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留下-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两章合在一起,新书榜期间,继续求票,

    中药铺诊治的多是慢性病,大多数是老一辈积累的一些老顾客,上午接二连三地来了十几个人,都是冲着陈雨轩,她刚回建宁短短几个月,声名鹊起,不仅是因为她得到父亲的真传,更主要的是他还专门到川藏药王那里学过:冒牌甜姊儿最新章节。[看小说上《》]凌威随手接了几个,常见病,风湿关节痛,胃病等,号脉,开方,简单得很,不过凌威对待每个病号都是面色郑重,楚韵在一旁暗暗点头,无论他是什么出身,这种态度就适合做一个好医生。

    “马有才,感觉怎样?”一个多小时以后,凌威站起身,缓步走到马有才面前,面带微笑其他书友正在看:代打老公全文阅读。

    “好多了,好多了。”马有才连声应承:“你真是神医,我觉得腰间一片温热,舒服。”

    “别称我神医,能做个名医就心满意足。”凌威一边说一边弯腰取下马有才腰间的银针,淡淡说道:“药方不要开了,直接吃六味地黄丸,滋阴药。”

    “六味地黄丸,太简单了吧,陈云宇出手可都是大补的药。”马有才见凌威开的药竟然是常见药,大为奇怪,失声大叫。楚韵和陈雨轩等人也一起望过来。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凌威淡淡说道:“只要能治病就是好药,拿药去,六味地黄丸,其他药一律停服,还有,三个月之内不近女色,戒辛辣烟酒。”

    “三个月?”马有才为难地说道:“时间太长了吧。”

    “如果坚持不了就不要再来了。”凌威坐回到椅子上,端起茶悠闲地喝了一口:“还要针灸七天,记住马上把马大胡子等人的工钱结了。”

    马有才还要说话,他的妻子慌忙拉了他一下:“按照医生说的办,难道你这几个月还要去找小老婆快活不成。”

    “我哪有啊。”马有才到柜台上拿了几瓶六味地黄丸,一边向外面走一边叫屈。

    “你要是没有,刚才凌大夫让你三个月不近女色,干嘛哭伤着脸其他书友正在看:学着当老公快眼看书。”马有才的妻子大声嚷嚷:“回去我再慢慢调查,看你到倒底回事。”

    两个人慢慢走了出去,陈雨轩等人忍不住放声大笑,就连最后两个病号也笑了起来。笑声中,梅花手指捻着一根银针来到凌威面前:“师傅,是这样拿针的吗?”

    “手法不错。”凌威微微点了点头:“不过,针灸主要凭手部感觉,每一针下去的感觉都不一样,要想做一个好的针灸医师,,必须进行刻苦训练,直到凭手感就能掌握病人每一条经脉的气血流动。《》()免费小说”

    “怎么训练?”梅花仰着有点妩媚的俏脸,眼珠黑亮。

    “先用棉花球训练手感,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凌威语气清晰慎重:“只有在自己身上练习,才能体会到病人的感觉。”

    “会不会很疼?”梅花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毕竟在自己身上用长长的银针扎进去,难免手软。

    “扎在穴道上会有酸麻胀的感觉,那叫得气,扎偏了当然痛,你以为一个好的医师会轻易学成吗,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凌威语气严厉了几分:“你要是不愿学,现在还来得及,而且,,开始学针灸用市面上常用的钢针,不容易弯曲和折断,疼痛却会大一点。”

    “我愿意学。”梅花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只要能成为一个好的针灸医师,什么痛我都接受。”

    “我可不是吓唬你。”凌威盯着梅花:“我开始学的时候也是好奇,后来却现需要过人的耐力,不是凭简单的决心可以做到的:狂魂最新章节列表。”

    “你在自己身上练习了多久。”梅花好奇地看着凌威。

    “时间倒是不长。”凌威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挽起长裤的裤脚,露出一截略显消瘦的小腿:“两个月,躺在床上不停地练习。”

    看着凌威的小腿,梅花失声尖叫,陈雨轩和楚韵也是吸了一口凉气,他的小腿肌肉不太丰满,却密密麻麻呈现许多针眼,针灸的针眼很细小,按理不会留下疤痕,凌威的腿一定经历过成千上万此练习才会如此。

    其实,凌威的腿部并不仅仅是练习针灸所致,腿部骨头粉碎后,为了保持腿部神经的灵敏,凌威一边练习针灸一边狠狠用针刺激。

    “你腿上的疤痕可以去掉。”陈雨轩深思着说道:“我爹有一个药方,不过不太全面,熬制方法也很特别,我研究了很久,只差一点就成功了。”

    “真有那样的奇方。”楚韵惊讶地说道:“要是能去掉疤痕那可是太神奇了,现在医学还采用植皮美容等手法,祛疤的产品都不过关,副作用还很大。”

    “我也有一个方子。”凌威说着随手写了一会,让梅花递到陈雨轩面前,和陈雨轩的方子摆到一起。(《》免费小说 )楚韵探头看了看,惊讶地瞪大眼:“好奇怪,你们的方子一模一样。”

    陈雨轩微微一震,立即凝神细看,脸色越来越凝重,抬起头低沉地说道:“凌威,你的方子哪来的,我爹说了这是秘方,还有一味药记在心里,显然你也知道那一味药小二哥威武快眼看书。”

    “哪来的你不用问。”凌威笑了笑:“这个药方关键是熬药,我也研究了很久,效果甚微。”

    “我们不讨论这个了。”陈雨轩见凌威不愿回答,立即转了个话题,为最后两位病人开好药方,,站起身,笑着说道:“凌威,我带你去看看刚刚买的机器,可以熬制中药,比医院里的还先进,省去了中医病人自己熬制中药的麻烦。”

    “你们忙吧。”楚韵拿着一本书,向陈雨轩扬了扬:“这本中医理论我带回去看,有空再来请教。”

    “楚韵姐,我们还没聊几句怎么就走了。”陈雨轩拉着楚韵的手:“在这里吃午饭吧。”

    “不行,我还要照顾心脏移植的病人,那可是我最大的任务,我打算写一篇论文呢。。”楚韵理了理鬓角的秀,温柔中平添几分妩媚。

    “又是那个亿万富翁,糟老头子。”凌威淡淡笑了笑。

    “对,还是那个糟老头子。”楚韵眉眼露出一片笑意,挥手告辞,她没有多嘴,既然小曼并不想太张扬,自己作为主治医生又何必多事,在凌威心中动手术的对象是一个糟老头子和少女并没有差别,他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况且亿万富翁是老头子也切合实际,如果说是一个少女,别人一定追问,自己又要枉费口舌,何必自找麻烦。

    保和堂熬药的房间很大,几个身穿蓝色服装的工人正在忙碌着,不过熬药的方法很不统一,有用老式炉火,有用电磁炉,最显眼的是一台机器,摆在靠墙边,两个人正在低头摸索着,凌威瞄了一眼,笑着说道:“你这里的熬药方法是老中青三结合,有原始的,也有最先进的:噬魂断天最新章节列表。”

    “我正在探究哪一种方法妥当。”陈雨轩思索着说道:“我担心高科技会使许多药的药性改变。”

    “有结果了吗?”凌威饶有兴趣地看着几种不同的熬药工具,中药的熬制比较麻烦,药味也比较冲,加上又苦又涩,没有西药来得方便,这也是中医的一个缺点。《《》免费》而且中国人有个习惯,生病了大多不想让邻居街坊多知道,为了避免四处飘散的药味,熬药自然就放在药铺进行,病人花点手工钱,既方便又能保证药性。。

    “哪有那么简单。”陈雨轩嘴角露出一丝清丽的微笑:“这台熬药的机器我是从国外进的,比起一般的机器更能保持药性,据说起到小火慢熬的效果。”

    “真是滑稽。”凌威微微叹息一声:“中药的熬制竟然依赖外国人的技术。”

    “没办法,我们不能再固步自封。”陈雨轩轻声说道:“除非找出这种机器的缺点,否则只有接受,”

    “好像熬好了,我们瞧瞧。”陈雨轩走近熬药的人,声音清脆地说道:“效果怎样,容易掌握吗。”

    “容易,温度刚好,又可以自动包装,方便多了。”一位工人抬起头,是张虎,凌威第一次来保和堂见到的那位挑水老人,笑容还是那么温和:“二小姐可是做了一件大好事,这样就省了许多人力,又快又好其他书友正在看:外遇小说5200。”

    “那倒不一定。”另一位工人抬起头,陈雨轩吃了一惊:“老人家,怎么是你?”

    那人竟然是早晨被撞的老人,腰还是微微有点驼,不过精神好了许多,见到陈雨轩一脸吃惊,老人微微笑着:“你不是让我熬药吗,闻到药香我就过来看看。”

    “我忘了问您贵姓。”陈雨轩微笑着说道:“您不用急着做事,身体要紧。”

    “我姓耿,叫耿忠,二小姐多多关照。”老人说着微微弯了下腰。

    “您别这样。”陈雨轩连忙扶住老人的肩膀:“就叫我雨轩好了,您的岁数比我爹还要大。”

    “不,还是叫二小姐顺口。”耿忠低声说道:“我以前帮人熬药,大家都称呼她小姐。”

    “是哪位中医世家?”陈雨轩好奇地柳眉微挑:“专人熬药应该是名门吧。”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老人忽然摇了摇头,神色黯然:“不提也罢。”

    每个人都有不愉快的回忆,一位年过花甲的落魄老人更有难言的往事。凌威见耿忠脸色伤感,心中微微一热,上前一步岔开话题:“耿老爷子,刚才你说不一定是怎么回事?”

    “我是说这种熬药的机器:明月照清空快眼看书。”提到熬药耿忠神情立即振奋一点:“熬制一般的药物确实先进,我们平时熬药大多数是一次性下料,小火慢熬,三碗煎成一碗,但是一些特殊的药物就不同了,”

    “这点我倒是知道。《》()免费小说”陈雨轩若有所思:“有一些药材要特殊对待,先煎的,目的为了增加药物的溶解度,降低药物毒性,充分挥疗效,比如有毒药物:乌头,附子,雪上一支蒿,商6等,还有矿物类,动物骨类:生石膏,穿山甲,珍珠母等。应先煎15~3o分钟。再就是后下。目的为了减少挥油的损耗,使有效成分免于分解破坏。比如薄荷,木香,青蒿,玫瑰花,大黄,钩藤,番泻叶等。一般在煎好前1o~15分钟入药即可,还有在其他药物煎得虑出液后,再入药液中溶化,阿胶,龟胶,鹿胶,蜂蜜,硭硝等。”

    “另外还有另煎的。”凌威补充道:“贵重药材如:羚羊角,人参等,花粉淀粉等则是用布包煎。”

    “你们说的很全面,也了解,但真正如此做的有多少。”耿忠语气有点遗憾:“大多数还是一锅烩,药性大大减低,不是老祖宗留下的药方无效,而是后代人偷工减料。”

    “不过药材先后加热的顺序和时间机器可以调节,不成问题。”陈雨轩顺手拿过一张说明书,一边看一边说道:“只要熬药的人掌握好药性就可以了。”

    “这也只能用于一般药方。”耿忠谈起熬药来精神矍铄,毫无讨饭花的样子,口齿稳重“还有一些奇方就无法熬制了,许多方子两种药物在一起有副作用,必须另一种药物中和,那一种重要药物放入药中的时间至关重要,丝毫不能差错,这就是中医的一些所谓秘方,其实也不过是一两味药比较特殊而已仕途风流。”

    “您了解一些秘方的药性吗。”凌威忽然灵机一动,拿出刚才在大堂写的药方:“您看看这张秘方如何?”

    四周熬药的工人此时一起抬起头奇怪地看着凌威,既然是秘方怎么可以轻易示人,这小子是哪一门的弟子,传扬出去岂不会被师长打掉大牙。

    耿忠对于秘方倒是毫不惊奇,随手接过去看了看:“我只知道一些药性,至于药方什么作用就不知道了,但是不能内服是肯定的。”

    “这是修复疤痕的药方。”凌威期待地看着耿忠:“您看看缺少了什么?”

    “缺少什么我不知道,我不是医生。”耿忠摇了摇头:“但是,我可以肯定要达到最佳效果,必须放入少许千年灵芝作为药引。”

    “又是千年灵芝。”凌威苦笑了一下,收起药方:“真是和我有缘,慢慢想办法吧。”

    “老爷子,以后这药房熬药的事您就多费心。”陈雨轩心中一动,扫了一眼张虎等人:“从今天起,你们一律听老爷子的吩咐,不得擅自主张,我们在前面坐堂开的药方固然重要,熬出来的效果直接影响病情,也同样马虎不得。”

    陈雨轩用人大胆,宣布耿忠管理熬药的事务时脸色清丽,毫不犹豫,干净利索,全身散着一股亮丽的气息,看得凌威暗暗点头,怪不得老掌柜把药铺交给陈雨轩,她果然非同凡响其他书友正在看:设计面对面。

    “二小姐,我可担当不起。”耿忠缓缓摇了摇头:“我一把老骨头,洒水扫地还差不多。”

    “您就不要推脱了。”陈雨轩满脸微笑:“现在这里就是您的家,有什么事您吩咐我一声就行了,我们现在看看您的住处准备好了没有。”

    “二小姐,你真是好人。”老人领先向后院走去,嘴里不停念叨着:“这年头好人不多见了,好人有好报,好人有好报啊。”

    “你如此信任一位刚认识的老人,是不是有点草率。”凌威走在陈雨轩的身边,小声说道:“熬药可是非同小可,直接影响到药方的疗效。”

    “应该没问题。”陈雨轩自信地笑了笑:“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你的直觉很管用吗?”凌威看着后院两边的房子,淡淡说道:“你选用我也是凭直觉。”

    “不错,从小到大,我的直觉还没有错过。”陈雨轩毫不掩饰:“我相信选择你是保和堂的福气。”

    “别高兴得太早,我还没有答应你,况且我的手艺我自己知道,还没到那种挑起一片天的地步,不然,我就用不着做游医来增强经验。”凌威瞄了陈雨轩一眼,快步走向耿忠的房间。

    房间不大,但两位老人住起来还算宽敞,二十平方左右,墙壁乳白色,光洁一场,似乎刚粉刷过不久,有桌椅等生活用具,一张木床摆在靠墙边,耿老太太正拿着床单铺床,见凌威和陈雨轩进来,抬头微微笑了笑,脸色温和,年纪虽然大,牙齿却完好无损,透露着与乞讨极不相称的洁白光泽,配着脸颊的弧线,隐约可见当年也是个绝色佳丽冤家不是她最新章节列表。凌威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但一时却说不出什么不妥,走到老人近前,拿过床单,微微笑着说道:“您歇一会,我来帮您铺床。”

    “师傅,我来吧。”梅花机灵地拉住床单的一角,和凌威拉开慢慢放在床上,接着又拿过棉被,凌威继续伸手,陈雨轩一把拉开他,咯咯娇笑:“还是我和梅花来吧,你一个大老爷们,铺床也是皱皱巴巴。”

    陈雨轩手脚麻利,一两分钟就和梅花把被褥铺得服服帖帖,直起腰看着凌威,温润的脸颊上带着一些自得:“怎么样?不错吧。”

    “确实不错。”凌威看着整齐的被角,不得不佩服地点了点头:“女孩子就是细心。”

    “让梅花以后就跟着你,怎么样?”陈雨轩笑得有点妩媚。

    “不用,不用。”凌威连忙摆手:“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再说让一个小姑娘跟着也不方便。”

    “那么,你就搬过来。”陈雨轩望了望院子里的其他房间:“这个院子还有几间空着,我和梅花就住在隔壁。”

    “你也住在这里?”凌威有点诧异,这里的房间虽然整洁但毕竟不大,作为保和堂的小老板居住未免有点狭小。

    “室雅何须大。”陈雨轩抬手拂了一下额头的刘海:“到我房间坐坐:穿越之异界遇到爱全文阅读。”

    “很荣幸。”凌威嘴角浮起一缕微笑。

    “走吧。”陈雨轩转过身躯,刚要挪步,耿忠忽然咳嗽起来,一口痰脱口而出,刚好落在陈雨轩的鞋子上,耿老太太立即拿着一张卫生纸,弯下腰,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擦一擦。”

    “没关系。”陈雨轩微笑着接过老人手中的纸,自己小心地擦去鞋子上的痰液,站起身说道:“梅花,准备一个痰盂,放到这间屋里。”

    “是。”梅花清脆地答应了一声。

    凌威望着陈雨轩窈窕的身形,这女孩举止自然,毫无做作,全身散着一股真诚坦荡。他的眉头皱了一下,脱口而出:“陈姑娘,我答应你。”

    “答应什么?”陈雨轩转过脸,疑惑地看着凌威的脸颊。

    “在你这边坐堂。”凌威语气坚定,

    “你不是说还要考虑一下吗?”陈雨轩脸颊上浮出两个酒窝,笑得灿烂。

    “考虑好了。”凌威走出房间,看着远处的天空:“我四处流浪无非为了积累经验,在你这里可以接触大量病人,又不用餐风露宿,何乐而不为。”

    “太好了。”陈雨轩掩饰不住喜悦,大声叫道:“梅花,马上把凌威的行李搬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