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瘟神传说(9)-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死亡虽然也是意料中的一件事,但真的来了还是令人感到不安,即使是看惯了死亡的医生也会感到异样的难受、毕竟代表着一次失败,一个生命的消失。

    看着病人忽然死去,明玉一下子呆在当场,心中失落之余也有点后悔,这个病人是自己实验修改药方的结果,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修改竟然出现了这样难以挽回的意外。

    “快,抢救,电击心脏起搏”“。”凌威快步走到病床前,大声叫着。

    “没用的,这种病不能强刺激,接近死亡的时候无数家医院做过实验,电击加快死亡,何况现在、、、、、、、”明玉摇了摇头:“我们也没有设备。”

    一个小的中药堂,临时找的住处,当然不会带着先进医疗设备。凌威焦急地四处扫视一眼,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钢针,顺手拿起一根,左手在病人胸口摸了摸,右手的钢针猛然扎下去。他拿的钢针是最长的,一闪之间全部深入,pángbiān的病人家属和明玉等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钢针所处的位置是心脏,虽然是死人,扎下去还是令人心惊。

    “你干什么?”一个中年女子对着凌威大声喊起来。显然是病人的老婆,凌威并没有理她,而是摆了一下手,示意别捣乱。伸出手指在病人胸口那根针针尾弹了一下。

    “你闪开,他已经走了,别再折腾他。”中年女子继续喊着,冲向凌威。在她心里,明玉是救人的神医,她已经不救了,凌威一定不行,只是瞎折腾而已。明玉看着凌威沉静果断的眼神,觉得有点tèbié,伸手拦住中年女人,示意她稍等。

    中年女人诧异地站立下来,一脸疑惑。忽然,那位已经死了的病人忽然动了动,咳嗽了一声。身边的人再一次震惊起来,中年女人从悲伤到恼怒再到惊喜,声音有点沙哑:“他活过来了,活过来了,他没有死,没有死。”

    生离死别永远是最感人的一幕,但是,凌威丝毫没有被感动,因为病人只是暂时强刺激之下有了生机,还没有脱离危险。弯腰快速把了一下脉搏,向刚刚赶来的老董挥了一下手:“原来的药液,外加十克龙涎香。”

    “龙涎香?”明玉失声叫起来。她知道凌威有龙涎香,但绝对没想到会在一位普通病人身上使用。

    “有什么不对吗?”中年女人听到明玉的惊呼,紧张地瞪大眼。

    “没什么不对,只是龙涎香太贵重。”

    “有多贵重?”中年女人声音平静了一点,觉得也就是一种药材,十克能值多少钱。

    “无价之宝,这个世上几乎绝迹,传说中的东西,说不定也就这点了。”明玉回答有点沉重,语气中明显听出用在这里有点可惜了。中年女人听懂了明玉话中的意思,噗通一声跪倒在凌威身边:“谢谢,谢谢。”

    “别这样,先闪开吧,病人还没有脱离危险。”凌威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他枪救人的时候不喜欢干扰,因为生命会在干扰中不经意地消失。无法挽救是命中注定,人为耽误就难以原谅了。

    老董急急忙忙取来药液,龙涎香直接放药液里让病人服下,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病人的情况缓和下来,苍白的脸颊慢慢恢复红润,凌威又把了把脉,微微松口气:“好了,好好休息,暂时没问题。”

    病人家属的千恩万谢声中,凌威毫不迟疑地转身,病人救过来了,他的事也就完了。对于感谢的场面他已经毫不奇怪,名利钱财对于他毫无意义,不必要敷衍,而且他心里还装着很多事,尤其是这个奇怪的病和奇怪的药方之间似乎有一种说不清的联系,他需要静下来思索。

    回到房间刚刚落座,打开手提电脑,明玉走了进来,轻轻在一旁坐下,说了声:“谢谢你。”

    “谢我什么,只是碰巧而已。”凌威的语气也很淡,明玉显然不相信他只是个普通商人,两个人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不过凌威不想证明什么。向明玉摆了摆手:“别乱想了,还是研究这种病吧,好像很难,如果拿不出好的方案,你赢不了马大海的。”

    凌威的态度很明显,明玉也只好把好奇心收起来,站起身离开。凌威开始埋头查资料研究药方。一连两天,他都在住处没有外出,不时看一看天然居收留的那些病人,把脉观气色,病人的情况没有任何变化,还是不好不坏,停了药立即就有危险。

    凌威进出病房除了问一下病人的情况,很少说话,一直皱着眉,天然居的两位医师几次想阻止凌威,都被明玉拦住。明玉就算再幼稚也已经从凌威老成的动作中看出他懂医术,而且是精通。按照他抢救那位病人的手法不应该是普通人,甚至不是天然居可以容下的。这点让她更疑惑。不过,凌威表现出对病人的尊重,毫不犹豫把龙涎香给一位素不相识的普通病人服下,可见在他心里生命重于一切,无论贵贱,这需要绝对的人格,值得信任。

    朝阳照进窗户,凌威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老董已经晨练后回来,穿戴整齐,向着凌威笑了笑:“今天还不出去吗?”

    “不考虑了。”凌威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站起身:“出去转转吧,最近那些人在搞什么,有成果没有。”

    “没有,和你一样,走进了死胡同。”老董说得很平静很客观。因为凌威在苦苦思索的时候其他不同医院和中药堂的医师们也在禅精竭虑,结果和凌威一样,一筹莫展。从新闻上可以看出来,一再强调的都是有关部门正在抓紧时间公关,相信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之类的废话。

    “死胡同?”凌威念叨了几句,忽然笑起来:“既然是死胡同我们就回头。”

    “怎么回头?”老董不解地扬了扬脸。

    “任何东西总不会是凭空生出来的,总要有根源,我们就找找根源。”凌威一边说一边活动这拳脚,几天没运动,气血都有点凝滞了。

    “这病基本不传染,也就没有所谓的传染源,许多单位都在研究来源,就连国外的几个机构都来了,研究结果一直没出来,肯定不乐观。”老董显然对这件事也深有研究:“这么多病,随机性也不太可能,气候环境等因素都考虑了,几乎没有多少相同点。”

    “没有相同点就是线索。”凌威穿好衣服,结束话题:“走,我们先吃点东西。”

    小镇不大,吃的却不少,都是当地的小吃,出名的是一家酸辣粉店,味道不错还开胃。一大早店里就坐满了人,凌威和老董在一个角落坐下,要了两大碗,埋头吃起来。刚吃到一半,pángbiān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老板,来两大碗酸辣粉。”

    凌威愣了一下,侧脸望过去,店里其他人的目光也一起向着声音的方向观看,稀里哗啦吃东西的声音立即停止下来。大多数人眼中露出异样的光芒。一位苗条的小姑娘,要装男人才吃得完的大碗本来就奇怪,不过大家惊讶的不是酸辣粉的多少,而是姑娘长得眉目如画,天仙般漂亮。

    “童馨!”凌威低声叫了一句,他感到意外的是童馨原本应该在保和堂总部的,自己还关照孙笑天不能让她乱跑,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

    “你们认识?”老董低声询问。

    “一个很重要的人。”凌威凑近老董:“有人手吗,暗中保护那位姑娘。”

    “人手、、、恐怕不大够。”老董摇了摇头,其实他有人手,不过都是用来保护凌威的。童婉茹只是要求凌威平安,其他人老董可管不了。

    “算了,那就不用了。”凌威摆了摆手,取消了刚才的要求。不是因为老董没人,而是他看清了童馨身边紧跟这的一位年轻人,戴着宽檐帽,脸上经过伪装,凌威还是一眼就看出是那个忍者李春江,有他在,童馨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危险。可能也正是这个李春江童馨才能在孙笑天眼皮底下溜走。

    童馨并没有注意到凌威,就算注意也未必认得出来,她兴高采烈地在一张桌子边坐下,李春江殷勤地递上筷子。童馨低头很不淑女地吃起来,吃的稀里哗啦。倒是李春江很斯文,一边吃一边看着童馨,不断提醒:“慢点,慢点。”

    “慢点干什么,等会还有好几家特色店,上午全部吃完。”童馨鼓着腮帮子说着。凌威暗暗摇头,原本以为她是专门为了怪病而来,看来是游山玩水吃吃喝喝来了。也难怪,小孩心性。睡了几百年,忽然见到这样一个花花世界,谁不想享受一下。看她吃东西的样子胃口挺大,不知是不是要把几百年耽误的都吃回来。

    “姑娘,本地的特色可是很多,哥哥带你去怎么样。”一个染着红头发的年轻人忽然靠近童馨,嬉皮笑脸地说道:“还有山泉,哥也可以带你去泡泡。”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