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复活(3)-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一个夏天转眼即过,淅淅沥沥的秋雨下了三四天,放晴的时候万里无云,空气格外清新。凌威站在窗前看着风景秀丽的太湖,神色格外憔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是这个东风久久不来,让他格外揪心。永chun岛上的实验出奇的顺利,所有准备手术的医护人员都保持最佳精神状态。只缺一样东西,心源,可可是个没有心脏的人,要想复活必须准备一个健康的心脏。

    “凌医师,山东来电,有一位六十五岁老人病逝,心脏健全。”手机里传来一个声音。凌威立即否定:“六十五岁,再健全也是日落黄昏,不行。”

    “洛阳第一医院来消息,死者二十五,淋巴癌。”

    “开什么玩笑,淋巴癌扩散,心脏能没有影响吗,人救活了再患上癌症。”凌威有点烦躁:“几个月了,就没有一个合格的心脏吗。”

    “对不起,凌医师,我们已经尽力了。”..

    “我知道,你们再仔细筛选,老弱病残等没有用的心脏就不要向我汇报了。”凌威挂了电话,顺手把手机扔到一旁。

    “还有一个途径。”祝玉妍在一旁yu言又止。

    “说。”凌威转过脸,眉头微微皱了皱。祝玉妍一向爽快,忽然吞吞吐吐让他不习惯。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祝玉妍小声说道:“我在东南亚的朋友说可以用钱买。”

    “你是说买器官,绝对不行。”凌威用力摇了摇头。杀一人来救一个人,他做不到,心理上绝对过不去。生命在他心中是平等的。

    “我知道说了也白说。”祝玉妍有点遗憾:“不过,我已经让国外的朋友帮助寻找了,相信很快会有的。”

    “但愿。”凌威心里忽然感到有点虚,是不是自己对备用心脏的要求太严格了,几十天以来,各地提供的心脏不下于四十个,全部被自己否定了,年轻而又有活力的心脏,哪有那么容易找到。

    “凌威,你快来一下。”房间内有专门的传声系统。忽然叫起来,是叶小曼的声音,有点慌张。凌威和祝玉妍相视一眼,拔腿向地下室跑去。

    地下实验室内,加了一些照明设备,显得明亮了很多,穿过走道,凌威直奔停放那个棺材的房间。叶小曼满脸惊恐地站在棺材旁边,声音都有点颤抖:“动了,动了。”

    “什么动了?”凌威诧异地扫视一眼房间,没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人,好像动了一下。”叶小曼指了指棺材里的少女。

    凌威和祝玉妍同时惊讶地叫了一声,死人怎么可能动。但是,这个实验就是异想天开型的,什么奇怪的事都有可能发生。两个人同时靠近棺材,低头观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了几分钟,棺材里的姑娘没有丝毫动静,静静躺着一如既往。

    “你眼花了吧。”凌威转脸看着叶小曼。叶小曼急忙摇头:“没有,绝对没有,我看得清清楚楚,就是动了。”

    叶小曼是个跨国公司总裁,不会信口开河,不是太恐怖的事情不会令她惊慌失措。凌威感觉事情有点严重,打开手机:“楚韵,立即到地下室。”

    楚韵几乎是跑着进来,靠近棺材,凌威向她简单说了一遍,接着说道:“用仪器再检查一下。”

    “ok。”楚韵答应着,迅速把仪器推到棺材旁,对着棺材里扫描了几遍,查看一下数据。楚韵柳眉微皱:“确实有新的变化不。”

    “好还是坏。”叶小曼对医学不太懂,直接问结果。

    “说不准,现在看是好事。”楚韵思索着说道:“人体活性越来越好,现在必须从保存状态下解出来,古代没有这样的保存,会影响她的恢复,不过,恢复过来以后几天内必须找到心脏源。”

    “走一步是一步吧,准备第一步,从保存状态下恢复。”凌威果断作出决定,一场神话传说般的复活实验开始行动起来。

    几个小时以后,几艘快艇把许多人从保和堂送到永chun岛,按部就班地进入别墅。每个人对自己的分工在心中重复了上百遍,毫不慌张地各就各位进入状态。

    棺材还在原地没有动,只是把许多设备运进房间,消毒,干燥,调温度,调湿度。大家配合得有条不紊。十几个小时以后,凌威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姑娘,检查一下各项指标,长长松一口气:“好了,一切顺利。”

    夜幕降临,历chun归驾驶着轿车在高速路上飞驰。历芊芊看着车窗外飞驰的点点灯火,轻声说道:“大爷爷,我们去哪?”

    “为凌威准备东西。”

    “准备什么?”历芊芊侧脸看了看历chun归,光线很淡,历chun归的脸显得很yin沉。

    “下午的时候,许多人从永chun岛回到建宁,永chun岛的实验似乎不再是秘密,是在救活一个姑娘。手术已经开始。”历chun归第一时间掌握着永chun岛上的动态。安插在保和堂的人会及时向他汇报。

    “既然已经开始,我们连永chun岛都上不去,能干什么。”历芊芊噘了噘嘴,她倒是巴不得历chun归失败,凌威就可以安然无恙了。

    “他们的人还没有散开,依旧在保和堂,说明手术还没有结束。”历chun归声音冷厉:“我不想再等,凌威不是需要一个心脏吗,我帮他解决。”

    “什么意思?您要杀人。”历芊芊诧异地问。

    “不是我,是你?”历chun归说得很理所当然。他自己很少亲自动手。

    “我?”历芊芊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难道你没有杀过人。”历chun归哼了一声。

    历芊芊沉默下来,历chun归说得不错,她杀过人,许多事情一旦开始就没有回首的余地,永远洗不清,只能一直走下去。但是,她还是想争取一下:“大爷爷,最后一个。”

    “行。”历chun归满口答应,因为他知道,世上根本没有最后一个,下一次还会有其他理由。

    这一夜,在建宁一百多公里开外的某个市,发生了一次车祸,一位二十几岁的姑娘生命垂危,抢救了几个小时,医生很遗憾地宣布脑死亡,其他各项生理指标也在不断下降,生命随时就会消失。

    外科办公室内,病人家属神情悲伤,有的泣不成声。外科主任拿着文件,轻声说道:“这是病危通知,哪位签一下,情况已经向你们说了,我们已经尽力。”

    “谢谢医生。”一位老人声音颤抖:“我们有一件事必须和你们医院说一下,按照我孙女的愿望,她想把身体捐出去,不知道有没有用。”

    “捐献?”外科主任感到一阵诧异,小小年纪很少有捐献的想法,即使有也不会想到青chun年少留下遗言。

    “孩子喜欢医学,不止一次和家里人说过,死后捐出身体,我们虽然很伤心,但还是想完成她的心愿。”老人低垂着头,声音诚恳。

    “好吧,我先感谢你们对医学的支持,我请院长和你们谈。”外科主任快步走出去,不一会儿院长走进来,一脸严肃:“谢谢大家,我们医院决定所有抢救费用免了,还补给一些费用,表示一下对医学的支持,伤者父母的养老费我们也会让接受身体某一器官移植的病人给予。”

    “谢谢,谢谢。”老人眼角滴下几滴浑浊的眼泪:“我想见见孩子,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院长满口答应。

    手术已经没有意义,受伤的姑娘静静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各种各样导管。病人家属涌进病房,护士和医生暂时退了出去。老人观看着姑娘的脸色,弯下腰用手掌轻轻抚摸着,靠近姑娘胸口的时候,手掌中一根空心针慢慢扎进去,一种粉红的液体从针管中间滴入。几秒钟后,老人直起腰,慢慢走了出去。并没有和医院的人再说什么,一位姑娘扶着他直接离开医院,登上一辆轿车。驾车缓缓离开市中心,上了一条公路,风驰电掣般返回建宁。

    “大爷爷,你的计划天衣无缝,但是,您能保证心脏会到凌威他们那里吗?”历芊芊伸了伸懒腰,语气疑惑。

    “一定,凌威在四处寻找健康的心脏,这一个无疑是最好的,我敢保证,已经有人通知凌威了,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不。”历chun归发出一阵笑声,好久没有笑,笑声有点怪异。

    “他们不会发现心脏已经被动过手脚吗?”历芊芊想起历chun归注入姑娘心脏的粉红液体,心脏移植之前一定会进行血液化验,血液里有了另外成分,普通仪器都能检查出来。

    “我用的是中药提取,西医那些检查方法不起作用,除非有掌握神农尝百药技术的人,而且是品尝血液。”历chun归哼了一声:“血液成分复杂,和一般中药不同,就算品尝发现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我这种药对心脏暂时不会有毁坏,到了另一个人身体内,一旦发生免疫排斥,药会迅速发生作用,让人死亡。”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