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杀意-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新书冲榜,老朋友支持一下,把票投过去,这一本明月一定加快速度,

    “等一下。”凌威抬手摆了摆,看了看窗外的阳光:“他们说会给我们回话,保险起见还是等一等,不要贸然行动,孩子的安全第一。”

    “我们的人先到位,做好两手准备。”祝玉妍思索了一下:“朱珠,你和小泉明智一起去埋伏,假如对方提出交换,就交给我和凌威。”

    “不,我要去交换,我要看到我的孩子,”朱珠声音有点颤抖,显露着内心的紧张。

    “你的情绪不利于行动。”祝玉妍摇了摇头:“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和凌威。”

    “我们相信。”小泉明智伸手拉了拉朱珠,面对凌威和祝玉妍,他比朱珠要冷静得多:“我和朱珠带队埋伏,不过,有孩子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我们好做出行动的决定。”

    “没有接到命令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要伤及无辜。”凌威沉声叮嘱,现在朱珠的情绪很不稳,要不是阻拦不住绝对不会让她参加行动。

    朱珠和小泉明智带着人离开永chun岛很快传来消息,已经到达紫竹别墅群125附近,根据观察,别墅内确实有可疑的人出入,鬼鬼祟祟。但没有见到孩子,也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

    太阳又西下了一点,祝玉妍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带上东西,到建宁南郊五号工地。”

    很简短的两句话,西门利剑的人当然无法监听出对方的位置。他立即打来电话:“需要我们公安武精的配合吗?”

    “暂时不要,你的人先在各大要道布控。”凌威思索着说道:“当我们见到孩子再见机行事,对方很老练,由公安插手反而不一定是好事,一旦被对方察觉后果难料。”

    建宁南郊五号工地是一栋正在建设的大楼,凌威和祝玉妍驾车到了那儿,看着忙碌的工人有点迷惑。祝玉妍让凌威把车靠着工地对面的一颗梧桐树下:“等着吧,他们不大可能在这交易,交通不方便,根本无法离开。”

    等了一会,一位戴着安全帽满脸污泥的人从工地上跑过来,敲了敲车窗,凌威把玻璃放下一点,盯着对方:“有事吗?”

    “你是不是姓凌?”

    “是的。”

    “这个给你。”那位工人抬手把一个手机扔进车内,立即转身,很快返回工地大门,消失在忙碌的人群中。

    “要西门利剑调查一下吗?”凌威看着工地的大门,如果提醒西门利剑采取行动,五分钟就可以封锁这里。

    “不必,只是一个小脚色,而且不会查出任何东西。”祝玉妍冷静地说道:“要么早就想好退路,从工地的另外地方溜走,要么对方就是花钱雇的人,一无所知,目的无非是防止我们和公安联手,试探一下,顺便换一下我们的通讯设备。”

    “好狡猾。”凌威轻轻感叹一声。

    又等了一会,新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打开,还是那个声音:“很好,你们没有报精。”

    “废话,在哪交人?”祝玉妍声音很硬,果断干练。

    “七号码头,十五分钟赶到,过时不候。”对方也干脆,挂了手机。

    七号码头在太湖边,十五分钟几乎是全速前进才能赶到,凌威立即调转车头,沿着公路疾驰。祝玉妍则拿出手机,拨通号码:“西门利剑,七号码头,不要靠近,我估计他们是要采取水路离开,太湖上布控。”

    七号码头是个新建的码头,还没有完工,凌威赶到码头的时候,工人已经下班,码头上散落着建筑材料和工具,空荡荡没有人。两个人下车,凌威手里拿着锦盒,四处看了看,果然不出祝玉妍所料,没有建成的码头边停靠着一艘快艇,艇上有棚子,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人。

    “二位,挺准时。”一个中年人从一台挖掘机后面走出来,面对凌威和祝玉妍。可以确定就是电话里的声音。

    “孩子呢?”祝玉妍目光凌厉地盯着对方。

    “药带来了没有?”对方看着凌威手中的锦盒。凌威立即打开,微微翻转过去,盒子里放着一颗金黄色药丸,光彩流转。

    “不错,货真价实的长生不老药。”对方微微点头。凌威心中一动,淡淡说道:“你怎么知道真假,不怕我们骗你吗?”

    “我当然知道,没有人告诉我我会这么肯定嘛。”中年人脱口而出。

    “是谁告诉你的?”凌威进接着追问了一句。中年人精觉地摇了摇头:“你认为我能说出来吗。”

    “我会让你说的。”凌威心中一阵恼怒,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声音也冷了下来。

    “那你至少要有办法。”中年人撇了撇嘴:“别忘了,孩子在我手里。”

    “孩子是无辜的。”祝玉妍声音变得森寒:“如果伤了孩子,我发誓让你们不得善终。”

    “蝴蝶组织的老大,果然有威风。”中年人笑了笑,很轻松地摊了一下手:“好啦,没时间和你们磨牙,药丸给我,我把孩子给你。”

    “我要先见到孩子。”祝玉妍声音很沉稳,丝毫不乱:“我们就两个人,你们不会怕我们带着孩子跑了吧。如果我没猜错,在附近至少有四把枪对着这里。”

    “高。”中年人向祝玉妍伸了一下大拇指,然后拍了拍手,快艇上迅速跳下一个年轻人,手里抱着孩子,看着似乎沉睡的孩子,祝玉妍脸上的担心掠过,向凌威点了点头。凌威上前一步,把药丸交给中年人,然后接过孩子。

    孩子的脸色微微有点发青,急忙把一下脉搏。凌威的脸色一变,看着准备转身离开的中年人,冷声说道:“你们对孩子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下了一种毒药,如果没有解药两个小时以后孩子就会死亡。”中年人一边回答一边笑着,笑得有点yin:“就算你们了解什么毒,两个小时之类也很难配出解药,我提醒你们不要以为自己医术高明就妄动。”

    “妈的。”祝玉妍低声怒吼,伸手向腰间准备摸家伙。凌威急忙按住她的手臂:“别冲动。”

    “还是凌医师聪明。”中年人很得意地说道:“如果你们想反抗,马上就会被打成马蜂窝,放心,我们恪守承诺,不杀你们。”

    “我们已经把药交给你们,你们为什么不把孩子的解药交出来,这样才算公平。”凌威看着中年人的眼睛,沉声说道:“交出解药,我保证你们安全离开。”

    “我想信凌医师的诚意,但是我们也要留一手,如果没猜错,在太湖上已经有公安布控开一面,到了安全之地我们把解药的药方说出来。”中年人看来是老jiān巨猾,每一步都考虑得很周到。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祝玉妍反问了一句。

    “这是唯一的选择,除非你破。”中年人看着凌威怀里的孩子:‘就算你愿意,恐怕孩子的父母也不会愿意。“

    “王八蛋。”祝玉妍咬牙切齿地吼了一句。几乎所有的退路都被对方堵死了,除了愤怒她没有任何办法。

    “别激动,我知道和你们蝴蝶组织已经结仇,我们后会有期。”中年人毫不理会祝玉妍,继续看着凌威:“凌医师想好了没有?”

    凌威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下,拿出手机,拨通号码,大声说道:“西门利剑吗,我们有把柄在他们手里,放行吧。”

    “谢谢凌医师。”中年人大声笑着,挥了挥手,从不同地方走出几个端着枪的年轻人,枪口一直对着凌威和祝玉妍,一步步向快艇上撤退。

    眼看着那些人全部撤回快艇,祝玉妍按耐不住,再次准备掏枪。凌威摆了摆手:“别动,让他们走。”

    “就这样白白放过他们吗?”祝玉妍一脸懊恼。

    “你放心,他们一个跑不了。”凌威的声音冷冷的,有点yin寒,竟然带着一股杀意,这是祝玉妍重来没有见过的。诧异地看着凌威的脸,凌威的目光凝视着湖面上的快艇,yin寒凌厉。

    凌威的杀意让久经沙场的祝玉妍都有点震惊,沉默下来。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是朱珠的,祝玉妍这时才想起没有向她报告孩子的情况,一定是等得焦急了。

    “孩子很好,你们放心,有凌威在,不会有事的。”祝玉妍尽量保持语气平静。但是,她话中本身就露出了破绽,朱珠声音有点颤抖:“大姐,你说明白,为什么有凌威孩子才没事。”

    祝玉妍愣了一下,微微叹息:“告诉你吧,现在孩子中了毒,解药在他们手里,要到安全离开才告诉我们。”

    “难道就这样让他们走了。”朱珠不甘心地吼叫着。

    凌威在一旁忽然接过手机,声音低沉有力:“朱珠,不要让别墅里的人离开,一个也不可以,采取任何手段都行,这边你尽管放心,我保证孩子没事。”

    “凌大哥,我相信你,这边就交给我吧。”

    挂了电话,祝玉妍看着凌威,等待接下来的行动,她估计凌威是要拿到解药的药方,然后让西门利剑全面围捕。

    但是,不到五分钟,那伙人还没有离开多远,凌威忽然拿起手机拨通号码:“西门利剑,立即行动,死活不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