身体交换利益,又令人极度厌恶。

    “如果病好了,留下疤痕,还会有人娶我吗?”祝玉妍心里还是很纠结,期待地看着凌威。

    “会得,一定会。”凌威语气不容置疑,必须给祝玉妍最大的信心。

    “要是你。”祝玉妍加重语气,微微有点羞涩:“你愿意吗?”

    这个问题突如其来,让凌威淬不及防,他猛然愣住了。心中一直装着那位苦苦寻找的温柔女孩,从来没有其他的念头,要是别人,无论怎样貌美,凌威都会一口拒绝,可是祝玉妍他却无法拒绝,这关系到病情的康复,如果病好了还是遭人嫌弃,祝玉妍立即就会心灰意冷,改变体质的治疗也会因此无法进行下去。

    “我知道答案了,我本不该奢求什么,能让我活着陪伴我爹最后的岁月已经是上苍的恩赐。”祝玉妍见凌威犹豫,脸上立即浮出一片忧伤,声音有点凄凉,眼神黯淡下去,生命瞬间又恢复到几天前的那样,油尽灯枯,岌岌可危

    “你不能这样。”凌威脱口而出:“我愿意。”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