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瘟神传说(10)-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山泉?确实不错啊。レ..♠网レ”童馨一脸天真地笑着。

    “当然不错,哥还要和你做更不错的事情。”红头发年轻人舔着脸笑着,笑得很邪。任何人都看得出他的意思,可是童馨依旧一脸天真:“好啊。”

    吃饭的人有的发出叹息,看来这个姑娘有点傻,如此天仙般的姑娘,可惜了。红头发是本镇的无赖,叫吴奇言,不学无术,没读几年书,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友,横行霸道,大案没有,小恶不断,是派出所的常客。他在撒野,大多数人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同情而又惋惜地看着童馨。

    “既然姑娘愿意,我们就走吧。”吴奇言得意忘形地扫视一眼厅堂,伸手去拉童馨的胳膊。举止轻浮之极。

    老董的眉头皱了一下,看了看凌威:“要不要教训一下这小子?”

    “不用,我们就看戏吧。”凌威微微摇头,微笑着打量童馨和吴奇言。吴奇言的手指刚要碰上童馨的手臂,童馨忽然向一旁闪了闪,咯咯笑起来:“等一会,我答应,我身边的朋友还没有答应。”..

    “谁?”吴奇言声音凶狠。

    “他。”童馨指了指带着宽檐帽的李江。

    “凭什么?”吴奇言气势汹汹盯着李江,打算把李江一下子压下去。刚才在和童馨说话的时候,李江一直没有出声,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低头吃着酸辣粉,看样子和姑娘一样,有点傻。

    “凭这个。”李江缓缓站起身,伸出手掌,手指伸缩了几下。

    “就凭你也敢动手。”吴奇言看着李江有点消瘦的身形,撇了撇嘴,一伸手去抓李江的手腕。李江忽然一翻手,反而抓住吴奇言的胳膊,迅速扭动。吴奇言发出一声惨叫,向后退了几步,靠着一张桌子站稳,一只胳膊耷拉着,脸sè痛苦。

    “我忘记告诉你了,我这个朋友脾气不太好。”童馨在一旁继续微笑着,声音很甜美,大家现在才发觉这个姑娘不是天真无知,而是根本没有把吴奇言放在眼里。

    “给我上,剁了这小子。”吴奇言恼怒地叫着,舞动着另一只手臂。吃酸辣粉的客人中忽然站起几个年轻人,一边向童馨和李江冲一边伸手从怀中掏出尺把长的砍刀,刀锋闪闪。吃东西的人惊叫着向一旁闪躲。

    “杀人啦,杀人啦。”童馨惊声叫着,脸上却没有丝毫惊恐的表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看着拿刀的几个人靠近,李江忽然动起来,快速围绕着童馨转了一圈,只听见噼里啪啦一阵响,没有人看清楚他怎么出手,那几个年轻人一起向后飞起,重重摔在几张桌子上,桌子倒塌,原本放在桌子上的碗筷稀里哗啦一阵响,还有没吃的酸辣粉倒在拿刀年轻人的脑袋上,要怎么狼狈就怎么狼狈,看得童馨大声笑起来。然后拉着李江旁若无人地走了出去,一出闹剧草草收场,吴奇言带着一群人哼哼唧唧,有点凄惨地走了出去,店老板哭丧着脸叫着:“这叫什么事,好好的砸了我这么多东西。”

    凌威掏出几张钞票,站起身塞给店老板:“别鬼叫了,赔给你的。”

    “谢谢,谢谢。”店老板眉开眼笑,还要多说两句,凌威已经走了出去。

    吴奇言的胳膊耷拉着,脸sè因为痛苦拉得老长。几位手下的小弟也都耷拉着脑袋,出了酸辣粉店,沿着街道走了一会,拐弯刚要去一家医院。一辆轿车忽然停在身边,车门打开走下两位青西服的年轻人,一左一右靠近吴奇言:“上车吧,我们老板有请。”

    “你们老板是谁?”吴奇言疑惑地看着两位年轻人。

    “到了你自然知道。”年轻人很耐烦,声音很冷。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去,谁知道你们要干什么。”吴奇言摇了摇头,表示不信任。

    “就凭你,还不值得我们老板费心思,只会对你有好处,走吧,别磨蹭。”年轻人指了指车门,语气带着不容置疑。吴奇言是个见多识广的人,看情形自己不去是不可能的,只好弯腰钻进车,向自己的几位小弟摆了摆手,示意不要担心,其实担心也没有用,看这辆轿车也是上百万,不是自己这样小喽啰能了解的。

    轿车绕了一会,停在本镇最大的一家宾馆门前,两位年轻人带着吴奇言上楼,在一个房间门前停下,敲了敲:“历老先生,人带来了。”

    历归正和历芊芊在房间内交谈,听到声音,向历芊芊摆了摆手,历芊芊立即走进套房躲避。历归坐正身躯,淡淡说道:“进来吧。”

    三个人推门而入,在历归面前站立,历归看着吴奇言受伤的胳膊:“怎么?听说被打了。”

    “技不如人,没什么要紧。”吴奇言很硬气地说道:“常在江湖上走,哪有一帆风顺,挨两刀都很正常,何况只是胳膊脱臼。”

    “有点骨气。”历归笑了笑:“不想报仇?”

    “不想。”吴奇言知道对方一定有目的,不想被人有机可乘,没什么贪心就没有被人利用的可能。

    “如果我给你十万,然后再帮你报仇,怎么样。”

    这个条件很诱人,在普通小山村,十万是个很大的数字,可以在莽牛镇买套小一点的房子,对于游手好闲的吴奇言来说绝对有诱惑力,他犹豫了一下:“你们想让我干什么?”

    “这还像合作的样子。”历归点了点头,拿出一个小玻璃瓶放在桌上:“把这个给那个姑娘喝下去,无sè无味,可以参在任何东西里,先给你五万,成功了再给你另外五万。”

    “我不杀人。”吴奇言摇了摇头,想起那位美如天仙的姑娘,还真下不了手。

    “我不是让你杀人吗,只是麻醉,会在几个小时以后发作。”历归解释了一句。吴奇言似乎明白过来了,一定是这老家伙对人家姑娘图谋不轨,采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选择自己是因为自己是地头蛇,了解这里的情况,容易下手。略加思索,立即表态:“好吧,只要不是杀人,我一定做到,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吴奇言带着小玻璃瓶和钱离开,历芊芊从套间走出来,在历归面前再次落座:“大爷爷,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小混混?”

    “许多事情不用自己亲手去做,要学会在恰当的时候用恰当的人。”历归一脸微笑,显然对于自己的安排很满意。

    “为什么要对付童馨,我觉得她没有什么威胁。”历芊芊继续疑问,在她印象里,童馨也就是平常的一位姑娘而已,除了医术还可以,没什么特别的。

    “这你就错了,她既然是从青城山山谷出来的,就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历归脸sè变得很认真:“这个世上能够和我做对手的没几个,我最担心的就是那个童馨,看起来胸无城府,其实深不可测,我可不能在yin沟里翻船,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这次她来到莽牛镇,恰好是个机会。”

    “有那么可怕吗。”历芊芊撇了撇嘴,不过她不相信毫无作用,历归的决定无人能够更改,既然已经行动就会执行下去,直到童馨倒下。

    吴奇言这一天悲喜交加,先是调戏童馨被李江打了一通,又遇到一个老板给了很多钱,出了别墅还像在做梦,看了看ri头又看了看怀中的钱,摇了一下舌头,真实的,脸上一阵激动。走进附近的一家医院把胳膊接上,固定好,立即打电话约了几个人在一家酒楼见面,酒酣耳热之际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几个死党眼中立即冒出贪婪的光芒。吴奇言大声笑道:“看你们那鸟样,这样吧,事成之后大家都有份。”

    “吴哥爽快,说吧,要我做什么?”

    “你们还能做什么?打架一定不行,放点东西在那个丫头食物里总可以吧。”

    “这个包在我身上。”一个细高个年轻人拍着胸口说道:“只要她吃东西我就能放进去。”

    细高个是有名的三只手,善于偷鸡摸狗,下药确实合适。接下来就是找个机会。机会并不难,稍微调查一下就有了,童馨喜欢小吃,每天都会到一家面馆吃上一碗酸菜肉丝香辣面。

    第二天一大早,吴奇言就带着几个人到了那家面馆,直奔后堂,早到那位老板,都是一个街道上的,老板自然认识吴奇言,陪着笑:“吴哥,有何贵干。”

    吴奇言把小玻璃瓶拿出来,旁边放上一沓钱,然后拿出一把刀,放到另一边:“两个选择,第一,在一碗面里放点东西,酬劳归你,另一个就是我们砸了你的店。”

    “吴哥,我可没有得罪你啊,不能这样。”店老板哭丧着脸:“我们不能在饭菜里下药害人。”

    “没让你害人,只是让她拉肚子,解解我心中恶气。”吴奇言大声保证:“放心吧,不会连累你们,出事我兜着。”

    店老板犹豫了一下,无奈地说道:“好吧,药我照样下,钱我不要,就这一次,希望以后不会再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