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子午流注(中)-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子午流注?”夏侯公子微微皱了皱眉,声音低了一点:“什么东西:锦医卫。[看小说上《》]”

    “子午流注是中医针灸的一套神奇针法。”楚韵对出名的一些中医方法还是比较了解,侃侃而谈:“中医认为天人合一,人体和天地相连,人体有六阴六阳十二道经脉,与一天十二个时辰相应,气血也按照时间逐一流过每一条经脉,周而复始,根据经脉旺盛和衰退选取一些穴位,针对一些疾病有事半功倍的神奇疗效。”

    “楚医师。”王开元似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你们医院有知道这什么子午流注的吗?”

    “有是有,学中医针灸的都知道点皮毛,但要说精通就很少了。”楚韵想了想:“手艺最好的就是石老先生,可是他退休了。”

    “那怎么办?”王开元把脸转向井上正雄,既然他能够一眼看出自己伤的是肝经,或许有办法。

    “子午流注用于治病确实神奇。”井上正雄微微摇了摇头:“那是针对疾病,但用子午流注伤经脉是更精准的手法,解救也更加难了黄金法眼最新章节列表。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传说子午流注还有更高级的针法,现在中医研究的只是皮毛,不过,没有任何典籍记载。”

    “怎么办?”王开元痛苦地抱着脑袋,与其这样痛死还不如一头撞死。

    “解铃还须系铃人。”井上正雄思索着说道:“谁伤的,知道吗?留下什么话没有。”

    “既然伤了我,怎么会救我。(《》免费小说 )”王开元失望地摇了摇头。

    “能够有如此高深技术的人一定是个医道高手。”井上正雄语气深沉:“医德是学医的第一要素,他只是教训你一下,必定留有余地。”

    “我想起来了。”王开元大声说道:“他让我道歉。”

    “向谁道歉。”井上正雄声音不紧不慢。

    “好像是保和堂的姑娘。”

    “保和堂?”井上正雄面色一动:“对了,保和堂是远近闻名的中药铺,听说老板的针灸也是一流,或许他们有办法。”

    “好,我们去保和堂。”夏侯公子果断一挥手:“万松万宝,把王开元架上车。”

    “等我一会。”楚韵在一旁忽然开口。

    “你去?”夏侯公子疑惑地转过脸其他书友正在看:宦海征途全文免费阅读。

    “我看看小曼,马上回来。”楚韵无暇向他们解释,也不想解释。她是西医学方面的专家,器官移植已经是西医最尖端科学,但还是无法从根本上解除病患,从王开元一身疼痛上,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不过只是一闪而过,也就是一闪的念头,引起了她对中医学的好奇心。

    竹篙在河岸边轻轻一点,小渔船立即顺着河道向前荡去,师小燕清脆地叫了一声:“开船了。”

    “小燕姐,慢点。”小虎和凌威坐在渔船中间,随着渔船晃了晃,小虎慌忙抓住船舷,大声叫道:“别把凌威叔晃到河里去。”

    “凌大哥才没有你那样娇怪,都是大人了,这点颠簸怕什么。《》()免费小说”小燕咯咯笑着,放下竹篙,轻轻晃动双桨,小船平稳了许多。

    “小燕姐。”小虎唧唧咋咋说着:“我称呼凌威叔叔,你称呼大哥,岂不是乱了辈份。”

    “你这么大小孩知道什么。”小燕秀气的脸颊上掠过一丝红晕:“各人称呼各人的,你再多话,小心我把你扔下水。”

    “就会欺负小孩。”小虎噘了噘嘴,不敢再乱说话,和凌威一起望着两岸的绿树和行人。

    “这样才乖。”小燕笑着说道:“今天我带你们到太湖游玩,顺便抓几条‘江刀’回来,这鱼是长江流域的特产,清明前味道可是顶级鲜美。”

    “太好了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小虎兴奋地拍了拍手,船又晃了一下,他慌忙停住笑声,靠近凌威,一只手抓住凌威的胳膊,惹得小燕又是一阵大笑。

    凌威轻轻拍了拍小虎的脑袋,爱怜地笑了笑,旁边几艘游玩的画舫轻轻飘过,留下一片青年男女的笑声,凌威的眉头忽然皱了皱,轻轻叹了一口气。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是一经典乐曲,太湖美,小燕按下按键,里面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小燕,我们这边现一条江*猪鱼,死在河滩上了,你经常到大饭馆送鱼,这玩意有人要吗?”

    “江*猪鱼是海里的东西,很少到内6河道。”小燕大声说道:“死了的海产品多数不能食用,埋了吧。”

    “那我自己处理。”手机那头的声音明显有点失望。《《》免费》

    “等一下,我买。”凌威忽然大声说道:“是不是形体圆滚滚像一头猪,在水里还会喷水的家伙。”

    “是啊。”小燕诧异地说道:“又蠢又大,肉质也不好,况且又是死了很久,要它干嘛。”

    “你别问了,留下。”凌威抬手做了个干脆的动作:“我有用。”

    “好吧。”小燕瞪大疑惑不解的眼睛,对着手机说道:“留下来,在哪?我们这就过去。”

    紫玉河是连接太湖的一道河流,河水比太湖水更加清澈,水浅处几乎可以看到鱼儿在河床上嬉戏,传说这里本身没有河,因为地底下盛产一种名贵的紫玉,挖来挖去就有了纵横的河流,倒底有没有紫玉,不是太清楚,但这河里的鱼味美绝伦可是远近闻名其他书友正在看:官场枭雄最新章节列表。

    建宁市对河道污染十分重视,附近河流不准许机械船进入,游玩的画舫和渔船一律都是人工操作,捕鱼的器械也是最原始,渔网或垂钓,这样一来,捕捞的鱼更加金贵,师小燕父女就是这条河上捕鱼的行家。。每天穿梭在河道上,小燕灵巧的身姿,配着精巧的渔船,本身就是一道风景。

    要去的地方不远,二十几分钟就到了,河岸边围着一群人,指指点点,师小燕把船在岸边系好,三个人沿着石阶登上岸,人群中间的一块大石板上躺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没有鳞片,乍看起来确实像一头猪。

    “就是它了。《》()免费小说”凌威用手按了按,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向师小燕点了点头,目光扫视一下众人,微微笑了笑:“这是谁的,多少钱?”

    “你是小燕的朋友?”一个平头小伙子,站在一旁,身材结实,五官匀称,肤色有点油亮,一看就是经常风吹日赛的人,向凌威微微笑着。

    “二炮,这是我新近结识的大哥。”师小燕声音悦耳清脆:“他医术很高,治好了我爹的老寒腿。”

    “原来是小燕经常提到的神医,失敬,失敬。”平头青年伸出手和凌威亲热地握了握:“我叫马二炮。”

    “过奖了,我只是一个走江湖卖膏药的其他书友正在看:闺秀难为最新章节列表。连个医生都谈不上。”凌威线条明朗的脸颊上带着微笑,指了指江*猪鱼:“是你的货。”

    “捡来的。”马二炮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你要是愿意,直接抬走,分文不要。”

    “这、、、、、”凌威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师小燕。

    “别婆婆妈妈。”马二炮的性格和他名字一样直爽:“平时小燕帮了我们不少忙,许多鱼都是她帮着卖进大酒楼,你再跟我谈钱我可真急了。”

    “恭敬不如从命。”凌威拍了拍马二炮的肩膀:“要是哪位兄弟有什么烧伤烫伤尽管来找我,免费。”

    “免费?”马二炮疑惑地说道:“你配药不要本钱吗?”

    “不要本钱。”凌威拍了拍江*猪鱼:“就靠它了。”

    “它?”师小燕和马二炮同时疑惑地叫起来:“这江*猪鱼有什么用?”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凌威挥了挥手:“小虎,我们把这个家伙弄上船。”

    “我来。”马二炮弯下腰,伸手准备和凌威抬江*猪鱼。

    “等一下。”师小燕拦住凌威,大声向一旁的另外两个小伙子说道:“凌大哥身体比较弱,不太方便,你们帮个忙吧。”

    “怎么不早说其他书友正在看:裂婚最新章节。”马二炮向另外几人一挥手:“哥们利索点。”

    噗通一声,江*猪鱼被扔到船上,凌威谢过几人,三个人重新登上小船,船上装进足有二百来斤的家伙,吃水很深,小燕一边划船一边笑着说道:“看来太湖是游不成了,先把这个大家伙送回去再说。”

    “对,我们先回去。”小虎对江*猪鱼的兴趣显然比游太湖还要大,看着江*猪鱼说道:“是不是要扒皮,我看看里面什么样。”

    “等会把它大卸八块。”小燕一边说一边大声笑着,笑声如同悦耳的风铃,在水面上飘荡。

    河道经过市区一个比较繁华的地带,窄了一些,师小燕放慢度,小虎站起身向岸边四处张望,指指点点,不是出一阵笑声,凌威也受了点感染,脸上的神色欢快了许多。

    几个身影映入眼帘,小虎忽然惊叫一声躲到凌威身后,小声说道:“那天在大虹桥上抢我们灵芝的那个人。”

    “我看看。”凌威放眼望去,两三个人正站在河岸边,其中一位脸皮白皙,最显眼的是嘴角一颗大黑痣,是夏侯公子。

    “没事,我们不理他们。”凌威拍了拍小虎的肩膀,两人一起低下头,假装没有看见。

    “喂,麻烦你停一下。”有人大声叫喊,凌威听出是夏侯公子的声音,转脸对小燕说道:“别理他们,走。”

    小燕双臂一用力,船一下子窜出十几米,河岸上又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凌威,停一下其他书友正在看:天珠变快眼看书。”

    指名道姓了,凌威不由得苦笑一下,听出是那位楚韵姑娘,不得不站起身,向岸上招了招手,小燕把船靠到岸边,看着夏侯公子和楚韵走下来,身边还有一个留着八字胡的青年。

    “你们叫我有什么事吗?”凌威站在船头,身体站得笔直,如同风中的桅杆,脸上平静无波,胡须略显凌乱,配着剑眉和深邃的眼神,几分沧桑中还带着一丝不容逼视的威严。

    “王开元一直疼痛不已。”夏侯公子懒得转弯抹角,直奔主题,声音温和:“我们正要到保和堂去,刚巧看到你,还请你抬一下贵手。”

    夏侯公子虽然家财万贯,人却不是太张扬,在建宁市他的口碑一向很好,对人温和宽厚是出了名的,他心中对凌威虽然愤恨不已,脸上的笑却十分坦诚,可惜凌威并不买账,冷冷说道:“王开元去保和堂向陈姑娘道过歉没有?”

    “没有。”楚韵在一旁接口说道:“王开元正要过去。”

    “你们先去吧。”凌威指了指前方不远处:“保和堂后门有一个小码头,我们马上也过去。”

    说完,凌威转过脸,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向小燕挥了挥手:“开船。”

    看完了,有票支持一下,谢谢,下月开始每天两章,期待您的眷顾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