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瘟神传说(7)-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莽牛镇是四川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严格说只是一个小山村,因为附近的山势险峻奇秀,被开发用来旅游,莽牛镇恰好在交通要道,南来北往的游客让小镇很快繁荣起来。レ..♠网レ

    夏季是旅游旺季,可是,最近这里却一个游客都没有,就连镇上的人都很少走动,整个小镇沉浸在压抑之中。原因是一场奇怪的病,这种病表面症状很轻微,一旦用药往往很快死亡,具体原因不明。

    怪病在全国各处都有发生,唯独在莽牛镇很特别,全镇大大小小的人家都有人患病,引起全国轰动,不断派人到小镇研究,一直无结果。就连外国的卫生组织也开始重视起来,卫生部决定组织一次大规模的会诊,中西医一起出动,奖赏是肯定的,更主要的是谁能治好病,哪怕取得一点进展都会在医学界留名,名誉后面带来的财富当然是无限的。

    镇上的大小旅馆在这几天一下子爆满,总算有了点欢声笑语。几个大医院的科研机构带着许多仪器租下宽大的农家院子立即着手研究病情,由于是免费,镇子里的病人很配合。许多大中药堂也开始会诊,研究偏方秘方。但所有人都没有进行实质xing的治疗,因为没有任何把握,害怕下手就出人命。..

    不过,不治疗还是有人不断死亡。值得鼓舞的是京都一家医学院在进驻小镇的第三天提取出一种病毒,立即进行针对xing的研究,取得可喜成就,在一位病患身上试验,稳定了病情,也算是一次突破。莽牛镇zhèngfu立即大肆宣传,医学院所在的小院被挤得水泄不通。但是,那家医学院也只能控制一下病情,紧接着还是出现了死亡,病患们的情绪一下子再次低落,又恢复到原来的情况。

    凌威跟随着天然居的人是最后一批进入小镇的,天然居在中医界名不见经传,也没多少人注意,更不用说镇上领导们的欢迎了,只是一位小科长象征xing接待一下,差点连住处都没有,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破败的小院子,那位科长客气几句把几个人撂下就走了,招呼大家的是一位二十出头叫郝伟的小伙子,淳朴憨厚的山里人模样。一边安排大家住下一边介绍了一下家人。五口,还有两个姐姐上班,一对老人躺在床上多年了。

    院子破败一点但房间不少,五六个人足够住,明玉手下的两位医师住一个房间,明玉和林晚莲一个房间,凌威和老董住一起。

    刚刚放下行李,凌威就看到明玉急匆匆离开,有点好奇地跟过去。只见她走进前面的客厅,进入一间卧室,凌威从敞开的门中可以看到她正在替病床上的老人把脉,过了一会,开了一副药方交给小伙子,然后拿出钢针替老人针灸,针灸的手法很娴熟,看来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只jing通药物。

    凌威没有进去观看,哪也不适合一个商人的身份,悄悄退回房间,老董已经把房间内整理了一遍,床上的被褥都叠得整整齐齐,凌威笑着说道:“你是军人出身吧。”

    “你说对了,我当了仈jiu年兵,刚离开部队就到童阁主那里上班。”老董淡淡回答。

    “为什么不继续在部队干?“

    “犯了点错误。”老董闷声说道:“一次探亲的时候,在路途上遇到几个小混混,出手重了点,打成残废,我所有的功劳一下子就没了。”

    凌威忽然明白老董为什么老成持重了,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才是真的成熟。不像林晚莲有点冲动。

    老董打开一个箱子,里面是一袋袋药液,望了望凌威:“这些都是按照你的吩咐熬制的药,车里还有,打算怎么处理。”

    “先放着,不要太急。”凌威摆了摆手,打开手提电脑,搜一下最近有关怪病的信息,还是和以前差不多,网上都是有关方面处理过的正面信息,都是取得可喜进展等敷衍的话。保和堂和共和堂也很低调,没有任何动静。

    一连过了两天,凌威只是在街上到处逛逛,也没有去找陈雨轩和保和堂的人,看到那些人心惶惶不安的病患家属,强忍着诊病救治的冲动。他很清楚,自己虽然被誉为神医,眼前的病也没有办法,陈雨轩等人在诊病方面的技术不比自己差多少,全国会诊不是浪得虚名的。

    第三天凌晨,凌威刚刚醒来,就听到郝伟在院子里惊喜的叫声:“明医师,有效果啦,我爹可以下床了。”

    紧接着是房门打开的吱嘎声,传来林晚莲不悦的声音:“吵什么,还让不让休息了,明玉晚上研究药方,刚刚躺下你就大呼小叫。”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打扰你们休息。”郝伟连声道歉。

    “没关系,说说怎么回事。”是明玉的声音,显然被吵醒了。

    “今天早上我爹可以下床走路了,我妈身体也恢复很多。”郝伟还是压抑不住激动:“我大姐二姐说中午请你们到醉云居,表示一下感谢。”

    “感谢就不必了,那是我们应该做的,等会我再调整一下药方,过几天你得就能完全康复了。”明玉语气很温和,然后随着郝伟走向前面的房间。

    听着脚步声在院子里消失,老董低声说道:“没想到这小丫头还真有两下子。”

    “药王的弟子,这点小事还能解决不了。”凌威笑了笑:“这两天我观察了一下,这里湿气比较重,许多人都有郝伟父母这样的疾病,只是轻重不同,风湿,用药最合适了。”

    明玉的医术似乎比凌威预料的还要好,不一会儿,前面传来郝伟老爹的笑声,中气十足。中午没有到宾馆用餐,郝伟的两个姐姐赶回来,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还特意拿出当地特产的美酒。

    不过,酒刚刚打开还没有喝,就被一阵吵杂声打乱,几位同街的相邻闯进来,扶着两位病人,刚进屋就一起跪下,说的话有点乱,意思却一样:“神医,救救我们吧。”

    “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成神医了。”明玉惊讶地张大眼。

    “他们是听说你治好了我爹妈的老毛病,赶过来的。”郝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有点尴尬,不用说一定是他一时高兴说出去的。

    明玉眉头微微蹙了一下,转脸看着那两位病人:“你们也是患了怪病吧,我真的无能为力。”

    “你就行行好吧,我们要不行了,别人还是拿不出方案。”一位病人声音颤抖:“我知道大家都怕承担死亡的责任,不敢轻易治疗,我们已经签好字了,死了就认命。”

    “签字也不行。”明玉接连摆手:“我没有把握,现在镇上名医很多,你们可以找他们。”

    两位病人相视了一眼,说话的那位继续说道:“不瞒姑娘,其他几个大的医疗机构和中药堂我们都打听过,这两天许多像我们这样的进去,没有一个好起来的,不是死亡就在高危病房。”

    原来也是走投无路,几个人听郝伟说明玉医术神奇,急急忙忙就赶来了。明玉有点哭笑不得,接连摆手拒绝。可那些人一直长跪不起。

    凌威向老董使了个颜sè,老董微微点头,然后慢声慢语说道:“这样吧,明姑娘,我那里有点熬制好的药液,可以试试,你看怎么样?”

    “什么样的药?”明玉疑惑地打量着老董,一个做药材生意的,她当然不相信可以治疗眼前这样严重的病。

    “偶然得到的一个药方,可以解毒,明姑娘请过目。”老董把一张药方递给明玉。明玉是药物方面的行家,稍微看了一遍,略加思索就发觉这个药方很特别。再次疑惑地看了一眼老董,没有追问出处,而是从对方是商人角度考虑:“这药方假如有效,打算卖多少钱?”

    话一出口,跪在地面上的病人眼中流露出喜悦的光芒。明玉的意思显然药方管用,异口同声说道:“无论多少,我们出。”

    “明姑娘说笑了,我们也就是偶然得来的,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假如你喜欢,分文不取。”凌威在一旁插言:“不过,我们可不包效果。”

    “好,可以一试。”明玉点了点头,表示认可,老董很快到后院拿来箱子,打开,把药液分给两位病人,吩咐一下服用方法,两位病人迫不及待地把药服了下去,然后转身打算离开。明玉急忙拦住他们:“等一下,过一会看看效果。”

    “我们还是回家等吧,这里不方便。”病人为难地看了看郝伟。这种病一旦接受治疗会忽然死亡,他们显然担心死在别人家里不吉利,这里毕竟不是医院。

    “大叔大婶,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究那些,你们就呆一会吧。”郝伟不在乎地挥了挥手。他不反对,病人就留了下来,很自觉地到后面院子里等。让明玉等人继续吃饭。

    明玉也没什么胃口,草草吃了几口,站起身走向后院。老董看了看凌威:“会有用吗?”

    “但愿有用。”凌威语气有点沉重。

    “什么意思?”老董疑惑地说道。

    “如果一点效果没有就说明这病药石难治。”凌威思索着说道:“如果有效就说明共和堂早就有准备,那么,我们将遇上很难对付,甚至说心思深沉恶毒的人。”

    “你是说楚云?”

    “不是,他还不至于到了制造病毒伤心病狂的地步,而是另有其人。”

下一章          上一章