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瘟神传说(13)-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出了住处拐了一个弯,在一家简陋的院子里,凌威见到了传说中的川藏药王,老人一脸微笑,颌下几缕长须,脸sè红润。レ..♠网レ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随意坐在一张破旧的椅子上。见到凌威进来,呵呵笑了笑:“这位就是yin雨说的凌神医吗?看起来不像。”

    “老爷子好。”凌威抱拳行礼:“不好意思,我化了装。”

    “理解,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药王抬手捋了一下胡须:“请坐吧,和我说说那个药方的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凌威毫不保留地把事情说了一遍,继续说道:“现在看来这件事和共和堂一定有关系,我只是不清楚关系究竟在哪里。”

    “就在那个药方上。”药王脸sè微微黯淡了一些:“那个药方和病症我研究了一下,病症固定,药方固定,只有一种情况,这个药方和病症出自一个人之手。”..

    “所以你们怀疑我和这个奇怪的病症有关系。”凌威笑着瞄了一眼旁边的明玉,明玉脸sè微红:“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神神叨叨,自然要怀疑。”

    “不知者不怪。”凌威摆了摆手,转脸向着药王:“现在事情已经明了,不是我就是掌握药方的另外的人,马大海。”

    “马大海充其量也只是个小脚sè,背后另有其人。”药王摇了摇头:“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能够做出这种病症和药方的人,只有在传说中有过。”

    “传说中?”凌威好奇地扬了扬脸。

    “是的,那是一个传说。”药王的声音变得有点沧桑悠远,眼睛微微眯了眯,似乎沉浸在回忆中:“药王的鼻祖神农在远古时候通过尝百草,奠定了中药的基础,但是遗憾的是,神农最终因为尝了一种有毒的药草而没有来得及抢救而死去。这是一般流传的故事,在我们药王们传说的典籍里还有另外一个版本。”

    药王停顿了一下,似乎说这个秘辛耗费了他很大体力,明玉递过一杯茶,老人喝了一口,继续说道:“当时神农有一个朋友,他和神农研究的方向恰好相反,神农研究救人的药草,他却利用药草的毒xing来研究毒药,他也是天赋过人,研究的毒药越来越厉害,但是,每一样毒药神农都有办法解除。他很不甘心,就花费很大心思研究出一种毒素,然后用这种毒素培植断肠草。然后约神农上山采药,故意让神农尝试断肠草,断肠草毒xing很强,神农立即中毒,但是并没有像传说中那样死去,他自己备有神奇的解毒药,当即服下去,暂时控制住毒xing,回到一个小村里修养。在休养期间,他发现自己得了一种怪病,症状轻微,却无法用药物治疗,一旦服进一点药物病情就会加重,尝试很久过后渐渐明白是被朋友下药了。那位朋友也没有隐瞒神农,为神农配置了一种解药,很对症但是无法让病除根,药方也无法变换和修改,而且根据病情发展添加。神农要想保住xing命就必须听他摆布。神农只好虚与委蛇,那位朋友得寸进尺,利用神农的研究大肆收敛钱财,神农忍无可忍,第一次用自己的才智伤人。他是菩萨心肠,杀人做不到,不过他毕竟是天赋超绝的神人,研究出一种可以让人变丑的药,在那位朋友饭菜里下进去,那位朋友不久就变得其丑无比,然后他公布了那位朋友卑鄙的行径,那位朋友也因为难以见人而躲进了深山老林,他的后代也是其丑无比,人人见到就躲避,所以他那一门有个称号,叫做瘟神。”

    “奇丑无比?”凌威心中一动:“难道鬼谷的人是瘟神后代,这件事是小雪他们做的,不可能啊?”

    “不是他们,鬼谷是另一回事。”药王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神农因为没有药物治疗,自己研究了很多药方也无济于事,抱憾而终。瘟神一脉消失了几百年上千年,后来忽然出现了一些他的传人,神秘狠辣,用毒药为主,又一次在一个诸侯身上下毒,试图控制诸侯国,但是他的计划被神农除了药王们的另一支传人破坏了。”

    “你的意思有人治疗过这种怪病?”凌威打断药王的话,语气带着惊喜。

    “不错,历史上确实有人治疗过,而且成为瘟神一门的克星,让瘟神一门几乎灭绝。”

    “太好了,他们在哪?找到他们不就行了。”凌威疑惑地看着药王。

    “他们就是另一个传说的人物,你是知道的,天医。”药王有点遗憾地说道:“似乎天医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至少说对眼前的病症无能为力。”

    凌威微微愣了一下,天医的故事他很清楚,早就该想到,天医那么神奇,可以达到起死回生,一定也可以克制瘟神。不过,天医家族到了童婉茹这里几乎不懂多少医术,接近断绝,但是、、、、、、凌威眼前一亮,脱口而出:“对了,还有一个,童馨,她的医术高明,是天医后代,虽然从古代而来,那时候医术丝毫不比现代差。”

    “我听yin雨说过,也考虑到她,不过刚刚给建宁的保和堂打过电话,她偷偷离开了,暂时找不到她。”药王扫视一眼大家:“就算她不知道如何处理眼前的病,也可以提供一些瘟神的细节,毕竟他们天医和瘟神交过手。”

    “找到童馨很容易。”凌威笑了笑:“通知老董就可以,我们已经发现童馨了,她在这里。”

    老董很自觉,刚才并没有跟来,不说随时等候消息,凌威立即给他打了个电话。半个小时以后,在一家火锅店门口,老董看到了童馨和李江并肩走了出来,老董立即下车拦住童馨:“是童姑娘吗?”

    “你要干什么?”李江上前一步,谨慎地看着老董,这几天他们在莽牛镇闯的祸不少,他不怕麻烦,但是害怕童馨受到伤害。

    “别冲动。”老董摆了摆手,他见识过李江的厉害,可不想得罪,连忙解释:“有人请童姑娘走一趟,有事情相商。”

    “不去,谁请也不去。”童馨撇了撇嘴,在建宁有保和堂管着,溜出来就是为了看看这花花世界,无拘无束,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管得了她,尤其是在这个小山村。

    “听到了吗,谁请也不去,闪开。”李江冲着老董瞪了瞪眼,摆了摆手。

    “等等,等等。”老董抬手摆了摆,掏出手机拨通号码,低声说了几句,然后递给童馨:“请你接电话。”

    “谁啊?”童馨随口问,然后把手机贴近耳边,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童馨,别闹了,快点过来。”

    “凌、、凌威。”童馨意外得有点结巴。来到这个世上,她最怕的就是凌威,不是凌威怎么厉害威严,而是凌威心地仁厚,有点像她父亲,而且有救命之恩,对于凌威是言听计从的,但绝对没想到这时候会遇到凌威,讪讪说道:“你不是在建宁的永岛上吗?”

    “别废话,过来,有急事。”凌威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童馨不敢再多说,撇了撇嘴:“去就去,没什么大不了的。”

    几分钟后,童馨出现在凌威的面前,首先扫视一眼房间内的人,然后把目光盯在凌威脸上看了看,咯咯娇笑起来:“你化了装,很好玩,下次我也要学学,不过你也太大意了,就这眼神注意点就能认出来。”

    凌威苦笑了一下,咳嗽一声:“言归正传,介绍一下,yin雨你认识,这位是明玉,yin雨的师妹,这位老人家是药王。”

    “药王?”童馨看着药王,一脸好奇,把手伸向老人的胡须:“你这是真的假的?”

    “别胡闹。”凌威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急忙出言阻止:“别没大没小,坐下。”

    “坐下就坐下,吼什么。”童馨噘了噘嘴,悻悻然落座,板着脸:“说吧,叫我来什么事,不是就为了教训吧。”

    “你听说最近的怪病了吧?”凌威打开话题,进入重点。

    “知道啊。”童馨毫不犹豫。

    “你是天医的后人,怎么不着急?”

    “我为什么要着急。”童馨歪着脑袋说道:“这个世上根本不是我那个世代,我也用不着瞎cao心,那些什么医疗机构的根本不把中医放眼里,就让他们折腾吧,治不好想起中医了,最后有功劳又是他们的,真搞不懂。”

    “你倒是一套一套的,我就问你,这个怪病你到底知不知道来源?”凌威不喜欢太多废话,有点不耐烦,直接发问。

    “当然知道。”童馨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说。”四周几个人异口同声,就连药王也是满脸期待。

    “这个吗,说来话长。”童馨想卖个关子,忽然,脸sè一变,由红润变得苍白,紧接着身体扭曲,栽倒在地。凌威急忙扶起她,放在椅子上,把了把脉,脸sè忽然变得凝重。明玉也把了把脉,转脸向着药王,摇了摇头:“那种怪病,快不行了,恐怕、、、、、醒不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