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瘟神传说(12)-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你们是一个中药堂的吗?”孙华素看了看明玉,又看了看马大海,语气疑惑。

    “不是。”马大海和明玉同时出声,然后气恼地盯着对方。

    “可是,你们两的药方成份一模一样,份量也几乎一样。”孙华素晃了晃手中的两张药方。

    “不可能。”明玉和马大海再次异口同声地叫起来。相互对视的眼神中多了一些敌视,明玉不相信对方可以研究出一模一样的药方,除了那位凌先生把药方也交给了马大海,显然没有这种可能。马大海的脸上则除了敌视还有一种震惊,那个药方是你楚云交给他的,要求绝对保密,药方看过就烧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熬药的时候都是自己亲自配置药材,粉碎后再一起放进药罐,绝对没有泄露的可能,那么,对方的药方是哪里来的呢。

    楚云在座位上微微扭动身体,脸色微变,刚才的微笑消失殆尽,陈雨轩依然脸色平静,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这一切本身就和她毫无关系。

    “大家看一下。”孙华素把手中的药方传下去,轮流看了看,许多人脸上露出异样的表情,有惊讶还有点喜悦。无论这两个药方由于什么原因雷同,都是很有效的。刚才说过是马大海的专利,大家使用的时候自然不方便,现在好了,两个人说不清谁是原创,这个药方就不属于任何人,大家可以堂而皇之拿起来运用,毫无后顾之忧。

    “结果就不用我说了吧。”孙华素把传阅的两张药方收回来,放在面前的桌上,大声说道:“这两个药方之间有什么故事,暂时放到一旁,我们现在是要把疾病治疗放在第一位,药方现在是公用,所有权以后再论。”

    孙华素的决定一下子把药方收了回去,明玉看了看凌威,凌威戴着宽檐帽,脑袋微微垂着,看不清表情,药方是凌威的,明玉也没有失去什么,凌威反应不太强烈,明玉疑惑之下也只能无言。

    “混蛋,你们卑鄙。”马大海却淡定不下来,愤怒地大叫着。

    “吼什么,还不知谁偷了谁,我会追究下去的。”明玉声音不亢不卑,很平静,带着一种清者自清的味道,她心里也没有底,不知道凌威的药方是不是偷了对方的。

    “妈的,我饶不了你。”马大海全身颤抖,大声叫着,有点语无伦次,他现在面对的不是明玉的压力,而是无法向楚云交代。好好的一件事被自己搞砸了而且不知道错在哪里。

    “混蛋,别在这丢人现眼。”楚云终于坐不住了,猛然站起身,铁青着脸向外面走去。马大海愣了一下,急急忙忙追了出去。

    明玉缓缓坐下,瞥了一眼凌威:“你早就知道结果?”

    “是的。”凌威很肯定地回答。

    “你的药方是从他们那里来的?”明玉追问了一句,没有用偷,含蓄了一点。

    “偷的。”凌威的回答出乎明玉的意料,第一次见到有人偷得理直气壮。

    陈雨轩似乎感觉到这边的异样,目光投过来,凌威立即站起身,快步走出大厅,陈雨轩刚刚站起来想追赶,身边一位保和堂的医师拉了拉她:“陈老板,先研究眼下的药方。”

    陈雨轩只好缓缓落座,今天的事她一直很奇怪,这样的竞争应该是在保和堂和共和堂之间,没想到时出现在一个小中药堂天然居和共和堂的一个小分支身上。当然,事情绝对不会像表面这样简单,无论天然居还是共和堂的小分支,他们都没有能力研究出这样的药方。而且这个药方透露着怪异,有点邪乎的感觉。

    莽牛镇某宾馆内,楚云脸色很难看地站在历春归身边,声音懊恼:“这件事我一定要查清楚。”

    “查什么,当然是你的人走漏的消息。”历春归冷冷说道:“有多少人接触过药方?”

    “只有马大海,其他人都不知情。”楚云恭声说道:“不过马大海绝对可靠,就算杀了他也不会说出去。”

    “不是他,还有其他人吗,比如可以接触药液的人。”历春归瞥了楚云一眼。楚云打了个寒战,觉得历春归的目光很冷,冷到骨头里去。

    “能够接触药液的只有我们共和堂马大海的几位心腹。”楚云快速回答:“他们也只是接触药液,无法泄露药方的组成。”

    “你太低估对手了。”历春归哼了一声:“不用麻烦了,把那几个都做了,无论是谁把东西偷出去,一起的几个人都得死。”

    历春归语气变得凌厉异常,显然对这件事十分恼火。

    “他们可是好几个人。”楚云小心辩护,现在共和堂需要人手,轻易除掉几个心腹有点不明智。

    “别说几个,几十个也一样。”历春归摆了摆手:“还好,那个药方对他们来说毫无作用,主动权还在我手里,想赢我,简直是做梦。”

    夜幕渐渐拉开,凌威在房间内来回走动着,眉头紧皱。一阵脚步声,老董推门而入。凌威停下脚步,语气急迫:“怎么样,有线索了吗?”

    “没有。”老董摇了摇头,声音有点沉重:“提供我们药液的人我去他们家找了,很不幸,傍晚采药在山崖里摔死了,听说还有共和堂的其他几个人。”

    “好毒辣的手段,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对方。”凌威倒吸一口凉气。上午刚刚发现药方泄露,下午就杀人灭口,果断干练,绝非一般人。不过这也说明共和堂有很大问题。

    凌威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叮嘱马大海,他对药方的事有很大责任,他没有死说明他很有用,在他身上或许有突破口,他是对方的一张好牌,我们也要抓到这张牌。”

    “好,我这就准备。”老董转身,刚刚走到门口,又一步一步退回,门口两个人手里端着枪缓缓走进来,脸色冷清,枪口对着凌威和老董,在门两边站立。

    “有话好好说,小心点别走火。”凌威声音平静,眼前的局势,只要先动手自己可以制服这两个人,关键是老董未必躲得开子弹,再说也不知道外面还有多少人,一旦真的让对方开枪,两个人可就是九死一生了。

    门外再次响起脚步声,进来的竟然是明玉,凌威诧异地说道:“明玉姑娘,你是什么意思,别开玩笑。”

    “我没有心思和你开玩笑。”明玉冷冷说道:“那个药方和怪病之间有着不同凡响的联系,凭你的身手绝不是等闲之辈,说,药方是谁给你的,你有什么目的。”

    “你不会以为是我制造了那个怪病吧?”凌威苦笑了一下:“你也太天真了。”

    “我可没有你那么深沉,是我师傅和师兄弟们的看法。”明玉继续说道:“我们药王的势力遍布全国,可是就没有听说过你怎么个角色,身上竟然还带着稀世珍宝龙涎香和毒龙角。今天不说清楚来路就别想离开。”

    “你师父在这里?”凌威丝毫不在乎明玉的话,淡淡笑了笑:“带我去见他。”

    “师傅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你先回答我的话。”明玉固执地摇了摇头。

    “没空陪你玩了。”凌威眼中掠过一丝寒光,手腕一翻,两根钢针分别扎中两个持枪人的手腕。两个人没想到凌威说这话会忽然出手,微微迟了一点,想开枪,手腕一阵麻木,竟然扣不了扳机。

    凌威动作不停,一闪身踢飞了两个人的手枪,伸手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架在明玉的脖子上,房间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明姑娘,动刀动枪可不是女孩子玩的事。”凌威调侃地说道:“现在是不是可以见你师傅了。”

    “好快的身手,好精准的飞针,不愧是文武双全的一代神医。”门口传来一阵笑声和一阵鼓掌声。一位瘦小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是药王的二弟子阴雨,凌威的老熟人。

    “看来我这点化妆技术还是逃不过阴先生的眼睛。”凌威放下手中的水果刀,大声笑起来。

    “我刚到,听师傅等人谈起龙涎香就猜到是你,所以急忙赶过来,还好,你没把我这师妹怎么样。”阴雨一边说一边瞥了瞥有点尴尬的明玉:“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保和堂的凌威凌神医,不过这是化妆的,原来的样子可是年轻英俊潇洒。”

    “凌威?”明玉眼睛一亮:“就是掌握神农尝百草技术的那个人?”

    “是的,也是除了我们药王们唯一掌握那门技术的人,他的技术比我们还要精湛。”阴雨对凌威倍加推崇。看着明玉眼中渐渐露出一丝崇拜的光芒,凌威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摆了摆手:“好啦,你就别吹捧我了,还是谈谈正事吧,带我去见你们的师傅。”

    “好吧,跟我来。”阴雨转身带路,一边走一边说道:“师傅说这件事有点棘手,这个怪病有关一个恐怖的传说,恐怕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

    “具体点。”凌威追问。

    “好像是叫一个瘟神的,我也不大清楚,见到他老人家再说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