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八章瘟神传说(14)-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房间里沉默下来,气氛有点压抑,童馨是目前这场怪病唯一的线索,也是唯一的希望,她忽然倒下,而且是一下子踏进鬼门关,回天无术。レ..♠网レ从希望一下子陷入绝望,一时难以反应过来。

    童馨身体微微抽搐着,一位医师急忙用冰块降温,这种病不能盲目用药,就是针灸也不行,天然居熬制的药液对一般病人有效,现在到了最严重的程度,那药也是于事无补。

    “她是怎么感染的?”明玉打破沉默,小声疑问。声音虽然轻微,却一下子击中要害,大家面面相觑。凌威想了想刚才把脉的感觉:“是刚刚感染的,不超过一天,如果这是一种毒,那么就是被人下了很重的毒。”

    停顿了一下。凌威转脸看着李江:“你想一下,得罪了什么人没有,或许有什么疑点。”

    “疑点?”李江眼珠迅速转动,他是个出sè的忍者,机敏异常,稍微思索了一下就发现反常的地方:“一大早吃面,那个店老板亲自端上来,神情有点反常。”..

    “就从店老板开始,快速找出下毒的人,这是唯一希望。”药王声音低沉果断,既然这药只有下药的能解,救不了就找根源。虽然也知道很渺茫,可这是唯一能做的。

    “我去找那个王八蛋。”李江咬牙切齿,转身向外面走,走到门口又转了回来,不放心地看着躺在沙发上的童馨。脸sèyin晴不定。

    “还是让老董去吧,你留在这。”凌威轻轻拍了拍李江的肩膀,他理解这种感情,就像自己看着躺在棺材里的可可,哪怕有一丝渺茫的希望也不会放弃。

    老董这次的行动更快,驾驶这轿车疯狂穿过小镇中间的街道,急刹再酸辣面馆的门前,带着两个人跳下车,直接冲进后堂,大声叫道:“谁是老板?”

    “我是,二位有何贵干。”老板扬起胖胖的脸,小心地看着老董。

    “说,你是不是在一位姑娘饭菜里下了什么东西?”老董逼视着老板。

    “没,没有。”老板脸sè惨白,眼神闪烁。

    “谁让你干的?”老董根本不听老板的解释,时间紧迫就要用紧迫的方法,伸手抽出一把刀,啪的一下把刀插在桌子上,语气咄咄逼人。

    “没、、、、、、、”老板看着老董带着杀气的眼神,身体颤抖了一下,不敢再争辩隐瞒:“是吴奇言,是他逼着我放东西在姑娘碗里的,可是,那姑娘在我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安安全全离开的啊,要是有什么也不能全怪罪到我头上。”

    老板似乎也知道捅大漏子了,声音带着哭腔。老董可没有闲工夫听他唠叨,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一转身抬脚踹开老板,快步冲了出去。

    吴奇言是个小混混,但是在莽牛镇这么小的地方很出名,稍微打听一下就找到了吴奇言的家。但是,老董并没有走进去,在吴奇言家门口远远停下车,看着吴家门口的花圈和挽联,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凌威听到老董的汇报,泄气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吴奇言的死不奇怪,对方不是等闲之辈,不杀人灭口才奇怪,让老董去找也不过是一点侥幸心理而已。这儿混乱不堪,让吴奇言患上一样的怪病而忽然死亡不会令任何人怀疑,甚至会有人觉得吴奇言那样的人死得活该。

    “现在这么办?”明玉看了看童馨的双眼,瞳孔已经微微松动,焦急地叫起来:“我们不能就这样看着她死,总要试一试吧。”

    “怎么试?”药王摇了摇头:“从古到今,有多少灵丹妙药都治不好这种病。”

    灵丹妙药?凌威忽然一怔,伸手从怀中掏出一颗药丸,大声叫道:“快,水。”

    明玉急忙转身端来一碗清水,凌威伸手托起童馨的上半身,另一只手捏着药丸塞进童馨的嘴里,接过明玉递过来的清水,慢慢喂进童馨的嘴里,看着童馨的喉结动了动把药丸服下,然后把童馨放平。

    所有目光都盯着童馨,屏住呼吸,房间里静得有点吓人。终于,童馨原本没有生机的身躯忽然动了动。李江高兴地叫起来:“活过来了,活过来了。”

    童馨的手脚继续动了一会,缓缓睁开眼,眼珠转动着看了看围在一旁的人,笑了笑,不过笑容还没展开,眉头忽然皱紧,惊叫一声跳了起来,语气惶急。

    “童馨,冷静,冷静。”明玉急忙拉住她的胳膊。

    “我安静不了。”童馨用力甩开明玉的手臂,冲出房门,冲进楼道拐角处的卫生间,呯的一声关上门。足足过了五分钟,她才从里面出来,脸sè疲惫回到房间,扫视一眼:“你们给我吃了什么,巴豆吗,想拉死我啊。”

    大家相互看了看,然后又一起看着童馨,确定她没事了,一起笑起来,笑得童馨有点莫名其妙,瞪着李江:“你别笑,快说刚才怎么回事?”

    “你忽然昏过去,是那种怪病,眼看着没有了生机,是凌威的一颗药丸救了你。”明玉嘴巴很快,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那种病?你用药丸救了我。”童馨惊讶地盯着凌威,紧接着惊讶变得越来越强烈:“不会是、、、、、、”

    “是的,我想不出有什么更好东西了。”凌威微微点头。药王也明白过来,失声叫道:“刚才那是长生不老药。”

    yin雨和明玉也惊诧地低声叫起来,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就这样随随便便送进了童馨的嘴里,就像吃一块巧克力那样。

    “好啦,好啦,不管什么药,反正我吃了。”童馨乐滋滋笑着,脸sè红润,要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相信几分钟前她还是个濒临死亡的人。

    “好啦,既然危机已经过去,我们还是谈谈原来的话题。”药王老成持重,最先恢复冷静。笑着说道:“童馨姑娘,你说说这场怪病吧。”

    “你先说说你知道多少,你是药王,药王门不会没有记载吧。”童馨随口说着,并没有用您那样很尊敬老人的称呼,一个原因是天医本来就比药王的地位重,另一个方面自己来自几百年前的古代,论年纪没有谁比她更老。

    “我知道有关瘟神的许多事,至于怎么治疗我就不清楚了。”药王轻声把和凌威讲过的话简单说了一遍。童馨微微点头:“这种病严格来说不是一种病,而是一种瘟疫,唯一区别于其他瘟疫的方面是不会传染扩散,需要人为下毒,除了治疗,主要的还是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源头我们慢慢查,关键是眼前。”凌威插了一句,把药方递给童馨:“你看看,这是他们的药方,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

    “不用看,只能缓解,用于控制局势,这是瘟神一门惯用伎俩。”童馨摆了摆手:“如果围着他们的药方转,就会被牵着鼻子走,永远没结果,好在他们的药没有多大变化,我的祖上早就有防备,留下了药方。”

    “太好了,童姑娘,你只要把药方说出来,所有问题就迎刃而解。”明玉高兴地叫起来,凌威等人饿脸sè也缓和下来,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但是,童馨接下来的话有人他们心中一寒。

    “我什么时候说我有药方了。”童馨眨动双眼,有种很无辜的感觉。

    “你不是说你的祖上留下了药方吗,难道丢了?”明玉不解地看着童馨。

    “我们家族一直面临一个危机,就是生命很短,随时有断绝的危险,所以药方不在我们家族的经典里,而是在你们药王门。”童馨语出惊人:“药王门原本就是和天医同门,根基深厚,不像我们天医锋芒毕露,自然要更加长远。”

    “可是,我怎么不知道有那样的药方。”药王眉头微皱,身为一代药王,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对于经典的研究也是独一无二的jing湛,如果有对症的药方他早就该想起来了。

    “那是一个丹药的药方,可以清除身体内所有污浊之气,药材有几十种。”童馨根据家族口传的东西轻声提醒。

    “不错,是有那么个药方,但必须有个解百毒的药引。”药王思索着说道:“按照现代术语那个药方也就是提高免疫力而已。”

    “既然这种病没有任何病毒的痕迹,是全身技能下降,那么提高免疫力岂不是刚好对症。”凌威提醒着说道:“解毒的药引,我这有龙涎香。”

    “龙涎香不行,但是你有另外一种东西。”药王面带微笑,看着凌威:“长生不老药,不知凌医生舍不舍得。”

    “只要救人,谈不上舍得舍不得。”凌威语气平静:“不过,全国那么多病患,我的几颗药也不够啊。”

    “药引只要一点,你放心,在我手里,一颗就足够了。”药王很自信地捋了一下胡须。

    凌威微微思索了一下,拿出一颗药丸递给药王。药王把药丸放在手心里,一脸惊喜地观看了一会,转脸对yin雨说道:“准备药材,事不宜迟,我们赶紧熬药治疗病患。”

    “慢着。”凌威摆了摆手:“我们药物的熬制必须绝对保密,先要从根源上解决疾病的源头再公开治疗,不然,我们治病他们下毒,会有更多的人遭殃。”

    “源头在哪?”明玉疑问了一句。

    “会有人告诉我的。”凌威笑了笑。

    “谁?”

    “马大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