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瘟神传说(11)-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老板,两碗面。”碗面厅里传来一位姑娘清脆的叫声。吴奇言脸色微变,脑袋下意识缩了一下:“来了,你快点。”

    “好,好。”店老板慌忙答应着,拿起那个小玻璃瓶走进厨房间。不一会儿亲自端着两碗面走进大厅,放到童馨和李春江面前:“姑娘,这是你喜欢吃的,多了点辣,希望你继续喜欢。”

    “谢谢老板,您真好。”童馨笑得很甜,拿起筷子放进面碗中挑了一下,低头准备吃。老板叫了一句:“姑娘。”

    “老板,有什么事吗?”童馨微微抬头,疑惑地看着店老板。

    “没,没什么。你慢慢吃。”店老板有点慌张地摆了摆手:“感谢你经常光临,今天的面就不要钱了,吃完就走吧。”

    “谢谢。”童馨嘴角露出两个酒窝。天真纯真。店老板急忙转身,逃跑似地离开大厅。李春江看着店老板的背影,皱了皱眉:“今天老板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了,是你多心了吧。”童馨摇了摇头,秀发轻轻晃了晃:“我和他素不相识,难倒他还能害我。”

    “防人之心不可无。”李春江盯着童馨面前的那碗面,一把拉过去:“我来吃吧。”

    “不用。”童馨把面完抢回去:“是你心里有点阴暗,哪来那么多坏人。再说我是谁,神医,下没下药我还不知道,这味道挺好的。”

    说完,童馨低下头美滋滋吃起来,李春江一直看着她把一碗面吃完,没什么异常,才松一口气,自己吃了起来。

    吴奇言在后面透过一个小窗口一直紧张地看着童馨,一直看到她毫无异常地走开,又带着人远远跟随着童馨和李春江走了一会,还是没有异常。一位小弟忍不住好奇:“这药管什么用,开玩笑吧,就是咱哥们的药也早见效了。”

    “我也不知道那个老家伙要干什么。”吴奇言有点气恼地挥了挥手:“不过,他也没有让我接下来干什么,只要东西给那个姑娘吃了我就算完成任务,拿钱走人。”

    “对,拿钱。”提到钱几个人立即兴奋起来,那个老头还有几万没有给呢。立即怂恿着吴奇言去拿。

    其实,用不着别人提醒吴奇言已经迫不及待了,钱只有攥到手里才是自己的,心里才踏实。立即离开几位手下,兴冲冲直奔那个宾馆。在同一个房间,见到了那个老头。直截了当地叫道:“老板,完成任务了。”

    “很好,钱已经准备好了。”历春归指了指桌子上的一沓钞票:“别急,先坐下,向我汇报一下经过。”

    “好。”吴奇言见对方很温和,放松下来,一屁股在历春归面前坐下,大声说道:“我动用了所有人手追踪那位姑娘,终于在一家早餐店找到了她,我亲自在她的面里下了那瓶东西,亲眼看着她吃下去。”

    “确实干得不错,看来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历春归一脸赞赏,随手递上一杯茶:“来,喝一杯,再仔细说说。”

    茶是上等,散发着清香,吴奇言可以确定是这辈子见过的最好茶叶了,接过来一口气喝完,继续吹嘘起来:“那丫头身边的人很谨慎,我格外小心、、、、、、”

    “好了,我有点事,你先走吧。”历春归抬手打断吴奇言的话。

    “那我走了啊。”吴奇言陪着笑脸,慢慢抓起桌子上的钱,转身走出门,加快脚步,逃跑似地离开。这件事从开始到结束,他根本不知道老头叫什么名字,不过不要紧,有钱就行,反正看那姑娘和姑娘身边的人不顺眼,教训一下也好。

    “您对他好像挺客气。”宾馆内,历芊芊坐在历春归面前,声音轻柔和缓。

    “他对我们有功,当然要客气点。”历春归笑了笑:“对于一个将死的人我一向宽容。”

    山区小镇的夏天一向多雨,不过来得快也去得快。上午阴云密布,淅淅沥沥下了一阵,下午就放晴,夏日的山野在雨后格外清新,大家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些。卫生部组织的交流大会也在这时候召开,地点在莽牛镇镇政府的大会堂,到会的是个大医院和中药堂的代表,主题自然是面临的怪病。镇长首先做了个报告,无非是欢迎之类的,无精打采。

    到会的各单位自觉按照各自的地位坐到不同位置,天然居名不见经传,自然落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和几个小中药堂的人靠近一起,在业内也属于弱势群体吧。

    这次卫生部派到莽牛镇的是一位女处长,叫孙华素,四十多岁,带着个眼睛,很斯文。在镇长枯燥无味的发言之后,清了清嗓子:“各位,场面话我就不说了,直接说主题吧,各大医疗机构和中药堂交上来的报告我们都研究过了,很遗憾,没有实质性的用途,所以我要更加遗憾地告诉大家,我们将要把研究交给a国基因治疗机构,虽然要付出昂贵的费用,但是我们别无选择。如果大家没有其他方法,明天我就把报告交上去。”

    台下一阵议论,无数天的努力得到的竟然是这样一种结果,实在令人沮丧,自尊心备受伤害之余还有一种不甘心。自己家的事竟然要花费昂贵代价请国外研究。

    台上的孙处长看着台下的众人,等待了一会,除了吵吵嚷嚷的一些单位,几个大机构和大中药堂保和堂之类的一直沉默不言。失落地摇了摇头,有点后悔这次自告奋勇来这里。再次咳嗽了一声:“大家静一下,就这样吧,明天起各大机构撤出莽牛镇,a国的人已经准备好了。”

    “我们为什么要走,太欺负人了吧。”有人不服气地叫起来。

    “叫喊有什么用,不服气就拿出方案。”旁边的人很无奈地反对了一句。先前说话的人立即住口。

    共和堂的人坐在保和堂不远处,楚云看了一眼沉默的陈雨轩,向一旁的马大海使了个眼色。马大海缓缓站起身:“等一下。”

    大厅里一下子静下来,这时候出言自然是全场的焦点。孙华素推了推眼镜,一脸期待地看着马大海:“请讲。”

    “我有个方案,还在研究之中。”马大海很傲气地扫视一眼全场,有意无意在明玉脸上停留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已经在**个病人身上用了药,没有痊愈,但已经控制了病情不恶化,原本想研究成功再说出来,现在看来不得不拿出来了。”

    “没关系,现在任何一个研究都是大家的,也是全国的,我们会给你奖励记功的。”孙华素脸上露出微笑:“你有报告吗,或者说是医疗记录。”

    “当然有。”马大海拿出一个文件夹,身边的一位手下立即递上去。孙华素看了看,然后递给其他人传阅下去,转了一圈,大约用了一个小时,在议论声中又回到了孙华素的手上。孙华素扫视一眼:“大家有什么意见?”

    一阵沉默,一位老中医站起身:“没有,这是中医界的骄傲,但是,我有个不情之请,可不可以把药方公开,我们可以帮组再研究和完善。”

    “这个、、、、、、”马大海犹豫了一下。中医和其他不同,一个药方可以够几辈子吃喝,不会轻易公布的。

    “放心吧,我们只是研究,会作为你们的专利的,要在这个怪病上利用全部属于你们的。”那位老中医立即表态。马大海看了看楚云,楚云点头,他才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好,这是药房,我可以公开。”

    那位老中医立即竖起大拇指:“好样的,我挺你们共和堂,为病人作想,大公无私。”

    四周紧接着响起一阵附和,在这样的绝境下马大海把药方公开研究等于救了大家的命,不然,共和堂一枝独秀,所有人都要退出,何等难堪。共和堂是保全大家面子又出了名,得到尊重,一举两得。

    楚云的脸上露出微笑,终于有机会压住保和堂了。马大海更加得意,眼睛肆无忌惮地看着明玉,他没有忘记两个人的赌约,带着点挑衅的目光。

    “很了不起吗。”明玉忽然哼了一声,提高声音:“我们也有个方案,正在研究中,而且有了点结果,很好地控制了病情发展。”

    “是吗?”孙华素一阵惊喜,没想到真的要绝处逢生了,一天有两个中药堂提出好的方案。迫不及待地说道:“把报告拿上来。”

    明玉侧脸向一位医师瞥了一眼,那位医师立即把资料递上去,大家同样传阅一下,这次传阅得很快。孙华素一脸疑惑地看着明玉:“你们两的报告大同小异,可否看一下药方。”

    “可以。”明玉脱口而出,马大海可以公开,自己也不能示弱。

    两份药方同时摆到孙华素的面前,孙华素一脸惊讶,台下的马大海和明玉争锋相对相视着。楚云则皱紧眉头。凌威轻声叹息,他很清楚,这两个药方是一模一样,一味药都不会有变动,这样的场面显得有点滑稽,这也是他不把药方交给保和堂的原因。两大中药堂同一个药方,会变成笑话,对保和堂毫无好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