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五章绑架-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朝霞映红太湖湖面,凌威坐在木凳上,身体斜倚在船舷,缓缓睁开眼,活动一下有点麻木的手脚。可可趴在他的膝盖上,脸颊绯红,凌威用手指调皮地捏了捏她的鼻子。可可的眉头皱了皱,睁开眼,抬手梳理一下头发,伸了个懒腰。

    “我们回去吧。”凌威看了看东方天空露出一半如同火球的太阳。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可可神情有点异样。浪漫的夜晚似乎也没什么太快乐的事情。

    凌威的情绪和可可恰恰相反,这一夜感到几年来第一次彻底的轻松,自己要做的事完成了,曾经心爱的姑娘可可就在身边,似乎没有什么在奢求的了。

    但是,凌威也只是放松而已,自己曾经无数次次想象和可可再次相依相偎的情景,充满着激动。昨天晚上那种激情似乎没有找到,心中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就像一堵墙横在他和可可之间。当然不会是谁变心了,自己没有变,可可一直躺在棺材里,当然也没有变。..

    那么,是什么让激情不复存在。凌威看了看永chun岛方向,忽然明白了点什么,那里竟然也有自己的牵挂,就像当初牵挂可可一样。

    永chun岛小码头上,凌威刚刚靠近岸边,祝玉妍带着许多人大步走过来,神情焦虑:“凌威,昨晚你到什么地方去了,手机也不接。”

    “他和我在一起。”可可从船舱里走出来,笑微微看着祝玉妍。

    “很好。”祝玉妍脸颊抽搐了一下:“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出什么事了?”凌威看着祝玉妍身边脸色凝重的几位姑娘,感觉有点不对劲。

    “我来说吧。”一位姑娘在一旁插言:“昨晚我们一直脑洞房到深夜,回到住处才想起来没有看到朱珠的孩子,我们一直找到天亮都没有找到。”

    “孩子不是有人照顾吗?”可可疑惑地说道:“记得昨晚临走的时候我把孩子交给曼曼姑娘的。”

    “问题就在这,我们找到曼曼的时候她一直昏迷不醒,倒在卫生间。”

    “会不会喝醉了?”可可疑问了一句。

    “废话。”祝玉妍忽然暴怒起来,第一次对可可大声嚷起来:“你当我的人都是酒囊饭袋吗,她们是最优秀的战士,任何时候都不会放弃精惕。”

    “你叫什么,我就是随口说说。”可可有点紧张地向凌威身后躲了躲,一脸无辜地叫着。

    “好啦,带我去看看曼曼姑娘。”凌威抬手摆了摆。阻止可可和祝玉妍的争执。

    别墅二楼的房间内,一位姑娘躺在床上,陈雨轩端坐在床前,手指搭在姑娘的腕脉上,闭目感受了一会,站起身,看了看刚刚进门的凌威:“中毒,毒性很厉害,但不至于致命,暂时还不能确定什么毒,需要带回保和堂治疗。”

    “是不是夜里被人下毒?”凌威看着床上的姑娘。

    “不是,根据毒性和蔓延的数度,是昨晚七八点就被人下毒了,这毒是慢性,夜里才发作。”陈雨轩语气很肯定。

    “七八点,那时候我们还在举行婚宴。”祝玉妍诧异地说道:“这不可能,难道是我们岛上有内jiān。”

    “我相信你们的人,我们保和堂的人可以相信。”陈雨轩皱了皱眉:“这件事以后再说,我想既然有人抓走了孩子就一定有目的,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看来只能这样了。”祝玉妍脸色变得很冷,咬了咬牙:“无论是谁,如果孩子有什么不测,我会让他们付出百倍的代价。”

    傍晚,码头上,小泉明智呆呆看着太湖水,冷色冷清,朱珠站在他身边则是六神无主,喃喃念叨着:“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啊,我们的罪了谁,为什么要带走孩子。”

    小泉明智转身轻轻把朱珠搂在怀里:“别怕,别怕,我相信孩子会没事的,相信我,一定会把孩子找回来。”

    “可是孩子在哪?”仅仅一天,朱珠脸色变得憔悴不堪,眼泡红肿,无论怎样坚强的杀手,在孩子面前永远是那个担惊受怕的母亲。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位姑娘远远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朱珠姐,大姐让你们立即过去,孩子有消息了。”

    小泉明智和朱珠同时怔了一下,紧接着一路狂奔到了会议厅,进门朱珠就大声喊起来:“孩子,孩子在哪?”

    “别急,冷静。”会议厅里只有祝玉妍一个人,抬手做了个下压的手势,她让朱珠别急,自己的脸色却很激动,快速说道:“有人传来信息,要我们用长生不老药交换孩子。”

    “长生不老药?”朱珠愣了一下:“外界的传言不是被抢走了吗?”

    “问题就在这里。”凌威走进门,一脸深思地说道:“知道长生不老药内情的人寥寥无几,对方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这点我们先不讨论,救孩子要紧。”朱珠期待地看着凌威,长生不老药毕竟太贵重,从价值上,别说一个孩子,十个八个也换不来。”

    “我已经把药丸准备好,等待对方第二次来消息。”凌威安慰地点了点头:“这次我们将全力以赴,同时已经让西门利剑密切注意,随时配合。”

    “谢谢,谢谢。”朱珠连声感谢,祝玉妍立即吩咐手下整装待发。

    一切准备就绪,对方却没有了任何动静。一直到了第二天中午,祝玉妍的手机忽然响起,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准备好了吗,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必须保证孩子安全,不然我们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祝玉妍冷声说道。

    “我知道你们蝴蝶组织的厉害,只是为了药,多有得罪。”对方似乎很了解永chun岛的实力,哈哈笑了笑。

    “你们怎么有我的号码?”祝玉妍继续问。

    “别拖延时间,今天傍晚我会给你们地点,不要报精,这个规矩你们应该懂。”

    说完,对方立即挂了电话,凌威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里面传来西门利剑的声音:“通话时间短,无法跟踪,不过基本锁定在太湖附近。”

    太湖很大,等于没说。凌威有点失望,想了想,又拨打了一个号码:“陈雨轩吗,曼曼姑娘中的毒有结果了吗?”

    “刚刚做过化验。”陈雨轩声音带着点疲惫,一定是加班加点在研究那种毒的性质:“这种毒和历chun归有关,以前历家的人用过。”

    “又是历家的人。”凌威眼中露出一丝怒火。

    “根据毒可以追查到吗?”朱珠焦急地问。

    “很难。”凌威摇了摇头:“我们不知道那些人在附近哪里有落脚点。”

    “你们说历家吗?”可可在一旁忽然插言:“我怎么觉得很熟悉。”

    凌威和祝玉妍相视一眼,脸上同时露出怪异的神情,可可换的是历芊芊的心脏。按理说心脏不会有记忆,但是,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也不是绝对不可能。死人都能复活还有什么不可以。

    “你真的能记起来吧,想想。”朱珠一把抓住可可的胳膊,用力大了点,抓得可可叫了一声,眉头紧皱。

    “对不起,我有点急了。”朱珠急忙松开手,带着祈求:“好姐姐吗,你想想,再想想。”

    小泉明智比较冷静,轻轻拍了拍朱珠的手臂:“别慌,让可可姑娘安静一下。”

    “让我慢慢想,好模糊。”可可皱着眉,沉思了一会,手指在空中漫无目的地划着:“好像是在湖边,有山,有松树,好大一片竹林,有紫色的竹子。”

    凌威等人目光随着她的手指转动着,提到紫竹,小泉明智低声说道:“应该是在建宁南边郊区,那里有个小山盛产紫竹。”

    “是的,山上全是紫竹。”可可继续思索着:“在山脚下有很多别墅,围墙,大门,门上好像有门牌。”

    可可的思维好像越来越清晰,朱珠期待地低声说道:“快,接近了,你再想想,门牌是多少?”

    “门牌、、、、、、”可可的眉头拧得更紧:“有个1,还有2,然后、、、、、、”

    可可忽然啊呀一声,满脸痛苦,凌威急忙拉住她的手,把一下脉搏,没有什么异样,奇怪地看着可可:“你哪里不舒服?”

    “脑袋一下子晕得厉害,好像撒进去很多钢针。”可可伸手指按着太阳穴,痛苦地说着。

    “可能是用脑过度,你休息一下吧。”凌威扶着她在沙发上躺下,可可上次死亡的时候脑部受损严重,恢复已经是神话一样的了,留下点什么后遗症不奇怪。

    “现在我们还不确定可可的记忆是不是真的,但也不能不信,让人调查一下,不要打草惊蛇。”祝玉妍脸色冷静下来,面对大事她有足够冷静的心。

    考虑到朱珠和小泉明智的情绪,祝玉妍没有让他们出动,而是安排两位得力的手下打探消息。可可说得已经仈jiu不离十,假如对方真的在那里,只要在门牌上下点功夫就行,三位数,知道前面两位,就好办多了。

    两个小时不到,祝玉妍接到了报告:“这里有别墅群,散落,门牌号125,最近有可疑的人活动,进出的都是男人,但隔壁的人听到过孩子的哭声。”

    “准备行动。”祝玉妍略加思索,果断挥了挥手:“确保孩子安全,挡道的人,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