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四章婚姻-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新书一个神偷的传奇,爽文,各位朋友支持,您的投票是我最大的动力

    西北边陲,一条山脉绵延上千里,一座山峰在云雾袅绕之间,瀑布流泉,林木葱郁。杂草丛中,隐约有一个洞口,洞边怪石嶙峋,显得有点荒凉。走进洞里,眼前一亮,里面却别有洞天,四周石壁上全部用木板装饰,加上涂料,地面也是木板铺成,上面加一层红地毯,顶部是几盏明亮的吊灯,桌椅沙发一应俱全。俨然一个现代气息浓郁的房间。

    历chun归坐在沙发上,脸色yin沉。黄玉恭敬地站在一旁,低声汇报:“我们已经成功对蝴蝶组织进行包围,眼看着就要成功,忽然出现许多精察,所以、、、、、、”

    “直接说结果,就你们三个人逃出来,是不是。”历chun归冷冷说道:“那些熬制好的药物全部被毁了吗?”

    “没有,药我已经带回来了。”..

    “带回来就好。”历chun归脸色缓和了一点,对那些手下一点不在乎,摆了摆手:“你下去休息吧。”

    “这个仇我会报的。”黄玉不甘心地恨恨说着。

    “报仇有的是机会。”历chun归淡淡说道:“我的药要在五个不同地方熬制,采五行之气,然后合而为一,到时候制造出来的疾病,天下无人能解,我倒要看看凌威他们能怎么样。”

    黄玉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也感到震惊,一种药就可以制造出怪异的疾病,令天下震惊,如果五种加在一起,后果难以想象。

    历chun归看着黄玉脸上震惊的表情,得意地笑了笑:“你马上联系其他各个熬药的地方,让他们低调点,好在暂时还没有被发现,实验的范围尽力控制。”

    “可是,凌威等人的反应很快,他们会不会像对我那里一样,忽然袭击。”黄玉有点担心。

    “不可能,我的地方知道的没有几个人。”历chun归摇了摇头。

    “这点我相信。”黄玉想了想:“我门曾经收到有人给的消息,说蝴蝶组织到了云南,也是您的安排吧。”

    “没有。”历chun归立即否定:“是什么样的人?”

    “我们没看见人,有人把小纸条送到我们熬药的地方。”黄玉有点诧异。不是历chun归安排,会是谁能如此神通,连蝴蝶组织的行踪都能掌握。

    “有点蹊跷。”历chun归拧眉思索了一下,快速说道:“事不宜迟,你立即出发,让他们把熬好的药给你带过来,有多少先拿多少。”

    永chun岛如同一颗明珠镶嵌在秀丽的太湖之上,葱郁的茶树,亭亭玉立的荷叶,小桥流水,假山,石板道,林木之间的一栋栋别墅,如同一个世外桃源。

    祝玉妍手臂的伤在药物调理下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为了缓解永chun岛最近的压抑,也为了庆祝凌威实验的成功,她特意提出为朱珠和小泉明智举行一场婚礼。凌威欣然答应,事实上这个婚礼只能说是补办,因为朱珠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对于刀口舔血生涯的姑娘们,谁不想有个温暖的家,办婚礼是对她们的鼓励,也是为了还朱珠一个人情,朱珠和祝玉妍经历生死,情同姐妹,祝玉妍可不想朱珠出嫁太寒酸。

    朱珠和小泉明智都没有什么亲人,宾客只是邀请了保和堂的人,在永chun岛以外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永chun岛上却是红红火火,鞭炮震天钟鼓齐鸣。

    小泉明智和朱珠步入婚姻殿堂,孩子当然不能带在身边。蝴蝶组织都是姑娘,天生的母性让她们对孩子有种自然的喜爱,轮流抱来抱去,孩子还不认生,咯咯笑着。可可摸了摸孩子的笑脸,笑着对凌威说道:“有孩子真好,是不是。”

    看着可可温柔的眼神,凌威笑了笑:“是,孩子是未来。”

    可可的笑更加灿烂一点,伸手抱过孩子,柔声说道:“我带他出去,这里太热闹,别吓着孩子。”

    “可可,我们闹洞房。”有位姑娘拉了拉可可,可可在岛上得到凌威特殊关照,又是个有特殊经历的人,一般人对她都有点敬畏的心理,不过可可性格温和,和谁都处得很好,一来二去,已经和大多数人成了朋友。

    “不啦,我脑袋有点晕,出去转转。”可可摆了摆手,走出宴会大厅。抱着孩子在人工湖边漫步了一会,凉风习习,孩子趴在她肩膀上渐渐进入梦乡。一位姑娘走过来:“可可,把孩子交给我吧,我带他到二号别墅休息。”

    “小心点啊。”可可温和地嘱咐几句,看着姑娘把孩子抱着离开,眼中闪动出一阵复杂的光芒。

    凌威大步走过来,看了看有点愣愣的可可:“你站在这干什么,小心着凉,到里面去吧。”

    “不了,我想随便走走。”可可抬头看了看西下的夕阳,又望了望太湖的湖面:“凌威,还记得当年我们在湖上泛舟吗?”

    “当然记得。”凌威眼神有点向往。任何人都不会忘记初恋的美好时光,那一幅幅画面始终刻在心头,挥之不去。这也是他拼命把可可救活的原因,现在可可活了过来,是否可以回到过去美好时光中?

    “我们再去划一次船。”可可指了指岛上码头的方向:“我记得那里有一艘画舫的。”

    “天快晚了,湖上风大,还是不去吧。”凌威微微摇头,可可的身体虽然很壮实,但毕竟是死而复活,凌威还是不放心。

    “我要去吗?”可可晃了晃凌威的胳膊神态撒娇。

    “好,你等我一下,我先去拿件厚衣服给你。”凌威转身走向别墅。

    可可向着码头方向走了一会,到一棵花树后,轻轻吹了声口哨,一只黑色小鸟飞过来,落在她身边。可可掏出一张纸条,迅速绑在小鸟的腿上,挥了挥手,小鸟振翅而起,很快消失在远方。

    画舫为了游玩方便,配有机械动力系统,同时又保留着原始的船桨。凌威驾驶着画舫驾驶到湖中间,然后用木桨轻轻划动,船漫无目的地在湖中飘荡。可可站在船头,秀发披肩,面对太湖,用一把精致的小梳子梳理着头发,剪影在晚霞的霞光中带着点梦幻色彩。惶惑间凌威似乎回到了几年前的时刻,如痴如醉。脱口而出:“可可,你真好看。”

    “是吗?”可可转过脸,莞尔一笑,走近凌威身边坐下,忽然幽幽叹息一声:“好看有什么用,你身边比我漂亮又能干的女人多的是。”

    “你别这样说,我会永远对你好的。”凌威有点心疼地看着可可有点消瘦的脸颊:“你不是说过吗,我是你唯一的亲人。”

    “但愿这种唯一能够天长地久。”可可轻声说着:“凌威,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和你永远在一起。”

    “一定。”凌威伸手握住可可柔软的手臂,声音温柔。

    “那,我们明天也举行一个婚礼,怎么样?”可可的声音更低,带着娇羞,身体向凌威靠了靠,依偎在一起。

    “嗯。”凌威随口答应一声,身体微微一震,提到结婚,他的心中忽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按理说这也应该是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救活,然后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故事都是这样写的,凌威一直认为自己的故事也会是这样。等到可可提出结婚的这一刻。他忽然感觉一种不舒服,说不清来自哪里。淡淡笑了笑:“暂时还不行。”

    “为什么?“可可诧异地说道:“难道你不喜欢我?”

    “不是。”凌威快速寻找心中的答案,依旧不知道究竟,临时想了个理由:“我们要结婚没问题,但我还有和叶小曼的婚约,已经登记过的,需要注销一下。”

    “叶姑娘会同意吗?”可可继续问。

    “应该同意吧。”凌威随口回答,他和女人打交道一直不在行,叶小曼的感情他当然知道,不管叶小曼同不同意,他自己就不知道如何开口,他们毕竟有过夫妻之事。

    两个人是有感情的,不是可以随意断绝的,在这之前凌威想都没想过。

    “你还是放不下,暂时不难为你了。”可可再次叹息一声,令人怜惜。善解人意地靠在凌威怀里。

    一阵手机铃声,凌威打开手机,是祝玉妍的声音:“凌威,你在哪,大家等着你发言呢。”

    “你代劳吧,或者让叶小曼发言也行,我有点累,休息一下。”凌威随口吩咐。

    “你早点回来。”祝玉妍叮嘱了一句,语气好像老婆关照丈夫。

    可可在一旁忽然伸手接过手机,按了按,直接关机,然后递给凌威:“我不希望有人打搅我们,不管将来怎么样,今晚你是我的,我们就在这太湖上过一夜,不让尘世的声音打搅。”

    “行。”如此浪漫的提议,凌威当然欣然答应。伸手搂住可可的肩膀,两个人依偎得更加紧密。夜幕拉开,越来越暗淡的光线下,两个人似乎融在了一起。

    夜渐深,一艘小船忽然出现在永chun岛的码头上,几个黑影敏捷地跳上岸,几个纵身向岛上跑过去,很快隐进花树的yin影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