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奇货可居-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大虹桥向北不远,一条二三十米宽的小河蜿蜒穿过一片村庄,这里是一片老宅,,许多四合院,楼房最高也就三两层,结构都很精巧,典型的江南园林式住宅。不过,墙体全部是灰旧斑驳,显露出岁月的沧桑。墙角处偶尔可见一小片绿意,是这里的住户种植的一些简单蔬菜,莴笋嫩蒜苗一类的家常小菜。

    河水清澈透明,两岸翠柳依依,河边的石阶上许多妇女在淘米洗菜,不时传出一阵阵笑声,河里几只小渔船轻轻滑过,木桨拍打着水面的清响悦耳动听。

    “小虎,回来啦。”一位二十几岁的女子提着洗好的青菜从河边拾级而上,迎着小虎和凌威亲热地笑了笑,丰满的体态,妩媚的脸蛋在夕阳下散发着诱人的光彩。

    “娘。”小虎跳着跑过去,搂着女子的腰摇晃了几下,欢快地笑着说道:“今天凌威叔可厉害了,一刀把一个小孩的喉咙咔嚓一下就给割开了。”

    “什么?”女子微微一惊,瞪大明亮秀丽的双眼:“凌威,怎么回事?”

    “华月姐,别听小孩胡说。”凌威温和地笑了笑:“一点小事,只是为一位小孩做了点小手术。”

    “吓死我了。”华月长出一口气。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抬手在小虎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你个臭孩子,又吓唬妈妈。”

    “谁吓唬你啦。”小虎不服气地噘了噘嘴:“我说的是凌威叔,你瞎紧张干什么。”

    小虎话音刚落,旁边就传出一阵妇女的笑声,华月是离婚的小媳妇,凌威和她们母子同住在一个院子里,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相互照应,已经成为闲来无事的一些妇女口中的笑谈。

    “小虎。”清脆的声音传来,一膄小渔船慢慢靠近岸边,一位姑娘一边摇桨一边大声叫着:“我又抓到一条大鲤鱼,今晚给你煮着吃。”

    说完,姑娘迅速跳下船,把缆绳在河边系好,提着一条鲤鱼脚步轻快地走过来,鲤鱼的尾巴用力摆动着,活蹦乱跳。

    “小燕姐姐,你是送给凌威叔的吧。”小虎调皮地做了个鬼脸:“凌威叔的脚经常浮肿,鲤鱼利水消肿,和红豆一起吃,对浮肿可有效了。”

    “啊呀,小虎你可不得了。”一位妇女笑着说道:“经常跟在凌威身边,都成了小医生了。”

    “当然。”小虎挺了挺并不粗壮的腰杆:“我一定要做一个像凌威叔这样的大医生。”

    “我可不是大医生。”凌威呵呵笑着说道:“我只是个跑江湖的游医而已。”

    “我可不管你是什么游医。”小燕姑娘咯咯笑道:“你治好了我爹的老寒腿,就是好医生。”

    “累了一天了,屋里说话吧。”华月和小虎抬着凌威的大帆布包,向河边的一个院子走去,凌威一边走一边看了看小燕:“你爹的腿现在怎么样了?”

    “好了,早就下河打鱼了,一点没问题,只是阴雨天有点酸痛。”小燕身材小巧,充满着渔家女的灵秀,眼睛忽闪忽闪,清澈可爱。

    “经常接触水,对风湿病不利,记得经常吃一些生姜散散寒湿之气。”凌威声音浑厚温和:“晚上泡脚的热水里可以加入葱白,花椒,生姜和少许盐。”

    “知道啦。”小燕欢快地笑着,脸颊上露出两个小酒窝。

    院子很大,两边各有一排厢房,凌威和许多打工单身汉住在左边,右边是几个小家庭,华月母子单独住在二十几米的一个单间里。

    正房住着一对老人,儿女全部在外地,害怕寂寞的老人干脆把房子租出去,不图钱,就要个热闹。夕阳余晖里,王老爷子正和一个邻居老人趴在小桌子上下棋,见到凌威,王老爷子笑着说道:“小子,快过来,我的腿又疼了,快给我扎一针。”

    “老爷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久坐。,你这是年轻时候落下的毛病,很不容易恢复。”凌威取出一根闪闪的银针,在老人腿部后侧的承山穴扎上一针。承山穴可以振作足太阳膀胱经的阳气,缓解腿部的疼痛。

    “我知道,大医院我都去过,还没你治疗的效果好。”王老爷子一边把一颗棋子落下,一边呵呵笑着说道:“不知道你小子什么时候离开,我还真舍不得。”

    “我看你是想找一个免费医生吧。”对面下棋的老人呵呵笑着。

    “谁说我没给钱。”王老爷子直了直腰:“我不是免了华月和凌威的房租了吗。”

    “那点钱,还不够大医院挂号费。”另一位老人调侃道:“我看你腾出一间房让凌威开个中药店,省得他餐风露宿,四处奔波。”

    “这倒是个好主意。”王老爷子看了看凌威的腿,微微点了点头。

    “您不必费心了。”凌威又在老人另一条腿扎了一针:“我要找的人离开这里许多年了,再过几天我打算离开。”

    “你找谁?”小燕疑惑地说道:“现在电话手机有的是,哪有这么久联系不上的。”

    “一位故人。”凌威淡淡说道:“我问了,只是个实习生,离开后就杳无音讯。”

    “是女孩吗?”小燕虽然是个青春少女,但对感情天生敏感是女人的特长。

    “是。”凌威的脸上忽然飘过一丝红晕,望了望天空的晚霞,微微叹息一声。

    “你经常去大虹桥摆摊,那是你们经常去的地方吧。”小燕语气温柔如水:“等不到,所以你要离开,去哪?”

    “我没有家。”凌威脸上露出一丝寂寥:“四海为家。”

    “这里都是你的家人。”华月不知何时站到一旁,轻声说道:“要是愿意就留下来吧。”

    “凌威叔,你不能走。”小虎可怜巴巴地拉着凌威的衣角:“我还要向你学习医术呢。”

    “好,叔叔不走。”凌威爱怜的拍了拍小虎的脑袋。

    “你先休息一下,饭好了我招呼你。”华月瞄了凌威一眼,转身向屋内走去。

    左边厢房的大房间内,几个身穿蓝色工作服的人坐在低矮的凳子上,端着酒杯大声吆喝着,面前桌上一片狼藉,鸡骨鱼骨散落着,几个盘子歪斜,汤汁在桌上横流,一台彩色小电视在墙角播报着新闻,声音早被几个人的吆喝声压了下去。

    “今天没上班?”凌威进门扫视一眼,笑着说道:“雅兴不小吗。”

    “别提了,老板跑了。”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挥了挥手,喝得舌头有点短:“市里正在调解。”

    “不是不允许拖欠农民工工资吗?”凌威在一旁坐下,拿着遥控器随意翻看电视节目。

    “和拖欠不同,是承包工程的老板跑了。”另一个青年歪头啃着鸡腿,含糊地说道:“说得好听,咱乡下人没钱没势,还不是听天由命。”

    凌威没有继续他们的话题,注视着电视上光怪陆离的节目。酒鬼发牢骚总是没完没了,每天看完新闻凌威就回房休息,懒得理他们。

    电视画面上,一个镜头一闪而过,凌威微微一震,急忙坐正身躯观看,那是一个古朴大气的院门,遮掩在苍松之间,四个大字苍劲有力:长宁医院。

    画面切换,一位身穿红色服装的女记者矜持地笑着:“各位观众,我现在在本市最着名的长宁医院,这里将进行令人瞩目的心脏移植,自从五年前成功一例,本院在不断总结和努力下技术更加成熟,这将又是一次大的飞跃,我们将做详细的现场报道,而且,利用高科技让我们见识一下手术台上各位医师的风采。”

    “现在我们就见识一下今天的主刀手,本市最年轻的女医师楚韵小姐。”说完,记者把麦克风凑近一位姑娘:“楚医师,请问你对这次手术的意义有什么看法。”

    凌威神情一震,脱口而出:“是她?”

    “谁呀,我看看。”喝酒的一位青年伸过头来,夸张地叫道:“这么漂亮,哪家的闺女。”

    楚韵一身工作服,头发也被帽子遮掩,但眉眼间秀丽的脸颊还是令人呯然心动,络腮胡子大声嚷道:“凌威,你小子不会看上这个大美女了吧,别妄想了,看两眼过过瘾吧。”

    “你们都给我出去。”凌威忽然吼了起来。

    “干嘛,生气了,开个玩笑嘛。”络腮胡子诧异地瞪大眼睛,凌威一向沉默寡言,今天这是怎么啦?两句话没说就发火。

    “我没工夫和你们开玩笑,你们吵得连电视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凌威头也不回地挥挥手:“我要看现场直播。”

    “这有什么好看的。”络腮胡子大声说道:“就这么一台电视,你让我们到哪消遣去。”

    “喝茶,进舞厅,随你们的便。”凌威摆了摆手,继续专注着电视。

    “喝茶,跳舞。”络腮胡子大声笑道:“我们也想开开洋晕,可那得要钱啊。”

    “拿去。”凌威掏出几张票子扔在桌上,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们最好晚上别回来。”

    “谢谢威哥。”见到钱,几个人的声音也变得百倍温柔,一边往外走一边笑着说道:“你就慢慢看吧,我们不打扰了。”

    “去吧,去吧。”凌威向后挥了挥手。

    画面上,楚韵伸手推开麦克风,一言不发,面色冷静地向手术室走去,一行人刚刚进入,门悄然合起,门牌上灯光闪烁:手术中。

    “让我们把画面切换到手术室。”记者神情略显尴尬,微微笑了笑,镜头立即切换过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凌威神情紧张的瞪着画面,手掌紧握着椅子的扶手,十指微微抖动。小虎推门进来:“凌威叔,吃饭了。”

    “别打搅我。”凌威毫不客气地吼了一声,把小虎吓了一跳,委屈地走了出去,一会儿,华月和小虎再次走进来,轻轻坐在一边,悄无声息地看着电视屏幕。

    镜头离得还是远了点,只看见一群医生和护士不停忙碌着,看着看着,小虎打了个哈欠,倒在一边的床上沉睡起来,华月慌忙拉过一床棉被帮他盖上。

    凌威却看得津津有味,随着画面上小刀小剪小镊子的不断切换和血淋淋的纱布来来去去,凌威的额头滚落下一串串汗珠,华月拿过一条毛巾缓缓帮他擦了擦,凌威回首笑了一下:“谢谢。”

    说完,他又把目光转回到屏幕,夜渐渐深了,华月披上了件棉衣,又拿一件披在端坐不动的凌威身上。

    画面上,楚韵的两手放在手术台上,胳膊不断轻轻摇动着,快捷灵敏,显然在做大血管的缝合。紧接着,所有医生和护士都静止下来,看着一边的心电图,电视机前的凌威也屏住呼吸,瞪大双眼。许久,电视里的医生和护士同时鼓掌,成功了,移植的心脏开始了跳动。

    凌威长长松一口气i,仰脸瘫坐在椅子上,一阵虚脱,简直连抬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

    “可以吃饭了吗?”华月瞪着秀气的双眼:“我去把饭菜热一下。”

    “我还真饿了。”凌威脸上露出欢欣的微笑,华月不明白,电视和凌威有什么关系,笑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

    “小懒虫,吃饭了。”热好的饭菜摆在桌上,凌威拍了拍小虎,小虎迷迷糊糊揉了揉眼:“天亮了吗?”

    “是啊,太阳照屁股了。”凌威大声说着,和华月一起笑了起来。

    “电视看完了?”小虎清醒了一点:“那个手术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了。”凌威嘴角忽然闪过一丝奇怪的微笑:“它可以帮你赚到上学的学费,而且是最好的学校。”

    “真的吗?”小虎惊喜地叫起来,上学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事,看着一个个同龄人快乐地上学,他羡慕极了,可是刚刚离婚的母亲带着他只能勉强度日,哪有余钱读书,儿童失学,也是打工一族常有的事。

    “你在哄孩子开心。”华月语气有点惆怅,孩子不能像同龄人那样无忧无虑地读书,是一个母亲心中最深的伤痛。

    “我没骗你们母子。”凌威一脸认真地说道:“小虎,拿笔来。”

    小虎欢快地跑回住处拿过一支圆珠笔:“凌威叔,干什么?”

    凌威四处望了望,拿起一个烟盒,用小刀裁成方纸片,拿起笔,工工整整地写上四个字:千年灵芝。然后另起一排写上价格,再标上数字。华月瞄了一眼,失声惊叫起来:“什么?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一小株灵芝,这么贵。”

    “我们不是发财了吗。”小虎虽然小,可也知道上万是什么概念,大声叫道:“我看见凌威叔包里还有几株灵芝呢。”

    “这些话以后可别乱说。”华月一下子捂住小虎的嘴,财不外露可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可是,那个灵芝真的会有人买吗?”华月的手一放开,小虎立即提出疑问,是啊,如此高的价格卖给谁去?华月也疑惑地看着凌威。

    “这点尽管放心。”凌威倒一杯酒,滋润地喝了一口,满脸自信的微笑:“要不了几天,就会有人登门求购,奇货可居,说不定还要涨价呢。”

    “那么,今晚起我就抱着灵芝睡觉。”小虎一脸严肃,瞪大着黑亮的眼睛,凌威和华月相视一眼,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