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瘟神传说(8)-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明玉很快就赶了回来,脸sè有点奇怪,有点喜悦还有点凝重。(本章节由网网友上传)レ..♠网レ老董诧异地说道:“明姑娘,是不是不管用。”

    “管用,不过也只是缓解,不会除根。”明玉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这种药要不断服用方可保住xing命。”

    “你的意思是说不断服用?”老董皱了一下眉,紧接着微微笑了笑:“不过,有了希望就好,一步一步来。”

    “是的,我把药方给师兄们研究一下,改进改进或许能得出更加完善的方子。”明玉眉头也微微舒展,正如老董说的那样,有了点进步。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凌威就被一群病人吵醒,打开门,明玉一身睡衣站在门外:“不好意思,明先生,许多病人需要药液,我还没有来得及熬制,所以、、、、、、”

    “我准备的也只能救急,而且这种药还不是绝对有效,还是不要大量推广的好,选择几个人持续服用,方便观察。”凌威扫视一眼明玉身后的几位病患:“就你们几个吧,不要到外面宣传了,药有限,你们要在天然居的范围内配合研究。”..

    “可以,可以。”几位病人连忙答应。

    “你们熬药用的成本怎么算?”明玉提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黄金有价药无价,她强调成本的意思是让凌威不要漫天要价。这个时候救命的药多少钱都有人买,哪怕穷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对于一位商人这可是个好机会。

    “药钱吗、、、、、、”凌威停顿了一下:“随便你收吧,至少给你们天然居找个像样的地方研究病情吧。”

    “谢谢。”明玉没想到眼前的凌老板会这样说,完全是为了天然居作想,有什么目的?这可是赔本的生意。

    转念一想。明玉有点释然,自己是药王的弟子,对方可能想拉好关系,有药王帮着宣传,还愁生意不旺吗。

    明玉象征xing收了一些药费,在附近租了个大点的院子。几位病人住下来,明玉的两位手下专门观察记录,几乎两个小时就记录一次脉搏和其他生理指标,然后把记录送到明玉的桌子上。明玉一脸认真凝重地研究这,凌威端着茶杯,悠闲地走过去,随手翻了翻,摇了摇头:“好像没什么变化吗?”

    “是的,药效发挥到一定地步戛然而止,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治愈,偏偏达不到,这种情况极其少见。”明玉抬起头看着凌威,眼中布满血丝:“你也看出来了?”

    “这些记录千篇一律,很容易看出来。”凌威笑了笑:“你还是休息一下吧,研究下去可能还是没有收获。”

    “救人如救火啊。”明玉笑了笑,疲倦的脸上露出一种执着。凌威暗暗点头,面对疾病废寝忘食,这是一个好医生必备的素质。

    “话虽如此,你总不能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吧。”凌威轻声劝道:“放松一下,喝杯茶,换一下思维或许有用。”

    “也好,我们去喝杯茶。”明玉站起身,紧接着又坐下,在纸上快速写了一会,然后看了看,很满意地笑了笑:“不错,这样改一下效果应该更好。”

    凌威瞄了一眼,立即发现是添加了两味药,这两味药可以起到加强效果的作用。不愧是药王的弟子,让自己想起来也只能这样,无懈可击。只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凌威没有说话,看着明玉把药方交给手下,吩咐在某位病人身体上专用。然后两个人离开住处,在小镇上信步走了一会。

    小镇沐浴在晚霞中,一片嫣红,不过四处充满着压抑的气氛,看起来不是美,而是有点凄惨。镇子里的娱乐场所基本都关闭了,可能也没有人有心情娱乐。茶楼,咖啡厅也关了很多。好不容易在街道拐角处看到一家大一点还在营业的茶楼,看牌子好像是很知名的连锁店。

    茶楼的音乐平缓舒畅,客人倒是不少,凌威一眼就看到许多认识的人,都是中医界的名人,大家都微微皱着眉,显然都是在禅jing竭虑之后出来放松的,而且看样子也没有放松多少。

    小镇的茶楼并没有什么好茶,凌威要了一壶铁观音和几样茶点,和明玉相对而坐,一边喝一边欣赏着音乐。明玉微微闭目,脸sè放松了许多,她不明白凌威的底细,直觉似乎很值得信任,有这样一个人在什么都不是问题,执掌天然居以来第一次感到踏实。

    “明玉。”一声毫不客气带着点怒气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两个人同时侧脸,看到了马大海拉长了的脸颊。

    “马经理,幸会。”明玉笑了笑,马大海在莲花镇执掌共和堂,和她几乎是对头,幸会的意思就有点特别。

    马大海哼了一声,直奔主题:“你为什么抢我的生意?”

    “这话从哪里说起。”明玉平静地说道:“你我同是医生,选择谁是病人的意思。

    “我不是说病人的事,是眼前这位凌先生。”马大海大声说道:“凌先生有上好的解毒药,本来想和我们做生意的,被你抢走了。”

    “我可没有抢,只是凌先生觉得我比较识货而已。”明玉毫不相让地盯着马大海。言下之意马大海不识货。

    “明玉,你别欺人太甚,这位凌先生手里的上等犀牛角我还是知道的。”马大海的声音又提高了一点,几乎在吼,茶楼里的目光一起投过来,有的人是诧异的目光,那些中医界的名人眼中则露出异样的光。解毒的好药这时候谁都想要。

    “知道犀牛角很了不起吗,我才不稀罕,凌先生手里有比犀牛角好千倍的。”明玉撇了撇嘴,非常不屑。她的话立即引起一阵轰动,有些客人好奇地议论起来、比犀牛角好千倍,是不是太吹嘘了,岂不是传说中的东西。

    “是吗?”马大海怀疑地看着凌威,语气询问。

    “不管有没有,我现在已经和明玉合作,争论已经毫无意义。”凌威的回答模棱两可,避开了马大海的问题。留了个悬念,让观看的人更加好奇。

    “我告诉你,你和明玉的合作是错误的,我们共和堂一定能胜过她,到时候天然居就会在中医界消失。”马大海说得自信满满。

    “是吗?”明玉几乎从鼻子里说话,带着极度不屑。

    “当然,我们要是胜不了,我跪下叫你师父。”马大海说出了狠话。

    “不好意思,你想拜师我还不想要。”明玉回敬了一句。

    “你是不敢打赌。”马大海就像个老赌徒,使出激将的方法。

    “赌就赌,谁怕谁。”明玉哼了一声。她现在手中的药方已经有了点成效,自然胆子很壮。

    “好,各位做个见证。”马大海兴奋地向大厅里的人拱了拱手,继续说道:“几天后会举行一次成果展示会,假如我赢了明玉就得给我下跪。”

    “我也等着你。”明玉针锋相对地瞪着眼。马大海扭身离开,回到他原来的位置,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然后拿出一张百元钞拍在桌子上,扬长而去。

    “败兴。”明玉很不悦地喝了口茶,两个人也起身离开。

    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穿过一条街道信步往回走,对于刚才的打赌凌威也不清楚究竟谁会赢,药方是从共和堂得来的,明玉不知道凌威可是很清楚。要想赢除非想出更好的方法。但愿明玉的新药方能更管用,最好能把疾病治愈。

    凌威把希望寄托在明玉改变过的药方上,但这个世上的事情往往不像希望的那样顺利,往往事与愿违。接近住处的时候,天然居的一位医师跑出来,满脸是汗,语气焦急:“明老板,你快看看吧。”

    “慢慢说,怎么回事?”明玉声音平静,脚步却加快了很多。

    “你改动过的药方在病人身上用了,很快就有了反应,病情恶化,恐怕挺不过去了。”那位医师快速说着。

    “怎么可能。”明玉失声惊呼,几乎小跑奔进院子,直扑那位病人的房间。凌威快步跟过去。

    病人躺在床上,脸sè痛苦地扭曲着,眼睛紧闭,嘴唇苍白,一位医师正在给他喂药液,可是一点没有喝进去,顺着嘴角在流淌。病人家属倒是没有太慌张,也没有胡搅蛮缠,只是焦急还有点恐慌地站在一边。他们预先就有准备,死亡相对而言已经不算意外。

    明玉把了把脉,神sè立即变得凝重,转脸看着病人家属:“对不起,我要把情况说一下,现在我用针灸方法抢救,不一定管用,如果不放心现在就转大医院。”

    “转大医院有救吗?”病人家属紧张地瞪着眼。

    “没有,很可能不到那里就死亡。”明玉实话实说,这时候必须说得明白:“时间上恐怕来不及了。”

    “即然这样,你就抢救吧。”病人家属接过天然居一位医师递过去的文件,迅速签了字。

    钢针明亮刺眼,明玉拿起一根,犹豫了一下,缓缓扎进病人胸口的穴位。手指刚刚离开,病人忽然闷哼了一声,四肢伸直,一下子没了气息。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