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千年灵芝(下)-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支小小的灵芝,八万多,确实抵得上黄金的价格,别说陈家兄妹,就是围观的人都觉得凌威的价格有点离谱,骤然听到有人要买,目光唰地一下都转了过去,人群也散开一条路,有人发出低声惊呼:“夏侯公子。”

    落入眼帘的是四五个年轻人,肩膀都明显宽阔地张着,西服领带配着微微凸起的肚子,一群家财丰足的年轻公子哥。领头之人长方脸,五官端正,浓眉大眼,白皙的皮肤,算得上一个标志的男人,嘴角一颗大黑痣,没有显得难看,倒有几分端正大气,他就是夏侯公子。

    在建宁市,居民可以不知道市长是谁,但不会不知道夏侯公子是谁,他原名叫夏侯共治,有治理天下的意思,共治和公子的音差不多,人们叫顺了嘴,他的真正大名倒是被忘记了。

    夏侯公子在继承家族原来的服装业之后,迅速进军各种服务类的产业,短短几年,在建宁餐饮娱乐方面创下了巨大的业绩,在市中心经营着最豪华的开源娱乐场,是有钱人消费的首选场所,在建宁许多小老板都以能够进开源痛痛快快消费一把为荣,当然价格也是不菲。

    凌威不是建宁人,对夏侯公子的大名还是比较陌生,不过看几人身边的宝马车和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也猜得出是有钱有势之人,伸手拉着有点惊恐的小虎,静静扫视着面前的一大群人。

    “灵芝在哪?”夏侯公子语气不容置疑:“拿来给我。”

    “你买灵芝干什么?”凌威声音平静,目光平视着。

    “送人。”旁边一位青年大声嚷道:“你只管卖东西,干什么用,你管得着吗?”

    “我在和这位夏侯公子说话。”凌威瞥了一眼说话的年轻人,只见他五官还算端正,就是目光略显猥琐,带着一丝残暴的意味。看起来就有点不舒服,凌威冷冷说道:“你是谁,不买不要插言。”

    “我是谁?你还问我是谁。”目光猥琐的青年见凌威不认识他,似乎受到了侮辱,大声叫道:“你不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这个开源娱乐城的副经理兼保安队队长,王开元。”

    “失敬,失敬。”凌威看了看围观众人,一个个眼色都有点畏惧,立即知道眼前这个王开元是什么货色,一个狐假虎威,飞扬跋扈的走狗罢了,调转目光不再理他,对夏侯公子微微笑了笑:“对不起,已经被被人买走了。”

    “谁?”王开元大声说道:“刚才不是还说没人买吗?”

    “她买了。”凌威指了指亭亭玉立的楚韵姑娘。

    “小丫头,灵芝拿过来。”王开元看到楚韵手中的东西,眼睛立即亮了起来。

    “总要有个先来后到的吧。”石莲花不服气地嚷了一句,不过声音很小,有点后劲不足。

    “没你说话的份。”王开元粗暴地瞪了一眼石莲花。

    “你想干什么?”楚韵冷着脸大声说道:“光天化日,你还敢抢不成。”

    “我就是抢又能怎么样。”王开元露出不可一世的嘴脸,在夏侯公子面前,他可不能示弱。

    “不得对楚医师无理。”夏侯公子忽然低沉地呵斥了一声,王开元微微一愣,仔细看了看楚韵,脸上浮起一丝微笑:“你就是做心脏移植的楚大医师。”

    “不敢当。”楚韵语气平淡,俏脸带着一丝薄怒。

    “我没猜错的话,你们都是为了那个做心脏移植的富翁。”凌威微微叹息一声,看着夏侯公子:“一个糟老头子,巴结他干什么。”

    在凌威看来,一个家财亿万的富翁,不是年过花甲,也是五十出头,这种人除了钱,好像实在没有巴结的理由,他做梦也想不到,夏侯公子急急匆匆要巴结的是个国色天香的少女,而且是许多名门望族富家公子的倾慕者。

    “糟老头子?”楚韵和夏侯公子一起诧异地叫了一声,迅即明白过来,一般平头百姓知道有心脏移植这么回事就不错了,谁会关心花几十万做手术的是什么人,叶家对消息又严加封锁,凌威误认为是糟老头子也就不足为奇。

    “楚医师,既然我们的目的一致,你就把这株灵芝让给我吧。”夏侯公子微笑着说道:“你们医院同时可以省下一笔钱。”

    “这个、、、、、”楚韵犹豫了一下,医院确实没有出八万来买这株灵芝,自己的权限也没那么大,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凌威见楚韵犹豫,陈氏兄妹似乎也有点惧怕夏侯公子的威严,站在一旁观望,一言不发。心中掠过一丝不快,伸手夺过楚韵手中的灵芝,放入包中,大声说道:“不卖了,小虎,收拾东西,回家。”

    情况陡变,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面对如此昂贵的价格,凌威竟然拒绝交易,太匪夷所思了,难道又要涨价?大家同时愣了一下,王开元一挥手,另外几个青年立即围了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凌威站直身躯,挡在小虎面前,冷冷注视着眼前的几个人,夏侯公子竟然退后一步,默许他手下几人的举动。

    “不卖也得卖。”王开元大声嚷道:“你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还真没吃过罚酒。”凌威声音低沉,不屑地说道:“朗朗乾坤,我倒要看看你们想怎么样。”

    “老子先让你见识见识。”王开元用脚贴着地面扫了一下,摆摊的布和一包包没有来得及收拾的中药一下子飞到一边,围观的人立即闪开,凌威下意识地和小虎后退一步,脚步略微晃了晃。

    “原来是个瘸子。”王开元指着凌威的腿大声讥笑着:“还想跟我们动手,老实点把灵芝交出来,我们夏侯公子不会少你一分钱,老板还没把这点钱放心上。”

    “他不在乎,我也不在乎。”凌威倔强地冷冷笑了笑,目光深邃中带着一丝寒意,右手悄悄把一支银针压在手心。

    “好小子,有种。”王开元大叫一声,上前一步:“我让你见识见识马王爷几只眼。”

    “住手。”一声清脆的呵斥,陈雨轩忽然拦在凌威和小虎面前,俏脸含霜:“有话好好说,欺负一个残疾人和小孩算什么本事,也不怕给建宁市丢脸。”

    “妹妹,你刚回来不久,许多事你不明白。”陈云宇伸手来拉陈雨轩,陈雨轩用力甩开哥哥的手,大声说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见义勇为,嘿嘿。”王开元冷笑两声,盯着陈雨轩鼓起的胸脯,舔了舔嘴唇:“小丫头,你选错了对象,大爷对你没兴趣,像你这种姿色我们娱乐城有的是,送上门我还得考虑考虑。”

    话语有点下流,和王开元一起来的几个人立即大声笑起来,陈雨轩脸色铁青,咬牙狠狠说了一句:“人渣。”

    “幺嗬,还敢骂我。”王开元和身边的另外几人相视一眼,淫邪地笑道:“哥们,把她带回去今晚乐呵乐呵,让她知道大爷的厉害。”

    “王开元,哪来那么多废话。”夏侯公子见围观的人远远散开,但面色都显得厌恶,感到一阵不悦,大声说道:“把灵芝拿走,交钱走人。”

    “是。”王开元恭敬地应了一声,几个人又靠近一点。

    “陈姑娘,谢谢你。”凌威看了一眼陈雨轩吹弹可破的白皙脸颊,微微笑了笑,伸手把她挡在一边。

    “王开元,你最好向这位姑娘道歉。”凌威冷冷说道:“不然你一定会后悔。”

    “老子长这么大,还不知道什么叫后悔。”王开元一挥手,一位青年从侧面冲向小虎,打算去抢小虎手中的包。他们毕竟不敢公然行凶,抢灵芝才是主要目的。

    凌威正要侧身阻拦,王开元身边的另一位红头发青年伸出胳膊挡在面前,这几位虽然不是打手,可闲来无事也在健身房混过,手脚还算灵敏,是那种身份不高不低每个城市都可以见到的混混。

    王开元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一个回合就可以拿下,这小子还蛮好对付的。就在他笑容刚刚展开的刹那,陈雨轩忽然一步跨到小虎身边,轻轻一跃,一个漂亮的劈腿,干净利索,一下子劈在抢包那位青年的肩膀上,青年闷哼一声,退后几步,一条胳膊耷拉着,满脸痛苦。

    凌威面前的红头发青年微微一愣,凌威左手立即搭在他的手腕上,右手银针在他肘部曲池穴快速扎了一下,青年只觉得半边身一阵酸麻,凌威轻轻一推,他立即退后几步,跌坐在冰冷的桥面上。

    “小子,还有两下子。”王开元明显是个狠角色,毫不因为两人的受伤而停留,反而趁凌威没有缓过劲来,抢前一步,一拳直奔凌威的胸口,企图一拳把凌威击倒,凌威身体一侧,右手银针在王开元软肋一闪而过,王开元忽然感觉全身一阵抽搐,弯下腰,脸颊痛苦地扭曲着,汗水沿着额头滚滚落下。其他人面面相觑,一时不敢近前。

    夏侯公子微微一愣,没看见凌威如何动手,王开元竟然痛得死去活来。他略着思索,双眼盯着凌威:“是你做的手脚。”

    “一点小小教训。”凌威淡淡说道:“希望他不要再目中无人。”

    “解除他的痛苦。我们立即走人。”夏侯公子看了看围观的人,几乎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面孔,知道今天讨不了好,唯有退一步再另想方法。

    “他必须向陈姑娘道歉。”凌威语气很冷,没有一点犹豫。

    “不。”王开元慢慢直起腰,疼痛似乎减轻了一些,恶狠狠盯着凌威:“要道歉的是你,今天的事我不会忘记。”

    说完,他缓缓走近轿车,慢慢钻了进去,他可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服输,不仅自己的脸面没地方放,就连夏侯公子也颜面无光。

    风小雨望着夏侯公子等人一个个有点沮伤地上车,大声叫道:“别忘了,你必须道歉。”

    “凌威叔,他们走了,不会再道歉了。”小虎声音很小,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恐中恢复过来。

    “他们会回来的。”凌威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有点狡黠,弯腰把刚才被踢飞的中药随意收拾一下,抬起头向陈雨轩说了声谢谢,然后和小虎抬着包,头也不回地沿着桥面向远方慢慢走去。

    书迷不多,您的每一票对于明月来说都是激励,本月整理书稿和结束老书,更新每天一到两章,下月起每天两章以上,不断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