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瘟神传说(15)-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莽牛镇这次针对怪病的研讨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那个神奇的药方无论是天然居还是共和堂的,能够控制病情是最重要的,在陷入绝境的时候,把疾病控制在现有阶段,不造成病人死亡就行。新闻媒体铺天盖地地宣传开来,把中医说得神乎其神,有一家报纸还特意推出专门的版面,标题很显眼:中医,必将引领世界医学。

    “混蛋。”历chun归用力把报纸拍打在桌面上,勃然大怒。

    历芊芊看了看报纸,抬头瞄了一眼历chun归:“这宣传中医,有什么不好吗?”

    “好个屁。”历chun归吼道:“楚云那个家伙,好好的事情让他搞砸了,那个药方不是用来救人的,为了让共和堂控制住局势,现在倒好,免费奉送了。”

    “这也不完全怪楚云,天然居的背景深厚,有药王门撑腰,他们有神农尝百药的技术,搞到药方是必然的。”历芊芊柳眉微皱:“不过,有一件事确实意外,历芊芊好像还活着,在天然居。”..

    “她活着?怎么可能,那个吴奇言说亲眼看着她服用下了药的面。”历chun归一脸疑惑。

    “童馨是天医后人,或许有办法治疗疾病。”

    “她治不好。”历chun归很肯定,充满自信。

    “那就是压根没有服药。”历芊芊拧眉猜测:“那么药呢,难道吴奇言自己服了。”

    “扯淡。”历chun归瞪了一眼历芊芊,他也只能干瞪眼,因为吴奇言死了,这件事就成了莫名其妙的悬案。

    “大爷爷,接下来怎么办?”历芊芊正了正脸色,局面已经不是原来想象的那样,有点复杂。看来必须慎重了。

    “眼前的局势还在我的掌握之下,芊芊,你负责保护病毒的源头,只要有源头在,他们生产多少解救的药都没有用。”历chun归缓缓坐下,恢复冷静:“记住,调节好井上家族和鬼谷的关系,井上家族答应我保护毒源,让他们做内部防守,鬼谷的人做外部防守,等这批药熬制好立即摆脱他们。”

    “您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不过、、、、、、、”历芊芊停了下来,眼睛意味深长地看着历chun归。

    “放心吧,我会把凌威交到你手上。”历chun归理解地笑了笑。在他看来任何人都有弱点,历芊芊也不例外,她的弱点就是凌威。

    马大海一连几天如坐针毡,药方的事毫无疑问是在自己手中出现了差错,虽然不知道错在哪里,上面已经直接进行了惩罚。参加熬药可能泄露秘密的人都意外死亡,这意味着他很幸运,老板对他很信任。也让他很胆寒,随时担心厄运降临到头上。每天睡觉都会从恶梦中惊醒。尤其每天看着天然居和共和堂一样忙碌着用那个药方救治病人,他的心就越来越纠结。恨不得一脚把天然居的人踹死。他没有那样厉害的脚,不过除了用脚还有别的方法。

    “把这个放进天然居的饮水中。”楚云拿着一个小玻璃瓶放在马大海的面前,这时候不用掩饰,楚云目光凌厉,马大海读出了一种含义,必须成功,不然会像他的那几位手下一样消失。

    药瓶揣在身上,心里觉得沉重无比,中午的时候进入一家大酒楼痛吃了一次,喝了一瓶茅台,然后回到住处,一觉睡到夕阳西下。起床活动一下,觉得精力充沛了很多。穿上一身深颜色的紧身衣,夜色拉开的时候走上小镇的街道。经过几天的观察,对小镇的大小街道早就了如指掌。毫不困难就找到了天然居的人居住的院子,在院子外面侧耳听了一会,院子里静悄悄的,可能是白天太劳累,早早休息了。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五分钟过去,里面依然没有动静。马大海选择一个角落,伸手扒住墙头上口,双臂用力,探头看了看,一个纵身跃了过去。眼睛迅速扫视一下,,借着昏暗的光线,快步走向前厅。

    前厅还算宽敞,一个小灯泡散发着昏暗的黄光。马大海很容易找到了目标,墙角有一个崭新的自动净水器,应该是刚刚添加的。山区小镇一下子多了很多人,而且都是在研究药方,水源污染就严重了点,为了卫生,自动净水器毫无疑问大规模运进来。这也是平时大家共用的水源,在这里下药当然是最佳。

    马大海很庆幸自己运气不错,轻步靠近净水器,通过一个小孔把药全部倒了进去,抱着整个净水器晃了晃,然后转身。脚步刚刚抬起,角落里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怎么?马经理来了,怎么不坐坐再走。”

    马大海身体僵硬了一下,放眼看过去,角落的沙发上,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姓凌的商人坐在那里,手里还端着一杯茶,在他旁边是明玉等四五个人。

    “半夜打搅,不好意思。”马大海硬着头皮,扭身向房门靠近,右手按住腰间的匕首。

    “站住。”一声断喝,两个人拦在马大海面前,手中提着明亮的砍刀,很长很宽,杀气腾腾,让马大海感觉进了屠宰场,自己就像待宰的猪。下意识向后退了几步,转脸看着凌威:“凌老板,你想干什么?难道要杀人。”

    “我们是医生,怎么会杀人呢。”凌威笑了笑:“来了就是客,我总要尽一下地主之谊吧,马经理也赏个脸,喝杯水怎么样。”

    说着,凌威向老董使了个眼色,老董立即走到净水器前,倒一杯,走到马大海面前:“请吧。”

    “不,不。”马大海急忙摆手,一脸惊恐,他不知道楚云让自己放的是什么药,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喝了不是立即七窍流血也活不了几天。

    “马经理,现在有两条路,一,我们把谁给你灌下去,第二,和我们合作。”凌威脸色正了正,语气凌厉。

    “你们知道我要来?”马大海扫视一眼,四周的人似乎早就布置好了,等待他到来。

    “我们知道会有人来,但不知道是你,看来你也不过是一枚没用的棋子,成功了,一旦有人追查,你就是替死鬼,或者早早就被杀了灭口。”凌威声音不徐不疾,听在马大海耳中却非常惊心,他不是个傻瓜,自己的处境自己清楚,来天然居也是没有办法,唯一一次表忠心的机会,求个活路。现在,失败了,反抗是死,回去也是死。还不如搏一搏,深吸一口气,直视着凌威:“怎么合作?”

    “明智的选择。”凌威神情放松,笑了笑,拿出一张相片,手指捏着,反转向马大海:“认识这位姑娘吗?”

    “有点影响,好像姓历,和楚云一起来过我们共和堂。”马大海皱眉思索着:“好像叫历芊芊,对,是历芊芊。”

    凌威和明玉相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对着马大海说道:“我们会按计划给你造成成功的假象,你把我们的一些药粉放到这位姑娘的衣服上,然后会有人保护你的安全,把你转到另一个地方,事情过后你依然可以回来快活地开你的中药堂。”

    “不,不,不。”马大海慌忙摇头:“那个姑娘好像比楚云还厉害,这事我做不了。”

    “不做?相不相信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老董忽然拿过一把刀,直接架在马大海的脖子上,声音凶横。

    刀锋寒意刺骨,马大海打了个寒战,无奈地低下头:“好吧,我做。”

    看着马大海离开,明玉看了看凌威:“你确定这个人没问题?”

    “他已经进入绝境,合作是唯一的活路。”凌威自信地笑了笑。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你凭什么断定这件事跟你说的那位姑娘历芊芊有关。”

    “这个,以后再说吧,你先按计划安排一下,配合马大海的行动。”

    凌威避开明玉的话题,站起身走出门,沿着街道在夜色中信步走着,心中有种沉甸甸的感觉。他早就知道历芊芊的来路神秘,只是觉得小丫头行事古怪刁钻一点,绝对不会想到和瘟神有关。

    眼睛望着忽明忽暗的路灯,凌威脑中浮现出几天前和童馨对话。

    “凌威,你知道瘟神掌握的这种怪病为什么上百上千年才使用一次吗?”童馨手里抓着零食,一边塞进嘴里一边说。

    “为什么?”凌威随口问。

    “因为这种毒药需要一种特殊药材,而这种药材千百年难遇。”

    “千百年难遇,什么奇怪药材?”凌威有点好奇起来。

    “这种毒素阳刚气十足,所以极容易死亡,其中药引必须是一个成年纯阳之人的血液。”童馨歪着头说道:“纯yin纯阳之人本来就难以存活,更不用说成年了。”

    “等一下。”凌威急忙打断童馨的话:“我记得历芊芊就是纯阳,我熬制长生不老药用过她的血液。”

    “这不就对了,千古难得啊。”童馨咯咯笑起来。

    “你的意思是、、、、、、、”凌威一下子愣住了,一直寻求的答案呼之yu出。

    “我可什么也没说。”童馨眉飞色舞地转身离开。留下一串笑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