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情人难成眷属(小引)-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江南,建宁市。太湖之滨,风光秀丽。

    清晨第一缕阳光温和地洒落在都市上空,,有线电视台清丽的女播音员一如既往地出现在画面上,随着悦耳动听的声音,一个爆炸xing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

    “各位观众,现在插播一条新闻,本市着名的长宁医院今天将进行一次划时代的手术,心脏移植。这项手术以难度大而着称医学界。长宁医院作为全国新兴的一流医院,近年来在免疫,生化,手术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这次心脏移植代表着一支先进的外科队伍已经成熟起来。手术将在下午进行,一位外科专家正乘专机赶来,让我们拭目以待,在下午的新闻中我们将持续报道手术的进展。”

    大街小巷一时议论纷纷,随着生活质量越来越优越,对于生命的爱惜成为每个人都关注的话题,尤其是在心脏病已经成为家常便饭的今天,心脏移植无疑又为生命提供了一次新的机会。

    长宁医院,院长办公室内。

    许多人面sè凝重地围着一个办公桌焦急地等待着,院长史长chun不断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时而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针渐渐指向十二点。

    “院长,捐献的供体已经运到,我们必须立即进行手术。”胸外科主任李兰峰语气严肃:“是不是考虑不再等待专家了,器官的采集到手术的进行,时间越短,成功率越大。”

    “再等十分钟。”院长果断地说道:“麻醉,免疫,护理,消毒,心电图,血液,各科室再检查一下,确保万无一失,这种手术各部门配合最重要,稍有一丝差错就会前功尽弃。”

    “院长,这位专家是什么样的人。”免疫科副科长林凤是个三十出头的老姑娘,声音清脆:“他的经验比您还要老道吗?”

    “这点毫无疑问。”史长chun语气不容置疑:“是我在京都医学院的导师推荐的,说他是个天才,他如果做不成功,国内就没有人能做成功。”

    “这么厉害?”林凤身边一位水灵秀气,柳眉杏眼的姑娘惊呼起来,

    “可可,别大惊小怪。”林凤提醒那位姑娘:“你刚来实习,不知道的多着呢,外科手术许多时候也要凭天赋,就拿心脏手术来说,要进行许多大血管的缝合,一个小时之内必须进行四百针,这就是一般人难以达到的。”

    “林主任说得不错。”李兰峰有点遗憾地说道:“我在胸外科做了十几年,缝合的速度还是达不到要求,所以心脏移植只能是我的一个梦想。”

    “李兰峰,准备。”院长史长chun忽然挥了一下手臂,语气坚决,所有人霍然起立。

    “我?”李兰峰虽然有心理准备做这个替补,但还是吃了一惊,神情略显拘谨。

    “专家误点了,但我们不能放弃这一次难得的机会。”史长chun面sè凝重,目光凌厉地看着李兰峰:“你虽然缝合的速度稍慢,但其他方面都已经成熟,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况且病人心脏已经衰竭,也没有时间等待下一个捐献的器官。”

    “现在就进行吗?”可可瞪着水灵的眼睛,声音有点颤抖,刚实习就碰上一个大手术,既兴奋又紧张。

    “放松一点。”林凤拍了一下可可的肩膀:“我们是搞免疫的,注意观察病人的排斥反应就行了,一般这种反应在手术后比较多,手术进行时却很少发生。”

    “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一群人刚要行动,办公室门口忽然出现一个年轻人,面带微笑。

    “你是????”史长chun张大眼,脸颊布满疑问。

    “是兰教授让我来的,今天雾大,耽误了一点时间。”年轻人放下背包,扫视一眼。眉目温和:“准备好了吗?”

    大家一起愣住了,年轻人不满二十岁,英俊但满脸稚气,时髦的发型,紧身的运动服,丝毫不像一个医师,就连实习生都不像,似乎是电视里选秀节目的俊俏男生。

    “你是专家?”可可见他和自己年龄不相上下,失声惊叫起来。

    “专家谈不上,只是做过几次心脏手术,有一点经验罢了。”年轻人向大伙笑了笑:“在京都医学院大家都叫我小威,你们也这样叫好了。”

    “小威。”院长史长chun首先叫了一句,不过称呼这个看起来ru臭未干的小子为医师,确实有点开不了口,可能小威也知道这一点。院长递给他一件白大褂:“需要准备一下吗?”

    “不用了,反正到手术室还要换无菌的衣服。”小威轻轻摆了摆手:“我今天一早上车时只吃了几个鸡蛋和一杯牛nǎi,一切准备就绪。”

    大伙一听,立即知道这小子确实是个外科主刀的人才。外科手术许多都要进行十几个小时,其间主刀手不得离开岗位,所以一般在术前不进食大量的东西或含水分太多的物品,以免手术过程中有大小便一类的麻烦。小威在来的时候就有所准备,显然时时刻刻把手术放在心中,病人第一是一个好医生必备的品格。

    穿过一道长长的走廊,一行人风风火火地冲进手术室,手术室的门悄然关闭,生于死的较量在这里再一次上演。门口的红灯发着刺眼的光芒,许多人围在门前焦急地走来走去,有病人的家属也有捐献者的家人,另外还有许多记者在等待着第一手消息。

    手术台边,小威面sè凝重,汗珠沿着脸颊滚滚落下,身边的护士不时用毛巾帮他擦拭一下。殷红的鲜血伴着止血钳和小刀小剪等工具放在托盘里的清响,让人紧张压抑。气氛凝重庄严,当然,生命值得所有人尊重。

    手术刀和小剪小镊止血钳等工具在小威的手中似乎有了灵xing,下手毫不犹豫jing确无比,俊俏的脸颊平静如水,目光凌厉严谨。

    心脏移植在华夏国起步较晚,这和昂贵的手术费和病人成活期很短有很大关系,手术也十分复杂,在术者胸骨正中劈开切口,切开心包,全身肝素化(3mg/kg)。升主动脉插管尽量在远端,靠近无名动脉处,以利作主动脉吻合;上、下腔静脉插管分别插在右心房与上、下腔静脉入口的交接处。接体外循环机,开始心肺转流。接下来就是切断主动脉和肺动脉以及心脏。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几个小时转眼过去,心脏植入病人体内,开始供体和受体主动脉缝合,一旁的人一起盯着小威的手,纤细的弯针,如发丝般细弱的聚丙烯线,看起来都感到担心。小威却毫不犹豫地用手指轻轻捏着,在血管上飞快穿梭,他的手白皙润滑,如少女的柔荑般细腻,这是艺术家的手。当然它不是为了让人欣赏,它是救命的工具。生命比艺术还要脆弱,艺术可以复制,生命却只有一次。

    缝合完毕,小威手掌轻轻抚着心脏,排除空气,麻醉师做辅助呼吸,心包腔停止冰盐水灌洗,放开动脉钳,病人的血液由体外循环快速转入心脏,心脏开始复温并且微微颤抖,再进行完肺动脉缝合,随着心脏嘭的一声跳动,,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史院长的双眼中竟然出现了一点泪花。

    心脏外部的手术缝合改由李兰峰进行,小威满脸疲倦地站在一边观看着。可可递过去一杯灭菌牛nǎi,小威微微笑了笑:“谢谢。”

    面对小威明亮清澈的双眼,可可脸sè一红,心中呯然一跳,连忙转过身继续关注手术的进行。

    随着手术室大门的缓缓打开,手术成功的消息立即传了开去。院长室内更是欢声一片,史长chun笑眯眯地看着小威:“休息一下,明天为你庆功。”

    “等几天吧。”小威眉头微皱:“手术算是成功了,但病人的排斥反应刚刚开始,等过了危险期再庆祝也不迟。”

    “你暂时不回医学院吗?”史长chun笑呵呵地说着。

    “建宁市是有名的风景区,我怎么能白来一趟。”小威望着窗外远处一座绿意盎然的小山,一脸向往:“难得清闲几天,我要逛一逛。”

    “可可。”史长chun老脸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这个陪小威游玩的重要工作就交给你了,人生地不熟,他可是京都医学院培养的人才,丢了咱可赔不起。”

    “我还有工作。”可可有点为难地看了看林凤,实习生当然还是工作要紧。林凤轻轻推了她一把,低声说道:“去吧,别像我一样成为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院长的意思,林凤当然看得清清楚楚,要使用美人计留下这个人才不失为一段佳话。

    院长是老于世故,他的方法无疑是成功的,第二天,小威和可可租了一艘游玩的画舫,从建宁市中心的紫玉河直奔烟波浩淼的太湖,望着湖光山sè,听着可可在耳边轻声细语,看惯北方粗犷风景的小威深深陶醉了,也难怪,小威一直专心医学,这次来到风光旖旎的江南,又遇上可可这样一个水灵温柔的女子,美景佳人,有谁能不被慢慢融化掉。

    人生许多故事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昨天还是天各一方的男女,今天却成了一对相依相偎的伴侣,这就叫缘分。

    病人的情况在前两天还算乐观,一切正常,能和家人交谈几句,可是到了第三天形势急转直下,忽然变得昏迷不醒,高烧不退,剧烈的免疫反应开始席卷而来。

    “大家看还有什么好的方法吗?”会议室内气氛压抑,史长chun期待地扫视大家一眼。

    “免疫抑制剂全部用过了,包刮国外最先进的。”林凤脸sè凝重:“毕竟器官不是来源于同一个躯体,这种排斥依然是全世界医学界的一大难题,所以心脏移植成活率普遍不高,根本无法达到正常人的水平。”

    “我只想知道现在怎么办。”院长挥手打断林凤的话:“医学问题以后再讨论。”

    大家面面相觑,一时无语,可可偷偷瞄了一眼小威,只见小威眉头紧拧,张了张嘴又闭上,犹豫不决。

    “小威,你有什么建议。”史长chun转过脸:“你在医学院还见过别的解决免疫排斥的方案吗?”

    “菊花决明散。”小威看着长长会议桌另一头的一位老人,目光中带着询问的味道。老人六十多岁,满面红光,他一向很少发言,因为他是中医科的主任医师,在科学严谨的时代,中医似乎很难插言西医的讨论。

    “石老,您说说看。”老人姓石名天寿,是资深老中医,史长chun对他十分尊重。

    “菊花决明散对眼角膜移植的排斥反应有很好疗效。”石老的声音洪亮但很慢:“这一点英国的有关媒体做过详细的报道,我仔细想过。作为心脏移植的药物,还要加入几样强心的中药。”

    说完,老人把一张药方放到桌面上,他虽然做的是中医,但对于重大的医学手术还是比较关注,早就做好了准备。

    “我不用看药方。”史长chun挥了挥手:“石老您认为怎么样?”

    “没有任何副作用,至少可以维持一个月生命。”石老说话很郑重,在中医发展逐渐缓慢的今天,难得有人把中医用于这么重要的手术,他倍感高兴。

    “好,就按照石老的配方,立即让人加工,然后给病人灌下去。”史长chun语气果断。

    “院长,中医对免疫抑制的治疗没有先例,要慎重。”任何一个医院,中西医的对立是难以避免的,史长chun院长的话音刚落,就有人提出异议。

    :“暂时只能这样,你们又没有好的方案。”史长chun立即打断提议者的话:“等会我打电话向我的导师请示一下,看有没有别的方案。”

    众人慢慢离开会议室,步履略显沉重,石老来到小威的身边,亲切地笑了笑:“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见识却不凡,一般像你们这样的新一代医学人才,尤其是搞外科手术的,对中医多数不屑一顾。”

    “您过奖。”小威笑起来如chun风般温和:“我只对治病救人感兴趣,只要有效,无论什么方法都可以。”

    “但是,要想彻底保住病人的命,让他像正常人一样可不是普通药物能解决的。”石老遗憾地摇摇头:“许多东西可遇而不可求。”

    “难道还有更好的方法?”小威立即来了jing神,眼中光芒闪闪。

    “当然有。”石老毫不迟疑地回答:“你以为中医流传了千百年就暂时保命那么简单。”

    “您坐下来,跟我仔细说说。”小威见会议室只剩下自己和石老还有这几天几乎形影不离的可可姑娘,他一把拉着石老重新坐下。

    “知道传说中的神医华佗吗?”老人似乎都喜欢讲故事,一下子把小威的思绪带到遥远的古代:“据说在他那时就可以做一些移植手术,也包刮心脏。”

    “那只是传说。”可可插言道:“我在省医学院老师就讲过,没有无菌的条件根本不可能进行大的手术,感染就会要了病人的命,何况还有现代人都无法彻底解决的器官移植排斥反应。”

    “我不这样认为。”小威剑眉微皱,思索着说道:“既然华佗能提出帮曹cāo做开颅手术,就一定有他的独特方法。”

    “你说得不错。”石老赞赏地笑了笑:“现代人只顾着用药物,忽视了人体自身的一些能力,中医讲究天人合一,可以创造许多奇迹,医道就是天道,最高级的中医就有通天之道。”

    “通天当然可以挽救一切。”小威满脸向往,小小年纪,凭借过人的天赋,他在医学上的成就可以说是如ri中天,可是他对变化越来越快的众多疾病产生了困惑,许多疾病就是药物造成的。现代医学是不是进入了一个误区?他迫切需要另辟蹊径,对石老的话倍加瞩目:“您先告诉我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心脏移植的有关后遗症,让心脏彻底融进病人的身体。”

    “千年灵芝。”石老语出惊人:“据说可以活死人生白骨,虽然有点夸张,但让病人彻底康复应该不成问题。”

    “现代社会到哪找千年灵芝。”可可瞪大秀丽的眼睛:“太不现实了吧。”

    “有当然有,但很危险,服用方法据说也很奇特,所以没有人愿意寻找。”石老摇了摇头。“在哪里有千年灵芝。”小威语气急促,带着某种期待:“您确信它的疗效。”

    “在青城山龙骨崖,地势险恶,我早年采药去过那里。”石老目光中透露出一种向往:“那儿据说隐居着一个小部落都是医道高手,但从不外传,我也是听一个打柴的小伙子说起过千年灵芝,生长在绝壁悬崖上的石缝中,小草和矮松遮掩着它,不到近前无法发现。”

    “怎么像神话传说。”可可咯咯笑道:“凭什么贵重的药材就要长在悬崖峭壁而不是平缓的山坡。”

    “严肃点。”小威瞥了可可一眼:“你也够笨的,灵芝当然随处都可以生长,现代人还培育呢,普通地方当然被采光了,要不是险恶之处哪能保存千年。”

    “就你聪明。”可可不高兴地噘了噘嘴。

    “我只是说说而已,当不了真。”石老见两人斗嘴,呵呵笑了起来,一脸慈爱。

    “千年灵芝现在还有吗?”小威直了直腰杆,继续追问。

    “应该还有,”石老想了想:“那里山高林密,交通不便,还没有开放为旅游景点。”

    “太好了。”小威兴奋地用力拍了一下会议桌,把可可吓了一跳,诧异地说道:“你不会真的去寻找什么千年灵芝吧。”

    “为什么不去。”小威不容质疑地说道:“这比那些药物试验可容易多了,实验的结果是未知数,可千年灵芝只要找到就可以了。”

    “你真是疯子。”可可念叨了一句,扭身走了出去。

    可可说得不错,小威确实近乎一个疯子,第二天就出发了,不过疯子还不止他一人,还有可可,她也跟着疯起来。

    年轻人做事没有太多的理由,可可只考虑了一个小时就决定也去冒这个险,她说只当是去旅行一次,可真正的目的唯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不,或许她也不清楚。她只知道愿意跟着小威,没有原因,只是愿意。哪怕跟着他一辈子。

    缘分总是在猝不及防的时候到来,让人诧异,惊恐,不安,兴奋和愉快,生活也正是因为这种偶然才变得多姿多彩。

    青城山是有名的风景区,在四川名山中与剑门之险、峨嵋之秀、夔门之雄齐名,有“青城天下幽”之美誉。可可在这里度过了她一生最愉快的时光,小威虽然急着寻找千年灵芝,但还是花了两天时间陪可可游山玩水,尽情嬉戏,毕竟青chun年少,事业的追求在美女面前也要稍稍让步。

    山野间回荡着两人欢快的笑声,小溪边流连着相依相偎的身影,古刹钟声中少男少女缓缓跪拜在佛前,看ri出ri落,品明月秋风。一对俊男美女引来无数羡慕的目光。

    一切都那么美好,延续着一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妙故事,让人陶醉,让人向往,直到那一天、、、、、、

    龙骨崖在后山密林深处,除了悬崖陡峭深不见底让人心寒,四周却是风景秀丽,苍松翠竹,绿草野花,奇石峥嵘,曲径通幽,远处还有一道小瀑布,在烈ri映照下白花花眩人眼目。尤其是空气,新鲜醉人,带着一股山野的清香。

    “这地方真美。”可可忘情地大声叫着:“以后我们就在这盖一幢房子,整天游山玩水怎么样?”

    “这主意不错,我们就在这里定居。”小威调皮地笑道:“不过,生了小孩将来就是野人了。”

    “谁跟你生孩子。”可可脸颊臊得通红,娇羞地白了小威一眼,引起两个请来帮忙的四川大汉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两根粗壮的绳子系在小威的腰部,另一头分别放在两位大汉的手中,小威还特意搞来两个对讲机,一个放在可可手里,另一个固定在自己肩部的衣服上。

    仔细检查一遍,小威满意地笑了笑,这样做是万无一失了,即使有什么不妥,自己只要招呼一声,凭两位大汉的臂力,就是把自己一百多斤的身躯凌空提上来都不成问题。绳子也是特制的,里面加了细钢丝,别说被岩石磨断,就是用钳子夹断还要费一番功夫。

    绳子一点点下滑,每隔一两分钟可可就喊叫一次,小威立即应声:“一切正常。”

    但可可的心还是随着绳子在一点点下沉,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惊恐地向四周看了看,山还是那么秀丽,阳光依然灿烂,没有什么变化,两位大汉粗壮有力的胳膊提示着一切都安全。

    “找不到就上来吧。”可可声音颤抖地对着对讲机喊道:“已经有三百米了,小心有什么瘴气一类的有毒气体。”

    “没事,空气很清新。”小威语气温和,似乎可以感觉到他满脸的微笑:“再下一点,在下一点。”

    龙骨崖四处绝壁,终年雾气腾腾,空气怎么会清新?可可心中猛然一惊,下面究竟是怎样一个世界,她刚要询问,忽然觉得头顶的阳光微微晃动了一下,她果断地喊道:“快,把他拉上来。”

    两位大汉同时望了望可可,迟疑地说道:“小威还没有说上来,绳子还剩最后十几米,要不要坚持一下。”

    “不,立即拉上来。”可可心中的压抑感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直觉的恐怖让她果断地选择放弃。

    “找到了,找到了。”对讲机里传出小威的欢呼声,充满着狂喜:“再等一分钟,可可,再等一分钟我们就成功了,千年灵芝,多么神奇的东西,和电脑上描述的一模一样。”

    一分钟,期待的一分钟,幸福的一分钟,可可几乎怀疑自己过于紧张而出现了幻觉,恐惧来得莫名其妙,小威没有感觉到,两个大汉更是没有丝毫惧怕,他们在笑,笑得开心,但是他们的脚部怎么在晃动?

    可可揉了揉眼,不,两位大汉没有动,是他们脚下的岩石在动。可可疯狂地跑到绳子边,用力向上拉着,同时大声呼叫:“快,快,快。”

    “拉我上去。”小威似乎还没有感觉到危险,声音平稳。可是,就在他话音刚落,悬崖下响起一阵闷响,紧接着四周的景物一起晃动起来,脚下的石头在晃动,远处的山头也在颤抖。

    “小威,小威。”可可声嘶力竭地叫喊着,手掌被绳索磨出了缕缕鲜血。

    “姑娘,来不及了。”两位大汉惊呼着:“再不走我们也走不了了。”

    脚下的岩石继续晃动着,转眼间呈现出道道裂痕,渐渐向下倾斜,大汉迅速把绳子系在一棵松树上,虽然起不了多大作用,但也是最后一点生机。

    两位大汉驾着可可的胳膊,拖着她迅速向远方跑去,可可流满鲜血的双手向着天空张开着,挥舞着,声音嘶哑:“小威,小威、、、、、、、、”,

    突如其来的地震让全国震动,紧接着几天的大暴雨夹杂着泥石流,把青城山彻底洗刷了一遍,桥梁道路全部被截断,名胜古迹也是遭到大面积损毁,可以说是满目疮痍。

    道路可以修复,桥梁可以架设,房屋可以重建,风景名胜同样可以再现灵动清秀。但那些流逝的生命呢?他们一去不复返。留下的只是亲人无尽的伤痛和悠长的哀思。

    又是一个深秋,青城山蜿蜒的小道上,一位少女缓缓地行走着,白衣轻柔,秀发飘飘,远处苍松翠竹依旧绿意盎然,脚下落叶沙沙更显山野的寂寥。

    龙骨崖没有多大改变,只是宽阔了一些,崖下依旧雾蒙蒙一片。少女把手中的花瓣扬手洒落,花瓣缓缓飘零着,渐渐消失在浓雾深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