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八章追踪(1)-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丽山镇地处中越边境,地处丽山脚下,是一个美丽的小镇,风景如画,是个以旅游业为生的城市。

    边境小镇的统一点就是南来北往的人比较复杂,生意五花八门,玉石交易是这里的一个特色,一年四季不凡赌石淘宝的客商,出手豪阔,这就在小镇形成一个很奇怪的特点,旅馆分成一高一低,高的是镇中心的丽山宾馆,堪比五星级大酒店,专门聘请越南和中国方面顶级厨师掌勺。低一点档次的旅馆是最低廉的,十几块钱一晚,有时候老板还会顺便提供一两顿山区的特色家常菜。

    低廉归低廉,条件却不错,简洁干净,加上空气清新,很多旅游的客人都喜欢,每一个旅馆在不同季节也都拥有自己的老顾客。生意算是不错,至少养家糊口没问题。

    不过最近一阶段出现了一些问题,小镇上和附近的山民出现了许多奇怪的疾病,虽然没有大规模传染,却死了不少人。已经引起国家卫生部的关注,经过媒体一渲染,对小镇最大的影响治病救人倒是次要的,旅游业受到重创,游客锐减到原来的十分之一不到。旅馆的生意当然也是一落千丈,有的直接关门。..

    老黑旅馆就是众多小旅馆之一,老板王老黑是地道的丽山镇人,原本是依靠进山采中草药为生,随着中草药越来越少,不得不把家里的老宅改成旅馆。他每天的爱好就是眯着眼拿着旱烟袋蹲在门前看着来去的行人,有客人住宿就会笑着迎进门。

    “爹,别看啦,你看连游客都没有,不会有人住宿。”王老黑的小儿子王平无奈地看着渐渐西下的太阳,轻声劝说着老爹。

    “第五天了,再坚持一天,没生意就关了吧。”王老黑摇头叹息,慢慢转身走向大门。

    “老人家,有客房吗?”一个温和的声音忽然响起,王老黑猛然转身,面前时三个年轻人,两男一女,领先的一位男子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

    “有,有,几个人,准备住几天?”王老黑连声说着:“你们选择这里就对了,虽然不保证是一流,在相同条件下我这里也是最好。”

    “我们相信您的话,先给我们六个房间,双人房,暂时住十天。”年轻人打断老黑的话。

    六间双人房,十天,对于一个小旅馆可是不小的生意,尤其是在极度不景气的情况下。王老黑眉开眼笑:“好,好,大家先里面做,小平,快点泡茶。”

    “老人家,泡茶就不用了,以后就不用太客气。”年轻人笑着介绍:“我叫凌威,这两位是我的朋友,祝玉妍,西门利剑。”

    “凌先生,西门先生,祝姑娘,跟我来。”王平领着几个人走进院子的大门。

    院子不是很大,但因为是老宅,带着一种古韵文化,尤其院子里几棵高大的石榴树,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凌威觉得很满意,到这个小镇,一行人没有让有关单位的人接待,而是选择悄悄而来,很低调,西门利剑的手下也在另外一个小旅馆不显山不露水地住下来,身份是游客。

    “接下来怎么办?”刚刚在房间里落座,祝玉妍就迫不及待地问起来。

    “别急,我们要先了解情况。”凌威打开包,拿出手提电脑。他选择这家旅馆有很大一络很不好,甚至会收不到信号,要想了解情况是离不开电脑的。

    电脑打开,凌威迅速搜索了一遍,里面有有关部门专门搜集和分析的内部资料,不过没有什么新鲜的。发病的情况还是和几天前临来时候差不多,零星散装发病,只是很顽固,病情变化多端,往往在进行各种治疗后预后不佳而死亡。大多数是山区的乡民,只有两位是云南省有名的富商,已经转往省城,但结果还是一样,岌岌可危。可见,这种病的治疗和条件关系不大。

    合上电脑,凌威思索了一下,直觉让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既然一时半会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先放一放。

    “我们出去走走,了解一下这里再说。”凌威站起身,看了看西门利剑和祝玉妍:“这次疾病根据记载确实有点像历chun归的手法,这地方不大,应该能发现点蛛丝马迹。”

    “你们两出去吧,我休息一下,已经安排人调查了,很快当地公安机关也会把材料送过来。”西门利剑向凌威和祝玉妍挥了挥手,仰脸躺在床上,缓缓闭上眼。

    凌威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自从井上梅子随着太湖上的爆炸而消失,西门利剑一直郁郁不乐,沉默少语。

    小镇的夜晚没有大都市的绚丽多彩,显得恬静自然,柔和的灯光如同太湖上的点点渔火。凌威和祝玉妍在镇中心的街道上信步走着,来去的行人不多,脚步很散漫,很符合小乡镇的生活节奏

    街道的一个拐弯处,一家小店铺门口的灯箱倾斜着。凌威指了指:“云南米线很有名,这里一定很地道。”

    “那就尝尝吧。”祝玉妍领先走进去。

    店里没有人,只有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在收拾桌子。看到凌威和祝玉妍,立即笑了笑:“二位吃米线吗?”

    “两碗。”凌威竖起两根手指,晃了晃。

    两碗米线很快就端上来,散发着一股清香,闻一闻就觉得垂涎yu滴。两个人也顾不得什么形象,稀里哗啦吃起来。

    “慢点,慢点。”老人轻声说着,面带微笑。对于自己的手艺很满意。

    “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米线了。”祝玉妍笑着对老人点了点头。

    “那是,我做了一辈子米线,可以说是本镇最正宗的。”老人提到自己得意的手艺,眼神明亮闪动。

    “老人家,按照您的手艺,生意应该很兴隆吧,这小店看起来好像不景气。”凌威扫视这店堂,说是殿堂,也就十几张小桌子而已。有几张还有点灰尘,好像很久没有用过。

    “唉,一言难尽。”老人眼神黯淡了一点,摇了摇头。

    “有什么事,如果可以的话说说看。”凌威向来同情弱者,反正也没什么事,歇一下听听故事也不错。

    “说来话长,最近附近发生一种和瘟疫差不多的怪病你们知道吧。”老人打开话题。

    “知道,那种病不会传染,不要紧。”凌威插言:“我们就是来旅游的,也有朋友劝过我们,我不相信还是来了。”

    “要是大家都像你们这样想就好了。”老人苦笑了一下:“我就不瞒你们了,我这个店原本和我女儿一起经营,不久前女儿也患上了那种怪病,客人害怕传染,一下子全不来了,我女儿又在家中需要照顾,这店眼看着就要关门了。”

    “在家休养?没有送医院吗?”凌威疑问了一句,旋即明白过来,这病很难治愈,如果放在医院,昂贵的医药费是一般家庭难以承受的。

    “这种病中医治疗要好一点。”老人眼神有点忧郁:“我们镇上有两家中药堂,华家和李家,华家的药费比较低,但是对这种怪病没多大效果。李家原来和华家水平差不多,最近不知道得了什么偏方,忽然厉害起来,有几个病人在他们的治疗下有了好转,只是药费太贵,我正要考虑把这个店卖了去替孩子治病。”

    “这个店您不用卖了,我给你一点钱替女儿看病。”凌威向老人摆了摆手。

    “那可不行,我们素不相识,怎么能用你的钱,再说,我女儿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老人急忙摇头。

    “我是想下次再来能吃到您的米线。”凌威笑着解释:“这样吧,店我们买下,您负责经营,等你女儿好了,还是你们父女的,你女儿的药费我全部负责。”

    “那多不好意思。”老人面对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有点震惊。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您明天要把你女儿吃的药带一点回来,我要看看。”凌威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其实这个条件是顺带的,要想弄到药方,方法有的是。

    “明白,明白。”老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对方是想研究药方,一定是中医的同行,不过,就是偷个药方价钱也未免大了点。

    凌威没有向老人在解释,掏出一些钞票放在桌上,然后和祝玉妍离开。吃饱了饭,祝玉妍精神振奋了很多,游兴未尽,拉着凌威继续向前走。

    大约又走了百十米,街道上忽然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两个人加快脚步走过去,路边一家店铺门前围着很多人,一个女子正坐在台阶上大哭,一边哽咽一边念叨:“你们怎么能这样,我男人原本好好地,治了这么多天,怎么忽然就要不行了,早知道我就送到李家去治疗,那边的效果听说很好,花点钱总不会送命。”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实在无能为力。”一位年轻人满脸大汗地在一旁解释:“这种病很特殊,我爹也没办法,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医药费我们一分不要了。”

    “人都这样了,我请谁去。”妇人大声耍泼起来:“我不管,人就放你们这里了,我也不走了。什么时候治好他的病我什么时候离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