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复活(11)-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新书上传,各位朋友多多支持,谢谢

    凌威醒来已经是三天以后,睁开眼,脑袋依旧晕沉沉的,眼前雾蒙蒙一片,忍不住晃了一下头。耳边响起一个姑娘的叫声:“大姐,凌威醒啦。”

    “真的吗?”祝玉妍的声音远远传来,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祝玉妍到了床前,声音惊喜:“凌威,凌威,看到我吗?”

    眼前出现一个朦胧的脸颊,圆润秀丽,凌威张了张嘴:“看到了。”

    嘴唇一阵疼痛,感觉到明显的干裂,凌威觉得嗓子眼都干热难受,火烧一般。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来,喝点水。”祝玉妍端着一个碗,用勺子把水靠近凌威的嘴边,看着凌威喝下,柔声说道:“你是枪伤失血过多,又没有休息就进行手术,极度虚弱劳累虚弱而昏迷,一直发着高烧,很吓人。”..

    “怕什么,我不是好好的吗。”凌威笑了笑,胳膊用力撑了撑试图坐起来,刚刚抬起头,身体一阵虚脱,颓然倒回床上。

    “别乱动,别乱动。我让陈雨轩来看看。”祝玉妍放下碗,伸手按住凌威的肩膀。

    不用祝玉妍去请,陈雨轩已近推门进来,眼圈红红的,自从凌威倒下她就没有睡过完整的觉,一直留在永chun岛,每天都会检查几遍凌威的情况,还好,没有生命危险。她还特意让护士如果凌威有了好转立即向她汇报。刚才凌威睁开眼,护士就给她打了电话。

    观察一下凌威的脸色,又把了把脉,陈雨轩长长松一口气,对祝玉妍点了点头:“没事,用药调理一下就可以,我已经让人准备了燕窝人参粥,马上送过来。”

    燕窝粥清补,陈雨轩特意加了一些药材,服下去不久凌威就觉得精神了很多,思维也敏捷起来,忽然想起昏迷前的手术,看了看正在低声交谈的祝玉妍和陈雨轩:“对啦,那个手术怎么样?怎么没有看到楚韵,她在忙什么?”

    陈雨轩看了一眼祝玉妍,把脸转向凌威:“还是我来说吧,手术很好,你昏过去之后楚韵做完了心脏移植,那位叫做可可的姑娘已经醒过来了,各项指标正常,楚韵对这件事很上心,一刻不离地在可可身边。”

    “醒过来了,我去看看。”凌威激动地一翻身下了床,几年了,自己的努力终于取得了成功,曾经初恋女孩死而复生,他有点迫不及待。

    “你等一下,别激动。”陈雨轩伸手扶住凌威:“楚韵原本不让我们告诉你的,我们又怕你着急,那个女孩醒是醒了,不过脑袋缺一时难以恢复,呆呆躺着,没什么反应。”

    “什么意思,植物人?”凌威看着陈雨轩:“做过脑部检查吗?”

    “不是植物人,检查过了,很正常,眼睛虽然可以看人,但脑电波却好像睡觉一样。”陈雨轩疑惑地说道:“我们原本以为在二十四小时之类会出现免疫排斥,那颗历芊芊的心脏毕竟是临时找来的,许多方面是不太合格的。但是,担心好像多余了,免疫功能一直很好。”

    随着医术的不断发展,移植的成功率大大增加,手术过程中的风险已经很小,但是,任何一个器官移植,尤其是内脏的移植真正的风险历来不是在手术过程中,而是外来器官和受体之间难以融洽而产生的反应,也就是免疫排斥,造成自身免疫功能紊乱,无药可治,会立即死亡。所以,国内外报道的内脏移植最佳效果都是用病人存活多少天来表示。

    “你说的是正常情况,可可很特殊,别忘记她吃了长生不老药,只要能活过来就不会死亡。”凌威微微思索了一下:“我倒是担心她的脑部问题,就像一台机器,封闭太久了,没有外界刺激打不开,跟白痴一样。”

    “那有什么办法?”陈雨轩脱口而出,对于西医方面的知识她远远不如凌威,习惯性听他的建议。

    “暂时没有办法,看看再说。”凌威抬脚向门外走。祝玉妍和陈雨轩见凌威神色不再那么激动,冷静多了,不再阻拦,一左一右扶着他。

    永chun岛上的另一间临时病房,一位姑娘静静躺在床上,眼睛睁着却没有神光,茫然地看着天花板。房间内放着十几种各式各样的仪器,许多导管连接着仪器和穿上改行的姑娘,楚韵拿着笔记本在观察仪器上的数字,一边记录一边拧眉思索着。

    一连几天,她除了上厕所片刻没有离开过这间病房,睡觉也是半梦半醒,一个小时就检查一下仪器做下记录。这个实验是前无古人,死而复活这件事很难第二次见到,每一个数据都是有难以估量的价值。对于对医学痴迷的楚韵来说具有绝对诱惑。

    “楚韵。”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把楚韵从沉思中拉回现实,从笔记本上抬起头:“凌威。你醒啦,看来恢复不错,我原本估计还有一两天你才能下床。”

    “还没有好利索,我是担心可可的情况。”凌威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可可,心中一阵激动,急忙压抑住。

    “各项指标正常。”楚韵指了指可可:“你把脉看看,脑部问题一直是仪器的盲点。”

    凌威近前几步,在床边坐下,看了一眼可可苍白的脸颊,深呼吸平息一下心情,手指轻轻搭在可可的腕脉上,顺着脉搏感受着可可体内气血运行的情况,一条一条经脉体察过去,十二道经脉和奇经八脉都很正常。气血运行平稳旺盛,丝毫不亚于一个健康的身体。这完全应该是个活蹦乱跳的姑娘。

    凌威放下手,站起身在房间内走动片刻,停在楚韵面前:“你休息休息吧,不用记录了,这些仪器都可以撤了,从身体素质来看不会出现意外,至于脑部问题,就要看可可的造化。”

    凌威又看了看陈雨轩和祝玉妍:“你们送点吃的来,我在这陪着可可,随时观察她的变化。”

    祝玉妍和陈雨轩相视一眼,从对方眼中都看出了一丝异样。凌威在她们心中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以前凌威进行试验,她们豁出命支持。但是,当可可真的复活,她们立即认识到问题有点严重。可可是凌威的初恋,她回来了,凌威心中还会有别的人吗。

    事实上不用疑问,凌威的态度就回答了她们,接下来的一连两天,凌威替代了楚韵,拖着刚刚恢复一点的身体细心照顾这可可,很多时候一个人面对可可呆呆发楞。

    “小曼,你说怎么办?”

    祝玉妍很无奈,郁闷之下找到了叶小曼,叶小曼看着祝玉妍憔悴的脸颊,淡淡笑了笑:“你就没想过这个结果吗?男人对自己的初恋总是有一种解不开的情节,我现在也想不出任何办法,可可曾经给了我心脏,我更没有资格和可可争。”

    “你打算离开?”祝玉妍有点意外,叶小曼现在名义上是凌威的妻子,就算可可醒来她也没有必要把凌威拱手让出。

    “我不会离开。”叶小曼摇了摇头:“我们可以等,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什么机会?”祝玉妍在某些方面的能力显然不如叶小曼,一时没有听懂,疑惑地说道:“是等可可永远醒不过来吗?”

    “这是一个可能,更大的可能是可可醒过来。”叶小曼笑了笑:“可可还停留在几年前的状态,凌威却经历了很多事,成熟了,也有了很大变化,可可还是凌威心中的可可,凌威却未必还是可可心中的凌威,那么,什么可能都会发生。”

    “明白了,你的意思,现在的她们未必就会情投意合。”祝玉妍眼睛亮起来,两个原本有点抵触的女人在面对可可的时候达成了同盟,等待着一种说不清有没有的机会。

    夜幕拉开,太湖上的风透过窗户吹进来,阵阵清凉,凌威走到窗口,眺望了一会远处湖面上的点点灯火。又想起了和可可相依相偎的时光。缘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他和可可相识相知只有几个月,可可却在他心中留下了永远没抹不去的印象,终于把可可从阎王手里抢回来,他有一肚子话要和可可说,可可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关上窗户,回到床边顺手整理一下可可身上盖着的棉被,凌威在床头坐下,手掌抚摸着可可的秀发,看着她渐渐红润起来的脸颊,心中泛起一阵柔和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和可可泛舟太湖美好时光。自己划着船桨,可可站在船头,微风拂动着她的秀发,微微张口,一阵柔和的歌声在太湖上飘荡。

    “风儿轻柔花儿美。故园月色惹人醉,今生长相依,来世紧相随、、、、、、”

    凌威情不自禁地哼唱起来,唱得很投入,很认真,一幅幅往日的画面在眼前浮现,声音也渐渐哽咽起来,眼睛渐渐变得模糊。

    病床上。可可忽然动了一下,两滴泪珠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滑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