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八章离别-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风从远处吹来,凌威忽然感到一阵凉意,不是那种清凉的凉意,而是透骨的凉。如果祝玉妍分析得对。那就有点可怕了,了解内情的也就那些人,主要集中在保和堂和永chun岛,是自己亲近的人,是谁在出卖自己。危险并不怕,他和井上家族历chun归都斗过,有什么没见过,他最怕的就是身边的人背叛。脑中迅速翻了一下,没有任何疑点。心中反而更觉得沉重。

    “回去吧,夜深了。”祝玉妍见凌威久久不语,拉了拉他的胳膊:“可可还在等着你。”

    提到可可,凌威心中感到烦躁了一下,脱口而出:“那晚我和可可在太湖上就是逛逛,两个人坐了一夜。”

    “你们干什么我管不着,可可毕竟是你拼命救回来的人,论先后我们谁都比不过她。”祝玉妍微微叹息一声:“我的身份我自己明白,不能和你守在一起,你自己却要想清楚了,除了我还有叶小曼,甚至还有别的女人,你究竟要选哪一个。”..

    “哪一个?”凌威心中又是一阵纠结,祝玉妍似乎已经看透了他的内心。原本一心要救活可可,自然是和可可在一起,似乎那样才是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是,现在对可可忽然有一种陌生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一阵快艇的马达声,黑沉沉的湖面上隐隐出现一条白线,向着永chun岛延伸过来,转眼靠近小码头。凌威下意识攥紧拳头,盯着越来越近的快艇。半夜三更,一艘快艇拜访当然不会是闲得无聊来夜游或者访客。祝玉妍下意识抽出腰间的枪,把凌威向身后拉了拉。

    快艇速度几乎没有减弱,直接冲到小码头边的沙滩上,熄了火,打了个回旋,溅起一堵水墙,一时模糊了凌威和祝玉妍的视线。祝玉妍立即举起枪,眼睛死死盯着那艘快艇。

    快艇还没有停稳,摇晃中,一位年轻人身手敏捷地跳上岸,大步走过来,祝玉妍和西门利剑同时大声叫道:“西门利剑,怎么是你?”

    “你们以为还有谁。”西门利剑看着祝玉妍下垂的手中还没有来得及收起的手枪:“这么谨慎,还有谁敢打你们蝴蝶组织的主意。”

    “这两天事情有点多,习惯精戒了。”祝玉妍笑了笑:“西门精官,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现在来干什么,打个电话不行吗?”

    “有些事还是自己来。”西门利剑忽然苦笑了一下:“祝姑娘,恐怕这个消息对你不太好,你必须离开了。”

    “为什么?”凌威脱口而出。西门利剑没有回答,盯着祝玉妍的脸。

    “我已经料到这样了。”祝玉妍声音冷淡平静:“是不是我们的人在那栋别墅干的事被发现了?”

    “是的,有人提供了线索,而且指明你们在永chun岛。”西门利剑沉声说道:“以前你在这里,有我和厉副市长护着点,也没人追究,今天做得有点过了,还伤了无辜,那栋别墅里住户被误杀了,公安*部的通缉令已经下达,我压了下来,但是明天必须交上去。”

    “你这样做是渎职,不是你的风格,你为什么这样做?”祝玉妍语气微微有点波动。

    “不这么样做怎么样,如果现在对你们实施围捕,你们即使能离开也会和精察冲突,相互有什么损伤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西门利剑苦笑了一下:“没时间了,天亮之前必须离开,而且以后尽量不要回来,公安*部下发的是一级红色通缉令。”

    “看来不想走也不行了。”祝玉妍盯着西门利剑:“你也是来顺便送行的吧。”

    “瞒不过祝姑娘。”西门利剑笑了笑。

    凌晨时分,永chun岛一片忙碌,姑娘们被从梦想里叫起来。好在她们都是身手敏捷的高手,整理行李的速度丝毫不亚于特种部队。半个小时之后,全部上了几艘快艇,凌威和西门利剑登上西门利剑驾驶来的快艇。

    太湖岸边,陈雨轩端坐在一辆大中巴内。祝玉妍等人上岸,立即进入中巴内。中巴沿着湖堤上的道路走了一会。祝玉妍忽然开口:“停一下。”

    陈雨轩把车靠在路边,祝玉妍推开车门:“大家在前面约定的地方等我,我要回一趟建宁。”

    “我们和你一起去吧。”凌威拉着西门利剑一起下车。

    淡红的朝霞映在窗帘上,厉chun柳身体笔直站在窗前,显得有点萧索。祝玉妍在她身边,微微抽泣着。亲人之间的生离死别最令人痛苦,这一去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到。厉chun柳虽然是祝玉妍的亲身母亲,可是相守的时间却微乎其微。就在祝玉妍准备收手在建宁暗暗留下来陪伴厉chun柳的时候忽然出现朱珠的孩子被绑架的事,仓促之间不得不离别。祝玉妍无论如何坚强也流下了女人的眼泪。

    “别哭。”厉chun柳抬手抚摸着祝玉妍的秀发,声音轻柔:“你是我的骄傲,好样的,等我老了,退休了,还要去麻烦你,你可要给我活得好好的。”

    “您真的会去找我吗?”祝玉妍不太相信地眨了眨眼。厉chun柳以一心为民而着称,是建宁老百姓心中的支柱,是那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没有人想到过会有离开的那一天。

    “傻孩子,是人都会老,我的身体一直不好,要不是凌威调理,早就干不动了。”厉chun柳笑了笑:“我已经向上面打了报告,正在等待审批,我也累了,想休息休息。”

    “到我那吧,我随时欢迎,带您游遍世界各地。”祝玉妍破涕为笑,从伤感中解脱出一点:“我在东南亚表面上还有一家企业,回去就洗手不干杀手的事情,做个正当生意人,洗清身份以后还可以回来,不过需要几年。”

    “几年虽然不长,会错过生命中许多东西。”厉chun柳看着外面院子里站立的西门利剑和凌威,语气感慨。

    “我已经拥有过就不会失去。”祝玉妍的声音带着点沧桑:“凌威也不属于我,他身边优秀的人很多。”

    “你是说刚刚救过来的可可?”厉chun柳对永chun岛的事很了解,可可的新身份还是她经手的。

    “我不知道,但是可可、、、、、、”祝玉妍yu言又止,摇了摇头:“不说了,都过去了,祝愿他们幸福。

    厉chun柳微微叹息一身,搂住祝玉妍的脑袋,久久无语。外面院子里,西门利剑看了看手表,微微仰脸:“快点,时间不多了。”

    祝玉妍快步下楼,凌威已经在轿车内等候,她并没有直接上车,而是把西门利剑拉到一旁,低声叮嘱了一番,然后挥了挥手,上轿车扬长而去。

    厉chun柳看着轿车消失在视野里,微微叹息一声。西门利剑在院子里站了一会,转身脚步坚定地离开。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公安大楼。

    天边刚刚一片嫣红,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西门利剑打开办公室,细心地把桌上的文件整理好,又擦拭一下桌子椅子和文件柜,然后坐在电脑前抽了一会烟。

    走道里响起一阵阵脚步声,紧接着是办公室大门陆续打开的声音。西门利剑又等了一会,站起身,拿着两份文件走出房间,一直走进局长办公室。

    “西门利剑,一大早什么事?”局长看着他有点憔悴的脸色,关心地询问。这位得力手下自从井上家族的人在太湖引爆就郁郁寡欢,最近好了没几天,忽然又变得沉默,让他有点心疼、

    “没什么事,觉没睡好。”西门利剑把文件恭敬地放到办公桌上,声音低沉:“这里是公安*部的通缉令,抓捕蝴蝶组织,紫竹别墅那边的血案确实是她们所为。”

    “好的,我立即安排。”局长看了看文件,眉头微皱:“还有一份是昨天夜里的命令,立即封锁永chun岛,怎么没有行动?”

    “接到上面的命令已经是半夜,我暂时压了一下。”西门利剑轻声回答。

    “恐怕不是吧,你去了永chun岛。”局长目光锐利,能作为公安局长那,当然不会是个傻不拉几的,相反感觉相当敏锐。西门利剑和永chun岛的凌威是过命的交情,这里面有问题。

    “我去探听了一下,蝴蝶组织确实在哪呆过,不过已经离开了。”西门利剑平静地说道:“可能做完血案就离开了,不信可以提审凌威。”

    “还提审什么。”局长脸色温怒:“凌威何等身份,即使有牵连他也不是主使,他还关系到建宁医学界的面子,不用想我也知道,替他出头的会有一大把高官富商,最后至多是知情不报,不了了之,我何必惹麻烦。”

    “局长英明。”西门利剑语气依旧平静。

    “英明个屁。你都安排好了,我有什么办法。”局长瞪着西门利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有点烫,急忙把茶杯又放下。

    “这件事虽然您不会追究,但是作为一个刑精我很内疚。”西门利剑在老上级面前也不隐瞒,抬手取下自己的帽子放在办公桌上:“我辞职。”

    “不行。”局长跳了起来:“你比任何事都重要。”

    “你别阻拦,我有很多事要做,留下来我也没心情干。”西门利剑语气诚恳。

    “好吧,就算给你长假,什么时候想回来和我说一声。”局长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谢谢。”西门利剑转身离开,脚步坚定,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似乎看到了云南边境的那个小镇,还有一位义务帮别人治病戴着面纱的姑娘。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