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进退为难-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西北一个山区边缘小镇的一家宾馆内,历chun归和楚云相对而坐,面前茶几上除了两杯茶水,还有几个装着白色粉末的玻璃瓶。楚云脸色yin沉,声音很冷静:“历老先生,我也算是为你出生入死,唯一要求就是对付井上家族的人,为了楚家的灭门惨案报仇,可是,你一直和井上家族合作却不告诉我。所以我和你的合作到此为止,以后我不想在为你做什么。”

    “井上家族的事我很抱歉。”历chun归嘴里说抱歉,脸上毫无道歉的诚意,笑了笑:“井上家族的事原本想到利用完他们再交给你的,现在井上家族已经消失,你的仇也算报了,无需太介意吧。”

    “你对我们也是利用吧。”楚云摇了摇头:“深仇大恨必须亲手完成才行,现在没有了机会,终身遗憾。”

    “你别不识抬举。”历chun归见楚云毫不领情,脸色一冷,哼了一声:“相不相信我可以让你们楚家也彻底消失。”..

    “相信。”楚云脱口而出,脸色冷静:“我既然提出来就没有在意自己的生死,我是个医师,不可能永远为瘟神服务。”

    “有种。”历chun归没想到一向言听计从的楚云会反抗,看了他一会,忽然笑起来:“瘟神怎么啦,我是光明磊落地做坏事,不像某些人打着正义的旗号,做肮脏的事情,就拿你来说,你投靠我还不是为了利用我的实力来对付保和堂。”

    “这点我承认,但是以后不会了,我自己对付保和堂。”楚云早就想好了说辞,铁定了心想和历chun归撇清关系。

    “就凭你?”历chun归不屑地笑了笑:“你绝对不会是凌威的对手。”

    “这点不劳您cāo心。”楚云立即顶了一句。

    历chun归沉默了一下,深思地看着楚云的脸颊,杀一个不顺眼的人对于他来说很容易,但是现在他缺人手,尤其是楚云这样出色的医师。

    “这几瓶药是我让人在不同地方熬制的,吸取不同地方的灵气,现在如果再综合提炼一下,研究出来的东西除了我无人可解。”历chun归不想把不愉快继续下去,换了个话题,指了指茶几上的药瓶:“这是对付保和堂的好机会。”

    “不用。”楚云毫不犹豫地拒绝。

    “好吧,我尊重你的意思,不过我随时欢迎你回来。”历chun归自信地笑了笑,他识人无数,还不了解楚云这种人,既然开始了第一步就难以回头,想做个好人,当初干什么去了。

    “没什么事我就告辞了。”楚云喝完一杯茶,站起身。

    “随便。”历chun归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

    楚云立即转身离开,临走的时候瞥了一眼茶几上的药瓶。看着他离开,历chun归脸上渐渐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老板,这个人要不要做了。”一位中年人跨进门,低声请示。

    “不用,他会回来的,我们继续抓紧时间,最近务必要把药融合起来,做出全新的药。”历chun归果断地挥了挥手。接着有点遗憾地摇了摇头:“可惜历芊芊不在了,如果有她纯阳的血,这种药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举世无双了。”

    “老板,我向您的药照样是举世无双,谁也解不了。”中年人不失时机地拍了拍马屁。

    “这话不错,这种药用于实践,当今之世无人可解。”历chun归有点得意地大声笑起来,笑声带着点yin冷。

    建宁市最大的茶楼醉仙阁,六楼规格最豪华的房间,是阁主童婉茹接待贵宾的地方,没有预约绝对不允许人进出,倒不是童婉茹刻意摆谱,因为她要接到的多数是茶道高手。要想讨论品尝的茶第一天就要准备,用上好的太湖深层水或者山泉水熬制上仈jiu个小时。茶香扑鼻却不浓郁,淡雅却能让人不知不觉间迷醉。

    如此高档的茶当然要用精致的茶具慢慢品尝,每一位能被邀请来品茶的人都会感到万分荣欣,成为在同好之间炫耀的资本。就连专门为童婉茹端茶倒水的小姑娘蓉儿也感到万分荣欣。许多希望和童婉茹共饮,顺便一亲芳泽的富家公子们还会巴结一下蓉儿。

    蓉儿喜欢看着那些优雅的茶客,慢慢啜一小口缓缓咽下去,满脸陶醉的样子,有一种荣誉感。但是,当她看到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喝法却感到满心不悦,简直是暴殄天物。

    年轻人不是用精致的小杯,而是直接用大茶杯,倒了一大杯,咕咚咕咚喝下,然后又是一杯,擦了擦嘴,对童婉茹笑了笑:“这茶不错,解渴。”

    蓉儿的小嘴噘了起来,要不是童婉茹平时教诲她要淑女,说不定就要跳起来。这家伙不请自来,还糟蹋昨天自己准备了一天的好茶。竟然说很解渴,简直可恶。

    “小姐,等会客人来了就没有茶了。”蓉儿见那个人再次喝了一大口,忍不住轻声出言提醒。

    “有客人吗?”童婉茹转过脸,似乎忘记了。

    “你约了江南丝绸的历老板。”蓉儿轻声说道:“一个小时以后就过来。”

    “一个小时?我恐怕没时间。”童婉茹看了看对面的凌威:“蓉儿,帮我退了吧,明天再约,今天不见客了。”

    “小姐、、、、、、”蓉儿还要说话,童婉茹摆了摆手:“你也下去吧。”

    蓉儿应了一声,满脸不悦地走下楼,楼下是稍微高档一点的茶座,负责服务的小花看到蓉儿的脸色不好看,急忙凑过去:“怎么啦,挨骂了。”

    “没有,只是刚才一个人喝茶就像牛饮,我看不惯。”蓉儿气呼呼地鼓着嘴。

    “你是说刚刚不请自来闯上去的人?”小花疑问。

    “是啊。你认识?”

    “你刚来不知道,他是保和堂的凌神医,阁主的朋友。”小花轻声笑起来:“他啊,就是把这里的茶叶全部泡水喝阁主也不会过问。”

    “原来他就是鼎鼎大名的凌威。”蓉儿恍然大悟,脸上的不悦立即烟消云散,笑着说道:“他就是你们平时谈论的神医,阁主最最要好的朋友。”

    “当然。”

    “也只有他才能配得上阁主。”蓉儿微微点头:“看阁主那样子也有意思,她可重来对男人假以辞色,这个凌威特殊得过份。”

    “那是。”小花连连点头:“不过凌威身边有好几个女人了,阁主恐怕没戏。”

    “有女人怎么啦,只要有机会就可以争。”

    “可阁主是个与世无争的人,怎么会争男人。”

    “这可是一生的幸福,要是我就不顾面子了。”

    “是啊,应该提醒一下阁主。”

    、、、、、、、、两个小丫头讨论起来,声音越来越低。

    “刚才那个蓉儿好像不欢迎我。”楼上,凌威喝完一杯茶,自己又倒上一杯,端在手里,看着童婉茹。

    “她昨天准备了一天,被你几口就喝了,不生气才怪。”童婉茹莞尔一笑,如花绽放。

    “原来是这样,我下次注意。”凌威大声笑起来:“要不下次你就给我倒白开水,反正我也不知道品茶。”

    “你不是不懂品茶吧,记得你很在行,我们又不止一次喝过茶。”童婉茹目光清澈地看着凌威:“你是有心思,这么好的茶都品不出来,要是平常你绝对不会牛饮。”

    “我有什么心思?”凌威摇了摇头:“一切顺利,轻松得很,最近在保和堂跟着耿忠学技艺也很成功。”

    “你想不出来吗?”童婉茹眉头微蹙:“我问你,你多久没有回永chun岛了。”

    “一个月吧。”凌威计算了一下:“我一直在练掌法。”

    “那是借口。”童婉茹摇了摇头:“现在你有机会,为什么不立即回去,反而跑到我这里来,而且糟蹋茶水。”

    “我就不能来吗。”凌威没有回答童婉茹的话,反问了一句,把目光转向窗外。

    “你别避开问题。”童婉茹似乎看穿他的内心:“许多事情还是要面对的,你怎么处理可可和叶小曼,她们两一直在永chun岛养伤,其实她们只是借口,伤势早就好了,都是服用长生不老药,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好担心的,她们的目的只是在等你。”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凌威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苦恼。童婉茹既然提到了这个问题,他无法回避。

    “可可是你的初恋,两个人曾经相爱,你费尽心事救活她,创造一个神话,如果你愿意和可可在一起,叶小曼绝对会退出。”

    凌威一下子沉默下来,这一个月闲下来他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他救活了可可,是一段传奇式假话,接下来两个人成双成对是顺理成章的事。自己也曾经这样认为。可是,现在和可可在一起似乎少了一种感觉。要说感情,可可依旧一往情深,比起几年前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还要强烈,绝对没有问题。难道是自己出了问题,可问题在哪?

    凌威是神医,对于人体了如指掌,但是,人体有一样东西不是靠望闻问切能解决的,就是感情。叶小曼似乎知道凌威的犹豫,所以她也在等。如果没有她凌威或许会好选择。可现在叶小曼在,凌威一时进退为难。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