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三章追踪(5)梅花的下落-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一阵剧痛之后,西门利剑似乎失去了感觉,晕乎乎飘飘荡荡,心无从着落。但是,他可以感觉到姑娘的奔跑,而且很清晰,除了姑娘的喘息声,还有另外一种感觉,那种感觉是那么熟悉,是心中的渴望,强烈得让他的意识没有完全消失。

    西门利剑自从选择了刑精这个职业,就注定了在危险中生活,在私人问题上,很少考虑,但不考虑不代表没有缘分。保和堂那个叫梅花的丫头,纯真可爱,很快就进入他的心,可惜好事多磨。梅花竟然是井上家族的人,两个人一下子由情人变成对手。最后,井上梅子在太湖上引爆,和井上家族最后一点力量一起灰飞烟灭。西门利剑的心也一下子死了过去,昏迷了好几天。醒过来以后变得沉默寡言,他无论如何抹不去心中的那点yin影。

    yin影中有忧伤也有甜蜜的温柔,因为失去才更加珍贵,无数次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起那种感觉。现在那种感觉似乎忽然涌上心头。不错,就是那种感觉。西门利剑迷迷蒙蒙间似乎再次见到了那个微笑天真的姑娘。..

    是梅花,梅花,西门利剑嘴里念叨着,伸手想抓住背着自己的姑娘,手中忽然抓了个空,姑娘不见了,自己也不知身在何处。

    “梅花,你别走。”西门利剑惊慌地叫喊着,手指不断伸缩着。

    “西门利剑,西门利剑。”有女子声音在耳边响起。西门利剑下意识伸手抓过去:“梅花,是你吗?”

    “我是祝玉妍。”姑娘轻声回答,西门利剑身体一震,眼睛猛然睁开,盯着祝玉妍看了一会,眼前的景物由迷蒙变得清晰,眼前是一个脸颊圆润的姑娘,很好看。但不是梅花。西门利剑松开手,讪讪笑了笑:“祝姑娘,是你。”

    “是我。”祝玉妍笑了笑:“西门队长,说说怎么回事?是谁送你到医院的。”

    “是梅花。你们没看见吗。”提到这件事,西门利剑再次激动起来,眼神火热。手臂撑着床铺,试图坐起来。

    “别激动,别激动。”凌威伸手按住西门利剑的肩膀:“慢慢说,慢慢说。我们没有见到那位送你来的姑娘。”

    “她走了吗。”西门利剑眼神中再次露出失望,情绪平稳了一些:“当时我被几个人包围,已经中了两枪,行动迟缓。一位姑娘把我拉进一个山洞,然后背着我下山。”

    “是她救了你,然后离开了。”凌威简单总结一下:“我问过护士长,是一位少数名族的姑娘,一直戴着面纱。”

    “不,我相信她就是梅花。”西门利剑醒过来依然清晰感觉到姑娘身上的气息,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她戴着面纱是因为自己的面容太过惊人,只有梅花才会奋不顾身地救我,背着我跑下山。”

    “可是,你别忘记了太湖上我们一起看见了爆炸,梅花没有了。”凌威有点痛心地提醒西门利剑。爱会让人在某些程度上心智迷失,缺失最起码的判断力,这也是一种心理疾病。

    “你别劝我了,我没有病。”西门利剑摆手打断凌威的话,似乎看透了凌威的想法:“我很清醒,不管什么原因,梅花还活着,你别忘了,昨天你还说过在附近有一位姑娘可以治疗那种制造的怪病,而具有那种医术的一定和天医有点关系。而当今世上和天医有关的人寥寥无几。梅花是你的弟子,她水平如何你总该知道吧,除了她还会有谁。”

    西门利剑的思维清晰,说得有根有据。凌威心中的疑问再次浮现出来,西门利剑说得不错,自己也想过那位姑娘是谁,一直不得其解,天医的传人严格说只有自己,像童馨那样符合的概率微乎其微,如果梅花活着这一切就可以解释了。

    可是,梅花真的活着吗?凌威忽然想起太湖上爆炸之前的那一幕。梅花先放出了一颗烟雾弹,因为爆炸的惨烈,大家忽略了那一阵烟雾,现在想起来那是一个疑点。都要面对死亡了,一层烟雾有什么意义。梅花想掩藏什么?

    凌威的沉默让西门利剑得到了鼓舞,兴奋地说道:“想起来了吗?她是不是活着。”

    “我不确定。”凌威摇了摇头:“这样吧,你休息几天,我们在这里处理一下一些事情,全力帮你寻找到那个姑娘。”

    “谢谢。”西门利剑眼中露出一种感激,他和凌威是好朋友,心照不宣,许多话不用说出来就会明白,感谢的话也早就不需要说了。但这一声感谢是发自内心的。他是个铁打的汉子,但他的内心还是有充满柔情的一面,梅花曾经是他感情的全部,那种失而复得的期盼让他激动不安。

    接下来的几天,凌威帮助华家药堂治疗疾病,同时让祝玉妍的手下和西门利剑的手下在附近山区分散寻找那位姑娘。但是那位姑娘就像凭空消失一样,一直没有出现。那些制造疾病的人已经离开,奇怪的病越来越少。那位姑娘是因为治疗这种疾病而引起关注,疾病没了。要想在许多中医师中找到她就更加困难。

    任务已经完成,西门利剑经过几天的调理可以下地走路,建宁方面发来公文,必须回去了。看着茫茫群山,西门利剑遗憾地叹了口气。

    “明天早晨八点的飞机,今晚出发到省城。”凌威和西门利剑并肩而立,轻声说道:“我派人到更远的地方打听,那里是靠近边界的最后一个小镇,比较荒僻,条件不太好,按理不可能在哪。”

    “尽力吧。”西门利剑微微摇头。

    “或许那个人只是传说,只是一个山区郎中,恰好治疗好一两例疾病而已。”凌威宽慰着说道。

    一阵脚步声,一位干精快步跑过来,大声说道:“西门队长,在那边小镇上发现要找的那位姑娘,小镇上有两位患上怪病的人,路途遥远无法过来,那位姑娘就出现了,正在替病人针灸。”

    “探听到她的身份了吗?”西门利剑语气急切。

    “没有,那个小镇把她当做神来看待,她不愿透露,也没有人敢打听。”

    “小镇离这里多远?”凌威快速问:“来去几个小时?”

    “现在走天黑能赶回来。但是、、、、、、”干精看了看西门利剑,西门利剑的身体没有恢复,禁不起折腾。

    “我去,现在就出发。”凌威拍了拍西门利剑的肩膀:“放心吧,有一丝可能我就把她带回来。”

    西门利剑点了点头,对于凌威他是一百个放心。

    要去的小镇确实很偏僻,开车走了两个小时,接下来全部是崎岖难行的山路,只能弃车步行,又走了两个小时才到目的地。随行的两位干精打电话问了具体位置,几个人风风火火赶到病人家。可惜还是晚了一点,那位姑娘已经离开了。

    “老人家,您知道她去哪里了吗?”凌威温和地询问病人家属一位老人。

    “你们是谁?为什么打听她。”老人很精惕,似乎是得到什么吩咐。凌威终于明白为什么一直打听不到,试想救命之恩的医生如果吩咐病人保密,还有哪位不遵守的。在病患中间打听就是一个错。

    “老人家,我们是、、、、、、”旁边的干精刚要说明身份和来意。凌威摆了摆手,和声说道:“老人家,我家里有一位病人,很严重,必须尽快见到那位姑娘。”

    “治病啊,找她没错,还不收钱。”有过病人的家庭能够理解病人家属的苦,老人精惕性立即松下来,指了指南方:“她应该到那边去了,山那边小镇上有位病人,她说过去看看,几天后再回来。”

    打听到了消息,凌威说了声感谢,带着干精立即向南出发,翻过一个小山头,穿过一片树林,一条小道上,两个身穿迷彩服的军人拦住去路:“对不起,前面是国界,请止步。”

    “我们是公安。”两位干精掏出证件。

    “公安也不行,我们没有接到任何公安处境的通知。”两个人很礼貌地敬了一个礼:“请回吧。”

    凌威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国境是过不去了,就算要过去也需要一些手续,也没时间耽误。旁边有一个眺望的高坡,他转身跨步爬上去,手搭在眉梢向远处观看。一条下面不远处,一条小道上,一位戴着帽子的姑娘向南缓缓走着,背后背着一个药篓。碰碰运气吧。凌威把双手做成一个喇叭状,大声喊道:“梅花,是你吗?”

    姑娘没有回头,继续向前,凌威再次加大声音,声嘶力竭地喊道:“是你吗,梅花。”

    姑娘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抬头向这边眺望,凌威激动地大声叫道:“我是凌威,你快点回来,西门利剑在找你。”

    姑娘愣了一会,忽然举起手,向凌威摆了摆,然后转过身,继续向前走,身影很快消失在一片树林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