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章追踪(2)-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新书求支持

    许多时候,出名是突如其来的事情,而且不一定是因为好事还是坏事。丽山镇原本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镇,却因为疾病一下子引起云南省各大媒体关注。作为小镇上仅有的两家中药堂李家和华家也一下子成为焦点。

    同行是冤家,李家和华家同在一个小城,一条街道上,竞争是难以避免。不过中医和西医不同,各自有各自的绝技和专长,华家善于治疗风湿病,李家善于治疗儿科,相互之间没有竞争点。双方一直相安无事。直到这次奇怪疾病的出现,双方同时收治病患,同样的疾病效果的不同就显出功夫了。开始华家的效果好一点,可以把病情稳定一段时间,后来李家忽然出现一个转折,据说李家老掌柜李向天忽然灵感发现,一夜之间琢磨出一个药方,病人服用之后病情大有起色。一时间附近十里八乡的病人一起涌向他们。药价虽然很贵,每天的客人还是爆满。相对而言,华家的生意也就一落千丈,眼看着就要被挤出丽山镇。..

    但是,仅仅一天之后,事情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华家推出了一个药方配合针灸,尽然可以把疾病治愈。一下子声名大振,丽山镇zhèng fu特意送上旌旗表扬他们对民众的贡献。华家的生意自然也一下子好起来,李家的门前忽然变得清静。

    生意好了,华家原本的人手就不够了,一下子招了四五个医师,另外开设了几个病房。最让人养眼的是还招收了四五名女护士。

    一连几天,凌威都到华家中药堂,对于一些病情复杂的病人会做出指导。疾病除了最近出现的那一种当然还有其他情况,凌威稍加点拨,华天宇就受益匪浅,凌威是各方面发展的天才,自然比起华家祖传那点固步自封的技术要好得多。

    华新鑫对凌威充满感激,每天都会泡一壶丽山镇特有的茶放在茶几上,凌威闲暇之时就坐下来,一边看着大堂里来来去去的病人一边品茶。

    祝玉妍跟在凌威身边,形影不离,渐渐也爱上了丽山镇的这种茶,喝上一口就赞叹不已:“凌威,这茶丝毫不亚于醉仙阁,一定要带点回去给童婉茹。”

    “我已经让华天宇寄过去了。”凌威说了一句,眼睛盯着门口进来的人,忽然压低声音:“来了。”

    进门的是那天闹事的夫妻,男人还是病怏怏的,进门眼睛就向四处张望。华天宇看了看两个人,并没有因为闹过事而改变态度,很客气地让男人坐下,把脉开方。药方当然不是那种通用的写明成份,而是直接写上一号方。药也不是在药柜上配置,而是熬制好的。这样的做法,除了如同凌威那样掌握神农尝百草技术,绝对不会偷到药方。

    那对夫妻在大厅里逗留了一会,拿着药转身离开。凌威站起身,拉了一下祝玉妍:“走,我们跟上。”

    不知不觉间,一天已经要过去,外面街道上被晚霞照得一片淡红。病人走得不快,凌威和祝玉妍也不紧不慢远远跟随。祝玉妍微微有点惊讶:“凌威,你怎么断定他们有问题。”

    “眼神。”凌威笑着说道:“病人进门一般是迫不及待地看着医生,毕竟性命攸关,这两个人进门的刹那却目光闪烁不定,一定有鬼。”

    那两个人不时在路边的石凳上休息一下,一条街走完天已经暗了下来。走到一个站牌下,左右张望了一下,忽然加快脚步,走进一扇大门。祝玉妍抬头看了看:“李家中药堂。”

    “我想也不会错。”凌威看着李家中药堂的大门:“那家米线店老板女儿服用的药方我研究过,完全针对现在的这种疾病,好一点却不除根,故意收敛钱财。如同当时在莽牛镇的情况一样,拥有这种药方的人和制造疾病的人不可能没有关系。”

    “历chun归这样做也太笨了吧,岂不是很容易就被发现。”祝玉妍还是有点不解。

    “研究病毒和研究药物一样,需要资金支持,我估计历chun归也没有办法,只能这样积累资金,也可能要做一件迫不及待的事情。”凌威轻声分析这。两个人围着李家中药堂转了一圈。来到后面的院墙下,凌威首先纵身跃上墙头,看了看里面静悄悄的院子,伸手把祝玉妍拉上墙头,然后同时跃下,在一个花坛后面隐藏了一会,蹑手蹑脚靠近前面厅室。

    和华家比起来,李家显然太冷清,华家现在还有许多病人,李家却一个没有,厅堂里只亮着一盏灯,显得有点昏暗。凑近窗户,宽敞的厅堂一目了然,那对夫妇坐在长椅上,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站在一旁,在旁边沙发上坐着一位瘦瘦的老人,留着有点滑稽的山羊胡。

    那对夫妇把从华家拿来的药液递给旁边的男子,女人小声说道:“李掌柜,我们把东西拿来了,你可要治好我男人的病啊。”

    “那当然,我们只要掌握药方,治疗好你的病不成问题。”李掌柜声音低沉,转身把药液递给那位山羊胡老人:“明老先生,这就是您要的东西。”

    山羊胡微微点头,接过药液,用剪子剪开一个缺口,然后把药液倒在茶杯里,轻轻呡了一口。闭上眼,感受了一会,缓缓说道:“黄芪丹参甘草、、、、、、”

    李掌柜在一旁急忙用笔记下,山羊胡又喝了一口药液闭目片刻,继续说道:“地骨皮牡丹芍药、、、、、、”

    “神农尝百草?”凌威和祝玉妍相似一眼,同时低声惊呼了一句。神农尝百草可是药王门的绝技,药王门和历chun归是对头,难道判断错了,李家和历chun归没有关系?

    “果然是个好药方。”厅堂内山羊胡微微赞叹一声:“看来华家有高人指点啊,不知是什么样的人。”

    “好像是一对夫妇,挺年轻的。”旁边的女人插言:“听说也就是路过而已,说不定过两天就走了,这里还是李掌柜的天下。”

    “你说得轻巧,许多东西是夺不回来的。”李掌柜不悦地哼了一声,然后向那对夫妻摆了摆手:“你们回去吧,这里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明白,我们不会说的。”女人站起身,扶着自己的男人慢慢离开。

    “这两个人可信吗?”山羊胡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夫妻两,眉头皱了皱。

    “他们知道的不多,是一对胆小怕事的人,给点钱就可以了。”李掌柜眼中寒芒一闪:“现在的关键是怎么处理华家的事情,如果这样下去,不要说赚钱,恐怕我们马上就要关门了。”

    “放心吧,我会处理的,既然让我负责这个地区的事情,我就不会让华家太如意。”山羊胡冷冷说道:“马上通知他们行动。”

    “听说有一对年轻人,要不要打听清楚再说。”李掌柜小声提醒。

    “不用,算他们倒霉。”山羊胡用力挥了挥手。然后掏出手机,拨了拨号码,声音严厉:“可以动手了,做得干净点。

    夜幕拉开,没有什么夜生活的山区小镇早已进入睡眠,一片安静,只有华家药堂的人还在忙碌着,有几位从远路赶来的病人,华天宇一边指挥手下安排病床一边吩咐做饭招待,深更半夜,没有饭馆,只能药堂自己动手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稍稍平静了一点,华天宇捶了捶微酸的后背,深吸一口气然后长长吐出来:“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回去休息吧。”

    听到吩咐,抓药的伙计和几位医师放下手中的活,整理一下衣服,准备下班。性子急躁一点的两位伙计领先走到门口,脚步刚刚跨出大门,整个人忽然飞了回来,晕倒在地面上。大家一下子愣住了,还没有反应过来,门口涌进来仈jiu个一身黑衣服脸上戴着面罩的人。领先的个子很高,手中拿着一把手枪,挥舞着,大声说道:“全部别动。”

    “你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我们这里是中药堂,没有多少钱。”华天宇装着胆子说道:“都在柜子里,要你们全部拿走吧。”

    领头瞥了身边的手下一眼,挥了挥手枪,那位手下立即走到柜子前,把钱全部揣在身上,确实不多,也就几千块钱。兴师动众还持枪,抢*劫这一点显得太寒酸了。

    “别的都是药材,给你们也没用。”华天宇摊了摊手。

    “是吗。”领头的黑衣人哼了一声,再次挥了挥手,身后两个人忽然近前一步,手中提着两个铁桶,打开,一股扑鼻的汽油味传出来。

    “你们要干什么?”华天宇惊恐地瞪大眼,声音有点颤抖。

    对方没有回答,但行动马上就让华天宇明白了,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死灰,那两个人竟然把铁桶里的汽油洒在药柜上,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只要一把火,这里就要化为灰烬。明天华家就不复存在,甚至连药堂里留宿的病人和医师护士等一起灰飞烟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